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调教——风流涕

文案: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腹黑/正剧

关键字:调教 主奴 SM

网友评:

小受和小攻是同事,小攻是个天生的S,

小受是个天生的M,小攻很爱小受,

不过他奉行爱他就要把他变成自己的专属奴隶

01、虚拟的主人:网调

“呼……呼……”

“啧、啧啧……”

下班后的办室里一片黑暗,只有一台显示器照出的冷光。电脑前一个赤裸的男人正半躺在座椅里,大张的双腿踩在桌沿上,一手剥开自己的臀瓣,另一只手的三根手指正插在自己的肉穴中抽动着。伴随着手指的抽动,一声声淫靡的水渍声回响在寂静的房间里。

突然间,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有人在里面么?”

晚上八点,忙碌了一天的同事都纷纷收拾东西走了,就连留下加班的人也已经走得干干净净。

“阿澈,还没有做完?不要太拼命了啊!”身边的同学终于搞完了最后一点,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劝了句身边还在埋头工作的男人。

沐澈抬起头对他笑了笑,那是一张才二十出头,看上去如瓷偶般细致清秀的脸蛋。弯弯的眉眼透着与尘市的喧嚣名利全都格格不入的恬静气质,正如同事们戏称他的,就像个书香世家中整日读书写字画画的小少爷。

“偶尔也放松一下,你这么拼命,让我们压力也很大啊!沐少爷,明天见啦!”同事也只是好意的劝了句,玩笑的打过招呼就拎着包包回家去了。

等到这最后一个人也走了,沐澈才收回淡淡的笑容,做贼似得走到了门口四下张望起来。走廊上已经一片昏暗,只留了几盏照明用的小夜灯,两边的办公室也全都关了灯,里面一片黑暗不像有人的样子。沐澈转身也关了自己办公室里的灯,只留了自己的那台电脑显示器的光刺眼的照出了他坐的那个地方。

回到自己的位置,沐澈的心忍不住的开始狂跳起来,手指微微颤抖的拉出QQ,在某一栏里只有一个写着“帝”字的灰暗头像。点开聊天窗口,沐澈细长白净得手指敲击起了键盘。

[阿澈:主人!]

对方显然是隐身,消息发过去之后很快就得到了回应。

[阿君:人都走了?]

[阿澈:嗯!]

[阿君:小贱货是不是已经等急了?是不是一天都在想啊?]

[阿澈:嗯,一直都在想主人。]

[阿君:真的是在想我?]

[阿澈:想主人,也想被主人调教。]

[阿君:还算说实话,是条诚实的狗。我是你的主人,你是什么?]

[阿澈:我是主人的奴隶,主人的狗奴。]

[阿君:狗奴应该做什么?]

[阿澈:狗奴要服从主人的所有命令,用自己的身体来取悦主人。]

[阿君:嗯,现在你把视频打开。]

打开视频,就是网调的开始。

沐澈跟这个叫阿君的男人,是一个星期前在一个面料服装的网络论坛上认识的。两个人一开始只是随便的聊了几句,但是不知不觉间,沐澈也不会为什么的突然跟男人聊到了SM上。男人问他对调教有没有兴趣,而淋澈……

沐澈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不是什么禁欲者,但是他确实对性没有什么感觉,对很多男人都很迷恋的AV和自摸,他也只是可有可无。直到他上了高中的时候,沐澈才渐渐的明白过来,自己不是对性没有性趣,而是他有受虐的倾向,所以对普通的性才会觉得乏味没有感觉。

在这个表面道貌实际上压抑到无法喘息的世界,沐澈知道这样的癖好无法对人诉说,更不知道去哪里找有同样嗜好的人,只有在网络上偷偷的搜索,找这类的视频和小说来看。因为谨慎又没有这个圈子里的人领路,沐澈一直只是一个人努力的压抑。

也许是因为实在压抑得太久,所以那天男人问起的时候,沐澈想反正也是个只存在于网络的陌生人,所以他一反常态的大着胆子承认了,并且很快就被男人说动,决定先从比较隐蔽的网调开始。

网调,这是这些年才刚刚冒出来的词,通过网络视频进行调教,一样是一主一奴,由主人下命令,奴隶必须不打折扣的执行。而网调与一般的主奴调教最大的不同,是只有主人能看见奴隶,绝大多数的主人都不会开视频让奴隶看见主人的样子。

男人管这个叫“主奴游戏”,而现在,沐澈就是他的狗奴。

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但是这个游戏已经让沐澈无法自拨的迷恋上了。

打开视频之前,沐澈拿出了事先准备的面罩带上,虽然是在网上,但是谨慎的沐澈还是跟男人说好不会露脸,所以每次都会带上这个面罩。黑色的皮质面罩遮去了沐澈大半的脸,只露出两只黑亮的眼睛和红润的嘴唇。准备好了之后,沐澈才点开了的视频画面。

视频马上就接通了,19寸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了自己带着黑色面罩的脸。在只有一方打开视频的时候,显示器上就会只显示打开的那方,所以每次他在做着羞耻的事情的同时,还能在电脑上看到自己下流的样子,而那个却反而更刺激了沐澈特殊得性癖。

[阿君:怎么黑得跟闹鬼一样?你在拍鬼片啊?]

[阿澈:我怕有人看到灯光进来。]

[阿君:就是这样才刺激。好了,先把衣服脱了。]

沐澈知道,这是调教开始的讯号。

西装外套一开始就已经挂在椅背上了,沐澈伸手拉松了领带,动作熟练的解起了衬衣的扣子。第一次的时候觉得很羞耻,一边解扣子的时候一边还在害怕犹豫。第一次的时候阿君也没有现在的凶恶,看他磨磨蹭蹭的也会耐心的等他想清楚。不过后来脱得多了似乎就习惯了,而且跟后面要做的事比起来,脱衣服其实很简单。

电脑上视频被调成了主屏显示自己这边的画面。于是沐澈一边解着扣子,一边看着电脑里的人渐渐裸露出来的身体。偏瘦的体型,白晰细嫩的皮肤,衬出了胸口的两点朱蕾。直到扣子解开衬衣完全扔开,屏幕里才显出两条纤细的手臂和曲线诱人的腰线。

[阿君:不管看多少次,这身体还是漂亮得让人会欲火难耐。真想什么时候真的干你一次!看你这么胆小却很敢做,一定是忍了很久了吧?在碰上我之前,你是不是每晚都欲求不满的直挠墙啊?]

因为是在公司,所以说话都是通过打字。但是男人略带着低沉的声音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沐澈的脑子里,即使只是看着这些没有生命的方块字,沐澈的脑袋也会自动的把它转换成男人的声音,甚至就连男人下流调笑的语调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阿君:项圈和口枷呢?]

沐澈忙从包里翻出了一条黑色的项圈和马嚼型的口枷,这些都是沐澈自己准备好的,因为前一天阿君就说过想在公司调教他。

很快就带好了项圈,口枷也咬住扣了起来。电脑里清晰的放映着他现在的样子,细长的脖子上带着两指宽的大型犬用项圈,嘴里咬着畜牲样的口枷,沐澈站在电脑前,一想到电脑那头的男人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沐澈就觉得一阵羞耻,身体却会奇怪的开始热起来。

[阿君:看见你自己的样子了么?高兴么?兴奋么?]

[阿澈:已经兴奋了。]

[阿君:噢?这么快就有感觉了?给我看看。]

沐澈伸手解开了裤头,从内裤下掏出已经肿涨了起来的性器,然后把摄像头的镜头往下调,直到屏幕里清楚把整个性器得样子都放出来。

[阿君:这里已经硬了,后面那个洞呢?]

[阿澈:那里也很想吃东西。]

[阿君:小贱货,你有真的吃过男人的老二么?你最多也就吃过手指而已吧?吃过几根啊?]

[阿澈:两根,主人你让我吃的。]

[阿君:噢?这么乖,你没有偷偷吃过?]

[阿澈:没有,主人说过不可以自己摸。]

[阿君:真的这么听话?那么现在狗奴最想要什么?]

[阿澈:我想吃手指……]

[阿君:想吃手指?上面的嘴想吃还是下面的嘴想吃啊?]

[阿澈:下面的,下面的嘴想吃手指。]

[阿君:只有听话的狗才有手指吃噢!]

[阿澈:听的,我一直都很听话的。]

[阿君:那你把面罩拿掉,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

02、这个姿势很好:调教开始

[阿君:只有听话的狗才有手指吃噢!]

[阿澈:听的,我一直都很听话的。]

[阿君:那你把面罩拿掉,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沐澈吓一跳,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当初为了安全考虑,一开始两个人就说好,通视频的话他就带上面罩。就是因为网络和面罩,他才敢露出自己见不得人的那一面,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现在却突然要他拿下面罩,就算露出脸对方也不认识自己,沐澈还是非常的恐惧。

沐澈犹豫害怕的样子透过视频已经传了过去,聊天窗口里很快又跳出了阿君的话。

[阿君:叫你拿掉没听到么?你有见过狗带面具的么?]

[阿澈:可是,我们说好带着面罩的。]

[阿君:那你就是不听我的话了?]

沐澈身子一颤,沉默了下来。

[阿君:当初就约定过吧,在调教的时候狗要绝对的服从主人。如果你不听话的话,调教就中止,这个游戏就没有玩下去的必要了!]

[阿澈:不要,求求主人,只有这个不要。]沐澈缩着身子伏在桌子上,尽量做出乖巧的样子想哀求男人的谅解。

[阿君:给你三秒的时间,不把面罩脱下来就别再来找我,主人我没空理你!]

“……”

[阿君:1!]

……如果自己不照做,男人真的会不再理他么?自己好不容易才碰上这样一个能满足他的癖好的主人……

[阿君:2!]

……就算自己脱了面罩,男人也不认识他。说不定以后他们还会见面,男人早晚都会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沐澈还是屈服了。他知道男人很可能不是只有他一个奴隶,没有了他还可以去调教别人。可是他只有这一个主人,一直胆小的他好不容易才碰上了这样一个主人。

反正,就算露了脸,就算被录了相,男人也不知道他是谁,何况男人也不一定会录相。

这样想着的沐澈还是拉下了面罩,露出了一张清秀又恬静的脸。

……

……

拿下了面罩之后电脑那头突然沉默了会儿,沐澈明显比刚才拘谨畏缩了起来。不自觉得的咬紧了嘴里的口枷,双手偷偷的把自己露在外面的性器塞回了内裤里。

[阿君:这张脸一直藏起来真是太浪费了,早知道一开始就叫你露出来了,光看脸就能让人硬起来。]

沐澈还是很没安全感的咬着口枷往后缩着。

[阿君:本来你不听话还想处罚你的,不过看在你长得这么漂亮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你先把裤子脱了。]

沐澈身子一颤,更加恐惧不安起来。

发现平时很听话的沐澈今天却没有动,阿君马上就知道他在怕什么。

[阿君:现在才怕啊?现在你还怕什么?我录相不过是存着自己看看而已,要是真想往外发,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够你身败名裂了,多脱点少脱点都一样。不过大家说好只是玩玩的,肯定不会拿这种东西来威胁你的,你大可以放心。好了,现在你继续脱!]

“……”

虽然还是害怕,但是沐澈知道男人的话是对的,在他冲动的拿掉面罩的一瞬间,事情就已经成了定局了。

因为害怕,所以脱下长裤的动作就变得僵硬了很多。就算不愿意,最后还是连内裤一起褪尽,全身都赤裸的站在摄像头前。屏幕里虽然光线不佳,沐澈还是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像头畜牲一样光着身子,带着项圈咬着口枷的样子。

[阿君:现在才像条狗的样子。现在过来,坐到椅子上来。]

沐澈听话的坐到了椅子上。

[阿君:还记得我教你的坐法么?]

“!”

阴茎心里好像突然有股电流窜过一样,从那里迅速扩散到了全身。因为恐惧而渐渐冷却的性欲因为这一句话又猛得兴奋了起来。身子一下子就热了起来,清秀的脸也因为血气上涌而红润了起来。

沐澈往前坐了坐,后背再靠进椅背的时候就像半躺在了椅子里。然后沐澈高高的抬起两条腿,大张着踩在了桌沿上。这是一个标准的A片里的姿势,屏幕里清楚的放出了他雪白的腿根,还有敞开的腿间已经硬挺了起来的性器和肉粉色的排泄口。而性器的后面,是他因为羞耻和兴奋而变的淫荡味十足的脸。

[阿君:你很喜欢这个姿势吧?喜欢这样被人看吧?]

……

03、调教正当时

[阿君:你很喜欢这个姿势吧?喜欢这样被人看吧?]

[阿澈:喜欢,很喜欢的!]

[阿君:现在允许你摸一摸自己的性器,但是不许射精。]

[阿澈:谢谢主人!]

得到允许,沐澈立刻抚上了自己的性器,在男人的视线下自摸了起来。

自慰这种事其实谁都做过,总是躲在某个角落里,一边想像着能引起自己性欲的对像一边安慰自家寂寞的小兄弟。沐澈也做过,却没有觉得有多少乐趣,更多的时候就像是一种积压久了需要排泄,而例行公事的感觉。

直到这个男人的出现,沐澈才发现原来被别人看着自己做这种事竟然可以这么兴奋,那种羞耻中又带着颤栗的感觉简直让他上瘾。也是那个时候沐澈才终于知道,自己原来一直在寻找的,属于M的快感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尝到了甜头之后的沐澈并没有怎么痛苦纠结过,因为那种惊艳得兴奋实在是太刺激了,刺激得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事了。

又一次在视奸下的自摸,沐澈依然感到能让他混身都颤抖般得兴奋。好像就因为那个视线,自己的手变得有魔力了一般,一样的抚摸,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沐澈用右手握着自己的性器缓缓的套弄着,左手却在阴囊、穴口、腿根周围游走。他全身的欲火已经被撩拨得紧了,但是他知道男人是不会让他射的,只能在不让自己失去自制力的情况下,细火慢熬般得自已挑逗着自己。

而这种时候,最是难熬。

[阿君:停!]

看火侯差不多了,阿君立刻叫停。阿君一叫停,沐澈也跟着停下了动作,只是湿润得像要流出泪来一样的眼睛里,明显得写着“欲求不满”四个字。

[阿君:既然你这么乖,就给你点甜头。叫你带的润滑剂带了没有?]

[阿澈:带了。]说着从桌子最上面的抽屉里拿出一管CK,在摄像头前晃了晃。

[阿君:直接从下面插进去。]

[阿澈:啊?]

[阿君:啊什么?叫你把盖子打开,直接把管口插进去把润滑剂挤在里面。]

[阿澈:噢好。]

汗,沐澈真的吓一跳,以为男人叫他连软管也一起塞进去,那就太可怕了。

依着阿君的话,沐澈打开盖子,然后把手指粗得管口剂进了肛口,用力挤压,冰冷得润滑剂大量的涌了进去,直挤了半管的量阿君才让他停手。

挤得太多,软管拿开后穴口就本能的收缩,想要把里面的不明液体通通挤出去。朝显示器里看去,一滴滴透明的液体正从自己的肉穴里流出来,就像一张已经等不急美食、流着口水的小嘴一样。

[阿君:狗奴,平时你最喜欢用哪支笔?]

沐澈立刻就明白了男人的意思,拿起了一支手指粗细的中性笔。

[阿君:果然连笔都用的比别人粗啊!所以,现在你有福了,把它插进你的屁眼里。]

男人的话刚跳出来,那支笔就眨眼间消失在了那粉色的穴口。含入了异物的直肠立刻就本能得蠕动了起来,但是排泄口早就被手指挡住,里面又有大量的润滑剂,直肠最终也只是蠕动蠕动,放弃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