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成神(修真)上——青书无忌

文案:

陆青阳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是人人口中的废柴,此生已经与修仙无缘,只能做个平凡的外门弟子,了度余生。

但是没想到意外得来的一柄看似凡铁的匕首,改变了他的命运。

林子苏以为自己这辈子就只能被封印在神器中,虽然被人称为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也只能默默接受这个事实。

但是没想到会被人触动了封印,还有回归身体的万分之一可能。

当天才遇到废柴,是废柴气死天才呢?还是天才劈死废柴呢?

年下?年上?养成?师徒?……

一切皆有可能……尽在《调教成神》……

PS:本文1V1,请放心阅读^_^好吧……只有攻受未定……

内容标签:修真 随身空间 异世大陆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青阳,林子苏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天生废柴

陆青阳在小院外徘徊了许久,直到屋内传来他爹的一声暴喝,才不由得硬着头皮走进院内。

他怎么忘了,以他爹的修为,察觉到他出现在院外,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

“爹,孩儿来给你请安了。”陆青阳推开房门,规规矩矩地跪下给父亲请安之后,却没敢站起来,眼观鼻鼻观心,一动都没敢动。

陆钧天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直挺挺跪在那里的小儿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可惜,叹了口气道:“青阳,你今年多大了?”

“回父亲,孩儿今年九岁了。”陆青阳的背后出了一层细汗,心知父亲叫他来,根本就没有好事,言语间更是陪着小心。

“那你炼气有几层了?”陆钧天双目射出一道寒光,把陆青阳脸上的表情一分不差地收入眼中。

陆青阳的脸埋得更低了,半晌之后才开口道:“回父亲,孩儿现在仍是……炼气一层……”

陆钧天差点把手里的茶杯捏碎,不甘心地在陆青阳的身上来回扫射了许久,确认这孩子根本没胆骗他之后,不由得面如死灰,随便地挥了挥手道:“你下去吧,记得回去用功炼气。”

陆青阳点头应是,倒退着出了厅堂,小心翼翼地把门扉合上。

陆钧天闭着眼睛,听着那跌跌撞撞的脚步慢慢走远,许久之后才叹气道:“青鸣,你觉得青阳还有希望吗?”

随着他的问话,一个年仅十三四岁的少年从屏风后转了出来,此人一身白衣,小小年纪已经有了清隽风雅之相,眉宇间和陆青阳有几分相似。只是那春风满面少年得志的气质,和陆青阳处处谨慎低人一等的心态是截然不同。

陆青鸣皱了皱眉,自是知道父亲说的是什么。陆家乃是盘踞一方的修仙世家,虽然比不上修仙门派,但也有着严谨的族规。陆家的子弟,若是十岁之前不能到达炼气三层,那么就会被转为外门子弟,开始学习文字功课,以后会进入陆家的店铺工作,终生不能接触内门功夫,碌碌一生而终。这项族规非常严格,无论是谁都要遵守,若是没有修仙慧根的话,那么留在内门也是一种煎熬。纵使陆钧天是这一代的族长,也没有权利为自己的儿子以权谋私。

陆钧天用手摩挲着上好的白瓷杯薄壁,食不知味地品了一口已经凉透的清茶,叹气道:“青阳以前可是人人称羡的仙根慧体,若不是四年前……若不是四年前……”陆钧天说不下去了,四年前陆家堡被人夜袭,来者的目标不是藏书阁也不是宝库,而是陆青阳。

谁都知道仙根慧体若是横空出世,陆家就会如日中升,对方务必是要把这轮红日掐死在襁褓之中。

若不是他妻子舍命回护,陆青阳此时哪有命在……

陆青鸣的眼中也掠过一丝愤怒,陆青阳当年只有五岁,记忆不深。可是他当年已经有九岁,亲眼看到疼爱自己的母亲死在父亲的臂弯中,成为了不可磨灭的梦魇。他咬着牙发誓道:“父亲,虽然还不知道是谁杀了母亲,害了青阳,但我发誓,一定要报这个仇!”

陆钧天欣慰地点了点头,陆青鸣已经在前日突破了炼气五层,已经是家族几百年历史以来最耀眼的天才了。可见四年前的那次事件,深深地刺激了他。不过陆钧天倒没有多在意大儿子说的话,那夜来袭的刺客,至少也是先天宗者。陆家如此大的世家,最高的也就是只有两名炼气十层的长老,连一个突破筑基先天境界的宗者都没有,可见这仇根本没法报。

陆钧天的心凉如水,为妻子报仇的念头,在四年前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压下了。

“爹你放心,就算青阳以后当了外门子弟,有我照拂,应该会一世无忧。”陆青鸣不知道父亲心中的打算,径自缓和了脸色,虽然为自己的小弟可惜,可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毕竟小弟在被重伤之后,就像是绝了炼气的机缘一般,一直停留在炼气一层,怎么也不会继续前进了。这样的话,还不如做一世闲散子弟的好。

陆钧天也知道这是无可奈何,但他还是不甘心,几千万个人里只能出一个仙根慧体,结果现在只能这样,所以他也是抱着一丝希望,一次次地叫陆青阳来询问。

只是每次得到的都是令他失望无比的回答。

“罢了,以后我也不逼他了。”陆钧天摇头叹息,彻底放弃。

******

陆青阳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大哥正在为他担忧,他轻车熟路地在主宅里绕了几个圈,避过了人多的地方,往自己独居的小院走去。

不是他愿意绕远,而是在主宅里,他这个炼气一层的人,实在是太过于扎眼。就算是五岁刚开始学炼气的小表弟,都已经突破了二层。

所以他已经是公认的废柴,所有人取笑的对象。

长年累月下来,他已是越来越沉默寡言,只有在父亲面前才能回几句话,平日里根本都不说话,任凭旁人如何取笑都绝不回嘴。

因为他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说错。

他确实是废柴。

回到自己独居的小院落,陆青阳把房门关好。陆家虽然是大家族,但却注重培养子弟的修养,除了一日三餐时会有仆役送饭,其他时间根本没有人服侍在侧。

陆青阳很喜欢这一点,他喜静,恨不得每天都不要接触人的好,这样就不会有人总提醒他其实是个废柴了。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陆青阳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便坐在床边的蒲团上,盘膝炼气。

其实他知道,在陆家,再也没有比他更努力的人了。一天十二个时辰,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他几乎足不出户,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炼气上。可是他却不知道,为何自己总是不能炼气成功,永远地停留在炼气一层的尴尬境界。

窗外的天色变暗,陆青阳收气起身,毫无意外地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仍然是空空荡荡。

这样的情况是每日都会发生的,所以他也没有任何表情,拉开院门,拿回仆役放在门外的吃食。

食物已经有些冰冷了,但陆青阳并没有挑剔,几口便解决了晚饭,重新把食篮放到门外,再次走进屋中。

这次他却没有急着炼气,而是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仔仔细细地放在手中端详。

如果是被陆家其他子弟看到,肯定又会冷嘲热讽一阵了。因为陆青阳手中的这把匕首,丝毫不起眼,鞘上还有着大量的铁锈,就算是扔到大街上都不会有人捡的那种。但陆青阳却视如珍宝。

其实也并不是视如珍宝,而是极为看重。这世间,只有陆青阳知道这把匕首是从何而来。

正是四年前那神秘黑衣人杀害他娘亲时,他从对方腰间胡乱抓过来的。

虽然他并不知道对方是何来历,但隐约也知道一个先天宗者不可能会别一个废铁在腰间。

陆青阳把匕首转了一个圈,在柄端的末梢,有一个即可辨认的汉字。

陆青阳今年虽然九岁,但也开始习字,他知道这是个“林”字。

他不懂这把匕首有何用途,但也知道这把匕首是寻得杀害他娘亲的唯一线索。

他至今仍记得,那夜他娘亲是如何不顾一切地挡在他身前,至今仍记得,他爹在听到长老说明对方是先天宗者时满脸颓然的表情。

所以他没有把这个匕首交给他爹。

他爹放弃了为娘报仇,但是他没有。

虽然他只有炼气一层!

陆青阳反复地翻转着手中的匕首。为娘亲报仇!这是这些年来多少个日夜,他不断激励自己的原因。

可是为什么他只有炼气一层!

陆青阳激动之下,不被他控制的真气在体内乱窜,少许注入到了他手中的匕首之中。

那个篆体的“林”字突然闪烁了一下,就像是一颗宝石。

屋内很黑,没有点灯,所以陆青阳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呆愣在了当场。

第二章:神秘匕首

看到匕首上的那个“林”字亮了一下之后又暗了下去,陆青阳下意识地又往匕首中注入真气。

因为这次是故意而为之,他又怕出现意外,所以格外地小心翼翼。

当看着那个“林”字在他的期待中,慢慢地达到萤火虫般的绿色亮光时,不禁喜出望外。

他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却已经能证明这把匕首并非普通的凡铁。

陆青阳虽然武功只达到炼气一层,但他也听长老讲过一些修仙典故,传说中上品的法器才能被人注入真气认主,中品或者下品的法器均不能如此。

盯着那莹莹绿光的“林”字,陆青阳仔细地观察这匕首,发现除了那个字亮起外,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陆青阳体内的真气实在是少得可怜,他炼气炼了四年,结果仍然只是炼气一层,是因为他经脉受过严重损伤,当年几乎是捡回来的一条命,虽然生活无碍,但炼气却是强人所难了。陆青阳并不想让这个“林”字的光亮黯下去,却无奈就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真气已经用尽,只能无奈地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他虽然全身脱力,但却没有把这个匕首放在地上,而是紧紧地握在手里。

他和这把匕首已经相依为命多年,每一处细节都看得分毫不差,每次每次触到这冰冷的金铁,都是对自己无力回天的命运而暗恨不已。今次好不容易有了些许变化,自是不肯就此罢休。歇了片刻之后,见那个“林”字黯淡,又不要命似的把真气往匕首里灌输。

其实换了旁人,是决计不会如此行事的。

要知真气最讲究循环往复,若屡次这样耗尽修为,就算是先天宗者也绝对消耗不起,会对经脉产生更多负荷。

但陆青阳却不知道,他身体内的真气本就少得可怜,但就算是拧干的毛巾,再使力的话也可以挤出一些水分。所以在他这样强力驱使下,竟在经脉中挤出一些真气,虽然若是换了旁人,恐怕早就知道陆青阳最后注入匕首的恐怕并不只是真气,还有真元。

陆青阳并不知道真气与真元的区别,他只知道在他费尽心力的最后一口气之后,匕首上的“林”字光芒又亮了少许,已经及得上夜晚天空中的星芒了。

他正想仔细观看上面的区别,忽然听到屋内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快松手!”

陆青阳反射性地照着对方的话去做了,匕首从他的手中掉落在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余音不绝于耳。

陆青阳惊魂未定地向四周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屋中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家具的阴影在地上拖个老长,树影投射在窗纸上,随着风摇摆不定。躺在他面前的匕首上,那个“林”字仍然闪烁不定,更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谁?”陆青阳惊疑不定地问道,说到底他只是个九岁的孩童,虽然生长在修仙世家,但还真没见过一个真正的鬼怪。

“你是谁?”这次声音又更清楚了一些,陆青阳能听出来这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他环顾了四周一圈,然后骇然地往地上的匕首看去。

“你……你……”陆青阳结结巴巴地,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他曾听说过一些法器中,是用人的精魂炼成,无一不是上品法器中的精品,难道他这把匕首真的是一把难得的法器?

“这是哪里?你又是谁?”匕首上的“林”字快速地闪烁着,陆青阳发誓若是这匕首能自己动的话,肯定能一下子脱鞘而出,向他刺来了。

但是想归想,陆青阳还是老老实实地按照那人的吩咐,轻手轻脚地把匕首从地上捧了起来。

这种态度绝对不为过,因为这把匕首若是上品法器的话,他根本连碰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拥有了。

陆青阳的心中忍不住涌起一个念头,若是他真能驱使这个上品法器,是不是他娘的仇就能报了?

他恭恭敬敬地把匕首放在了桌上,等着对方下一步的指示,可是低头等待了片刻,却都一点声音都没有,当他大着胆子抬头一看时,却发现匕首上的那个“林”字已然黯淡。而且无论他再如何输入真气,即使能唤起一丝一毫亮光,方才的那个声音都再也没有响起过了。

这一整夜,陆青阳就这么研究着这把匕首,一直到东方都泛白。他还想这样继续研究下去,但若是换了平日还可以,今日是月初,依照惯例,所有陆家子弟都要去大堂早会的日子,所以陆青阳也不敢怠慢,匆匆洗漱完毕,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把匕首照例别在腰间,往大堂疾奔而去。

陆家是传承已久的修真世家,只有姓陆的子弟才能有资格接触陆家传承下来的修真功法。陆家子弟十岁以后,根据炼气的程度,分为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内门主修炼气,是陆家的精髓,而外门则是负责陆家旗下商铺的生意,而且除了月初的早会,没有其他事情不许擅入主宅。一旦陆家子弟被判为外门弟子,其实就相当于远离了陆家核心。

但外门子弟的后代却同样有竞争内门的机会,所有陆家子弟在五岁之后,不分父亲是内门或外门,均要送到主宅之内,每人分一个院落独居,直到十岁见分晓。

所以,可以说,陆家主宅内其实暗潮涌动,就算是离群索居的陆青阳,也知道这里是非很多。

陆青阳低着头,刻意沿着墙边走路,寻得自己平日里所坐的席位,默默地坐了下来。

其实他的位置非常好找,在内门弟子的几桌中,他是坐在最末席的。因为内门弟子的排位,是按照修为。

他是修为最低的,甚至连五岁刚开始学炼气的小表弟,都已经是炼气二层,远超他的炼气一层。

其实按理说,炼气一层应该是最好练习的,只要是修习陆家基础功法的孩子,正常的只需要一年不到的时间,最愚笨的孩子两年多也都能突破炼气一层,而他足足习了四年都没有进展,也不怪其他人称他是废柴。

炼气一层乃是最基础的入门功法,只要会引气、养气,便可以炼气。只要在丹田中储存一点点真气,便可以突破炼气一层。相比之下,炼气二层就相当困难,在修习炼气二层时,就需要挑选一门功法,而修习功法小有成就者才能达到炼气三层。所以在十岁之前能突破炼气三层者,一般屈指可数。

陆青阳其实心中早就绝了能留在主宅的希望,他在如此简单的炼气一层就消耗了四年之久,只要不是傻的,都能认识到他已经早就没有了继续修炼的资格。也就只有他爹还抱着一丁点的希望,和陆青阳心底里埋藏的那一丝不甘心。

坐在自己应该坐的末位,陆青阳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窃窃私语或者左顾右盼,而是老老实实地眼观鼻鼻观心地盯着面前空空的饭碗。他就算不去四处看,也知道其他人看向他的眼神是什么样的。或轻视、或鄙夷、或同情、或可惜……

他在这四年中已经看过太多次了,心都已经冷硬了起来。

陆青阳今年虽然只有九岁,可是却早就见遍了人情冷暖。五岁前他虽然记忆不多,但也知道自己在四年前是众星捧月般的宠爱,相比之下,母亲死后自己简直就像是陨落的流星,从天上掉到了地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