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成神(修真)下+番外——青书无忌

第五十九章:纠结

林子苏选的地方极好,在陆青阳的背后,就蜷着一只骆驼,挡住了大部分人的视线。再加之林子苏的动作幅度并不大,不细心注意的话根本看不出来他在做什么。

可是陆青阳却无法接受,因为他知道旁人也就罢了,他大哥肯定是在一旁盯着,而林子苏这家伙,顶着花隽的脸,做这种事情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陆青阳气急败坏,一时没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已经有了偏颇。

难道换了林子苏本人的话,这样做就可以了吗?

陆青阳还没功夫思考到这种问题,对方欺进他衣襟里的手已经快要把他逼疯了。

其实若真的是要大大方方脱衣服擦伤口,陆青阳顶多会别扭一下,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窘迫。林子苏为了所有地方都擦到,而且他也看不到伤口在何处,干脆不管何处受伤何处没有受伤,直接一视同仁地摸了个遍。

冰玉膏的痛感和既陌生又熟悉的电流交织在一起,还是青涩少年的陆青阳立刻就挨不住了。一开始还能吐出两个字喝骂林子苏,到后来干脆咬紧牙关说什么都不开口了,就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从嘴里飘出什么令人脸红的声音。

林子苏有趣地看着陆青阳红得几乎可以滴血的脸低垂着,紧闭着双目,单薄的身体在他的手下微微颤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抗拒的味道,但一双手却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袖,就像是一只幼兽般让人心生怜爱,却又不由自主地想要招惹他。林子苏的手忍不住再一次划过陆青阳胸前的某处,满意地看着对方因为他的动作急促地倒抽一口凉气。

“那……那地方……唔……已经擦过一次了……”陆青阳极力想要稳住自己的气息,虽然效果不是很好。

“怕药膏上得不够嘛!”林子苏施施然地笑问道,“小咩,怎么这就害羞了?连看都不敢看我了?这不像你啊!”

“不看你……不是害羞……而是现在睁开眼睛……我以后怎么面对花大哥啊……”陆青阳咬牙切齿。

这句话直接刺中林子苏的痛处,立刻就把他的好心情弄得烟消云散。

确实啊……他现在用的可是花隽的身体,万一这样搞下去,小咩反而对花隽更亲近了,他岂不是得不偿失?

难道要现在放手?可是手感好好,秀色可餐啊……但是一想到这双手其实是属于另外一个人的,真想砍掉啊有木有!!

林子苏顿时纠结了。

这么一纠结,反而手上的动作越发地缓慢起来,反映在陆青阳这边,也就越发难熬起来。

陆青阳说完刚刚的那句话,就立刻后悔了。自己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换了是林子苏,他就不会这样别扭了?

但这样想其实也没错啊,林子苏一直伴着他这么多年,两人早就亲密无间,林子苏透过他的眼睛,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全都看了。再者林子苏平日里就附身在他的左臂之上,在内心深处,他早就把对方当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哪有人对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还有什么想法的啊?

可是在经历了那次丹药事件之后,再加之亲眼目睹了萧雪崖与陆苍笙的情事,就算是再单纯的陆青阳也无法保持淡定了。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和林子苏之间,有些不一样了。

但陆青阳却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了,没有人能够告诉他,也没有人能让他倾诉。

在两人各怀心思时,林子苏终于磨磨蹭蹭地把陆青阳的上身翻来覆去地涂好了伤药,当他的手向下伸去时,陆青阳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力气,伸手挡住了他的进犯。

“别再继续了,我不想以后看到花大哥感到别扭。”陆青阳小小声地解释道。

林子苏这时候也终于听出点了味道,花隽不行,他就行吗?

当下就笑弯了一双眉眼,恨不得立刻就抛弃了这具身体,重新附在陆青阳的左臂之上。但他被困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个机会可以用另外的视角来看陆青阳了,也有使用自如的身体可以做事了,一时半会儿还舍不得。

不过林子苏也没细考虑陆青阳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更多的只是把他当左手看待,否则立刻就要暴走。

“我去看我大哥。”林子苏没有进一步胡闹,让陆青阳大大地松了口气,他扶着林子苏的手臂站了起来,刚想往陆青鸣的那个方向走去,便发现林子苏也亦步亦趋地跟着,顿时头疼地说道:“林,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那可不行,谁知道你大哥会不会又突然发疯啊!”林子苏理所当然地说道。

“不会的,之前大哥只是没认出来我而已。”陆青阳笑着说道,刚刚见到陆青鸣的时候还有些惊惧和畏缩,但他相信大哥是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那我也要跟着。”林子苏不依不饶。

“这样不太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俩谁跟谁啊?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见外,今天这是怎么了?”

陆青阳对胡搅蛮缠的林子苏大感头疼。之前?之前他就是想见外,也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左臂砍了啊!

涂在脸上的冰玉膏被太阳晒得干了起来,陆青阳觉得伤口有些发痒,抬手就想抓,却被林子苏一把拽住手腕。

“不能抓,留下疤就不好了。”林子苏知道陆青阳身上有好多小时候留下的陈年伤疤,但那个不碍事,在衣服下面又看不到。况且突破先天境界的时候,那些伤痕都会被新生的肌肤覆盖掉。但脸上的伤痕就不行了,太碍眼了啊!

陆青阳只好忍着,继续刚刚的话题道:“林,不是我跟你见外,只是你现在顶着花大哥的身体,也应当帮他做点事才对。这车队经过刚刚的混乱,总要安抚安抚吧?”

林子苏倒也不是不识趣,人家两人兄弟重逢,他就偏得去碍眼。但是他已经习惯了参与陆青阳人生中的每件事,这么冷不丁的,就突然被排除在外,让他非常不适应。

看着陆青阳推开他的手,一步一步地朝不远处的陆青鸣走去,林子苏一脸纠结。

嗷嗷!真想回到小咩的左手上啊!

******

陆青鸣盘膝坐在沙地之上,火热的沙子透过单薄的衣料,烫得他的皮肤生疼。但他也没有运起水系功法抵御,而是自虐般地忍受着那种感觉。

小弟……小弟他还活着!

陆青鸣贪婪地看着不远处在和人说话的陆青阳,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陆青鸣知道,在陆青阳的心中,恐怕他的这个大哥,也不过是六年前突然开始关心他而已。但在更早一些的时候,陆青鸣心中唯一的珍宝就是陆青阳。

因为和陆青烈的年纪相近,所以他们哥俩总是处在竞争的位置上,直到娘亲又给他们生了一个弟弟。

陆青鸣永远记得,在十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在看到襁褓里那柔软羸弱的小弟朝他伸出软绵绵的小手时,就暗下决心要保护他一辈子。

可是这世间的事情,总是不会按照他的意愿去进行。十年前母亲惨死,小弟重伤,让他看清楚了自己究竟有多弱。

想要保护一个人,说起来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做起来却是一辈子的事情。

所以他便开始了夜以继日的闭关修炼。

其实陆青鸣知道,他自己的资质,根本就不是上层,但没有人能比得过他的勤奋。很少有人从年纪这么小就开始执着的修炼,所以他所取得的修为也就非常突出。

后来到了昊天谷,有了很好的修炼环境,有了师长不留余地的教导,让他都有一种错觉,一种可以保护小弟一辈子的错觉。

直到那个噩耗传来。

陆青鸣闭了闭眼睛,不想再去回想这些年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

也许是天道酬勤,他在年少的时候基础打得特别好,所以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再加之昊天谷的资源充足,丹药法器源源不断地支持下,才有了他的今日。

可是他宁可不要这样的结果。

陆青鸣每当午夜梦回时,在最黑暗最脆弱的时候,也不免想到,若是自己没有来昊天谷,是不是就可以陪父亲和小弟他们一起上路,不用独自一个人留在世上煎熬了。

不过幸好他还活着。

因为小弟他也在。

“青鸣?你还好吧?”慕融关切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陆青鸣调整好心情,睁开双眼,努力使自己恢复往日冷漠的表情。避开慕融担忧的目光,陆青鸣看到了他手中的那个小包裹。

慕融见陆青鸣注意到,便学着他盘膝坐了下来,手中的包裹沉沉地坠在地上,很快就陷进了沙地之中。慕融见状连忙又用力向上拽了起来。“稀金已经到手,那两个女子我也用困龙锁抓住了,等带回昊天谷交给师父。嘿嘿,这件事办的漂亮啊!青鸣,等这回回去,师父肯定有所嘉奖。”慕融唠唠叨叨地说完,却发现旁边的人一点注意力都没有分给他,反而突然间浑身散发出了骇人的气势。

顺着陆青鸣的视线往不远处看了过去,慕融一把拉住就要长身而起的陆青鸣,“青鸣,那个人只是在给他上药而已,不要激动。”

陆青鸣的身体一僵,但却重新坐了下来。

因为把疼爱的小弟伤成那样的人,就是他自己。

“青鸣,别担心,你那小弟的修为与你相当,你的风刃对他造成的也只不过是皮外伤而已。”慕融知道陆青鸣担心的是什么,耐心地劝导着。不过他心中也在腹诽,那小破孩今年看起来有多大啊!十四岁?还是十五岁?居然都炼气九层了?

有没有搞错啊!太逆天了啊有木有?这陆家的基因是怎么搞的啊!

陆青鸣听不到慕融内心的咆哮,他也不去在意小弟的修为有多惊人,他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

他的小弟还活着。

慕融也不再说话了,松开了放在陆青鸣手臂上的手,径自起身离开。他知道陆青鸣这些年有多难熬,他也知道陆青鸣一向外表冷漠内心脆弱。所以这种时候,陆青鸣应该是不会希望他自己的脆弱被其他人看到。

陆青鸣不知道慕融什么时候悄悄地走开了,他只知道过了许久,陆青阳终于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一步一步,近了,又近了。

陆青鸣此时却有些畏缩起来,他看着已经长大成为一名少年的小弟,身上脸上都带着一道道的伤痕。

那都是他下的手。

想要从沙地上站起来,但全身上下连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没有了,陆青鸣几乎绝望地看着少年一步一步地靠近,那满身的伤痕刺得他双目生疼,令他颓然地低下头。

小弟他……还会不会认他这个大哥……

这个念头刚在心底升起,陆青鸣就看到一片阴影笼罩在他的头顶之上,整个人被拥在了一个温暖而又柔软的怀中。

“大哥!好久不见!”少年用欢快和明朗的声音宣告着。

陆青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少年的头颈间散发的清新药香熨烫了他冷寂许久的心。陆青鸣迟疑地抬起手臂,最终还是一把环住少年纤细的腰肢,狠狠地搂在怀里。

“嗯,好久不见,小弟。”

第六十章:所谓炮灰

察觉到环在腰间的手臂力道很大,大得几乎让他难受起来,陆青阳觉得大哥好像变了好多。

但是他们已经有五六年没见了不是?

所以陆青阳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用同样的力气环抱着陆青鸣的臂膀。

大哥的怀抱,还和记忆中的一样温暖安全啊……陆青阳恍惚间还记得,在母亲没有去世之前,大哥就是喜欢整天抱着他玩耍,小心翼翼地,又充满怜惜。

想到这里,陆青阳就不禁有些委屈,“大哥,刚刚怎么对我那么不客气?是不是认错人了?”

陆青鸣闻言浑身一震,松开手把陆青阳从自己怀里拽了出来,仔仔细细地看着他的全身上下,确认并没有更重的伤时,才如释重负地舒出一口气。“焚天派的人抢了我们的稀金,我还以为你和那位阁下是她们的帮手。”

陆青鸣并没有说出自己刚刚动手的真正原因,因为敏感的他发觉小弟清澈的双目中并没有一丝阴霾,不像是经历过大变之后的眼神。至于说到那名对他小弟上下其手的男子时,陆青鸣的声音不禁扭曲了一下,但还是用尊称来称呼。毕竟对方有可能是一名先天宗者,对一名先天境界的宗者大人,就算再心中不爽,表面上也不能失礼。

“原来是这样。”陆青阳信了陆青鸣的解释,“都是那个头巾惹得祸啊!谁知道在这边这么热!要不是遮住了脸,大哥和我早就见面了。”虽然陆青阳以前并不是个爱撒娇的孩子,但离开家这么多年,乍然间见到了自己的亲人,少年心性便自然而然地显露出来。忍不住又埋进陆青鸣的怀里蹭了蹭,这时他又不嫌热了。

陆青鸣目光温柔地任他胡闹,心中的疑问却一个接一个地往外冒。“小弟,你这要是去哪里?”

怀中拱来拱去的少年立刻停下了动作,忐忑不安地嘟囔道:“不就是为了见大哥你吗?”

“见我?”陆青鸣不动声色地反问道。天知道他好想揪着陆青阳追问他这些年都是怎么度过的,既然活下来了,为什么一直都不来找他?可是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这样问,事情肯定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陆青阳因为脸埋在陆青鸣的怀中,所以并没有看到大哥纠结的脸色,不疑有他地交代道:“是啊,大哥。那年你去了昊天谷之后不久,我就离家出走了,还给你邮过一封信呢!你没收到?”

“信?没收到……”陆青鸣的声音都开始微微有了颤抖,但他掩饰的很好,抬起双手一下接一下地抚摸着陆青阳的后背,把想要起身的少年又按了回去。“就是说,这几年,你都没回过家?”

“嗯……”陆青阳没有底气地承认道。

“真是个不乖的孩子。”陆青鸣作势轻拍了几下陆青阳的头,但心底却一时激荡不已。

他真的感谢老天爷让小弟活下来,虽然不知道为何小弟邮给他的那封信他并没有收到,但他此时也无比庆幸那封信他没收到。

如果收到了的话,当年的他见到小弟时,肯定不会像现在的他这样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把家破人亡的消息给瞒下来。

他不想小弟知道那件惨事,因为他知道,那件事应该可能就是当年的仇人又找上了门来,为的就是他怀中的这个少年。

若是小弟知道了,肯定会自责不已,那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大哥?你怎么了?在想什么?”陆青阳许久不见陆青鸣的声音,不禁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

对上少年清澈如泉水般的双目,陆青鸣的唇角勾出一抹温暖的笑容。这次,他一定要保护好他,绝对不会让他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一边想着,陆青鸣一边伸手弹了陆青阳一个爆栗,绷着脸道:“臭小子,在想怎么惩罚你。”

“啊?”陆青阳抱着脑门夸张地哀号了一声,心中也不免得高兴起来。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以前的那个大哥好像又回来了。

“说说,这些年你都怎么过来的?”陆青鸣尽管板着脸,但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陆青阳脑门上被弹红的地方。看小弟的气色,这些年应该过得不错,但是他还是想仔仔细细地听他亲口说。

陆青阳赖在陆青鸣身上,老老实实地把这几年自己的经历都说一遍。陆青鸣没料到自己小弟这些年居然是在白藏教度过的,而且居然成了传说中韩丹的小师弟!不过这样也可以解释了,为何小弟现在的修为如此之高。白藏教向来以珍稀丹药为名,虽然小弟现在的修为骇人听闻了一些,但陆青鸣一想到小弟是传说中的仙根慧体,倒也觉得欣慰,再三嘱咐他不能在旁人面前显露真正的修为。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