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之死神也不好混 下+番外——宅女婆婆

59.大叔的愤怒

漫天的雪花零零落落,枯败的藤蔓攀缘在两头都望不见的围墙。

莫寒缓缓地睁开眼睛,头脑依然有些沉重和眩晕感,是因为做了那场古怪的梦境么——可这是哪儿?

涣散的视线一点点的聚焦,待莫寒看清了眼前的屋子时,不禁一愣。可随即,莫寒不禁倒吸了口冷气,浑身仿佛被狠狠

蹂躏过的痛感犹在,而且身上痛不说,更甚至是身下那个羞耻的位置,撕裂般的钝痛!

模糊的记忆中依稀还残留着那天处于半昏迷下的情节,激烈的纠缠,火热的拥吻,淫靡的喘息……莫寒的心猛然一颤,

本就薄的嘴唇此时被近乎扭曲的紧咬着,脸上更是一阵青一阵黑。

身体几乎被榨干了所有的气力,体内的魔力枯竭殆尽。

在床上躺了好半响,弄清了自己现下的身体状况后,莫寒冷僵着脸,咬牙强行撑着身子起来。全身筋骨咯咯作响,痛得

莫寒眉头一直打结。

额上已经浮现了些许的冷汗,面部在抽搐的莫寒好不容易下了床,可脚一沾地,两条腿就不自禁的发软打颤。更要命的

是下身那个羞耻的位置,居然有一股粘腻的液体顺着他的大腿流了下来。

不消说,莫寒的脸色当即又是一变。该死的,他一定要把那天压在他身上的男人碎尸万段!

满腔的怒火烧得全身都不自觉的颤抖,莫寒缓慢的伸手拿起散落在地上的破碎衣物,切齿的神情越加的阴骇可怖。

莫名其妙,简直是莫名其妙,他从悬崖上掉下来,明明是应该掉到水里的,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而且,而且……他

居然……居然还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强了!!!!!

天空中远远传来一声闷雷,仿佛预示着今晚将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莫寒打开房门,冷风骤然灌了进来,身上残破的衣物被吹得猎猎作响,偶尔翻飞间露出了衣服下那错综复杂的青紫红痕

……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莫寒扶在门上,眼看着前面银装素裹的陌生院落,不禁愣了好一会儿。直到身子越加疲乏寒冷,他

才慢慢的收回了心神,然后眸光落在了前面的一处池塘上……深深吸了口冷气,莫寒强自打起精神,一步一步的朝着院

子里的那处池塘走过去。

好在眼下初值寒冬,池塘的水面上也只是覆了一层薄薄的冰茧,只要轻轻一按,很容易捅破的。

磨了好半天的功夫,莫寒这才站定在池塘边上,此刻的脸色已经跟白纸没什么两样,就连额上的虚汗,也在寒风阵阵下

给冰结掉了。

身子骨一阵阵的打颤,莫寒强忍着后面撕裂的痛楚,缓缓蹲下来身来。手掌覆上冰面,一阵刺骨的冰冷从手心传上来。

莫寒定了定神,然后捅开那层薄冰。

冰下的池水很清澈,波光粼粼中清晰的倒影出莫寒的脸。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莫寒看着水里面跟自己一摸一样的脸,

不知怎的,突然有些发愣。

“牧寒,以后你就叫牧寒吧……”

耳边回响起梦境中那个苍老的声音,莫寒浑身一震,有些慌乱的急忙用手搅乱了水面。然后再次深深吸了一口冷气,也

不管眼下池塘水冷不冷,会不会冻死人,就直接一头扎了进去。他现在不仅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更要将身上那些

羞耻的印记狠狠冲洗掉……

冰冷的水一下子就埋没了莫寒的五感六识,此刻他的脑海中根本没有纷繁芜杂的想法,反而只是空白一片。

但渐渐的,这片空白仿佛转化成了一片片的雪花。然后,莫寒再次陷入了梦境之中……

“牧寒,牧寒!”

恍恍惚惚中被人摇醒,莫寒有些困顿的支开了眼皮,下意识的应道,“什么?”

“你,你……”雪巫有些气急败坏的指着他,“我让你修习灵术,你倒好,居然给我在这呼呼大睡!”

莫寒晃了晃脑子,似乎有点清醒了,“……你是谁?”抬头望着面前这个满头白发,一脸皱褶的老婆婆,莫寒的眼里闪

过一丝茫然。

“臭小子,睡糊涂了啊你!”雪巫气急,一个爆栗敲在莫寒的额头上。直痛得莫寒呲牙的同时,也让他猛然惊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地方……

灰白的砖头砌成的房子,式样简单且粗鄙,墙面横看竖看也只有五六米,墙角处则堆满了一些不知名的杂物,头顶上方

横隔着几根木头,上面全是茅草。

两眼中的茫然渐渐退散,莫寒震惊的望着眼前陌生的一切,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明明记得自己沉入了水底……怎么,怎

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难道又是做梦,莫寒下意识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好痛……

“牧寒,你今天怎么了?”看着牧寒半天说不出话来,雪巫不禁皱眉,心想这孩子难道走火入魔了?!

莫寒闻言猛然回过神来,“放心吧,雪巫大人,我没事。”话一出口,莫寒又是一愣,刚才那句话仿佛是下意识的,根

本没经过大脑就说出来了。明明不是他说的,但却又偏偏是从自己的嘴里吐出来。就好像,好像本来就该这么说一样…

全身仿佛都在一遍遍的冷汗,莫寒根本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你啊……”雪巫摇了摇头,神情颇为无奈,“再过几天,你就要随村子里的大郎一起上路了,现在还是多多修行一下

我教给你的灵诀吧。这遥遥路途上,虫洞可是会时不时的出现,我也不指望你能帮上大郎什么忙,只要能在妖魔的口下

自保,别给大家添乱就行了。”说完,雪巫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从墙角落里掏起东西来。

牧寒坐在地板上呆坐了片刻,见那雪巫背对着他自顾自的在那翻着。然后他的目光一转,落到墙壁上挂着的几张皮子上

,接着视线再缓缓的定格在旁边的一只古朴的青铜镜。

牧寒迟疑了一下,抿着唇站起来,朝着那青铜镜慢慢的走过去。心里头有些打鼓,越是接近镜面,牧寒垂下来的手就不

自禁的越来越攥紧……莫名的,感到一丝心慌。

“啊,找到了。”突然的,雪巫拿着一个破旧的铁盒子转过身来。

牧寒脚下一顿,急忙扭过身子,而墙壁上那面青铜镜却只跟他差了几步的距离。

“我这里还有点碎晶,你到时候随大郎去幻雪城就好好玩玩,想买什么东西就买吧,不要剩。”从铁盒中一个白色包巾

里拿出寥寥的几颗蓝色晶石,雪巫笑着将其都塞进牧寒的手里。

拿着手中冰凉的碎晶,不知是不是牧寒的错觉,他感觉雪巫的笑容……掺杂了一丝萧瑟。

“牧寒啊,剩下这一年里,你自己到处看看吧。不要,留下什么遗憾……”最后一句话有些沙哑,雪巫叹息着转过头,

浑浊的眼角似乎有些微的湿润。

牧寒微微错愕,恍惚间想起上次的梦境中雪巫所说的话。

不知不觉的,牧寒缓缓转过头来,看向墙壁上的那面青铜镜。里面映衬着一张跟他自己一摸一样的脸,只是稍有不同的

是,这张脸显得稚嫩了很多,也更加的秀气。而且头发银白,眸色灰蓝……里面这个人,他是牧寒,也是莫寒!

而且……他活不过十四岁!

心头一震,眼前的景象似乎在波光粼粼中荡漾开来,身子一点点的下沉,冰寒刺骨的冷冽浸入骨髓,麻木了人的神经。

莫寒茫然的眨了眨眼,看到上方清白色有些浑浊的水面离自己越来越远。身体晃晃荡荡的了一会儿,他忽然感觉到一股

难言的窒息。

而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手臂突然被人粗鲁的一拽,刹那间的天旋地转,莫寒感觉自己本就有些乱的脑子更糊涂了。

“你跳下来干什么?!”头顶上方传来一声暴跳如雷的怒吼,莫寒隐约觉得这声音很熟悉,但晃了晃晕眩的脑子,还没

来得及想到底在哪里听到过,却被来人强势的扯进了怀里。

“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这么如愿的!”愤怒的声音似乎压抑了丝丝的寒气,莫寒冷不

防的打了寒颤,脑子更迷糊了,谁要死,谁想要死了……他刚才只是下水做了个梦……而已!

恍恍惚惚的,莫寒被对方拽上岸,然后被扔到了地上。脑袋磕到地面,疼痛感刺激得莫寒稍稍清醒了一些。

“只是被我上了而已,就想不开要跳水自杀了么。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变得这么孬了啊!”轻蔑的冷笑从头顶上传来,

莫寒勉力抬头。

黑沉的夜色下,一个陌生的男人穿着长长的亵袍,正居高临下的睇着他。莫寒微微眯起眸子,仔细看着眼前这个人,只

见对方的身躯挺拔,一头银色的长发披落肩上,轮廓深邃,俊美凌厉,寒眸中甚至隐隐跳跃着一丝暴戾。

莫寒忽然想笑,他跳水自杀……开什么玩笑,只是被一只疯狗咬了而已,他有必要跟自己过不去么。更何况就算要死,

也还轮不到他自己吧!

司空雪烬显然没想到这个时候,莫寒居然还笑的出来。只是那笑容似乎透出无比的森寒杀气……显然对方已经恨不得想

杀了他!

天空中又划过了一道闪雷,乌云黑压压的挤在了一块儿。

冰冷粘腻的衣服贴在身上,刺骨的寒冷。莫寒轻轻打了个冷颤,咬紧的牙关似乎有些哆嗦。地上未化的雪水和着刮骨的

寒风,如一支支箭,似一把把刀,更是把他的脸和手冻得通红。

淡眉微蹙,司空雪烬的身子一动,上前直接拖起地上这个倔强的男人,打横抱在怀里。入手感觉一阵冰凉,司空雪烬的

面色越发阴沉。周身自动张开了一层薄薄的结界,隔开了那凛冽的寒风。

脚下刚刚往前迈了一步,突地,司空雪烬感觉肩上一痛。他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却见原本冻得瑟瑟发抖的莫寒正死死咬

着他的肩膀,神情宛若被触怒的野兽一般,沸腾着鲜红的怒火。

薄薄的衣裳下晕开了一层暗红,司空雪烬忽然挑起了眉头,直视他因愤怒而缩小的瞳孔。然后,笑了……冷冷的,低沉

却清越,“有本事,就杀了我!”

莫寒眸底的冷光一跳,神情终于渐渐有了变化,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野兽在短时间内收起了自己狰狞的獠牙。半响过后

,他终于缓缓抬起头来,迎上了司空雪烬刀锋般的目光,“我会杀了你!”

“那么,记住你要杀的人——司空雪烬!”

60.共浴

天上的乌云重重,就连月光都被遮住了。

随着匆匆忙忙的脚步声,柳妍从一间通明的室内走出来,然后迅速的关上了房门。而就在她抬步离开的时候,室内传来

了一道比一道冷漠的对话。

“你做什么?!”

“洗澡。”

“放我下来!”

“……”

话音刚落,明亮的屋子内传来了巨大的落水声。还未走远的柳妍脚步一顿,回头望了一眼那个紧闭的房门,眼底滑过一

丝复杂的光芒。

室内,透过一层层的纱帘,只见一个身材伟岸的男人环手抱胸,站在巨大的浴池边上。冰蓝的眸子冷冷的盯着那个在水

里忙乱挣扎的男人。

氤氲热气正飘飘袅袅在波澜不定的水面上,莫寒没想到自己会被突然扔下水来,毫无防备之下,嘴里瞬间被灌了一大口

的水,呛得他脸色都泛红了。

水底下铺的是平滑的大理石,莫寒的两腿本来就已不大听使唤了,现下在加上一阵慌乱,脚就更加站不稳了。

狼狈至极的在水里扑腾了好一会儿,莫寒的两腿止不住的一阵阵发软,身子越来越沉重,眼看就要再次滑入水底,一只

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了莫寒的四处乱划的手。

犹如一个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莫寒几乎是本能的用力抓上那只手。口鼻脱离了水的浸溺,拼命呼吸着得

来不易的空气。

已经打湿的黑色头发凌乱不堪的贴在脸上,莫寒的鼻子微红,睫毛轻轻的颤动,似乎对刚才的溺水还有点心有余悸。

下巴被人一抬,莫寒微红的眼被迫迎上司空雪烬那冰蓝的眸子。

本来还想出声嘲讽,可当看到莫寒那如同墨迹般湿润的眸子时,心脏不可抑制的猛然一跳。司空雪烬半垂下眼睑,冰蓝

的眸变得深暗,手指拂过莫寒微张的唇,蓦地,凉薄的唇带着不容反抗的强势压了上来。

莫寒悚然一惊,几乎是下意识的要推开司空雪烬。可哪想到对方的另一只手在水底缠绕上他的腰肢,强迫得莫寒更是紧

紧的贴上那矫健的身躯。

手脚软麻无力,莫寒根本无法挣开司空雪烬霸道的桎梏。只能任由对方的软舌长驱直入,侵犯着他的口腔内的每一寸柔

滑。

好不容易吸入肺部的空气似乎又有短缺的危险了,莫寒感觉到一阵头晕眼花的窒息。如果不是司空雪烬察觉到了这一点

从而放过了他,否则的话,莫寒真的可能会因为缺氧而晕过去。

抱紧了怀里的人,司空雪烬的脑袋伏在莫寒的耳畔,微微喘息着,“你是我的……寒!”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司空雪烬最后吐出的那个字,本来还有些头晕的莫寒忽然一怔,心脏不可抑制的瑟缩了一下。有种

陌生的感觉弥漫上心头,让莫寒有些发怵。

“你是我的……”压低的嗓音透着一股别类的蛊惑,却又隐隐暗藏着一丝脆弱。仿佛只有这一遍遍的宣示,才能让他稍

稍安心一般。

“别想再次逃离我……这次,我绝对不会放手的,除非你杀了我!”

“司空雪烬,你——到底是谁?!”眸子变得越加深沉,莫寒不明白,自己明明不认识这个人,可对方的语气,甚至是

叫他的名字,都是如此的熟稔自然。就好像,好像他们本来就该认识一样……

抱着他的身躯似乎抽搐了一下,好一会儿,司空雪烬这才抬起头来,一双喷火的寒眸死死瞪着他,“你果然忘了!”

什么意思?莫寒明显愣了一下,他怎听不懂对方所说的话。忘了,他忘了什么?!

“有时候我真想拿出你的心看看,看看它是不是石头做的。”手掌抓上莫寒的心口处,指尖深深的嵌入肉里,好似真想

挖出那颗心来一样。

莫寒的脸色一沉,扬手想要拍开对方的手,却不料反被抓住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口气顿时冷了下来,要不是因为现下的不利状态,莫寒早就想杀了面前这个男人了。

“我想说什么?”仿佛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司空雪烬突地泛起了一个阴冷的笑,“没关系,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来

的!”

想起来……脑子里因为司空雪烬的话变得混乱一片,不知怎的,莫寒突然感觉一阵的恐慌,想起什么,他到底忘了什么

?!

窗外不知何时开始微亮,原来以为会下雨的晚上居然就在乌云渐渐退散中过去了。

泡了一个多时辰的澡,莫寒感觉自己浑身都烧起了来一般,脑袋更是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司空雪烬

拉着坐到了饭桌前。

面对着满桌的佳肴,本应该胃口大开的莫寒却没有一点食欲。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