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催眠VS绝对服从(第一部 调教篇)——三号杨戬

文案:

现代/警探黑道/强攻强受/正剧

关键字:狄耶罗 幂恪 强强

为了查清凌虐哥哥致死的SM组织,国际刑警狄耶罗主动接受了潜入这个危险组织,查明幕后黑手的任务。

他不惜请专业的催眠师,将自己的人格完全封闭,然后以全新的人格混入组织,借原特警黑迪的帮助,完美地成为了组织神秘操纵手幂恪的性奴……

楔子

狄耶罗出现在总警监办公室时,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淡与默然,甚至无法从那过于平静的表情中想象到,他已经连续三天72个小时没有合眼,以及刚处理完自己唯一的亲人,哥哥狄伦被凌虐致死的尸体。

更何况,在得知这个消息的前一天,他刚在加利福尼亚擦着弹壳,将国际刑警组织三国联手,追查了三年的,从东南亚逃窜去美洲的毒枭团体歼灭。

在整个追查过程中,狄耶罗担任的是最为重要,也最为危险的一环,卧底。

高度紧张的神经,在绷紧了三年后,以为会有片刻的休息,谁知,却被一个电话搞得分崩离析,险些精神错乱。

没有停顿,狄耶罗第一时间飞回了中国,并接手处理狄伦的后事。和狄耶罗一样,狄伦也是一位国际刑警,并且主攻潜伏,也就是卧底。三年前,两兄弟最后一次见面,是彼此接手S级任务即将踏入敌营的前一刻,当时的约定历历在目,狄伦对着弟弟笑着说,三年,最多三年,一定能完成任务,解决了这个案子后,我就会隐退,退至二线,结婚生子。

对于狄伦而言,确实是在三年内解决了,然而并不是他解决了案子,而是他被解决了。

看着那面目全非,甚至无法辨认的尸体,狄耶罗在太平间足足看了两个小时,没有人敢靠近。随后拉起封尸袋,默默走了出来,让室外的温暖,慢慢将全身的冰冷暖化。

打开眼前的资料袋,狄耶罗面无表情的扫视着,无论内容多么骇世惊俗,他依旧连眉头也没有皱过一下。

因为是私密档案,当时,即便是最熟悉的亲人,他和狄伦也都不知道对方接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任务。

原来……就是他们,害死了狄伦。

“哎……”总警监叹了口气,放下茶杯,语重心长地说,“小狄啊,我这话可是搁这了,这次的任务,我完全不赞同。”

没有丝毫惊讶,狄耶罗抬了下眼,淡淡地看着这位自己的直属老大,“抱歉,我一定要去。”

“我知道你是为了给狄伦报仇,可是这个案件的等级已经标到了3S级,是完全不能感情用事的。”私心的说,是警监舍不得,舍不得让狄耶罗这么好的探员去触碰这么危险而又龌龊的案件。太危险了,至今为止,派出了多少优秀的警员,结果,除了一个,全部都惨死不说,唯一活着的那个还彻底疯了。狄耶罗是他最得意,也最喜欢的,他是绝对不愿意放他去做的。

“boss,你是觉得我会感情用事,还是觉得我的级别没有权利去争取这个案子?”狄耶罗的黑眸没有一丝温度,只是理性地抛出了问题。

怎么可能没有,国际刑警组织已经不止一次明着暗示,希望狄耶罗这位至今无失败率的警探能够接手这件案子,但都被他压了下来。

“小狄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哎,这太危险了,你知道他涉及的后台有多可怕吗?”

早已一目十行将资料扫描至大脑,狄耶罗点了点头,那么多年的办案经验早就让他学会了捕捉重点。

“我们想要得到这个组织的真正的领导人的身份,有消息放出,也许是某国的王室成员……只是一直都没有确凿的证据。这么说吧,这个组织就好像是一个金字塔,下面很大,随便谁都可以触摸到,然而我们派出去的所有精英,最厉害的就是狄伦,他接近到了中层,只是……也不过止步于此。”总警监摸了下稀疏的头顶,转身按动了电脑,投影幕布上立即显示出了几幅照片。

“现在的危险还在于,对方早就知道国际刑警组织瞄上了他们,并不断派出卧底,你知道,一般人都会有所警觉,但他们却不是,他们以征服那些警察为乐,一旦无法驾驭,就会尽最大程度的把人折磨致死。”

那是所有派去执行卧底任务的警察惨死的照片,有些是下体完全腐烂,还有的是子弹穿过了直肠,直接从内部将肚皮炸裂……看着一张又一张血腥而又残忍的照片,狄耶罗依旧没有表情。

知道再劝也没用,总警监也收起不舍之心,又将一套私密文件给了狄耶罗,并告诉他,这边会给他进行一个星期的模拟训练,在第八天的晚上20点,任务正式启动。

点了点头,狄耶罗接过了资料,行了个礼,退出了房间。

这个国际最知名的富翁俱乐部,一个明目张胆的Sadism&Masochism调教会所,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

第一章

“D&S”是这个俱乐部的名字,那么直接,又那么隐晦,只要是同好者,没有人会不知道这两个字母,DOM以及SUB的意思,当然,圈外人则只会对S和M比较敏锐,而无法察觉这两个字母之间的暗喻。

这是一个高级会员制的俱乐部,一般只有手持特制会员卡的人员才能进入,而会员卡会根据颜色分成各种等级,每个颜色代表的调教深度与店内提供的SUB都是不一样的。

D&S俱乐部的基地很多,隐藏在每一个城市的角落。它的外表是如此的普通,而内在又是那么别有洞天,让你有种脱离世俗的感觉。

手里紧紧捏着那张无意间得来的青色会员卡,米罗神色慌张地在街角蹲了一个多小时了,身上很痛,脑子很乱,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让他情不自禁从黑蝎子可怕的保安眼底下冒着会被活活打死的危险逃走,根据之前某个恶心的施虐者描述的地址,找寻到了这个地方。

那是一间普通的居民楼,你甚至无法发现它与周围一排的房子有什么区别,客厅亮着橘黄色的暖灯,很是温馨,如果不是看到一个小时内,有四五个陌生男子鬼鬼祟祟地进入,米罗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快要接近冬天的深秋,到了半夜很是寒冷,只披了件单衣的米罗双脚颤抖得几乎无法站立,双手不停哈着气,在又见一个陌生男子进入后,抖了抖根本竖不起来的衣领,走向了那扇坚硬的木门。

咚咚咚,门很快被开启,一个穿着舒适家居服的妇女开了门,望着门口的……介于成人和孩童之间的米罗,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小弟弟,怎么了?”无懈可击的伪装。

颤抖地将会员卡递了过去,在瞥见那青色硬物的刹那,妇女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随即被了然的笑容取代,让了个位,笑着说,“杰克,你来太晚了,大家都在等你!”说着将男孩拉进了房间,就好像是远房亲戚那般,不让人怀疑。

客厅,是普通的客厅,在转过厨房后,是一扇通往卧室的门,在那位妇女的带领下,米罗打开了那扇门,一片漆黑,脚下略一迟疑,身体便被轻轻推了一下,推入了那间陌生的,带有些恐惧的黑屋,没给米罗反应的时间,身后的门就被轻轻关了起来,将室外的灯光隔绝。

那瞬间,米罗可以清晰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在喧嚣着对于陌生环境的害怕。难道自己会被绑架?杀害?不,没有任何一个犯人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自己不过是一个孤儿,撕票了还要处理尸体,麻烦死了。

这里一定是一个通道,通往那个被染上传说色彩的俱乐部。强忍着恐惧,米罗慢慢摸索着在黑暗中前行,并顺利的握到了一个门把手,那种最老式的,有着圆球体的把手。

轻轻转动,门是开着的,在拉开的刹那,一种奇妙的意境袭面而来,那是一条向下过道,不似之前的一片漆黑,而是在黑暗中,墙壁两边有着两排青色的烛光,就好似两条蜿蜒着的青蛇……鬼魅而又充满诱惑力。

慢慢向着散发着更大人气的地方走去,米罗在过了一个转角后,立即被眼前的热闹景象给惊呆了。

原来……这里聚集了这么多人,而且这……

特殊的地理形状被刻意布置成了网状型,好像一个又一个的蛇洞,彼此独立又相互连接,人群被分散在了各处,此时却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大舞池,那个椭圆形的奇石上,暧昧的青色光芒下,一个穿着白色皮衣的男人,微微扬着手中的小羊皮鞭,露出了妩媚又带有绝对主导权的一笑。

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不可否认,在米罗看到那个陌生男子那魅惑一笑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喉头收紧,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一种男性的本能叫嚣了起来。

所有调教师都喜欢皮制品,这曾让米罗很不能接受,特别是黑蝎子里的那些一身肥肉的自称很了不起的调教师,更是喜欢整天穿着黑漆漆令人恶心的皮衣皮裤,露出某些让人倒足胃口的部位,晃动着他们的赘肉,扬着皮鞭,肆意抽打着……

因此,皮装在米罗的脑中,从来没有和帅这个字联系在一起。当然,现在眼前的白衣男子也不能成为帅,也许该用帅过头来形容。

米罗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那是一种妖冶,没错,曾经有人这么形容过黑蝎子的红牌焰儿,但那家伙给米罗的感觉太过肮脏,即便洗得再干净也不能将他本质上的脏乱洗净,那是被太无节操的后果,米罗知道他是被逼无奈,却还是忍不住庆幸自己逃离了那个可怕的环境。

眼前的男人,却比被那么多人操过的焰儿还要妖娆,却比他干净了许多,不,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就好像天上的人和地下的人一样。

当然,继续看下去,米罗会为自己将眼前的男人和黑蝎子肮脏的性奴来比较这点,而感到极其的羞耻。

注意力都被那个男人吸引,直到他站了起来,白色的高通长靴很好的将他的腿形修饰出来,细长而充满了力度,男人慢慢地走到应该是众人目光焦点的那个被倒吊起来的男孩身边,轻轻地将他满是汗水的头托起,细长的凤眼微弯,撒发出致人的魅力。

“joy,现在,可以缓慢地将肚子里的东西排出……记得,一定要一个,一个的出来……”声音是擦着男孩耳边说的,没有人能听清,但男孩的大眼睛突然睁大,被束缚在皮带里的阴茎也立即变得肿大,还是令周围的人发出了一阵激动的声响。

不清楚之前做了什么,也不知道现在要做什么,米罗在人群中,视线随着那个妖冶的调教师轻轻移走,那根柔毛很是亮泽的小羊皮鞭划过男孩漂亮的背脊,来到顶翘的双臀,那散发着红润光芒的双丘,在之前已经尝尽了最美好的抽打,现在的温度与敏感度恰到好处。

接受主人命令,男孩跟着鞭子的移动,努力调整着呼吸,在鞭子的顶端来到双丘时,男孩用力吸了口气,努力将体内刚被塞进去的拉珠排出体外。

这个动作难度很大,在那种极度饱和的情况下,慢慢释放所带来的快感令男孩浑身颤抖着,冷汗直流,但那阴茎却变得越来越硬,红得快要发紫,爆炸边缘……

接连着的圆球被一个又一个排出体外,速度很慢,并且越来越慢,男孩的呼吸已经彻底紊乱,好几次给人感觉会一下子接不上气,阴茎高度充血,乳环在努力的摇晃下铃铛作响,而他的调教师则悠哉地轻拍着他的屁股,提醒着他继续努力。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却暧昧得令场下的气氛从最初的看热闹变得都有些色欲,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渴望释放的哀求,似乎在折磨着的,不止是捆绑倒吊在屋顶的男孩,而是所有的每一个人。

当然,这也绝对包括米罗。

下体胀痛地令他难耐,不止是性奋,还有痛,之前的惩罚很糟糕,留下了太多伤口,包括阴茎上的,在充血膨胀后,如针般刺激着的痛,直袭大脑神经末端,又痛又渴望释放的感觉,令他快要站立不稳。

努力撑着前面的栏杆才没有倒地,拼命靠着栏杆的坚硬与冰冷摩擦着隔着裤料的欲望。不敢伸手去触摸,米罗还没有大胆到这个地步,尽管周围人已经开始上演了互摸,但不允许触碰自己的性器,这点,在米罗开始被调教时,就被根深蒂固印下了,虽然那调教绝对是失败的。

就在温度升高到最极点的时候,调教师突然握住了已经被排出体外的拉珠顶端的细环,用上扬的口气说了句,“怎么能只让你一个人爽呢?”

说完,极其冷酷的,不带一丝迟疑,直接将还有大半根在体内的拉珠,一下子拉了出来。

过激的刺激,令男孩再也无法忍耐的尖叫着在不知何时被揭开的束缚中,喷泄而出。

同时达到高潮的人,不下二三十人……底下喘息声一片,那瞬间的视觉刺激也同样令米罗再也禁不住地伸手想要抚摸自己硬得不行的性器,想要释放,只要几下,轻碰几下就能射出的强烈刺激,在他的手指碰上灼热之前,另外一只过大的手掌隔着西裤,先他一步,抚摸上了那挺立着的欲望。

“呜嗯……”强忍着不泄,米罗颤抖着感受着陌生人的有力胸膛慢慢贴近了自己的后背,随即,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BOY,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吧……”

第二章

“BOY,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吧……”男人的声音很低沉,但又有说不清的挑逗,明明边说着告诫的话语,但那只在欲望上的手却完全没有收回去的意思。

瞬间的害怕,令米罗有刹那的冷静,那即将喷泄而出的欲望也被压了下去一些,然而接下去的揉捏爱抚,却让他彻底崩溃,从来不曾想过一个人的手指能够如此灵活,好像比自己更熟悉那些敏感的部位,灵巧的覆盖上去,时而重捏,时而轻弹,在整个会场高潮过后的糜烂中,米罗不顾一切地射了出来,人也整个靠在了身后陌生人的胸口,完全没有力气。

“哎呀,我们需要把这些……嗯……清理一下……来吧,boy,跟我走。”口上是征求了意见,然而根本没让米罗有回答的机会,直接就顺着这个姿势,半抱着人,从人群中穿梭,来到了舞台后面的一条走廊。

这一切都变得太不真实,米罗脑子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顺着男人的动作移动,直到来到一间明亮的房间,在光线转换的瞬间,米罗闭起了眼睛,再次睁开,看到的就是一窝子,四五个人全部盯着他。

糟糕,裤头上的白浊还没清理,那刺鼻的味道在刚才那种地方还不太明显,一旦到了比较干净的房间,就会很……令人难以接受。

羞耻感让米罗根本不敢直视射过来的目光,只是低着头,看着那双洗烂了的白球鞋。

身后的体温离开了,随即是水声响起的声音,接着,面前有人开了口。

“墨,你又找到什么好东西?怎么每次来这里,总喜欢东挖西找?”没敢去看说话人的样子,那语气中明显的不屑,令他不太好受,好像自己是什么奇怪的,一文不值的东西一样,不过,仔细想想,他也说得没错,自己只是一个逃走的性奴,又能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听他这么一说,米罗对身后那位刚才对自己出手的男人更有了兴趣,斜着眼想要去瞄他的长相。

也许是众目睽睽下,任何一个小动作都会如在放大镜下一样显着,米罗才刚偏了头,想要去偷瞄,就已经被人逮了个正着。

“boy,你可以正大光明的看,我对自己很满意,没什么见不得光的部分。”男人一贯的低沉语调,在安静的环境下,显得更加好听了,仿佛受到蛊惑,米罗大胆地抬起了眼,看到了那个帮自己解决了一次的男人。

他很高,从之前后抱着自己的姿势中就能感受出,他也很结实,从衣着中都能感觉到那蕴含在布料下的力量,肩很宽,洁白的衬衫很透明,可以看到那两块匀称的胸肌,腿也很有力,包裹在紧身的牛仔裤中,在裤头处也不遮掩一下,可以清晰地看出那性器的形状,还未勃起,只是静静的躺着,那尺寸就已经令普通男人汗颜。他随意的靠在洗手台边,黑色的头发沾了些水,也许是之前洗手的时候碰到的,漆黑的双眸,很深邃,见不了底,却能感觉到那眼瞳间闪烁着一丝狡黠,非但没让他显得小人,反倒有种坏坏的调调,很诱人。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