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恶魔(恶魔侄子 总受 生子)上——欲晓

文案:

明明是自己侄子,两个混蛋却在自己年幼无知之年骗自己叫他们哥哥?

时隔13年,再次相遇,却装作不认识自己?!

其中一个混蛋还假装好心学长来接近自己欺骗自己感情?!

原来一切都是两个混蛋欲擒故纵的把戏……

自己根本就是被俩恶魔侄子耍了……

傲娇炸毛……

后果很严重……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年上攻

关键词:高H/乱伦/生子/双性

01.两个大坏蛋

“你们不要欺负宁宁。”

“他是我弟弟,你们谁再敢欺负他我就揍你们。”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可爱的小男孩此时正摊开双手挡在一个漂亮的小男孩身前,姿势象是保卫小鸡的母鸡,又象是扞卫自己心爱的玩具般,充满保护欲和占有欲。

其他小朋友看见是小区的两个小霸王要保护的人,顿时都不敢吭声了,只有一个不怕死的说了句,“陆少凰,陆少泠,你们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长得不男不女的弟弟,该不会是捡来的吧?”

听到这句话的陆少凰火气蹭的彪了上来,首先冲了上去,压住那个小孩子就开打,陆少泠则是在一旁保护着陆子宁,怕有人不小心伤到他。

陆子宁却被这样的场景吓得不轻,那时候他们都只是4岁的孩子,看到两人在地上滚了一身泥,还不停的挥着拳头,顿时就吓哭了,听见他哭,刚刚在别人面前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的小恶魔顿时没了刚刚的威风,都一副着急的样子,陆少凰也从那个孩子身上下来,围在陆子宁身边安慰他叫他别哭。

看见那两只小霸王的宝贝哭了,其他小朋友都“见势不妙”,赶紧撤离了。

“宁宁不哭哦。”

“少凰哥哥……不要打架……”小小的陆子宁说话还是奶声奶气的,因为哭泣声音也不断的抽噎着,鼻子哭的红红的,可爱的模样看的两兄弟都差点掉口水。

“不打了哦,宁宁不哭。”

“你……呜……你受伤了……”陆子宁心疼的看着陆少凰的胳膊,上面因为石子的摩擦破了一点点皮。

“这点小伤有什么关系。不疼的。”小男孩很豪迈的说着,装出不在乎的挥了挥胳膊,虽然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疼……只是一点点啦!

陆少泠也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安慰着哭泣的小人儿。明明是一样的年纪,陆少凰和陆少泠只是比他早出生几个小时,看上去却非常有哥哥的范。

“少泠哥哥也不能打架……”

“少泠哥哥从来不打架的。”陆少泠赶紧对陆子宁说道。

“是啊,宁宁别哭了,哭丑了以后怎么做哥哥的新娘呢。”陆少凰本来只是想安慰陆子宁,谁知道小孩子真的停下了哭泣。

“新娘是什么?”

“爹地说,要很爱很喜欢的人才可以做自己的新娘,我和少泠都喜欢宁宁啊,所以宁宁就是我们的新娘。”

“真的吗?”小孩终于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兔子牙,因为哥哥们说很喜欢他……

“是啊,不骗宁宁哦。”

“铃铃铃——”

一阵诡异的闹钟铃声从远方传来,打断了这温馨的场景,陆子宁伸出一只手将闹钟拍掉,梦中的画面也瞬间全部消失。陆子宁从床上坐起来,眼睛还有些睁不开,睡衣也乱七八糟的滑落在肩上,头发有些蓬,就这么闭着眼睛在床上坐了一会儿。

怎么又做那个梦了?两个混蛋,竟然欺负自己年幼无知让自己叫他们哥哥,明明是他们应该叫自己叔叔才对!没错,他们是自己哥哥的两个儿子,是一对双胞胎,由于妈妈是很晚才怀上自己,所以导致他比自己的两个侄子还要小一点,虽然只是小那么几个时辰,那两个小家伙却再也不肯叫他小叔叔了,还欺骗年幼的自己喊他们哥哥。

陆子宁的视线渐渐移到床头,上面放着一张照片,照片看得出挺旧了,陆子宁却一直把它放在床头。那是他们四岁那年照的,自己站在中间,那两个家伙站在两侧,一样的年纪,陆子宁却比他们还要矮一点点,两兄弟长得一模一样,都非常可爱,有点胖乎乎的,穿的衣服也是一样,不过陆子宁却记得很清楚哪个是陆少凰哪个是陆少泠。

不知道他们现在长得怎么样了……想起这个陆子宁就有些委屈的拿起枕头往照片丢去,两个骗子!还说什么……自己是他们的新娘……都是骗子!五岁那年陆少凰和陆少泠被送出了国,自己也跟着妈妈回到了另外一座城市的老家,陆子宁没想到这一别竟然就是十三年,去年他听妈妈说他们已经回国了,都拿到了很高的学位证书,甚至还有了自己的公司,但是却提出还想在国内再上一次大学,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听见他们回来,陆子宁心里满是兴奋还有隐隐的期待,幻想过很多次他们重逢的场景,可是一天两天过去了,他们却没有来这座城市找过自己,后来妈妈跟自己说要去他们那座城市看他们,陆子宁却意外的拒绝了,他突然不敢面对他们,他们没有来找自己,是不是早就把自己忘了,也是……十几年前的事……还有谁会记得啊……只有自己傻里傻气的还记得那么小的时候的事。他们在国外不知道看过了多少漂亮的洋妞呢。

于是妈妈和爸爸去了哥哥那里,自己一个人在家,那时候陆子宁正在上高三。妈妈回来之后陆子宁旁敲侧击了那两个所谓的侄子的情况,知道他们现在变高了变帅了,但是也知道了,他们根本没有问起妈妈自己的情况。陆子宁的眼神顿时黯淡了下去。原来真的忘了他吗……

那段时间陆子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情绪异常低落,也很消沉,成绩一步步滑落。直到某一天,陆子宁无意的听到了那两兄弟回国之后读的是哪个大学,心里才慢慢滋生出一个计划。

02.陆傲娇的目标第一步

是的,他要考到那里去。他才不要一个人消沉,让那两个混蛋日子过得潇洒。所以他要重新振作起来。敢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于是陆子宁又开始努力学习,目标是考上那所大学。单纯的陆子宁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行为是在自掘坟墓,等到将来被两只恶魔吃干抹尽后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终于在高考结束之后,陆子宁成功拿到了Z大的录取通知书。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哥哥,也就是那两只小恶魔的爹地苏夜,也是在那里教书的,知道自己考去那里也很开心,还说自己家离学校很近,要不要住他那里,但是想到自己住那里就等于和陆少泠和陆少凰那两个家伙住在一起,还是算了。选专业的时候陆子宁挣扎了一番,问了妈妈才知道那两个所谓的侄子一个是学法的,一个是学医的,陆子宁顿时有些郁闷,怎么他们学的不是同一个专业,还以为那两个家伙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呢,什么都喜欢选一样的,所以他也纠结过自己是要报法律还是医学,最后觉得自己两个都不喜欢,一个头两个大,还是觉得自己选个轻松的专业比较好,无意中看见了“汉语言文学”这个专业,想着这么泛的一个专业学的东西应该很空,也没什么好学的吧,不像法律整天要对着那天密密麻麻的各种条律,医学更别说了,陆子宁根本一窍不通。想着学中文应该很轻松,于是就报了这个。

虽然为儿子报去这个学校和选这个专业感到奇怪,余慧也没有说什么,毕竟陆子宁是她和陆景峰很晚才怀上的孩子,老来得子总是比较受宠,他要做什么决定也都由着他,在陆子宁三岁那年,最宠他的奶奶去世了,后来他们搬去了陆子宁的哥哥陆子轩和苏夜那里住了两年,直到他们送两个儿子出国,他们才再次搬回来。知道小时候三个孩子关系很好,因为年纪又一样,那两年几乎每天三只小家伙都黏在一起,后来分开这么多年联系也少了,要不是看儿子整天把小时候的照片摆在床头,余慧都以为他已经忘记自己那两个侄子了。可是要说记得把,那为什么上次自己说带他去苏夜家看那两兄弟,儿子会突然拒绝。这个孩子,越长大性格就越别扭了。余慧真搞不透现在的小孩在想什么。

以前陆子宁从来不知道自己大哥陆子轩和二哥苏夜的关系,只知道小的时候他就分不清陆少凰和陆少泠是谁的儿子,因为他们叫陆子轩爸爸,却叫苏夜爹地。到初中的时候听说了同性恋这个词陆子宁才犹如醍醐灌顶,终于顿悟了这么多年自己心中一直没明白的东西,不过男人和男人怎么生孩子啊,陆少凰陆少泠那两个家伙总不会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吧。陆子宁突然想起了隐藏在自己身体里面的秘密,该不会苏夜哥哥也是……

从此之后陆子宁对自己那个同母异父的哥哥苏夜有了一种敬佩的心情,实在是很难想象一个男人竟然肯放下身段为另外一个男人怀孕生子,就算是身体和其他男生有点不一样,但那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陆子宁还是觉得生孩子应该女人做的事情。

开学那天是妈妈送自己过去的,大哥陆子轩也过来了,陆子宁也有很多年没看到自己大哥了,自从陆少凰他们出国了,他也很少去哥哥家玩了。陆子轩比自己大20多岁,但是看上去却一点也没有其他中年大叔的模样,没有恐怖的大肚腩,身材保持的非常好,更加具有这个年纪应有的沉稳高大帅气和男人味,难怪二哥会对他这么死心塌地,自己的两个侄子,应该就是像大哥吧。

“小宁,在这边要是有什么不习惯,水土不服之类的,要马上打电话给我。”

“恩。”

“你二哥今天有事没来,下次过我们那边来玩吧。”

“知道了。”

“在学校注意一点。”

“恩。会的。”

“对了,少凰跟少泠两个人也在这个学校,比你大一届,有什么事也可以找他们,有他们电话吗?”

陆子宁摇了摇头,心里却因为听到那两个熟悉的名字而乱了规律,陆子轩将陆子宁的手机拿过去,输入了陆少凰和陆少泠回国之后换的新号码。

“妈,既然过来了,就先去我们那边住几天吧。”陆子轩将视线转到一旁的余慧身上。

女人笑着点了点头,“好啊。反正宁宁刚来这里我也不放心,还可以多看着他。”

“恩。”

帮陆子宁找到宿舍,余慧帮他把床铺好,把东西摆好。

“妈,你跟大哥回去吧,我自己来就好。”陆子宁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都这么大了还要妈妈帮自己弄这些。

余慧看东西都弄得差不多了,便跟陆子宁再交代了几句,然后和陆子轩离开了。

车里,陆子轩一边开着车一边和余慧说话。

“妈,小宁的身体有决定好要动手术吗?”

“他自己是想做男生的,这么多年也一直把他当男生养着,但是,子轩你也知道这孩子从小就怕疼,让他去医院打支针他都能哭得跟杀猪似的,一听到做手术更是脸色都发白了,死活不愿意。”

03.会不会……喜欢男生?

“可是……不做的话也不行啊……小宁要是想做男生……这样的身体……”陆子轩有些担忧的开口到。以前陆子宁都是住在家里的,现在大学不比外面,陆子宁身体的秘密要是被学校的人发现了也不好,所以做手术尽快让他的身体恢复正常是最好的。小时候把决定想做男生女生的权利留给了陆子宁自己选择,既然长大了,也有了决定,那就要开始准备了。

“是啊,我和你爸也总是开导他,和他说做手术不疼的,眼睛闭一闭就过去了,可是这孩子就是接受不了。尤其是还在那么隐秘的地方动手术。”

“他现在有女朋友吗?”

余慧摇头。

“那有喜欢的女生吗?”

“好像也没有。”

“那……会不会……喜欢男生?”

余慧想了想,还是摇头,“这么多年也没看他和哪个男生走得很近,连朋友德普很少带回来,更不像小夜小时候整天缠着你那样缠着谁,好像对男生……也不是很有兴趣……”

陆子轩也沉默了,想了想,“那还是等段时间吧,其实也不急,等小宁有喜欢的女生了,自然会有勇气和决心去做手术。”

“恩。”余慧点点头。觉得陆子轩说得也没错。“不过这孩子没有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过,还是有点不放心。”

陆子轩点头,“因为身体的原因从小也太宠他了。现在这孩子应该还没有小夜当时一半那么独立吧,其实锻炼锻炼也是好的。”

“恩,我也就是这么想,才答应让他住校的。”

宿舍里。

陆子宁的舍友已经陆续到了,看了下行程安排,下午大家要先到教学楼领书,晚上有入学讲座,然后发军服和军训。

刚开始陆子宁一个舍友在进门的时候还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走错了到了女生宿舍,的确陆子宁本身皮肤就比男生白皙,眉间还有颗小小的朱砂痣,咋一看别人还真以为是个漂亮的女生,不过可能是因为性格比较好强,陆子宁的声音不会像女生一样娇娇柔柔的,倒是让人感觉得出是个男孩子。

刚进来大家似乎都很兴奋,都在熟悉着自己的舍友,问名字问手机号码什么的,只有陆子宁安静的坐着,没有和任何人说话,拿着手机只是盯着上面的两个电话号码,却没打算拨。突然旁边传来了一阵骚动,陆子轩转头才发现是自己的其中两个舍友站在自己旁边。

“你说……”

“还是你自己说吧……”

“那个,你好。”其中一个男生终于开口了。陆子宁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等他接下来的话。

“那个,我叫吴靖宇,根据学校宿舍的制度,因为在一号床所以被默认为了舍长,这是刚刚管理员给的钥匙,还是每个人都配一把比较方便,如果觉得麻烦可以先给钱给我,我到时统一去配。还有,能不能给一下你的手机号?方便大家联系,以后一个宿舍的话也要多多关照。”

“恩。”陆子宁什么也没说,只是拿出一张纸将电话写在了上面,然后连同钱一起给了那个男生。两人发现陆子宁虽然和想象中的一样挺冷淡的,但是也没有想的那么不好相处,暗自松了口气,可能是性格比较内向吧,希望以后宿舍的人都能好好相处。

到了下午,陆子轩比舍友先一步出了宿舍,因为他不习惯和大家走在一起,宿舍其他三个人很快就熟了起来,自己倒是真的不知道要和他们说什么。按着表上写的地点,陆子宁慢慢走着,准备去领书。他发现这个学校还真的很大,不过今天来的新生很多,自然人也多了很多。陆子宁绕了几下,还是有些不明白要怎么走去教学区,学校安排了很多大二大三的师兄师姐来做志愿者,就是怕很多新生遇到路不会走东西太重搬不了之类的问题。所以陆子宁第一反应就是找一个师兄问问。

在一个转角看见有穿着绿色志愿者服的人,没有犹豫便走了上去。

“那个,我想请问一下D教学区怎么走?”

“D教学区么?”男生转过身来,陆子宁这才看清那个男生长得很好看,而且很高,没想到第一天就能在学校见到这样极品的帅哥。不知道自己的那两个侄子现在是不是也这么高了……有没他那么好看……想到自己又在想那两个混蛋了,陆子宁连忙打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