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调教+番外——万家灯火

文案:

赵宣从后面抱住荣佩,这下让荣佩有力也没地方使。

他扭动着腰胯,鼓起的下身轻轻撩过荣佩火热的下体,

慢慢荣佩因这柔情攻势软化下来。

赵宣一只手上上下下跟个鸡毛掸子

一样扫遍了荣佩的身体,

一边单手把自己的衣服裤子脱了下来。

两人终于坦诚相对。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强攻强受/轻松

关键字:荣佩 赵宣  庄雅言  黄达

第一章

有钱人的圈子最喜欢攀比,总是有些排行榜,荣佩每次都榜上有名。作为有名的富二代,作为富二代中有名的gay,作为gay中有名的M,好像也解释得通赵宣第一次见到荣佩时不算诧异的心情。

赵宣长得好,身材也好,除此之外也没啥一技之长,勉强拿得出手的大概是唱歌好听。赵宣的优点就是比别人更有自知之明,于是在半年前就在本市最大的娱乐会所找了个差事,半年下来省吃俭用也存下了不少钱,正盘算着金盆洗手就被经理单独叫到办公室开小灶。

经理说,小赵呢,我知道你不想接这个客,不过你想想,人家指明了你,钱不会少给,而且荣先生又非常喜新厌旧,你就当最后狠狠宰只羊,怎么说都是不亏本的生意。

赵宣等经理把话说完就点头,跟在经理后面去了二楼的包厢。

赵宣在门外头深呼吸,经理推开门。包厢的隔音效果非常之好,多次受到褒奖,里面小姐少爷俱全,一张茶几上酒水饮料零食点心各色小药丸俱全,还隔着一双金贵的脚。赵宣心里有些打鼓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沾这些东西的。

荣佩赏光似的把赵宣打量了个透,身边的一个小姐识趣地坐开了些,荣佩就把赵宣招到身边,接着头顶上闪烁的灯光把又给赵宣做了个CT。

经理果然久经沙场,慧眼识珠,他荣佩就喜欢赵宣这样的。高大,英气,笔挺,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经理向赵宣使了使眼色,赵宣没有马上小鸟依人到荣佩身边的空位去,试想一个快一米九的男人不甚娇羞地依偎到一个小白脸怀里,怎么想怎么膈应。

巧了,荣佩就喜欢这样若即若离的,不然怎么是个出了名的M呢。

当晚荣佩就把赵宣带出了场,光喝酒纯聊天,荣佩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合心意的,倒不急着享用了,他一向喜欢把最好吃的留在后面。赵宣脸皮上冷冷淡淡,心里直打鼓,万一把金主得罪了可不好,哪里想到金主越来越高兴,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晚上金主突发奇想要去赵宣家过夜,赵宣没办法只好架着东倒西歪的金主开往贫民窟,路口上看见交警叔叔直冒冷汗。赵宣的家原先是和另外一个少爷合租的二手公寓,但室友早被包养,就没回来住。赵宣把金主放在沙发上,然后收拾了一下,给放了盆洗澡水,小卫浴没有浴缸只有那种老的红色的洗澡盆,一般拿来洗衣服用的。

荣佩被赵宣扒了个精光,有钱人就是保养得好,赵宣啧啧,浑身透着一股香。荣佩扭着白嫩的身体净往赵宣身上凑,搞得赵宣有种嫖妓错位的错觉。不过赵宣在心底提醒自己要小心,要谨慎。

金主的酒品还不错,没发疯没呕吐,配合着赵宣蹲在洗澡盆里,抱怨了一句好小。

赵宣横了金主一眼,金主委屈的命令,帮我洗澡。

不是赵宣不纯洁,一般说来洗澡都会发生点什么,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不想发生点擦枪走火的事件,幸而金主只是试试枪,没真枪实弹的意思。赵宣的长裤早湿了,就脱了下来,里面穿的是非常骚包的T-back,金主一双色目上下左右地巡梭,只能羞涩地用视线把那点布料扒下来。

赵宣被火热的目光烧了脑袋,鬼使神差地问,要吃吗?

金主一听,顿时打了鸡血,把那点M的矜持丢到九霄云外,两手其上拉下了赵宣浑身上下唯一的遮羞布。

赵宣虽然从事性工作这个行业,但平常基本上没过过私人的性生活,他大鸟的伴侣是左手──他是个左撇子。

鸟头被一张湿热的嘴眷顾着,浑身是一种说不出地愉悦感受,难怪那么多人喜欢玩冰火。赵宣也给人做过冰火,但只有想吐的感觉。金主一吞一吐,把他的大鸟含在嘴里又吸又舔,简直比大鸟的主人还快活。

赵宣按着金主的脑袋,听见一声疼。忙抽出直指蓝天的大鸟,金主脸上身上都是水,眼眶脸蛋红红的,膝盖烙者疼。赵宣赶忙把金主抱起来揉了揉金主娇贵的膝盖,给两人冲了水把金主抱到床上去。

荣佩只是抱怨了一下,哪想到到嘴的大鸟就飞了,而且看着赵宣一点那个那个的意思都没有。

赵宣的床很小,荣佩没法想像他怎么挤下去的。两人相对无言,蓄势待发,不过赵宣拿不准金主是个什么注意,他才混迹风月场半年,实在经验不足。

而且,他的大鸟还翘着,这该怎么是好。

荣佩一双贼目滴溜溜的围着赵宣结实的上身和修长的下身打转,目光重点聚焦在那塞克西的腰身三角区上。赵宣身上没啥体味香味异味,这是荣佩自动请缨的前提条件之一。

赵宣再一次被火热的目光包围了,他的大鸟仿佛感受到荣佩热切的呼唤,在浴巾里顶起一支大帐篷。

在赵宣的默许下,荣佩扯下了他腰身的浴巾,两人再一次坦诚相对。尽管赵宣也是性奋的,不过他还没从错位的错觉中恢复过来。荣佩很会做口活,虽然这是赵宣在无从比较的情况下的感受,不过确实被荣佩伺候得很舒爽,浑身的毛孔的张开透气似的舒爽。

赵宣一只膝盖搭在床边,半跪在床沿,荣佩因为是躺着的,嘴里分泌的口水都溢了出来,但他完全没管这些。嘴里的东西还在继续胀大,而且赵宣轻微地用两只睾丸在压他的嘴唇,似乎还想要他吞深一点。可怜金主那点伺候人的经验完全胜任不了深喉的任务,就咳了出来。

赵宣想起身下的金主是一个M,心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花。

他克制强烈的情欲,沙哑地让荣佩张开嘴,把舌头伸出来,用大大的鸟头在上面划圈圈。

我的老二好吃吧?

荣佩震了一下,那热热还流着腥涩液体的鸟头把他弄得好痒。好吃。

什么味的?

好大……好粗……

我问你什么味的!赵宣狠狠用凶器戳了戳金主。

荣佩要哭出声来似的说不知道。他的确不知道,他现在被搞得昏头昏脑的只知道想吃那个又大又粗的东西、

荣佩是个M,赵宣还不是S,看他可怜,弯下腰擦了擦金主嘴角的口水。就这么一个纯洁无暇充满爱心的动作,荣佩都毫不放过,红艳艳的舌头一下一下舔着赵宣的指腹,把轻轻咬着他的指尖,

今晚,赵宣有种被馅饼砸到头的感觉。

赵宣把荣佩拉起来半跪着,把大鸟重新又插回荣佩的嘴里抽动着。他想,这掉下来的馅饼味道还不错。荣佩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声音,赵宣稍微也有点明白这可能是荣佩快感的表现,又试探性地加重了一点力道。荣佩的最吞吐着粗状的炮身,两只手配合着揉捏着赵宣的睾丸。而他那只没有经过任何人触碰的分身也翘得高高了。

赵宣心中默默咂舌,如此淫荡的身体,真让店里面那些淫男浪女要自愧不如了。当然这些话他也只敢想想而已。

荣佩舌尖顶着赵宣要喷发的马眼,赵宣在他口中就抽动得越狠,还没来得及完全抽出来,赵宣就已经射在荣佩的脸上。搞得他心中一阵紧张,不过金主似乎和他的快感感同身受,半眯着眼回味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快感,吞了吞口水还把嘴角周围的精液舔了干净。

赵宣爽了,金主身下那东西还翘着。

他非常有职业道德的帮金主打飞机,就不再赘述。

两人都爽过了,赵宣给两人擦了擦身体,准备在地板上将就一晚。但是金主强烈要求同床共枕,赵宣只得先躺下,让美味的馅饼躺在自己身上。

已经是初夏的天气,两人相拥而眠不免有点燥热,但是金主喜欢也没办法。

荣佩的爽,是心理大于身体的爽,这点他知道赵宣不知道。而且刚才赵宣也算得上温柔了,荣佩有限容量的大脑已经开始盘算怎么把身下那个男人调教成一个S。

所以,这是一个M调教S的故事。

第二章

赵宣其实一直很倒霉。

他身在农村,是家里的长子但是小时候脑子不好使,一度被认为是个脑残儿童,于是爹妈再接再厉生了个弟弟。于是可怜的赵宣就这样失宠了。唯一跟前跟后的就是他家养的大黄狗,但是为了庆祝他弟考上了重点中学,给宰了吃了。弟弟上了中学,家里更拮据,赵宣知道自己成绩不好,读书也读不成个样儿,就辍学务农。他爹妈一心扑在他弟身上,想着要他外出打工,回来给他弟买块地盖房子。赵宣半伤心半解脱地拎着行李离开了老家。

在城里工地的活儿他也做过,累不说,还总是拖欠工资,于是赵宣干了一段时间见没干了。不过从小下地再加上这段经历,体力耐力格外好,算是给牛郎生涯攒足了资本。后来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无奈之下赵宣投身了三陪事业。

赵宣身体各个方面的素质都是一等一的,就是人太木讷,所以没啥回头客,大多都是一眼被外表给骗了。店里的少爷们也都打压他。家庭不甚美满,事业也不太如意。

不过荣佩的到来似乎让赵宣开始转运了。

荣佩给经理打了电话,这么一来赵宣就是长期编制员工了,福利待遇都好了上去。他又找人从头到尾把赵宣打理了一遍,简直惊为天人,色心大动。可怜赵宣只想赶紧干完这一票就远走高飞的。

那天之后荣佩神秘的消失了几天,然后一个月黑风高夜,又突然出现在赵宣的面前。

荣佩看起来比刚见面的时候精神气色好多了,人也有干劲多了。整一个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好青年。赵宣把金主领进屋,倒了杯水给他。

人要衣装这句话果然不假,荣佩捧着个水杯满足地欣赏着赵宣走来走去,兴致来了还让他多换了几套衣服走台。赵宣见过奇怪的客人,没见过这么变态的客人。搞到最后精疲力尽也不管荣佩喜欢啥口味的,就顺手拿了件最简单的衬衫西裤穿上,一露面,荣佩就跟鸡血上头似的跳起来,两眼直愣愣地盯着赵宣。

口中只复读机似的好看好看好看。

赵宣本来就身材好,穿啥啥好看,但衬衫西裤这样的简单搭配却是再好不过,就连脚下那双大红拖鞋都能容忍。荣佩当即忍不住了,他已经忍了好多天。荣佩有个不算毛病的毛病,越是喜欢的越不敢直面,这才刚平静了几天回来,又给赵宣刺激了。

荣佩一激动,那水杯就哗地自由落体了。赵宣还在纠结袖口呢,刚擦的地板啊,眉头就不悦地皱起来了。

也不知道赵宣是不是天生克荣佩的,这姿势,这神态,这不耐,无一不把荣佩迷得神魂颠倒不知今夕是何夕。赵宣心烦,干脆不扣了,就卷起袖子来擦地,荣佩又春心大动,所以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吧,擦地也这么好看。

等赵宣擦完了,荣佩还没看完,心里涌动着一股热切。

赵宣问,荣先生要洗澡吗?

荣佩脸红,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这回没搞鸳鸯浴,荣佩迫不鸡待地把重点部位洗白白就冲出来,正看见赵宣坐在床头抽烟。

荣佩觉得他这一辈子的心跳都要用完了。

赵宣看着金主裹着浴巾出来,便掐了烟,洗好了?

荣佩默默走过来,在赵宣腿间蹲下。

赵宣再一次产生了身份倒置的错觉。

荣佩两手搭在赵宣的大腿上,规规矩矩,湿漉漉地看着赵宣,恨不得再喵上一声,再蹭一蹭主人的手心。

赵宣那枕巾揉了揉金主的脑袋,就听见幼猫似的一声喵。

赵宣从业半年,陪聊陪喝陪唱陪睡都做过,就是没人教他怎么搞角色扮演,更不知道怎么扮演人兽之恋。

金主又喵喵了几声,他觉得压力好大。

第三章

赵宣这会儿没硬起来。心理作用。

虽说荣佩捏着嗓子学猫叫毫无违和感,但对赵宣的冲击太大了,简单的说他没见过这么倒贴的金主,手足无措。荣佩欲火焚身了他的老二还是那副要死不活完全不给荣佩面子。荣佩拉下脸,望着赵宣。

你也不太敬业了,荣佩说。

赵宣默不吭声,好吧,是他理亏在先。

荣佩又说,我不管,今天非要做。

赵宣仰头看着天花板,逼良为娼啊。

他说,荣先生,我之前没有这样的经验,下次成吗?

荣佩死瞪着他,哼哼一笑,你算老几?

要是赵宣再深入了解荣佩一点就知道这个时候只要抓着他头发恶狠狠地说不做就行。可惜两人之前还欠磨合调教,赵宣心里默默念着老二啊老二,你快点硬了吧,别搞得我不好做人。

荣佩虽然是个M,但却是个脾气不好没被调教过的M。他猛地站起来,一脚踩在赵宣裤裆中间,说你给老子硬不硬?荣佩没用多大力气,把那里搞得不能人道就违背初衷了。

反倒荣佩不搞那些歪门邪道赵宣就释然了,他两手撑着床,向后仰。荣佩有节奏地脚底按摩,三下五除二就把赵宣搞定了。

抱着我。荣佩说。

赵宣猛力一拉就把荣佩反身压在自己和床中间。荣先生,这是我第一次跟男人做。

荣佩心里反而高兴起来,不管怎么样都是个第一次吧。我教你,学着点。

他抓着赵宣的一只手放在胸口,另一只放在下身,问有润滑剂吗?

赵宣拉开床头柜,里面就有一个。他和不少女人做过,男人真第一次。对付荣佩不能生搬硬套,特殊情况要特殊对待,他就听荣佩口头指令行事。他把荣佩的大腿折到胸前,下身全露出来,那小菊花紧紧的很干净的样子。赵宣一手揉着荣佩的阴茎和睾丸,一手给荣佩后面做润滑。

荣佩一边讲理论,赵宣一边搞实践。

赵宣扶着荣佩的屁股,伸进一根中指到荣佩的小洞里,里面又紧又干,赵宣就多倒了点润滑剂进去。指腹把荣佩的肉壁按了个遍也没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凸起,让0号欲仙欲死的地方。赵宣紧张得连汗都冒出来了。

荣佩反倒安慰他,你多找找,别急。

赵宣定下心神,一寸一寸按压过去,触到个什么地方的时候就听见荣佩加重了呼吸,问是这儿块吗?

荣佩胡乱地点头。

赵宣就慢慢加速加力,配合套弄着荣佩的分身,搞得荣佩魂不附体。用了大半瓶润滑液才抽动得顺畅些,真不知道那么大的东西要怎么捅进去,赵宣胡乱想着些七七八八,荣佩收紧肌肉俨然是高潮的前兆,就赶紧要赵宣停下,免得马上射出来。

赵宣看荣佩这样子才知道后面真能让人爽,等荣佩平复了些就开始重新奋战,等荣佩射出来,连赵宣都满头汗。

荣佩很喜欢躺在赵宣身上,赵宣摸着馅饼,斟酌再三才开口,荣先生,老那样不太好。

荣佩随口问,哪样?

就是忍着不射什么的,赵宣想他怎么能比我还淫荡呢,一个业余人员。

荣佩哼了一声,把下巴搁在赵宣胸上,开始抽事后烟。

荣佩深吸一口,在赵宣脸上吐了两个圈圈,评价说你太不行了,比按摩棒还不如。

赵宣唯唯诺诺,心想您老就别找我了。

荣佩把烟拿开,出其不意地一口亲上赵宣,说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赵宣被烟呛得直咳嗽,荣佩那副张扬的表情分外欠调教。

第四章

荣佩又消失了几天,也不告诉赵宣去哪儿干嘛了,于是赵宣就轻松起来,去店里报道。经理撤了他的名牌,说他现在挂在荣先生那里,不用接客。赵宣心里微微触动了,不管金主出于什么理由包了他,总归减少了工作量。但是一直过了好几天荣佩再没有出现过,赵宣就到经理那里问是不是有什么变故,经理气定神闲告诉他不要担心别的,又怕他胡思乱想,就随手指派了个任务,让他带教新人,每月再加五百块补贴。

赵宣这段期间也没有找到正经工作,本来不想蹚浑水,不过看到新人那有如大黄般求助可怜的眼神,心就软了。赵宣这么多年一直记着大黄,那时候没能救它。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