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垂翼(出书版)+番外 BY 子义

文案:

那年见识到皇兄的残忍、缩在御花园哭泣的凤榛鹄,

抬起头却见到凤凰那醉死人的温柔,从此情根深种。

为了保护凤凰,凤榛鹄改变只爱诗书礼乐的习性,

他要把武艺变强、城府凿深,才能照看最在乎的人,

他不在乎断袖、不在乎来历不明的凤凰是妖是仙,

独独在乎他是否一直留在自己身边,

可,难道连这么多的在乎也留不住一个永远?

蔓延的血花模糊了凤榛鹄的眼睛,

究竟要怎样的坚持,才能换得再一次的爱情?

凤凰从未忘记最初遇上凤榛鹄的情景,

那孩子令人心怜的抽噎声绊住他的羽翼,

教他忍不住化为人身给了一个拥抱,然后从此相伴。

他爱着自己的付出,也爱着凤榛鹄对自己的依赖,

这份爱,却没勇敢到让他坦承自己的不死鸟身。

原以为拖得一刻,爱便能再苟延一分,

皇室手足相残的老戏码却令他们的分离提早到来……

楔子

一入豪门深似海,朱砂墙后城府深,生于帝王家中攻心计,幼年早长悟生死。

生于帝王家,也许是所有平民百姓的希望,然而真正生于皇家中的孩子,却又何尝不希望能生于平凡家庭。

举凡懂事以来,便得防人防物,每天活在心惊胆战之中,有如惊弓之鸟,把所有事物视为敌人,尽管是最亲的母亲,亦

可能会把孩子置诸死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在宫中不必等待成长,早已在弱冠前一一尝尽看过。

就因如此,生于帝王之家的孩子特别无情。

不是他们内心无情,而是四周的环境令他们不得有情。

夏日的御花园开满红艳的洋楹,一片红色的树海耀眼得令人睁不开双眼,让人感到身体一阵暖和,然而一阵细弱的幼童

哽咽声,惊醒了栖息于枝桠间的鸟儿,微微侧头,一双明眸更是好奇探出,查看发出声音的方向,只见一抹小小的白影

窝在树干根部的小洞内,鸟儿好奇不已。

只见小孩抽抽噎噎,边哭边伸手抹掉泪珠,尽管小手再怎么努力抹抹擦擦,却还是止不住泪水,袖子倒是被泪水和鼻涕

弄脏了一大片,细白的小脸更是变得肮脏起来。

树上的鸟儿像是看不过眼似的,甩甩头,拍拍翅膀,飞下枝桠,没入红花中的身影一闪,落在地上时,却化成了约十岁

大的小孩。

「为什么哭啊?」柔声的开口,化身为人的鸟儿眼神十分和暖,清秀小脸带上好奇,细白小手轻柔的扬袖,为孩子拭去

流出的泪水。

抬头看到突然出现的鸟儿,男孩的哭泣稍微止住,定定的看着初次见面的鸟儿。

男孩不由得一愣,那清秀的脸孔在宫中不曾见过;随风轻舞的细长发丝,隐隐闪耀微红的色彩;圆圆大大的瞳仁中,有

着浅浅的红色。

看着身穿红袍的鸟儿,男孩愣愣的看着他为他拭泪,暖意却渐渐从心窝化开,渲染了整个身体,即使是母亲,也从不曾

如此温柔待他,男孩刚止住的泪水再次涌出,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抱紧了眼前跟他差不多身高的鸟儿。

「怎么了?是我弄痛你了吗?」男孩突如其来的拥抱令鸟儿一慌,语气温柔中带点慌张,想要轻轻推开男孩,查看是否

弄痛了他,却反被抱得更紧。

男孩不住的摇头,死死得抱紧了鸟儿柔软的身体。

温暖的感觉令人眷恋,有种令人安心的舒适感,而身上淡淡的阳光味更是吸引着他,犹如小小的太阳一样,温暖他的心

「我的名字是凤凰,你呢?」鸟儿莞尔扬起唇,露出和煦的笑容,软软的手轻拍男孩的背,柔声的开口介绍自己。

「榛鹄,凤榛鹄。」吸吸鼻子,男孩委屈的抹抹眼角的泪水,「你也是皇子?」

听到姓氏一样,凤榛鹄不由得好奇,抬头看着凤凰,在宫中,从不曾听说有这个皇子。

「不是。」俏皮眨眨眼,凤凰温柔的笑了开来,「别抹了,脸会变得更脏。」

伸手止住凤榛鹄拭泪的手,凤凰用另一边干净的袖子,为他抹去脸上的脏污。

「嗯。」凤榛鹄满足得闭起双眼,乖乖的不再乱动,让凤凰为他擦拭全脸。

直到多年以后,凤凰仍旧记得最初遇上凤榛鹄的情景。

那可怜压抑的抽噎声吸引了他的注意,令他忍不住化成人形出现。

为了凤榛鹄,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即使到最终,也不曾后悔。

第一章

八月桂花香,御花园中开满了片片黄花,清幽的花香令人感觉舒服清爽,片片黄澄澄的花瓣在空中乱舞,犹如一场美丽

的雪花。

纤细的身体快步跑进御花园,绣上金线的白袍轻飘,墨色的绒布鞋踏着轻快的步伐,踩上片片黄花。

清俊的小脸充满了愉悦,墨色的眼瞳闪烁着奇异光芒,一双手抱紧了怀中的画卷,小脸因快步行走而微微泛红。

「凤凰!凤凰!」闯进桂树林中,凤榛鹄才停下脚步便张口低呼,像是深怕会被人发现似的不敢高声大叫,却也害怕对

方会听不见他的呼唤而喊了数声。

墨色的眸子一直朝四周探望,发现身边一直安静无声而微感不安。

浅浅的风声伴着花瓣飞舞,渴望的身影却不曾出现,墨色的眸子不由得微微黯了下来,难道今天凤凰不在?

「榛鹄。」柔润的嗓音轻轻响起,语气中微微带上笑意,即使看不到对方的脸庞,却仍能感到那和暖的感觉,原本黯然

的眸子因这一声呼唤,再次变得耀眼起来。

「凤凰!」看到一直期盼的身影出现,凤榛鹄不由得笑了开来。

虽然不知道凤凰在宫中到底是什么职位,但小时候遇上他时便莫名的感到心安,更没理由的对他充满了信任,每每只要

看到那微微带红的发丝飞舞、清秀恬静的脸庞和那隐隐有着一丝暗红色彩的眸子,心里便会涌出一阵暖意。

眼前的凤凰就像一颗小而暖和的太阳,尽管再难过,只要遇上他,便会感到安心温暖。

「这么急着找我,有事吗?」轻轻摘下沾在淡红色袍子上的花瓣,凤凰柔声的开口,脸上的笑意却一直不曾消退。

看着眼前柔和的凤凰,虽然大家年纪相仿,但那温柔的气息却不相同,站在他身边,令人有种比不上他的味道,但却无

法涌起一丝妒忌。

面对凤凰柔和的笑容,凤榛鹄倒是双颊微微一红,怔愣的看着那张清秀的脸庞,忘记了刚刚那么急着找他的原因。

「嗯?」发现凤榛鹄愣愣看着自己,凤凰疑惑的偏头问道:「被其他皇子欺负了?」

伸手摸摸凤榛鹄的头,想起初次见面时,眼前已长成少年的凤榛鹄因被欺负而躲在树下哭泣,凤凰不由得露出一抹温柔

的笑意。

「才……才不是!」听到凤凰的调侃,凤榛鹄双颊一红,低声反驳。回想起那时自己因为被欺负哭泣的样子而感到丢脸

,没想到凤凰一直没忘记,仿佛是在宣示他的记忆力很好似的,每年总要说上一次。

可是,凤榛鹄却知道这只是凤凰无心的玩笑,毕竟认识了这么多年,虽不是朝夕相处,却也清楚知道凤凰并不像他的皇

兄、皇弟们那么有心机。

这么单纯温柔的人能在宫中存活这么多年,真算是一个奇迹,而更令凤榛鹄惊讶的,却是宫中没有人知道有凤凰这么一

个人存在,即使在他试探及暗中派人调查时亦无所获。

尽管好奇凤凰的身世,然而长久的相处令他明白凤凰绝不会背叛他,更相信也许时候一到,答案便会揭晓。

「我找你是……」凤榛鹄小声的开口,像害羞似的,突然一古脑儿的把手中的画卷塞进凤凰手中。「这个送你。」一口

气把话说完,凤榛鹄连忙转过身,不再看着凤凰,可是耳根的红晕出卖了他。

低头看看手中的画卷,再看看耳根发红的少年,凤凰像是明白了什么,露出莞尔的笑容来。

「谢谢。」凤凰轻轻笑着开口道谢,凤榛鹄难为情的回头偷看。

就在这么一刹那,凤榛鹄像魂魄被摄走了一样,犹如一座石雕,一直保持回头的姿态,定定看着凤凰,没有丝毫反应,

双眼视线一刻也没有移开。

虽然凤榛鹄知道凤凰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柔柔的令人感到十分舒适,然而这刻凤凰所露出来的灿烂笑容,却是他不曾

看过。

一双凤眼因笑意呈新月型,一对浅浅的酒窝出现在微红的脸颊上,白齿朱唇更是展开优美的弧度,如此美丽的笑容,都

把身后的桂花给比了下去。

心脏猛烈的跳动,凤榛鹄只觉双颊火烫万分,身体更微微热了起来。

「很美呢,是榛鹄你画的吗?」小心轻柔的把画卷打开,看到画中的人像后,凤凰笑得更为甜美。「画中的人是我?」

白玉一样的指尖轻轻点上画中的人像,那是一位脸庞清秀的少年,坐于洋楹树上,像是赏花,却又带点慵懒的味道,一

身火红的衣饰,令画中人看起来像是洋楹仙子一样。

「嗯。」轻轻点头,凤榛鹄认真的看着凤凰,像是要把他此刻的笑容给烙在脑海中一样灼热。

「你把我画得太美了。」轻轻一叹,凤凰小心的把画卷收好,清秀的小脸有点不满画中人过于美丽,却又露出满足的神

色。

「你比画更美。」微微别过头,凤榛鹄小声低喃,像是不愿凤凰听到似的,却又不愿哑忍而小声反驳,毕竟他知道同为

男子的凤凰,应该也不喜欢别人说他长得美丽。

光是看他的几位皇兄便可知道,每一次被别人赞赏长得美丽后,表面虽是笑脸迎人,但回到房间,一脸愤愤不平的扔东

西发泄,就可知道这种话是男性的禁忌。

然而,尽管凤榛鹄说得再小声,凤凰还是听见了,只见他绑好画卷的指尖微微一顿,却很快的继续捆绑,没有让人发现

「怎么送东西给我?」凤凰轻轻浅笑,拿着画卷的手却微微收紧,像是十分珍贵的抱在怀中。

这小小的举动令凤榛鹄的心不由得一阵窃喜,这表示凤凰很喜欢他的礼物。

「生日礼物。」凤榛鹄小声的回答,表面看来十分镇定从容,但红得像是渗出血来的耳根,却出卖了他真实的心情。

「你知道我的生日?」凤凰脸上依旧是浅浅的笑容,但语气中却充满了好奇。

「不知道。」闻言,凤榛鹄倒是斩钉截铁的回道:「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送过你生日礼物,所以从今天起,我会一一

补给你的。」凤榛鹄认真的说道,直直盯着凤凰,仿佛是在说誓言一样认真。

其实,凤榛鹄每一年都想送凤凰生日礼物,虽然不知道他的生日是何时,但他相信只要有心意就好,可凤榛鹄却忽略了

一点,那就是身于帝王家的人几乎没有离宫的可能,除非他已成人。

尽管他在生日时会收到贺礼,但要他把别人送他的礼物转送给凤凰,这绝对是他所不能接受,他不希望凤凰收到的礼物

,会有种是他不要才送出的感觉。

因此,凤榛鹄决定亲手制造一些礼物,然而年幼的他琴棋书画无一通、无一精,不仅弹的琴音不堪入耳,画的画作不堪

入目,连所写的诗也不堪细阅,但在他花了数年时间努力学习后,绘画尚算可以,才会决定亲手画一幅画当贺礼。

「谢谢你。」没想到凤榛鹄竟是如此有心,凤凰不由得感动的微微红了眼眶。

「那往后每年的今天,都是你我的生日,好吗?」凤凰温柔的笑了开来,把手中的画卷紧紧抱在怀中,像是最珍贵的宝

物一样。

「好!」虽不明白凤凰为何会这样说,但思绪一转,凤榛鹄以为那是因为凤凰出生时父母早逝而不知生日,又或是天生

孤儿而不知生于何时,因为不想深究,所以点头答应,心中牢牢的记下了这天的日子。

看到凤榛鹄点头,凤凰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身轻巧俐落的爬上开满了桂花的大树,树下的凤榛鹄不知凤凰要做什

么,想跟上去,却又不懂爬树,只能站在树下打转苦候。

突然,一堆花瓣洒落,凤榛鹄不由得一愣,看着有如花雨般落下的黄花,感到十分美丽,可是一抹纤细身影落下却更令

他在意,只见凤凰像是训练有素的双脚点地,身影看起来十分轻巧,恍如鸟儿般优美。

「这个送你。」凤凰露出灿烂的笑容,双手在凤榛鹄头上放下一样轻巧的东西,水亮的暗红眸子倒映着凤榛鹄的面容,

让凤榛鹄看清了凤凰送他的是什么。

那是一个金黄色的桂花圈,微微凌乱疏落的花朵虽显示出制作者不甚灵巧的双手,但凤榛鹄却非常喜欢,因为这是凤凰

首次送他的礼物,十分有心思,唯一可惜的是花圈套在他的头上,若是戴在凤凰的头上,想必会更相衬。

「希望你能成为皇帝。」轻轻的笑语,像是祝福似的开口。

凤凰纤细的手,温柔的触上凤榛鹄的胸前,浅浅的温度穿过布料传到心窝,令凤榛鹄的心脏跳动微微加快。

凤榛鹄本想开口说些什么,然而在看到触上胸口的小手指间有着浅浅的红痕,再也说不出话来,因为那是双手不灵巧的

凤凰在编织花环、缠绕花梗时弄伤的。

看着那浅浅的红痕与眼前认真的温柔脸庞,凤榛鹄一点也说不出其实他并不想当皇帝。

自小看惯了兄弟间为了争夺王位而引起的明争暗斗,要说不害怕是假的,那时仍年幼的他因不是嫡长子而不成威胁,加

上看起来有点傻笨的样子,最多只是被其他兄长欺负戏弄,而没有发生大事。

但凤凰所不知道的,却是那天初遇凤榛鹄,看到他哭泣时,并不是他单纯的被欺负,而是在被别人欺负的同时,也看到

了另一名兄长的残忍。

比他年幼却聪敏的皇弟因锋芒太露,而引起了父皇的关注,其实这并不是坏事,毕竟生于兄弟姊妹众多的宫中,希望父

皇注意到自己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然而过于锋芒毕露,不但不能达成令皇上注意的愿望,反惹来其他兄长的敌意。

兄长不但抓了这天资聪敏的皇弟来欺负,同时也找来凤榛鹄一并欺凌,悲剧因此而发生,只因皇弟并不认为自己锋芒毕

露有错,更出言嘲笑皇兄们不及他聪明而惹怒了兄长,气愤的他们不但把年幼的皇弟打成重伤,更把奄奄一息的他给丢

进必死无疑的水井中。

站在一旁看着事情发生的凤榛鹄不敢出手相救,虽然他并不聪明,但知道若真出手相救,恐怕也是死路一条,当时年幼

的他并不想死,因为还要照顾被冷落的母亲,所以不能死去。

听着皇弟在井中挣扎的呼叫,那刺耳的拍击水面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的救命,犹如梦魇似不断重复,永无止尽,但他只

能装作什么也不懂,强忍心中的害怕,不能露出丝毫情绪,只能一脸无辜天真,让兄长们毫无戒心的放他回去,直到离

开了兄长的视线范围,才跑到洋楹树林中低泣,即使知道皇兄们并没有跟在后方,却也不敢大声哭出来,只能小声的哽

咽。

那时的他,没想到会遇上凤凰。

因此,早已看透宫中争夺帝位有多可怕,凤榛鹄根本一点争皇位的念头也没有,他只想平静的度过一生,安然的阅读爱

看的诗书,弹奏他的爱琴,画他喜欢的画作,安然终老一生。

对于争位,他一点也不想踏进这淌混水。

然而,凤榛鹄却不知道命运并不会顺他的意,更不会容许他不参与这场争斗,只要生于帝王之家,是其中一名皇子,要

让人相信你并无争位之心,实在太难。

「我想,还是先祝福你岁岁平安吧。」仿佛看穿了凤榛鹄的想法,凤凰柔柔一笑,轻轻的啄了啄他的脸颊,如蜻蜓点水

般不着痕迹。「另一个祝福,等你弱冠时再说吧。」轻柔的拍拍凤榛鹄的肩膀,凤凰露出柔和的浅笑。

「谢谢。」闻言,凤榛鹄倒是宽心一笑,双手更像是感激似的握住凤凰那双温柔的小手,想起刚刚那浅浅的一吻,脸颊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