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零一千(穿越)下——猫尾巴草

二十三

在一轮拼尽全力地夺命狂奔后,四个男人形象全无地气喘吁吁扶墙休息,连法兹里王子都有些狼狈,他们充分体会到了

女人们的可怕之处……齐雅德心有余悸地频频检查那扇紧闭的大门,担忧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们会不会随时破门而出,

将自己就地正法。林逸仙无聊地翻着白眼,用扇子点着指尖,毫无诚意的劝说:“哎呀,不要那么紧张嘛~这是第四关

了,她们不会来啦~”

喂喂,当初是谁擅自提升对方的战斗力啊!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大家心中的怨念瞬间飙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王

子用眼神暗示林伊千管教下自己的灯神。小法师有苦不能言,要是姐姐真的听话,他就不会沦落到这地步了!但终于在

其甜言蜜语的轮番轰炸下,姐姐大人才勉为其难的回到了神灯了,还丢给众人一个“我这是给你们面子,明白不?”的

眼神。

被无视很久的第四关BOSS黑奴在尝试了众多方式吸引注意未果后,终于不爽地爆发了,他怒不可遏的骂道:“你们是瞎

子么?这么大一个活人都看不到啊!我要灭了你们!”但立即他就后悔了,饱受摧残的四人出现了暂时性的人格崩坏,

他们齐刷刷的掉头,两眼迸发出的狼光中充斥着各种不良的信息。

尤其是林伊千赤裸裸的目光让不可一世黑奴气焰退缩了不少,怀疑自己已经被凌迟了一千遍,他胆怯的颤抖着,不知道

自己会面对什么凄惨的命运,但高尚的职业操守使得他仍然逞强地坚持着。

刚才面对美女们的憋屈找到了最好的发泄渠道,黑奴浑然不知地立在房间中,在大家的眼中他的周围漂浮着大型的字体

“快来打我啊~”,于是法兹里王子和法哈德再次联手,用高超的刀法和剑法肆意凌虐着。林伊千也英勇地趁火打劫,

他使劲踩着变形的黑奴,坏心地来回揉蹭,碎碎念:“哼,叫你嚣张!”

最后小法师还意犹未尽地拍拍手:“恩,这个关卡的设置还挺人性化的,免费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人形沙包呢~”

齐雅德默默地别过头,他再次认识到了这三个人的强大和变态……当初自己的手下面对这个黑奴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而现在……他偷偷瞥了眼猪头黑奴,不禁暗自赞扬自己的聪慧~哈哈,尊严算什么,活命最要紧,而且被海扁的连妈妈

都认不出还有什么面子啊!

大家简单整顿了下,准备进行最后一关的闯关,林伊千第一个打开了房门,他朝里面环视了一圈,然后面无表情的踢上

门,在大家探究好奇的眼光中又面不改色的再次开门,然后重复了上次的动作。

小法师缓慢的偏过头,冷冰冰地对齐雅德问道:“呐,最后一关通关的条件是什么?”

“啊,你忘了吗?撕开里面人的衣服,用墙上的鞭子鞭打,直到他求饶交出最后的钥匙,对了一定要剥光他所有的衣服

,这点很重要。”齐雅德耐心的解释。

林伊千深吸了一口气,微笑地说:“啊,我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这时愚钝如齐雅德也察觉出了不对劲,小法师

的声音可是说是咬牙切齿了。

法兹里王子上前关切的说:“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该死的……”林伊千气得全身发抖,他大喘着气暴跳如雷面红耳赤:“里面那个混蛋怎么长得和我一样!啊啊啊!”

虽然小法师百般不愿,可是事已至此也无力回天,法兹里耐心地安抚了一番,才拉着别扭的某人进入了最后的房间。里

面的少年睁着大大的眼睛,盘坐在地上,微微仰头呈45°纯洁的凝望着众人,他羞涩地眨眼,不好意思地说:“你们有

什么事么……”

“不准用我的脸做出那么白痴的表情啊……”林伊千气结地捂脸,他已经没有任何气力来吐槽了,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

内心是五味杂陈,这种看着和自己仿佛双胞胎的人被朋友们S M景象的事一定会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吧……

王子的话语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明扼要,他大方的指着冒牌货:“那么脱衣服吧!”法哈德也紧随其后,笑呵呵的抓中某

人惊恐抗拒的爪子,暧昧地低语:“真的是,一点挑战都没有~这种很容易就辩分出真假吧,你就不要再挣扎了~乖乖

的听话会少吃一点苦哦~”

对我而言很有挑战好不好!这场景怎么看怎么怪异,好像自己被XXOO了一样……林伊千怨念地抓挠着墙壁,发出刺耳的

吱吱声,没有人敢对此抱怨,如果你能直面小法师纠结受伤的双眼……他背对着大家眼不见为净,不停地催促:“喂喂

,你们快点行不,我听着烦!

大约是抓住了小法师的痛处,冒牌货开始发出大声的呻吟和喘息,扭来扭去,断断续续地呼喊:“嗯~不要这样……给

我留一件衣服好不好……啊,不要碰那里啊~”这其中还夹杂着法哈德偶尔的感慨,说什么果然是冒牌,身材还是正牌

的好,皮肤也差了好多。

俗话说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变态,在令人抓狂的对白中,林伊千鬼气森森的转身,推翻了压制住冒牌货的

两人,变出了一把剪刀,果断地对着非常不和谐的某个男士重要部位威胁:“你再叫一声试试看!告诉你,没有余地了

!说还是不说,哼哼,我要你断子绝孙!”

齐雅德面如土色地退后,脱离的摔倒在了地上,这个少年太强大了!居然对着自己的脸做出了那么惨绝人寰的事!他还

是人么!他同情地打量着面色难看的另外两个当事人,你们今后会不好受的……王子和法哈德看好戏一般的站在一旁,

紧密关注事态的发展。

只要是个男人,对待那种威胁几乎都会缴械投降,而冒牌货君也不例外,还没有经历过现场版的S M,他就狗腿地双手奉

上了钥匙,恭敬地磕头:“请饶恕我!”

“马上变回去!”小法师磨着牙齿,声音低沉气急败坏地说。冒牌货赶忙念了句咒语,恢复了原型——长相平凡大众的

一位男人,丢在人堆里你绝对找不出来。他苦笑着缩到了墙角:“这个,我也不是自愿的……”

“听你的声音我觉得你很享受呢!”林伊千打断他的辩解,他怒视着仰头望天的法兹里和法哈德:“还有你们,我看你

们脱衣服很熟练嘛~”

“那只是在撕扯,”法哈德脸皮堪比二十个大饼的厚度,他一本正经地述说,“这种事应该是很有情调的~需要慢慢的

来,这里只是为了对付任务啊~如果你对我的技术不满的话,随时欢迎来指正啊~”

法兹里王子趁机转移了话题:“好了,我们通过了最后一关,就要进入存放宝藏的地方了~”

宝藏两个字顷刻间抓住了小法师的注意力,他拿着钥匙欢快的奔去最后的大门,面前赫然是一道刻有阿西米标识的石墙

。感受到众人的疑惑,齐雅德叹了一口气:“我们原来也到此为止的。这个门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小法师研究了半天,念了几句咒语,摇了摇头:“嗯,看来法术也没用,上面加持了魔法的保护呢,啊,那么怎么样才

能进入呢?”忽然他灵光一闪,恍然大悟的击掌:“啊啊,我想我知道怎么进去了!”

本来想要开口的法哈德好笑地看着他:“怎么进去?”

“这需要开门的咒语!”书上都是这么写的!这里可是如同一千零一夜的世界,那么那样做就对了~小法师装模作样的

背着手,得意洋洋的点点头:“总之呢,你们看我的就是了~”

法兹里王子不疑有他,不知在什么时候,他就对林伊千的话本能的选择相信。小法师假装清了清嗓子,拉风的撩了下头

发,扬起手一字一句地说:“芝?麻? 开?门!”

一阵冷风刮过,石门依然纹丝不动,齐雅德的期待变成了失望,他讽刺的讥笑:“你这是哪找的咒语,根本无效嘛~”

怎么会?!林伊千摸着头,他锲而不舍的尝试着,什么核桃开门、花生开门、松子开门,正是包罗万象,涵盖了这个世

界所有的蔬菜瓜果,甚至连黄瓜和菊花都试过了,可惜那个门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法哈德忍受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他揉了下林伊千挫败的头,不紧不慢的用刀划破自己的指尖,随着一滴鲜血淋在了海

盗骷髅标识的中央,大门绽放出淡淡的金光,然后缓慢地上升,沉睡了百年的宝藏终于再次展现在了世人的眼前。

小法师不敢置信的抱头,法兹里王子冷静都说:“看来你不光是一位盗贼。”

“阿西木是我的祖先,这个大门上有识别魔法,只有海贼的后代才能开启。”法哈德并不在意身份的曝光。

林伊千有气无力地说:“那你刚才还……你在玩我吧……”

“看你那么自信我以为你知道的嘛~”

小法师脸红耳燥地别过头,老师大人,您说的对,尽信书不如无书,我对不起你多年的教诲,我不仅当真了,还是把一

个童话故事当真了……我,自作孽不可活!

二十四

阿西木的宝藏果然名不虚传,除了常规的各类金银珠宝玛瑙外还有许多绝版的文献资料,这些珍贵的宝物随意的摆放着

,彰显着主人的漫不经心和财大气粗。当然在某个财迷的眼中,显然俗气市侩的金币更有吸引力,林伊千脸上已然浮现

出大片兴奋的红晕,双目含情脉脉地朝宝石们释放着超高电力。他柔情似水地抚摸着地上散落的金块,那忠贞不渝情深

意重的神情仿佛在对待亲密的恋人,令齐雅德一阵恶寒,身上的鸡皮疙瘩全体起立问好。

在珠宝的包围下,小法师的声音都变得轻柔动人:“法哈德,这些财宝你准备怎么处置呢?”

大盗先生随意地跳上一块金币山,胡乱捣鼓了几下,他烦躁地揉着头发似乎有些为难。法哈德从来都是居无定所的,他

如同空中来无影去无踪的微风,不会为了谁而停留,这些别人眼中的宝物对他却是大大的麻烦,这意味着他必须要分散

精力来保卫宝物们的安全。大约是感受到了林伊千灼灼逼人的视线,他慷慨地说道: “嗯,目前还没有一个好的想法,

不过既然大家都出了力。那就见者有份,也给你们一些好了~”

“此话真的?!你真是个好人!”小法师激动万分,不顾形象的抱住大盗先生以最直观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喜悦,如果他

是个女性,说不定还会以身相许了……

说起来这是大盗先生第二次近距离接触林伊千了,在公共澡堂的那一次法哈德忙着躲避根本没有注意那些细节,后来的

关于品评小法师皮肤的话语其实都是玩笑,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能一心两用地对只见过两面的家伙上下其手,他还

没有到饥不择食那一步。

但这次有些不同,怎么说呢,首先从意义上这算是林伊千主动的投怀送抱,最最关键就是萦绕在法哈德鼻尖的那丝与众

不同的气息了。林伊千是个爱干净的五好少年,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是每日必须泡澡雷打不动。

这是一个流行熏香和精油的时代,香氛的种类繁多比起现代有过之而无不及,比起刺激的麝香龙涎香什么的,作为一个

男人小法师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薄荷,这是原来穿越前他也青睐有加的气味,清新还提神,可谓一举两得。其他的总觉得

很伪娘……至于姐姐提议的牛奶、柠檬就直接无视吧~

对于一个习惯浓香的人,忽然有那么一天闻到了淡雅的薄荷香,自然会觉得特别。法哈德并没有表面那么纯良,他的职

业和身份决定了他的性格放荡不羁,和独善其身的法兹里王子相比他就是一个游戏花丛片叶不沾身的花花公子一名!于

是基本上是条件反射般,法哈德熟门熟路的勾起林伊千的下巴,笑呵呵地说:“恩~好人也是需要报答的,你用什么来

报答我呢?”

这次他才真正感受到了小法师细腻柔滑的皮肤,故意放缓的手指调皮的摸索着某人娇艳的脸蛋,还意犹未尽的不断画着

圆圈。小法师愣了一下,他觉得这桥段貌似很熟,好像是恶霸调戏民女来着……他不着痕迹的挣脱法哈德的怀抱,局促

不安地说:“呐,我们可是朋友啊~说这些很伤感情的……”

突然失去的温度令大盗先生有些小失望,他掩饰着自己的不自在,半真半假地说:“也不尽然,或许我们还可以更进一

步呢~”

林伊千忽略了大盗的真意,他厌恶的摆摆手:“我觉得这样就很好了,距离产生美嘛!”因为刚才受到的惊吓,小法师

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家饲主的身后,难得的乖巧听话。法哈德继续说道:“我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你们能拿多少就拿多

少吧,不用跟我客气。”

林伊千立马好了伤疤忘了疼,哼着小调计算怎么搬运才是最划算的,而王子一直缄默不语,此时他才出声:“那我们的

任务也算完成了。”

小法师回头望了眼王子,他是在提醒自己分离的时刻即将到来了么,这段时间和法哈德没大没小的玩闹,都快遗忘了这

件事,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他们终究是不同路的人,也许今日分别后再无相见的机会了呢~林伊千有些惆怅和伤感,

怎么说,法哈德也是他在异世交的第一个朋友(王子不算哦~),他的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不正经弥补了和小法师之间跨

时代的代沟,偶尔不经意间冒出的陌生词汇也会被法哈德善意的化解,他从不询问哪些词语的意思,这可能就是盗贼们

的处事方法吧,可是林伊千却觉得很贴心(王子是考究派OTZ)。

他不用战战兢兢字斟句酌,有话直说完全没有任何顾虑,这些天是他活得最轻松肆意的,他会永远记住这位好朋友吧。

想到这里,小法师放弃了原有的作战方略,只拾取了一把造型别致的钥匙。这把镶嵌了心形红宝石的黄金钥匙造型别致

做工精美,只是不知道取其相搭配的锁在哪里,整个房间里没有一处需要开启的地方。

缺陷才是美丽,正如同这段友谊不会划上圆满的休止符,不如各自怀念吧,也许有缘还会相见~法哈德也察觉出了法兹

里王子的深意,他叹了一口气,和法兹里相互击掌又使劲揉弄小法师的头发,他霸道地拆了林伊千的头巾,直到柔顺的

发丝变为蓬松的后现代鸟巢造型才停止。

大盗先生也是经历过多次分别的人,这样的场面见惯不惊,对于聚散早就看淡了,他嘴角勾起一道邪气的圆弧,坏坏的

笑着:“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一起把酒言欢吧~”

“好的。”法兹里王子也微微扬起嘴角,但很快又切换到面瘫模式,拉扯着依依不舍的小法师离开了阿西木的藏宝室。

小法师的依依不舍实际上含有相当的水分,天知道他是对法哈德不舍还是对那些耀眼炫目的财宝呢~

法兹里王子拿着阿西米宝藏的证明,马不停蹄地找到了达阿勒的国王陛下,并详细地讲述了整个经过。国王陛下聚精会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