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之死神也不好混 中——宅女婆婆

31.大将军是个胖子

明明已经进入深秋,按理说气候应该会变得很凉爽才对。但今天的阳光似乎特别毒辣,晒得道上都滚热滚热的。

即便是在茶棚底下,没被太阳晒到的白玄优,都趴在桌上,显得一副恹恹的模样。

另一边的小文则在后头乖巧的做着茶棚里杂七杂八的活计,整个茶棚里除了听到小文弄出来的零碎声响外,分外安静。

“啊秋!”原本趴在桌子上有些无聊的白玄优突然打了个喷嚏,打破了这份静谧的祥和。

揉了揉鼻子,白玄优颇为幽怨的看向坐在桌对面正闭目养神的莫寒,控诉道,“小馍馍,你是不是又在背后说我坏话了!”普天之下,敢在背后说他坏话的除了面前这个冷漠大叔外,白玄优还真想不到其他!

更何况,自从那天在山上的特殊遭遇之后,内伤加外伤的莫寒可是一直对他这个罪魁祸首怀恨在心。毕竟莫寒所受到的伤害,白玄优起码要付一半以上的责任,身为当事人,他能不恨吗!

虽然,事后自知理亏的白玄优想尽了办法讨好大叔,可冷漠的大叔哪里会买他的账。于是,在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深有自知之明的白玄优只好转投其他路线。

而至于莫寒……

只能说现实毕竟是无奈的,尤其是在奴隶主的‘压迫’之下。所以,为了防止自己有一天突然造反,莫寒就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闭目养神去!

省得看到白玄优就心烦,至于这到底烦什么呢,貌似有很多,莫寒也不清楚。总之一看到白玄优那张脸,莫寒除了恨得牙痒痒之外,又掺杂了一些道不明理不清的东西……

脑子里胡乱的想着杂七杂八的事情,但莫寒表面上却依然还是一副淡漠。

眼见莫寒如同老僧入定般,对他的话根本无动于衷,甚至连表情都吝啬于奉送时。白玄优不由翻了翻白眼,懒洋洋道,“喂,大叔,我是不介意你去当和尚啦,但你也没必要这么正儿八经的给我提前做准备吧。”

“……”

莫寒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直接将白玄优当空气。

可白玄优哪有这么好打发,看着莫寒嘴巴闭的严实,还一副誓死不睁开眼睛的架势。

估计是太过无聊了,所以白玄优的嘴角向上一勾,伸长了两只手迅速掐住莫寒脸颊两边的肉肉,用力往两边拉扯,嘴巴里还不忘发出一声感慨,“小馍馍啊,看你这几天吃那么多,怎么还是这么瘦啊。你应该要养得胖点,这样捏起来才更有手感吗!”

额头上的青筋隐隐抽动,莫寒紧绷着身子,暗暗握紧了拳头。

可即使莫寒尽量维持着表面上的镇定,但在白玄优越加肆无忌惮的在他脸上揉搓拉扯之后,莫寒的神经终于的绷得一声,挣断了。

眼睛霍然睁开,莫寒死死瞪着面前放大的俊美脸蛋,眼里凶光毕现。正握拳想着给这张欠扁的笑脸来一个血的教训,可恰恰在这个时候,白玄优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蹙眉看向茶棚外面的道上。

被白玄优脸上古怪的神色弄得微微愣了愣,莫寒下意识转首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只见从远边的道路尽头滚起了漫天的尘沙朝这方向蔓延,数量众多的铁骑践踏在地面上,使得坐在茶棚里的莫寒都能感觉到那越来越强烈的震动。

“莫老大,好多军兵!”叶茵暗暗吞了吞口水,说,“估计数量不在五千之下!”

闻言,莫寒的眼神明显闪烁了下。

但转念一想,心下却又不禁释然。毕竟,莫寒先前还是从张东帅的口中了解过这个国家边境城那边的战事,而且现在又是将近丰秋节,谁又能保证那些草原人不会借此发难,所以为了避免突发意外,这个时候帝都会派兵过去加强驻防也是在情理之中。

如此一来也能说通这些军兵之所以不走官道,从而挑这条人迹罕至的路来走的原因了,只怕也是不想让沉浸于喜悦气氛中的百姓因此而感到恐慌吧。

心里想着的莫寒便没注意到白玄优眼底滑过的一丝微光,直到行军已经停驻在了茶棚前,莫寒这才反应过来。

此时,白玄优早已站起了身子,静静的望着眼前明显透出一股彪悍之风,且纪律严明,全副武装的大军,画过‘妆’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慌张。

这时,领头前面的骑兵分开一条道路,一个身穿全副铠甲的中年男人从高大的黑马上下来。皮肤白嫩,蓄着络腮胡子,身宽体胖的中年男人肃正了颜色,对旁边的亲信吩咐了几声。

那双被脸上的肥肉挤得都快看不见的眯眯眼,偶尔开阖间,凌厉的锋芒尽显。

“莫老大,那个胖子看上去来历不简单啊?!”虽然怀疑,但叶茵不得不做此推测,而且声音里还暗藏了一丝忧色。

其实也不怪乎叶茵会担忧,毕竟刚经历过那个千年僵尸没多久,现在又遇上这些素质都可以赶上传说中禁卫军标准的官兵,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而对叶茵的话,莫寒也不置可否,因为不光是从服饰和马匹上都能看出森严的等级差别,可见那个胖子至少官阶绝对小不了。

不过最为让莫寒稍稍有些留意的是,那些军兵彪悍中更是带了一股肃杀之气,但看那个胖子的眼神却又明显带上了一丝崇敬。这些东西可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弄出来的,由此可见那胖子在军中威望肯定极高。

更何况,那个胖子本身就带有那种身处高位,不怒自威的气势。而身上那种只有经历过战场的杀伐之气也极为凝重,这样的人哪怕是丢到人群堆里,也很难不让人发现。即便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毫无建树的胖子,但也绝对不容人小觑。

心下将这群来人估量了一下,莫寒大致可以肯定这个胖子会是个将军级别的人物。虽是臆测,但莫寒不知道,他的想法其实跟实际情况便没有多大的出入。只是莫寒唯一猜错了的是,胖子的官衔实际上比将军还要来的大……

就在莫寒想着这些的时候,那个胖子已经只身上前而来,腰际那带鞘的军刀随着他的每一大步都会跟铠甲碰撞,发出铿锵的声响。

后面的骑兵却没有发出一点点儿的声响,严阵以待的静守在道上,可见其军队素质之高。

莫寒在看到面前这位几乎是一步一摇,三步一晃,脸上却依然摆着肃然,朝这走来的胖子时,不由感到一丝好笑。不过他可没这么明显的摆在脸上,毕竟后面还有五千大军虎视眈眈着呢。

眼底的眸光微微转了转,白玄优的脸上也随即挂上了一副温良的笑意,乍看一下,整一个憨厚普通的年轻人。

无意中注意到这一点的莫寒心下不禁感慨,这个男人变脸之速度真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了。

不过白玄优接下来说的话,却与他外表的好好先生模样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简直让莫寒和叶茵大跌眼镜。

“抱歉,我们这里只有两种人不接待,一种是人模猪样的,另一种……你刚好可以反一下!”看着胖子,白玄优笑眯起眼睛说,口气风淡云轻的仿佛是在评论今天的天气好不好一样。

如此犀利的言语顿时让后面的骑兵们齐齐倒吸了口气,微微躁动起来。甚至已经有人对白玄优怒目而视,但碍于大人的命令,却只能隐忍不发。

让众军兵不解的是,他们的心目中的将神,那个朝野之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又是皇上钦点的定疆大统帅。居然没有当场发作!

当然如果这些人再看到那个原本一脸肃然的胖子在白玄优说完话后,不仅没生气,反而脸上还立马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颜时,只怕连下巴都要跌下来了。这,这……还是他们那个素来以冷血铁面著名的将军大人吗?!

只可惜,由于胖子是背对着他们,所以这些军兵都没有看到这一幕。但刚好已经站在白玄优身旁的莫寒却是一个不差的将胖子脸上人前人后的表情全都收入眼底,暗想白玄优这个家伙到底是打哪的……怪胎!

“呵呵……”

胖子,也就是李安,涎着一张笑脸装傻样的拿下头上那‘鸡毛鹤立’的头盔,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仿佛没听到白玄优的话般继续朝前走了几步。

这也让叶茵重新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皮厚,这家伙的皮脸连城墙都喟叹不如啊!

可还不待李安走近,小文却突然闪身出现在白玄优的身前,眼神凌厉的直直睇着李安,一只手甚至已经握上了佩剑抵在胖子的脖子上。不用多说,忠心耿耿的小文只要白玄优一声令下,哪怕是面对万千兵马,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动手,对他而言,白玄优在他心目中可是神一样的地位,任何人都不可侵犯。

哗啦一声,后面的军兵齐刷刷的抽出了兵器,显然小文的示范性动作已经给他们造成了足够的‘误解’。

“混账,忘了我先前的命令了吗,还不快把家伙给老子统统收起来!”李安的额上顿时冷汗涔涔,却也不忘对后面那些躁动的小兔崽子怒喝。

好在李安建树的威信十足,原本有些蠢蠢欲动的军队在他的怒喝声下,顿时安静了下来,但那一双双的眼睛却是死死钉在了小文身上。

目光越过小文,李安很是献媚的看向他身后的白玄优,“呵呵,那个,老……”老字的话音未落,李安在白玄优狠狠刮过来的一击如同刀锋般的眼神中,立马开口,“老朋友了,怎么还如此见外呢……”好不容易把到嘴的话硬生生改过来,其间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哦,朋友?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这么一位有重量级的朋友啊,将军大人,您可莫要乱说啊!”白玄优收起了先前的眼色,脸上一片温和,不咸不淡的说。

李安不禁抬手擦了擦满头的大汗,干笑两声,“看这天热得,热得我头都晕了,其实,呃……其实,我只是被老朋友托来顺路给你带封信的!”话毕,李安也不管他这话是不是漏洞百出,赶紧从怀中掏出一份封了蜡的信函。

白玄优睇了一眼李安手中的信函,眉头不禁微微一蹙,却丝毫没有要接手的意思。

李安似乎也早已料到会这样,所以,目光在小文和莫寒之间滴溜溜转了转,最后还是选择了看上去危险性不大的后者。将手中的信函往旁边的莫寒怀里一塞,李安转身前还不忘拍了拍莫寒的肩膀,叹道,“兄弟,拜托了!”

那双眯眯眼露出的‘深情’,只把叶茵看得直呕,莫寒被看得更是浑身起鸡皮疙瘩。一时间倒也忘了说话,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大将军一溜烟的转身往回跑,好似身后有饿狼追着似地。

就在李安一脚踩上马镫上,准备翻身上马时。白玄优状似无意的瞅了一眼那群严阵以待的骑兵,淡淡的说道,“大将军您现在倒是威风的很啊,声望都跟您的体型一样横向发展了。”

一个踉跄,李安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好不容易在马背上坐稳了,被吓得够呛的李安却依然心有余悸的看了白玄优一眼,讪讪的笑了笑。目光无意中环视了一下那简陋的几乎没多少东西的茶棚,李安的眼珠子一转,然后转首对旁边的人吩咐了几声。

身边的几个亲随立即从军中拉出四匹骏马,卸掉了马身上的铠甲,拉到白玄优面前。

见此,白玄优的眉毛微微一跳,“将军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嘿嘿……过两天就是丰秋节了,各位到时候不妨去柯瑟城凑凑热闹!” 搓了搓手,李安满脸的讨好意味。

32.柯瑟城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间

白玄优百无聊赖的拿筷子搅着碗里的面条,却是一口也没吃进去。心思恍神间,似在想着什么事情。

见此,小文不由放下了碗筷,紧张的问,“怎么了先生,不合胃口吗?!”

微微一愣,白玄优收回神思,不由蹙眉道,“啊,没,只是今天……没什么食欲罢了。”

被白天那可恶的胖子这么一搅和,白玄优虽然表面上不说,但心里实在烦闷的紧。隐隐的,总感觉这平淡的日子似乎要到头了。

想着,白玄优不禁下意识的抬眸看向对面的莫寒,然后……心情更加纠结了。

只见这个平日里几乎对什么都不上心的大叔,此刻却正大口大口的吃着碗里的面,好似那是什么山珍海味般还吃得那样不亦乐乎。

白玄优瞅着大叔不禁郁闷的想,一天之内,只怕也只有吃饭的时间,这大叔脸上的表情才会充分缓和下来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面真有这么好吃吗?!白玄优有些狐疑的看看自己碗内的面条,而后再瞅瞅莫寒那都快被吃得差不多的碗内。

“莫老大,您老吃悠着点,没人跟你抢呐……”眼见莫寒手里的碗不到三分钟时间就快见底了,叶茵不禁感叹。

不过这话说了基本上等于没说,滋溜溜的将汤全喝下肚,莫寒还有些意犹未尽的砸吧了下嘴巴。少不说,虽然小文这个人平日里嚣张的让人看起来很不爽,但做出来的食物倒是吃得莫寒很爽。可惜,就是量少了点……

就在莫寒对此稍作惋惜的时候,一碗还冒着热气的面被推到了他面前。

莫寒诧异的抬头,看见对面正扬着笑脸的白玄优,眉头不禁一皱,心下立即升起警惕,“你想干嘛?!”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点莫寒可是在白玄优身上深有体会过的。

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白玄优忽然有种做人很失败的感觉,“小馍馍,难道我脸上写着‘我是坏人’这四个大字吗?!”说话间,白玄优很是委屈的瞪大了眼睛。

莫寒认真的端详了白玄优的那张俊脸,然后点了点头,至少我看不出来你是个好人来着!

嘴角微抽,看来对于自身在小馍馍心中的形象问题,白玄优以后要想办法好好给他矫正过来。犹自想着,白玄优故作咳嗽了几声,转开话题,“对了,小馍馍,丰秋节那天我们一起去柯瑟城吧。”

对于死胖子连走前留下的最后那句话,白玄优还是颇为上心的。而且,白玄优也觉得最近这日子过得实在有些无聊了点,所以想趁着丰秋节去柯瑟城凑凑热闹。当然,白玄优想得更多的是,有时候也需要借用点外界因素来刺激一下莫寒那张面瘫脸!

“不去。”

斜睨了他一眼,莫寒拒绝的甚是干脆,他可不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

“为什么不去?!”

“为什么要去?!”

“因为我要去,所以你也要去!”

白玄优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

莫寒不满的反驳,“凭什么你去,我就得跟着去!”

白玄优瞪眼,“大叔,你故意跟我叫板来着啊!”

莫寒回瞪过去,“就跟你叫了怎么着!”

“你再跟我叫,小心我以后不给你饭吃!”一句话说的掷地有声。

瞪大的眼睛再次瞪圆,莫寒张了张嘴好半天没说出话来,他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这么卑鄙。

现实是无奈的,结局是杯催的,而莫寒今天恰恰是印证了这句话。更何况,再加上背后还有个叛徒叶茵的怂恿和小文时不时刮过来的锋利眼神。最终……莫寒不得不屈服于白玄优的‘淫威’之下。

“我跟你去行了吧!”莫寒咬牙切齿。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白玄优犹自挂上心满意足的微笑,虽然在莫寒的眼中很有一副小人得志的嫌疑。

其实,说实话……对于白玄优这个男人,莫寒暗恨他可恶的同时,也真的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永远挂着笑面的男人了。尤其是经过今天的那件事之后……

虽然对白玄优跟那个胖子将军之间的关系,莫寒也没想过要深究。只是唯一让莫寒有些无法理解的是,白玄优既然最后没有拒绝李安那‘四匹良驹’的示好,可却也丝毫没有向莫寒要过那封信函的意思。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