笨羊调教法则(出书版)BY 绿光

文案:

昭颖发誓他真的喜欢女生!

所以非常不能理解李峻围一条浴巾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要干嘛?

虽然这让他心跳有点失控、看对方看到痴呆,但根本没什么……

啊啊啊……他真的爱女生啊!可是为什么现在他会躺在床上……

「亲你,哪里错了?」李峻说。

冉昭颖瞪大眼。「你没有问过我的意愿就亲我,还敢问哪里错?」

「那么问过你,就可以亲你了?」他俯近。

「不行!我并不喜欢你,你不可以亲我!」

「那么我喜欢你,是不是代表就可以亲你?」

冉昭颖真的觉得自己快吐血了。

「你喜欢男人是你的事,但我不喜欢,你没有权利强迫我。」

「那么,只要让你喜欢上男人,不就好了?」

「……我们是在鸡同鸭讲吗?」

楔子

杀声震天价响,从四面八方而来。

「皇上,快走!」

「不!朕不走!」

鸾凤殿内幽暗长廊的一扇门前,有两人拉扯着。

身为第一带刀侍卫的凤则影浑身是血,就连金色头盔也染上鲜红,可见前廷的战况有多激烈。

「快走!」他一把推开门,硬是要将李隽往门内推。

「则影,你连朕的话都不听了」李隽恼声低咆。「朕是一国之君,岂有躲在后头,放任你在前廷指挥大局的道理,朕要先替你

疗伤!」

凤则影美目直盯着他,向来冷情的俊脸缓缓勾起一抹笑。

「则影?」李隽不解。

他太内敛,有时就连自己也分不清他的笑有何含意,有时他……甚至不确定则影到底爱不爱他。

「皇上,微臣的任务就是护着皇上全身而退。」凤则影依旧笑着,笑得向来清冷的瞳眸染上暖意。

「抛去君臣关系,朕只想保护你……你懂吗?」李隽摇头,哑声说。

这一扇门,是奇异之门。

十年前,他的皇叔李凤雏,和从这里穿越时空而来的冉凰此在此消失不见。凰此说,这是扇可通往异世界的门,可以将她送回

她的世界,于是在皇叔和她消失之后,他便将这里封锁,只留下良鸠内殿通往这里的秘道。

他常到这殿里埋下他的思念,但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为了避难而踏进这扇门内。

「皇上,援军到不了了。」凤则影突道。

李隽一愕,一时未察,竟被一掌推进门内,他试着要站起身,却象是被一道无形的力量给攀住。

「皇上,抛去君臣关系……微臣只为保护你而活。」他笑得飘忽,缓缓阖上门。

晦暗的空间内只余门缝外的微亮光线,他只看见则影的笑,则影的最后一面……

「不!」

彷佛从冰冷海底浮出水面,李峻蓦地自床上猛坐起身,一身冷汗教他寒颤不休。

梦中的画面太真实,使他完全无法融入眼前现代化十足的前卫摆设,心象是被人掐住,快要不能呼吸。

「李峻。」忽地,身旁的人轻唤。

他缓缓看向身侧,防备中有着肃杀,一时之间认不出身旁的人是谁。

「……又作恶梦了?」于珏压根不在意他寒鸷的目光,经过这些年来的相处,他慢慢习惯了。

「你……」

「于珏。你又忘了吗?」于珏有张混合东西方优点的脸庞,墨绿色的眸子在微黄的灯光下,象是一潭绮丽湖水。

「……不。」李峻缓缓抹去脸上的冷汗。

他想起来了。

当他陷入黑暗中再醒来,推开门后,已经人事全非。

他穿过鸾凤殿谜样的门,从金雀皇朝来到了凰此说的世界,但他却找不到她,只能在这个陌生世界里飘流。

那扇门,不管他开关几次,都再也无法让他回到属于自己的时空;那扇门,将他和则影彻底隔离。

而后,他被世代守着那块土地的人驱赶,不得不离开,却和正想要参观殿宇的于珏相遇。

因为他的声音酷似于珏死去的情人,于是于珏便将他带在身边,带回英国,可是在替他制造身份时,却因为一时失误,将他的

名字从李隽写成了李峻。

「再睡一会吧,别忘了明天你要陪我飞台湾。」于珏是英国百年手工家具店继承人,但他却偏爱古董,尤其是中式古董,而李

峻精湛的鉴识能力,和可怕的仿制能力着实令他惊艳。

这些年,李峻就跟着他出入各大古董拍卖会,替他买下不少逸品,所以他最近想跨足古董中介,合并自家品牌,最后决定把据

点设在台湾,只因近来台湾的古董市场颇热络。

李峻没有回答,躺进软床,由着他环抱住自己。

身边有人暖着,可他的心却一直是冷的、死的,因为没有则影的世界,哪里都一样。

对他而言,一切都无所谓了。

一眨眼,来到这里也已经五年,他几乎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只是有时,会快忘了自己是谁,忘记了曾存在过的金雀皇朝……忘

了曾身为金雀皇朝皇帝的自己。

在许久以前的皇朝里,曾有个辅佐他的摄政王皇叔李凤雏,还有照顾他的太后凰此,更有伴着他的爱人则影,可身为这个世界

的人,凰此的身体在皇朝中发生了异变,皇叔为救她,不惜赌命与她一起走进鸾凤殿,将凰此送回她的世界,几年之后,他也

来到了凰此所处的世界,却找不着他们的下落。

在这个世界,他没有归属,总是格格不入……

第一章

「不能出货」暴吼声自闹区办公大楼传出。

「董事长,对不起,实在是无法调到那组床尾椅,不管怎么接洽,英国那边就是不愿意出货。」业务经理陈大成诚惶诚恐地解

释。「他们说,床和床尾椅是一组出货,不卖单品。」

「西拓贸易公司」位于一办公大楼十七楼,占地约两百坪,公司人事结构简单但充实,主要业务是经销欧洲各式高级家具,卖

点遍及各大百货,在家具界称不上龙头,可也算是数一数二。

「你到底有没有出示清单?那明明是他们业务疏失,忘了把床尾椅运来,怎能现在还要求我们重下一组单?」被唤为董事长的

男子虽然处于盛怒中,清俊面容却因怒气而更加出色。

「可是……是我们错误下单……」陈大成说着,脸垂下。「董事长,这是我的疏失,是我没搞清楚下单内容,至于损失,我会

照价赔偿。」

坐在紫檀木办公桌后的冉昭颖闻言,头痛地抚着额角,一双凤眼无奈闭起。

「大成,那组天鹅绒床组单价是五百四十万,床柱是金打造的,上头镶嵌各式宝石,出自英国Brace百年手工家具顶级精品,是

客户指定的限量款,现在不是你赔不赔的问题,而是这组床组我们去年就下单,你现在重下,是不是要等到明年才拿得到?」

公司作业失误导致客户损失,这可是他绝不允许的过错。

「董事长……」

「算了,你下去吧,我会想办法。」

待业务经理离开,冉昭颖长指在桌面轻敲几下之后,按下桌上的内线电话。「俐雅,你进来一下。」

话落,他转动办公椅,面对斜后方的玻璃帷幕,睇向整座城市的繁荣。

映在玻璃帷幕上的他,略长的刘海斜落宽额,落在浓扬的眉和纤密长睫上,立体的眉骨底下嵌着深邃的凤眼,配上唇角浅浅笑

意,更显俊俏。

「够了你!自恋也要有限度,不要连玻璃窗都不放过。」推门而入的朱俐雅毫不客气地戳破他佯看城市荣景的假象。

拨了拨刘海,冉昭颖无动于衷地对着玻璃窗微眯眼。「俐雅,你要知道,保持外貌整齐,是身为经营者的最基本要求。」

「……我要出去了。」朱俐雅转头就走。「忙死了,没空听你的鬼话。」

除了是冉昭颖的青梅竹马,她也是他外传的未婚妻人选,可其实她只是他的机要秘书,外加三不五时得帮他挡桃花的烟雾弹而

已。

朱俐雅蓄着一头俏丽短发,合身套装完美勾勒出她诱人的曲线,洗练的工作态度,一直是冉昭颖最得力的助手。

「别走,俐雅,我有事要问你。」火速舍弃玻璃窗,他回头央求。

「快!」朱俐雅皱眉回头,眸色沉静,态度强势,教人有些怀疑到底谁才是老板。

「我记得你前几天跟我提过,Brace的继承人已经来台弄了家古董中介公司,没错吧?」

「是。」

「那么,你知道那家公司在哪吗?」

「距离Brace古董精品中介公司开幕大概还有几天的时间……」朱俐雅想了下。「但是位置在哪我还不确定,你等我一下,我去

帮你查查。」

「谢了。」冉昭颖微笑,笑眯的黑眸自然地发散电力。

见状,朱俐雅横眼瞪他。「饶过那面玻璃窗吧,都快裂了。」

冉昭颖哈哈大笑,压根不在意。

******

Brace古董精品中介门市就在闹区邻近郊区的边界,是三层楼的挑高独栋建筑,外头有宽敞的广场,另辟一座合抱式花园,更有

占地不小的停车场,规划得相当完善。

冉昭颖开着他最爱的911跑车停在建筑物的落地窗前,从车窗望去,不禁微愣了下。门市装潢已经完成,里头凌乱地摆放着一堆

木箱和陈列架,然而他吃惊的并不是里头的杂乱,而是门面设计。

门面是万分显眼的金红交错,原本该是俗艳的色彩,却因为搭配适当而显得耀眼,一瞬间,有种时空交错的异样感,就像他第

一次踏进祁连山上的鸾凤殿一般。

下了车,他推开了门,彷佛踏进了历史之中。里头占地极大,楼中楼的设计,将空间感运用得相当好,每个角落都设有摆架,

却不见半个人。

这个地址,是他到Brace古董精品中介公司问到的,就为了直接会见负责人,想和对方直接谈谈那套床尾椅能否通融。

「不好意思,有人在吗?」他朗声问,东看西看,发现店面右后方有扇微启的门,便走过去。

朝门缝一探,只见一个昂藏高大的背影,对方的长发束在脑后,身体正往前低俯,而前方则是一个男人……

呆了两秒,他才意会自己撞见了什么,赶紧想要离开,却偏偏踢到门,将门踢得更开,门内的两人随即看向他……

李峻不耐的回头,下一秒他脸上的恼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口的惊愕,心象是被什么紧攫住。

那早已死透的心,因为眼前这个身影,而从无尽的黑暗中迅速苏醒。

他的眼贪婪地追逐眼前人,彷佛回到那年的金雀,那个总是与爱人晨昏共度,只要一回头,便能见到他,只要同处一个空间,

就能感觉他气息的时光。

如此真实的存在,让他的心颤悸着,他脑袋空白得说不出半句话,只能用眼睛不断确认。

「则影……」好久好久,他才低喃出唯有在午夜梦回之际才会喊出口的名字。

冉昭颖听见了,扬笑瞅着他。「欸,则影?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在哪呢?嗯……想不起来。

那样爽朗的笑,却使李峻又是一震。

不对,则影不曾如此笑过……他不是则影!

「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扰两位,只是想找于珏于先生。」面对对方瞬间变得阴鸷的表情,冉昭颖笑得一脸抱歉。

这真是再糟不过的出现时机了,要是门内是一男一女,也许还比较容易粉饰太平,可是里头是两个男的,刚刚还贴得那么近,

其中一个现在还瞪着他……这下子,有点麻烦了。

「你找我?」坐在椅子上的于珏不着痕迹地抽开定在李峻脸上的视线,看向不速之客。

尽管李峻没有开口,但他就是能感受到他的不寻常。

「你就是于先生吗?」冉昭颖咧开大大的笑,大方走进门,伸出手。「你好,我是西拓贸易的董事长冉昭颖,幸会。」

冉昭颖李峻蓦地抬眼,看他像没事人般走过他的身边,心几乎快要冲出胸口。「你是冉昭颖?」

他一把扳住他的肩头,逼迫他转过脸来。

正和于珏握上手的冉昭颖,虽然被抓得一头雾水,还是礼貌的朝他扬笑。「欸,你认识我?」如此近距离的注视,他猛然发现

,这男人……还真不是普通的好看。

明明是蓄着长发,浓眉大眼的他却一点都不阴柔,虽然谈不上粗犷,但相当有型,甚至……他总觉得象是在哪见过这张脸,尤

其是那股与生俱来的霸气,他莫名觉得似曾相识。

「你是不是有个妹妹叫冉凰此?」李峻用尽力气才能压抑激动的情绪。

「欸,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认识我妹吗?」真是太巧了,要是可以藉此攀上一点关系,问题就大大的减轻了。

「……她现在在吗?」他问得极轻。

当年,她和皇叔消失在鸾凤殿的那扇门里,至今他依旧不知道她到底回到她的世界没有,他找了她许多年,然而世界如此之大

,他完全没有她的下落,五年下来,他万念俱灰地放弃了寻找,在这个世界载浮载沉,由着于珏安排他的生活,犹如行尸走肉

般度过漫长岁月。

如今,是老天给了他一线生机吗?

「在呀,她跟我妹夫现在恩爱得很,只是……你是在哪认识她的?」该不会是凰此在美国留学时交的前男友吧?

欸,不对呀,如果是前男友,那他又怎么会跟这位于先生……

「她结婚了?」李峻一愣,开始怀疑两人说的不是同一人。

凰此曾经跟他说过,她有个哥哥叫冉昭颖,和则影长得相似极了,所以当初她到金雀时,才会一时将则影误认成她大哥。

而眼前的人确实像极了则影,除去发型,他们几乎一模一样!

「是啊,两年前结的婚。」冉昭颖笑眯凤眼,缓缓松开于珏的手,报以一记抱歉的笑,才转向李峻,伸出手。「你好,不知道

怎么称呼你?」

李峻冷沉的乌瞳直睇着他,眸底闪动着他不懂的光痕。

「嗯?」唉,伸出去的手没人握住,实在是有点尴尬呀……对了!这一点跟他那没心没肺的妹夫挺像的,再仔细一瞧,连眉眼

都有点像了。「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凤雏?」

他向来没太多心眼,想到什么就问什么。

「……凤雏?」

「是啊,三年前他公开了一份金雀皇朝的历史学术论文,不知道你听过没有?他就是拥有祁连山上那座金雀宫殿的土地所有人

。」说到和古董有关的话题,他实在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啦巴啦地说个没完没了。「他当初见到我时,也是问我有没有妹妹

,也是让我的手伸在半空中老半天,你说尴不尴尬?」

李峻静静听着,又注视他半晌,突地唇角一勾,柔和了那张冰封的俊颜,彷佛破冰后的春风拂煦,教冉昭颖差点看傻了眼。

「昭颖。」笑开一口白牙,李峻的大手紧握住他的,握得死紧,眸中跳动着些微激动。「很高兴认识你。」

找到了,他终于找到他的家人了。

冉昭颖傻傻地回以笑容,象是不小心踏进撒旦圈套里的笨羊,丝毫不知自己即将陷入某种「新关系」,只是单纯觉得他的手似

乎……握太久了点。

******

「结果,你就跟人家聊了一大堆古董话题,然后顺便做了一下午的义工?」流泄轻柔乐音的西式餐厅里,夹杂着一道凌厉质问

「……唉,俐雅,你要知道,知己难逢。」回答的声音非常气虚,但只要一说到古董……「里头有清朝的金雕玉嵌纸镇和御用

青花瓶,那全都是苏士比拍卖会上所鉴定的真品耶!还有……」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