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零一千(穿越)上+番外——猫尾巴草

文案:

崩坏版:短短时间内林伊千就连续品尝三大杯具:

1、乐极生悲——穿越

2、他乡遇故知——克星+腐坏???生物

3、才逃出狼窝又落入虎口

怎么办?半吊子小法师双手握拳,我要携款潜逃!

正经版:诱受半吊子法师VS冰山闷骚攻王子,外加腐女神灯插科打诨的有爱故事。一千零一夜风。

PS:本文基本轻松,偶尔抽风文艺。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灵异神怪 魔法时刻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伊千 ┃ 配角:林逸仙、法兹里 ┃ 其它:一对一

清晨的市场熙熙攘攘的还没有几位客人,偶尔有几位披戴着淡黄、天蓝或嫩绿纱丽的女仆顶着竹篮采购货物,年轻的脚

夫还在和自己的前辈们吹牛聊天,美好的天又开始了。

市场上的货物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水果商人那里整齐摆放着鲜脆可口的红苹果、色泽饱满的水蜜桃、颗

粒分明的紫葡萄、卖相诱人的柠檬、可爱干净的栗子、黄色芬芳的榅桲以及小巧漂亮的桃金娘;鲜花商人正在把一捆捆

的白头翁、风信子、紫罗兰和康乃馨分开用绸带系好,打上漂亮的结扣;香料商人那里远远就可以嗅到麝香、乳香、沉

香和龙涎香的芳香,夹杂着若隐若无的玫瑰露、洋甘菊油、拂手汁的气味,令人心旷神怡心情愉悦;再加上杂货商那里

精美宛如艺术品的手工编织地毯、精致雕花烛台、来自东方的铁雕香炉,可以说购物也是一场享受。

商人们并没有因为人流稀少就丧失了热情,似乎在为上午的小高峰期进行预练而大声的吆喝着:“各位尊贵的客人们,

酸的可不一定就是柠檬,甜的也不一定是白糖、苦的不一定是药丸、辣的不一定是辣椒,各式香料涵盖百味,大家来看

一看啊~”

这时年轻的脚夫注意到远处慢悠悠的走来了一位牵着黑色毛驴的十六七岁的少年,他头上缠着白色厚厚头巾,身穿简单

大方的水蓝色圆领长衫,下面套着纯白围裤陶迪,斜跨了个洗的有些发黄的布包,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

少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心情不错,皮肤比常人要白皙细嫩,但面颊透出隐隐的粉色又显得并不病态孱弱,相貌俊

秀唇红齿白,令女子都黯然失色。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他的灵动的双目,就像是天空明亮的星星璀璨生辉勾人摄魄。脚夫

看的目不转睛差点忘记了呼吸,少年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悠然自若地开始和商人讨价还价。

身边络腮胡子的中年脚夫哈哈大笑着拍着年轻脚夫的头,打趣地说:“是什么让你如此沉迷忘乎所以啊?”

“啊?!”发现自己失态的脚夫不好意思的望着前辈,仍频频用余光打量着那位少年,老实害羞地说:“我从来没见过

这样的人呢,比女人都好看~”

他的话音刚落周围的人全部笑得一塌糊涂满地翻滚,和他们最近的肉商摸出一个迪拉姆(银币),笑呵呵地说:“你是

新来的吧,来来,让你看看一个好玩的景象吧~”所有人立刻摆出看戏的神色,年轻脚夫也不明所以地看着拨弄着迪拉

姆的肉商。

肉商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哦~这个迪拉姆沾染了油污,我不要了!”说完他随手一抛,银色的钱币在空中划过一道圆

弧,滚落在了地上。

然后脚夫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刚才那位落落大方的少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两眼放光地从远方狂奔而来,一把捡

起到落在地上的银币,仔细擦得干干净净再小心翼翼的丢入自己的挎包。也许是看到目瞪口呆的脚夫,少年咳嗽了一声

,马上换为一本正经的样子,与之前的财迷样判若两人。

他微笑地说:“万赞归于安拉,感谢他的恩赐。”

喂喂,安拉教育我们自然和谐,拜金拜物可是违背教义的!你到底有没有认真阅读《可兰经》,理解它的深意啊,不要

信口开河可恶!被巨大落差惊吓的风中凌乱的可怜脚夫在内心疯狂的吐槽,肉商露出怜悯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

少年头也不回的踩着轻快的步伐翩翩然离开,继续自己的采购,等到小黑驴两边的篮筐都装的满满的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了市场,他嚼着桃金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时不时摸摸毛驴的耳朵。

中途路过生意兴隆的奴隶市场,各种肤色的女奴隶们一 丝 不 挂的站立在空地上,任由人们端详品评,她们有的娇媚有

的端庄有的乖巧有的魅惑。那些客人们大大咧咧的摸着女奴隶柔软的身体,甚至向买畜生一样翻看着她们的牙齿。少年

低垂下了眼睑,遮掩住了里面浓浓的厌恶,目不斜视地大步向前。他在心底暗暗对自己说:收下那些不知所谓的同情吧

,你自己的处境和她们还不是半斤八两!

这时候的他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少年并不是这里的人,确切地讲应该是他的灵魂来自于另一个世界。少年叫做林伊千

,很早就父母双亡和姐姐林逸仙相依为命。大他8岁的姐姐担负起了父母的责任,并毅然抛弃了学业打工赚钱。林逸仙是

个好强的女人,凭借着出色的外表、良好的口才和圆滑的性格很快就闯出了一片天地,等到林伊千高考的时候她已经是

城里有名的青年企业家了。

林伊千打从心里佩服和感激着自己的姐姐,除了那点奇怪的小爱好外她几乎是完美无缺的。谁会猜到风情万种的御姐居

然骨子里是骨灰级的腐女呢?!而且还经常YY自己皮相不错的亲弟弟,最爱说的口头禅就是:“想要报答姐姐的话就去

找个优质小攻,让姐姐观摩免费的真人XXOO吧!那姐姐此生就无憾了~弟弟我看好你!不要让我失望啊!”一般这样的

话语,林伊千都选择性的无视,托姐姐的福,他对于那方面的知识和专业术语还是多有涉猎。

高考完毕后,作为奖励林逸仙带弟弟一起兜风,没想到两人杯具的车祸了,等林伊千醒来这具躯壳的记忆席卷而来,林

伊千凭借着丰富的阅读经验判定自己穿越到了一个类似一千零一夜的奇幻世界中。只是目前的局势有点糟糕,他被一群

虎视眈眈吞着唾沫地狮子围着,而正面站立着一位面容猥亵身体干瘪消瘦的老头。

那个老头伸出鸡爪一般皮包骨头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说:“嘿嘿,孩子,当我的徒弟吧,我可以教你迷人的法术,你只需

要做点家务就好啦。”

在这种情况下,林伊千根本没有思索那么多,只是本能地一把抱住老头的大腿,大吼:“只要你能赶走这些狮子,我做

牛做马都没问题!”

老头估计没有料到这少年这么容易妥协,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抽搐着嘴角:“快点放手!谁允许你抱住我的!你

这个没有教养的孩子!回去给我抄《可兰经》30遍!”(老头注定要失望了,林伊千是财神+春哥的忠实信徒。)

老头叫哈甘,是位邪恶的法师,专门做抢人财产的勾当,后来林伊千才知道自己误上了贼船,本来想逃跑的他在看到老

头把一群商人变成了黄牛卖掉后就彻底清除了这个不合实际的念头。好在老头对他还算不错,真的有教给他法术,和游

戏里的那种酷酷的动不动就来个火球冰风暴里的法师不同,这里的法术基本没多大动静不过实用性很高。当然哈甘会教

他法术或许很大成分真的是生活的需要,他居住的地方是个金碧辉煌的宫殿,要是全靠林伊千一个人到死他也整不完。

有时林伊千会憎恨自己性格的软弱和为了生存不折手段的习性,要是姐姐的话也许就完全不同了。想想自己都好命地穿

越了,那姐姐是不是也穿越到了另外的世界呢?像是成为邪魅的鬼畜帝王攻拥有美男后宫抑或成为冷漠厉害的女尊国国

王同样拥有美男后宫……林伊千不禁惆怅了,在众人的目光中他们只看到漂亮的少年四十五度角纯洁望天,要是知晓他

的想法绝对会人仰马翻气绝身亡。

林伊千走到了一个无人的寂静处,他拿起盖在小毛驴身上的针织地毯,念了几句咒语,毛毯立刻凭空而起在空中打了一

个圈,又缓缓下降停在了距离地面一尺的高度漂浮着。小毛驴轻车熟路地一跃而起,跳在了毯子上站定。林伊千也坐在

了毯子上,在飞跃了一座高山和一王湖泊后,终于到了哈甘法师金光闪闪的宫殿。里面忙碌的假人都统一向林伊千跪地

行礼,然后各自井然有序地忙碌。

林伊千牵着毛驴穿过一个鸟语花香的庭院一道长长的回廊,进入到了宫殿的正厅。哈甘正靠在雪花石床上休息,听见了

林伊千的脚步声,他懒洋洋的睁开眼睛,不疾不徐的问道:“回来啦?”

“是的,师父。”林伊千的表情有些别扭,踌躇了好久才迟疑地托起哈甘的手不情愿的迅速吻了一下。

早就习惯徒弟纠结的哈甘并不在意,他丢给林伊千一串黄金做的钥匙,嘱咐到:“那就不要乱跑了,看好宫殿。我要出

去办个事,过几天就回来。”

“遵命……”你能去办什么事,不就是去杀人越货么?!表明顺从的林伊千在心里咒骂着。

林伊千注意到哈甘给他的钥匙串里有一把小钥匙与众不同,上面成“品”字状的镶嵌了三颗小巧的菱形红宝石,在花窗

投下的斑驳阳光下璀璨生辉。相比之下其他的钥匙除了用纯金制作之外就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了。熟读童话小说的林伊千

脑海里闪过无数的情节,无一例外的都指明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绝对不可进入的房间的门钥匙?!

老法师并没有察觉到徒弟微妙的表情和身体隐约的颤抖,他只是继续叮咛道:“这里一共是17把钥匙,对应着城堡里17

间房间,虽然没有标识,你可以一把把地去测试。而至于那把最小的钥匙它开启的是城堡最深入的那个描绘有缠枝西番

莲的房间……”

自以为已经知晓哈甘意图的林伊千抢先答道:“您放心,无论有多么的好奇和心痒难耐,我是绝不会进入那间房间的,

直到您回来。”说完这番话,林伊千得意洋洋地抬着下巴看着老法师。

哈甘停顿了一下,他火冒三丈咬牙切齿地顺手抄起身边的金属酒杯就砸向林伊千:“你在胡说什么!那间房间是你这期

间的任务!给我好好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要是出现什么差错我饶不了你!”

林伊千委屈万分地摸着头上的大包,伤心地蹲在墙角画圆圈。他恨自己的自作聪明更恨哈甘的心狠手辣,时常怨念真主

阿拉怎么不早点铲除了这个祸害,难道不管是在什么世界都遵循着“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的原理么?

林伊千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就算有错姐姐也会耐心的讲道理摆事实,绝不会拳脚相加。在这

里的日子可以说是地狱,稍微有一点不如意哈甘都会责罚他。林伊千觉得自己比小白菜还有凄凉,没人疼没人爱,他忽

然怀念起姐姐的体贴和温暖。老法师似乎还没有解气,他骂骂咧咧的踢了抱成一团的林伊千几脚,才趾高气扬地坐上飞

毯扬长而去。

林伊千怨恨地朝空中远去的小点做了个“鄙视你”的手势才慢吞吞的开始收拾残局,再怎么抱怨日子还是要继续,只要

哈甘在世上一天林伊千就没有机会逃走。好在林伊千气来得快也消得快,没一会他就恢复了心情,拿着那串钥匙开始宫

殿大冒险~

哈甘的宫殿整体华丽恢弘富丽堂皇,排列规则整齐的高细红色贴金大柱撑起了这座宫殿,视野明亮宽敞,没有一丝压抑

的感觉。柱头上树叶纹饰的拼砖图案,呈放射状依次摆放,抬头仰望如同怒放的花朵,增添了几分纤巧唯美的效果。墙

面随处可见的大型石膏花装饰和对称、交错的几何方框和摘自《古兰经》的文字彩绘又表现出了宗教的神秘感,至于五

彩斑斓的壁毯幕帘以及红绒大帐则彰显了宫殿的雍容华贵和主人不俗的品味。

一个人独自呆在这里多少有些寂寞和苍凉,为了不那么无聊,林伊千就用学会的法术变出一群可以活动说话的假人来陪

伴自己,顺便还可以分担家务一举两得,对此哈甘也由得他去了。林伊千微笑着和那些辛勤工作的假人们招呼,迫不及

待地推开了第一个房间,立刻就被里面涌出的金币掩埋了……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林伊千才从里面爬出,他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还好我反应快,要不被金币压死虽然很爽但是太丢

脸了!师父回来一定会嘲笑我的!”林伊千无语地望着屋子里存放的金币山一面吐槽那个老坏蛋到底杀了多少无辜的生

命才汇集到了如此惊人的财产,一面感慨还是原来国家的纸币好,这玩意太占地方了,而且携带好不方便……

他又花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想办法把门堵上,只不过才一个房间就累得林伊千满头大汗。他索性拆掉了头巾,擦了下湿

漉漉的头发继续探险。后面的几个房间基本大同小异,总的来说都是些值钱的宝物。随着时间的流逝,林伊千雀跃的心

情变得有点郁闷和烦躁,东西都很好,可是全部不是他的!这和去银行参观有什么区别!林伊千泪流满面,他想他终于

体会到了守银行金库的工作人员纠结的心情了……

说起来林伊千现在的性格,那和姐姐林逸仙有着直接的关联,当然林逸仙最初的目的也是为了弟弟好,她希望自己的弟

弟是个明白生活艰辛的人,所以有意控制林伊千的零花钱。结果潜力开发过头,一不小心林伊千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

财迷。

他有着典型的小市民思想以及阴暗的仇富心理,你能想象衣冠楚楚仪表堂堂的俊秀少年伙同一群欧巴桑仿佛打了鸡血一

般地疯抢超市折扣货的景象么?这样的剧情在林伊千的小区天天准时上演,而主角就是看上去温和无害的林伊千。在短

短的几年时间中,他和邻居大妈们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战友之情,得到大妈们的交口称赞,这让小区其他的同龄人望尘莫

及。好吧,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综上,在林伊千的价值观里从来都是“有钱人什么的最讨厌了!姐姐除外!”,所以哈甘这次举动只是增加了林伊千对

他的厌恶度。为了防止自己暴走做出什么不理智冲动的事情,林伊千明智地不再去观摩剩下的房间,他目标明确的奔向

最后的小房间。

刚一推开门就被扑面而来的粉尘呛得直咳嗽,林伊千一边用袖子掩着口鼻一边打量着整个房间。大概多年无人问津的缘

故,灰尘积压到了夸张的高度,而厚厚的尘埃让人完全分辨不出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林伊千皱着眉头,从包里摸出几

颗米粒,念了一句生涩的咒语,米粒就变成为眼镜萌系女仆举起扫把和抹布杀进了房间。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房间里勉强可以立足,林伊千这才不慌不忙的踱进房间,查看里面的物品。忽然他颤巍巍的捧起了一

件物品,激动地热泪盈眶:“我的苦日子终于要到头啦!”

看过《一千零一夜》的人自然对这样物品熟悉不已,没错,那就是法力无边的作弊好物——神灯!与阿拉丁那个其貌不

扬的神灯不同,这盏灯做工精美绝伦巧夺天工,由黄金打造而成,蓝色的盖子点缀着点点藤蔓状的金边,灯身镶嵌着错

落有致的紫红色宝石,底座由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宝石拼凑出像花瓣一样的装饰花纹。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