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飞狗跳——菠萝派

s文案:

简单地说:就是在一个狗血的故事背景下,一心想虐人的某只,却反过来被虐得落花流水苦不堪言,这年少气盛互不服输的两只,每日里闹得是猫飞狗跳鸡犬不宁……

再说的简单一点儿,就是一对欢喜冤家的欢喜生活!

先这样吧,以后再改!文案无能大纲无能的派派掩面飘走~~~~~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麦子祺、宋筱柯 ┃ 配角:严嘉竣、上官宸煦

第一章:冤家聚头

八月底的夕阳依然耀目灼人,麦子祺迎着夕阳的余辉,微眯着那双轮廓完美的眸子,肩上甩着个大大的书包,双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迈着懒散郁恼的步子,像只受尽委屈的狗宝宝,耷拉着脑袋硬着头皮,慢慢悠悠地晃进了这片高级别墅小区的大门。

麦子祺确实是郁闷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怨怒的。自从知道自己那个风流倜傥的老爸突然宣布再婚的消息后,他就开始抗议,用上了一切可以想到的办法,可是这次,老爸似乎是铁了心要娶那个女人进门,对他的不满及抗议完全采取无视的态度。

现在的麦子祺,真的不想回家,他离家出走已经两周了,从知道那个女人第二天将要进门的那一天,麦子祺就离家出走了,他希望自己的出走可以让老爸知道自己决不妥协的强硬态度,他是决不会接受自己家里突然冒出一个继母来对他指手画脚的,何况还带来一个不知道是弟弟或妹妹的拖油瓶进来!老爸的眼光真是越老越差了,放着那么多黄花大姑娘不娶,哦好吧,如今黄花儿的不好找,可你也不能就娶个带着个孩子进门的大婶回来啊!

这回,麦子祺算计错了,离家出走的当天晚上,麦子祺就接到了老爸打来的电话。看着来电显示,麦子祺不由得意的嗤笑了一声,等铃声又响了几遍后,才自信满满地按下了接听键。

令他大感意外的是,老爸来电话并不是为了妥协劝他回家,而是通知他婚礼的举行时间,说希望可以在自己的婚礼上见到他,并听到他的祝福。狠狠地挂掉电话后,麦子祺气得差点儿将电话摔在地上。

哼,想我去参加你的婚礼,你就等着吧!

麦子祺当然没能如他老爸所愿参加那个婚礼,而他的老爸,也没再给他打来一个电话。

麦子祺觉得自己老爸一定是脑子里的哪根筋搭错了,否则这么多年,曾被各种女人纠缠诱惑过的老爸都没有动过再娶的念头,可这个女人,竟然就那么轻易地捕获了老爸的心,让老爸在出趟差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动了要娶她进门的心思,而且被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迷得晕到了不惜和他这个宝贝儿子闹翻也要将人娶进门的程度,迷到了那个女人还带着一个拖油瓶进门他都不去计较的程度,那究竟会是一只怎样狐媚的狐狸,才会把他这个花丛老手的老爸迷昏到这种地步啊!

离家出走后,麦子祺在同学严嘉俊家赖着住了两周左右,每天玩得倒也不亦乐乎,拿着老爸给的金卡满世界的挥霍。那严嘉俊也是个花钱如流水的公子哥儿,俩人一块儿是可着劲儿的造。眼看还有两天时间就要开学,麦子祺知道得回家了,反正早晚也要面对,他不可能这样一辈子躲在外面不回家啊。

靠,那TM可是我家,凭什么要我躲着她,应该是让她躲着我才对!

今天中午,麦子祺拉着严嘉俊在外面一家餐厅吃了顿午饭,想吃过饭后就直接打道回府了,可结帐时麦子祺懊恼的发现,老爸竟将他的金卡冻结了,竟然一分钱也动用不了,本想请嘉俊吃一顿的,结果却是嘉俊付了帐,麦子祺觉得这叫一个上火,虽然知道嘉俊不在乎这一顿饭钱,但问题不是一顿饭钱这么简单的事情,而是他麦子祺的面子及自尊的问题。

哼,一定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出的主意,连面儿还没见过,竟然刚进门就开始算计起我来了,哼哼~~~你就等着吧,我倒要看看你是只几千年修成的狐狸精,有多大的道行,我要不把你和你带来的那只拖油瓶给踢出去,我TM跟你一个姓!

暴怒中,麦子祺在餐厅里一边往卫生间的方向走着,一边给和冷战中的老爸打了电话过去,这是自两周前的那晚,他挂掉老爸的电话后第一次主动给老爸打过去。电话一打就通了,还没来得及他发飙,就听到老爸那头儿不咸不淡地说道:

“祺祺吧,刚好我也正要给你打电话,我已经把你的银行卡冻结了,今天你最好乖乖给我回家,我和婉滢现在在机场,大概一个月左右回来,筱柯今天下午到,哦,他是婉滢的孩子,希望你们能好好的相处,如果让我知道你欺侮他,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

说完,不等子祺答话,老爸那头儿竟然就挂掉了电话。

这番话对麦子祺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暴怒的子祺这次是真的将手机摔到了地上,砸在地面的那声爆响,引来了周围不少惊诧的目光,不知道这个帅气的男生怎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这气性也忒大些了。

我靠!我都已经打算回家了,竟然还把我的金卡冻结了,而你们居然跑出去度蜜月,还TM要逍遥一个月,最不要脸的是竟把那个拖油瓶留下让我给你们看孩子,你们也忒好意思了,真是娶了媳妇丢了娃,你现在恨不得没有我这个儿子才好吧!

真是没天理了……等等,要走一个月啊~~也就是说……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会单独和那个狐狸精的小崽子相处了。嘿嘿~~~我那个后娘的孩子叫什么……什么[小珂]是吧~~哈哈~~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小女孩儿了,哼哼~~你们就踏踏实实地度你们的蜜月去吧,看我在家怎么虐你那个狐狸精的小狐狸!

哼,怕我欺侮那个狐狸精的孩子,居然还威胁我,不欺侮她我怎么对得起我自己啊!我非把她虐得天天哭鼻子做恶梦、进了家门就怕,见了我就躲,最好再落下点儿啥心理阴影什么的!老爸啊~~你就等着吧!

麦子祺在心中阴笑了几声,心里顿时觉得平衡了许多,反正后天就要开学了,开学以前说什么也要回家的,既然那只大狐狸出去风流快活了,那我就先从小的开始下手!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人,均不由被一名立在卫生间门口的少年那头顶盘旋着的一股浓浓的怨念黑气所压得缩着身子绕他而行。

麦子祺并没有马上回家,因为气儿不顺,饭后和嘉俊又来到一家茶餐厅坐了大半天儿。嘉俊一直奇怪麦子祺离家出走的原因,但是麦子祺只是说和老爸吵架,具体为什么原因吵起来的却又不提。麦子祺不说,嘉俊也就不好细问,他知道麦子祺是个极要面子的人,今天见麦子祺和老爸通个电话连手机都摔了,貌似金卡也被冻结,看出他这次和老爸之间闹得似乎超乎寻常的厉害 ,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安慰才好。

两个人就这么闷闷地又坐了大半天儿,偶尔不着边际地闲聊几句,后来上官宸煦也跑来凑热闹,说早知道你离家出走,跟我一起去法国玩儿上一个月多好,昨天回来才知道你住在嘉俊家,怎么我一回来你又要回去了,要不你再跟我回我家住几天吧。

麦子祺心话说,这都要开学了,我还住什么住啊,就算我老爸对我真使用暴力了,我也不敢住你家里去啊,先不说你,就你那个老姐……一想到上官宸煦那个大姐,麦子祺不由在心里打了个冷颤,在心中总结道:精神暴力远比身体暴力更可怕!

见麦子祺干脆地拒绝了,上官宸煦那眼神幽怨的,活脱脱一个小怨妇的嘴脸,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把子祺看得浑身不自在,于是对着两人说了句“咱开学见吧!”,就赶忙起身抗包儿走人了。

可每离家近一步,麦子祺的怨念就上升一分,他怨那个重色轻子的老爸,恨那个突然闯进自己生活的狐狸精,他甚至很不厚道地诅咒老爸在蜜月期间小弟不举,然后被那个狐狸精嫌恶回来就直接离婚才好。

抬起头,那双充满怨念的眸子,瞟向了不远处的一栋三层的小楼。可当他的目光聚焦在某一处时,麦子祺微眯着的眸子瞬间睁大,前行的步子,突然止住了。

只见不远处自家门前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人,那是一个男生,看样子应该是和自己差不多大小,此刻,那个男生正斜倚着身后的一个双肩大背包,随意地舒展着一条长腿,一只胳膊搭在另一条半曲着的腿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正看得入迷,看他那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就像是坐在自家的沙发上那般闲情舒适。麦子祺虽然和小区里的人并不是很熟,但他敢肯定这个男生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哈,这人倒是挺会找地方,竟然跑到别人家的门口来看书,他没病吧!

犹如狗宝宝发现了擅闯自家领地的不速之客,本来气儿就不顺的麦子祺,狗毛儿立马儿就炸起来了,止住的步子终于再次向前移动,迈出的步子不再似刚才那般拖拖拉拉地没有力气。令麦子祺火大的是,自己都离那个小子三四米远了,而那个小子居然还在专注地看书,连头都不曾抬一下。

“喂,你有坐在别人家门口看书的毛病吗?”

突然听到这句语气不善的问话,宋筱柯终于从手中的书上移开目光,缓缓抬头望向眼前这位面色黑沉略带痞气的少年,那副慵懒不耐的神情,像是一只突然被打搅到的正在晒着太阳的猫咪,只是懒懒地瞥了一眼麦子祺后,便又垂下头去接着看他的书了。

真是好漂亮的一张脸啊!

这是麦子祺看到宋筱柯的脸后,脑子里潜意识冒出来的一句话。其实,他觉得男生是不应该和漂亮这个词沾上边的,对一个男生说漂亮,就和骂他没什么两样。可现在,看到眼前这张脸,他的脑子里竟自然而然地就冒出了这个词,却又绝对没有嘲笑眼前这个男生的意思,因为,真的是……漂亮!

宋筱柯长得确实漂亮,那是一种不同于女生的漂亮,秀中带了丝刚,柔中又不失强,本已精致立体的五官,被那完美的肌肤映衬得愈发的夺人眼目,那惊人的长睫下,一双亮如点漆的美眸,怠倦中闪着一丝淡淡的疏离。

不知为什么,眼前这张漂亮的脸竟然让麦子祺想起了猫这种动物,明明没有一丝的相似之处。也许是夕阳下他随意坐在台阶上的那副慵懒的神态,也许是那双犹如猫瞳般晶亮的眸子,又或许是那副像极了猫咪般那种慵懒中却又不失清高倨傲的神情……

总之,麦子祺觉得眼前的人就是一只小猫咪,一只吃饱了没事儿干坐在别人家门口晒太阳的懒猫,还是一只漂亮到极点的小懒猫。

看到懒猫那副不甩自己的神情,麦子祺的火儿噌的就上来了。

“喂,我说你呢,没听见是怎么着!”

漂亮的猫脸终于再次扬起,看到这只犹如寻衅的狂犬般对着自己叫嚣的麦子祺,宋筱柯的唇角只是轻轻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便再次低头将视线又转回了手中的书上,只是自那优美的唇中,气人地甩出一句:

“我坐在别人家门口,你管得着吗!”

麦子祺绝对想不到,此时他在宋筱柯的眼中,竟然像是一只故意前来搭讪寻衅的狗宝宝,没错儿,就是一只闲得没事找事儿寻衅生事的狗宝宝,人家猫咪根本就懒得搭理你。

“你坐在别人家门口我是管不着,可你现在是坐在我家大门口,你说我管得着管不着!”

听到这句话,宋筱柯有些惊诧地抬起头,刚才微眯的猫眼也终于睁大,上上下下打量起了气压低沉、目光阴沉的麦子祺。

“你是……祺祺?”迟疑的语气,有些不敢确定!

不会吧,老妈电话里口口声声说让自己照顾的那个祺祺,竟然不是个小孩子,而是这么一个大男生?有没有搞错啊!

突然听到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叫出自己的小名,麦子祺不由小小的恶寒了一下。

“喂,拜托你别叫的这么肉麻,叫我麦子祺!我认识你吗?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小名?”

“不认识,但是现在认识了,我叫宋筱柯。”

“什么?你、你叫什么?”

“宋筱柯!”

“你……你就是筱柯?你不是个女孩儿?”

“谁说我是女孩儿来着!”猫咪的语气有些不爽了。

“哈!原来你就是那个狐狸精的孩子,竟然不是个小孩子,还是个大男生!”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不爽的语气马上升级为惊怒。

宋筱柯听到麦子祺居然称自己老妈为狐狸精,不由噌地一下站起身,一双猫眼睁得浑圆,怒容满面地看向面色有些鄙夷不爽的麦子祺。

“哼,我说你是那个狐狸精的儿子,是那个贱女人的……啊~~~你、你TM敢打我!”

第二章:初次交锋

刚才看着还是一副懒猫般温润斯文的宋筱柯,虽然那眉宇间淡淡流转的疏离与傲气让麦子祺看了心里很不爽,但麦子祺怎么也想不到这只看似无害而且气质优雅的小猫咪竟然会动手打自己,更没想到拳头那么快地就落在了自己的下巴上,快得他还没有说完要说的话,甚至没有看清那只猫爪子是什么时候举起来的,下巴上就被猫爪子狠狠地来了一下子。

宋筱柯微眯着盛满怒意的美眸,斜睨着捂着下巴的麦子祺,心中的怒意依然在熊熊燃烧着。他绝不能够忍受有人这样侮辱他的妈妈,那个他在世上唯一最亲爱的,善良的美丽女人。

被狠狠的偷袭成功后,麦子祺感觉口中有一股咸咸的腥气蔓延开来,短暂的麻木后,渐渐感到了下颌处传来的阵阵痛感。

靠!这小子下手挺重啊!

朝着地上恨恨地啐了一口唾沫,麦子祺用手背抹了一把被打到的地方,抬眼看向那张盛怒依旧的俊脸。此时,眼前哪里还有什么纯良无害的小猫咪,即使有过,那只漂亮的猫咪也早已幻化为一只凛然不可侵犯的骄傲雄狮,正盛满怒意蓄势待发地握着利爪望着他。麦子祺这才发现,站起身来的宋筱柯,个子竟然不比自己矮。

“你TM敢打我……”

话音未落,麦子祺的拳头也向着宋筱柯挥了过去……

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竟然敢动手打你家大爷,这可是你先动手的,回头可别说我欺侮你!

麦子祺憋了两周的怨念,被宋筱柯这一拳,终于引爆了!

说起来,麦子祺正式成为暴力分子,是从初三那年开始的,在那以前,他虽然也淘气任性,但最多也就是些小打小闹的。没有人知道他突然转变的原因,很多老师和同学感觉麦子祺似乎是在消失了一个星期后,当他再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时,麦子祺就变了个人,变得更加玩世不恭桀骜不驯了。

麦子祺失踪的那个星期里,缺席了一个市级的英语演讲比赛,他是区里选拔出的三名参选人员之一,学校的领导及老师们原本都对他寄予了热切的厚望,可他竟无缘无故地缺席了。

再次出现在学校里的麦子祺,明显表现出对女生的疏离及厌恶,有时还会无故旷课,但大多数旷的是英语课。原本对老师还算尊敬礼貌的他,面对班主任的质问与批评,一律采取漠视的姿态,若是被说得急眼了,干脆收拾书包走人,把班主任晾在那里干瞪眼儿生闷气,不明白好好儿的一个孩子,怎么会突然便成了这副样子。

从此,麦子祺日渐的嚣张暴力起来,体内好斗的小恶魔一旦被勾引出来,再将他压回去可就难了。而麦子祺似乎也并不打算将这个小恶魔再关回体内,因为他发现每次闯祸被老师告状后,都能够让那个几天见不到面的老爸赶回家陪他待上一阵子,虽然回来未必给他什么好脸色,但是,至少在这个偌大的家里,可以让他感觉多了一丝亲情的存在。

于是,麦子祺便会更加努力地闯出新的祸来,虽然闯的祸不少,却也没出什么大圈儿,渐渐的,他的老爸也被他锻炼出免疫来了,直到去年他上高二的时候,他老爸终于无奈地对他说道: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