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贼小猫

文案:

他是数年前现身江湖的神秘人物,

非正非邪来无影去无踪,

嫌少有人正真见过他的面目。

他身具多重身份,却不屑一顾,统统将它抛到九霄云外,只想与自家前辈恩恩爱爱一生一世。

此文轻松、温馨、有点腹黑、有点雷人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主角:白慕容,弘影 ┃ 配角:张青衣,姬子婴 ┃ 其它:攻受不分

第一章:你来我往

青山绿水之间,他轻抚起衣袖,修长的十指在面前的古琴上投下十根一样修长的阴影,流水似的音律如蜻蜓点水般自琴

弦内跳跃而出。

凉亭下小溪合着琴音潺潺流过,踢踢踏踏的几朵水花自急流的溪水中被溅起,再一个飞身,白衣舞动,白慕容已来到抚

琴人的身侧。

原本缓慢轻点的琴音突然变的狂躁起来,如同百马疾驰狂奔,风自卷起的马蹄声中呼啸而过。轻薄的红衣罗衫随着狂急

的十指,不停地抚擦过琴身。

啪!琴音在某个音节上戈然而止,玄断。

弘影急转过身,白衣红衫融合渗透,唇舌纠缠,十指相扣。

良久,两者呼吸才慢慢平息,弘影起身扶起被自己按倒在亭椅上的白慕容道:“今晚不会轻饶你!”

“悉听尊便!”白慕容露出清风般的笑容,话虽如此说却一个翻身,两个人的位置顷刻间颠倒过来,似乎欲将刚才的偷

袭给扳回,狠狠地抓起身下人的双手将它们扣于头顶,竟而迅速地俯下身撕咬住对方红肿的双唇。

“唔……”弘影脸上还未退却的红云再次抹上一层红影,仿佛探入他口中的灵舌似燎原之火般,越点越旺。

白慕容趁势用空出的另一只手略一使劲,弘影的腰身被猛地抬起更紧密地靠上自己,疯狂的红舌叫嚣着肆无忌惮地搅入

对方的口中,金津玉液蜂拥着自口腔内急急分泌而出。

撩开红衣罗衫的下摆,五指慢慢探入:“让你在这等了我五天……”搁着单薄的衣料轻轻摩擦着里面火热的温度,白慕

容的唇又再次附上:“我也跟你一样呢……”迷蒙着双眼望着眼前同样被欲火焚烧的人,手下的动作加速起来:“下回

任凭前辈处置……不过现在……我要你!”

“白——!”沙哑的声音好不容易自口中挤出一个音节。

“来不急了……唔!”

“啊——!”四周的林中鸟雀惊叫四散。

清晨的和风伴着鸟鸣飘进屋内,一张竹编的屏风前散落了一地的衣物,轻纱罗帐后白慕容一手支起头斜侧着身,端详着

在他怀内沉沉睡去的人。弘影眉头微皱,看来是被一晚上的翻云覆雨折腾的累坏了,白慕容对自己的杰作满意地露出一

个绵长的微笑。

“今日是师傅出关的日子,所以只好让你受累了。”也不管怀内的人是否听的进去,白慕容自顾自地说完后,轻啄了下

弘影微微紧抿的红唇,上面红肿的果实仍然饱满欲滴,让他不得不强忍着腹部下又活跃起来地骚动,立刻翻身下床。

刚弯腰捡起地上散落的衣物,身后就传来一股劲力,将白慕容再次带回原来的位置,同时落进一个温热的胸膛内。

耳边传来一阵湿热,弘影咬住了白慕容的耳垂来回轻咬舔舐,白慕容身体微颤,声音沙哑地道:“前……前辈……”

“嗯?”弘影轻哼一声,手上口上却不松开,反而在白慕容的耳廓间,有意无意地吐出些热气肆意挑逗。

“谢谢前辈体恤……时辰已到,我得走了……” 白慕容咬着牙,艰难地挤出几句断断续续地话来。

“可我改注意了。”弘影继续摆弄白慕容身上敏感的部位,手也跟着往下探入。

无奈,白慕容长叹一口气压下心中同样不断膨胀的欲望,内心挣扎片刻后道,“午时三刻,前辈可在山门外等我。”

青山派众弟子恭敬地立在门外,静静地等候着他们的掌门玄七子顺利出关。厚重的石门缓缓自内向外开启,一位素衣道

服的老者手持拂尘出现在众人面前。

“恭贺掌门顺利出关!”

“这段时日劳烦各位了。”

“青山派众弟子应尽之责!”大弟子白慕容恭敬地上前低头行礼,再抬头,师徒二人短短瞬间彼此交换了一个信任的眼

神。

“恩!”玄七子轻抚了下自己花白的胡须,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挥拂尘跨步走下石阶。每隔五年,青山派的掌门必定闭

关修炼数月以参透本门更高深的武学,时光流逝间,自他三十而立之年接过青山派掌门之职,玄七子已是第六次跨出这

个石室。

玄七子跃过众人径直往前,青山派大弟子白慕容紧跟在左侧,右侧则是二师兄张青衣,其后依次是三师兄华荣,四师兄

元穆易,五师弟叶琦及其余众弟子,一群人浩浩荡荡往正殿而去。

刚踏入殿内便听得山门外一阵吵杂。“外面为何如此喧哗?”玄七子转头问向身旁的白慕容。

“请掌门先行入座,待弟子出去打探一下。”躬身施礼后白慕容急步寻声往正殿外而去。

殿门外自家弟子的包围圈内一袭红影突然跃入眼内,白慕容心中了然面上却不动声色,飞身跃到站于包围圈外观战的一

位小师弟身旁,问道:“怎么回事?”

看到大师兄的到来,小师弟脸上明显的露出惊喜之色:“这个蒙面人武功了得,一来就直闯山门,几个师兄都不是他的

对手!”

白慕容闻言心道,这还用说么,你们这几个又怎么可能困得住他:“我去!”说着,一个飞身人已入得圈中。见大师兄

及时赶到,众师弟都知趣的退到一旁,以免成为多余的妨碍。

弘影轻松地避开白慕容攻来的招式,游刃有余,倒不是弘影比白慕容技高,而是背着众师弟的白慕容看似在跟对方周旋

,面上却已经换上轻佻的笑意,根本像是在与情人调情的味道。弘影面对众人的脸上不露笑,表情淡薄猜不出他此刻心

绪,一个回旋退后数仗就地坐了下来,挑起手里的古琴置于身前拨弄起来。

琴声伴着内力节节射向前方的白慕容,白慕容抽出手中的佩剑,以剑身阻挡玄妙的攻击。剑花飞舞,琴音漫天,一旁的

青山派弟子那里见过这等对决,个个都睁大着双眼,摒息观战。突来的琴音,掌门玄七子也同青山派其他内殿弟子赶到

正殿门前,站在高处一同看着这场似乎是难分胜负的对弈。

弘影十指翻飞,音律节奏顿时比刚才激昂数倍,白慕容也配合着它手中的剑挥舞的更快更急,如同流水在崖间无阻的流

畅直下,琴音带动剑气一同狂舞起来,浑然一体。武功修为不高者仿佛眼前是被雾色蒙上的幻影,看不清内里的动作。

站在高处的玄七子双眼微眯,两道浓眉深深地向中间隆起。而在他身旁两侧的另外四位高徒也一个个运气窥视,希望抓

住那些迷雾中一星半点的动向。待四周久久静的只有从那片幻影中传出的劈啪之声,琴音突然回转直下,停住!

弘影搜的一下收起古琴,夹与腋下往上门外飞身而去,回头对白慕容道:“有胆量的就跟我来!”

白慕容一个收式,佩剑重新落入另一手中的剑鞘之内,他施展轻功含笑着跟上那抹红影。

青竹莎莎鸟儿虫鸣,山中无人只有两抹疾驰而过的飞影,一红一白一前一后,容不得你看清已经跃过数仗之远,再无踪

影。

白慕容见已来到无人的深山之中,自腰间抽出一根细长的银鞭向前方的红影挥了出去,红影却飞快的一闪。鞭身挥出的

气擦过面上那张粉白的面具,面具顷刻间裂为两半掉落下方的灌木丛中,一张精致绝伦的脸向身后的白影扫了一眼,微

微提气,一霎那的功夫又跃出数仗。

收回银鞭,再挥出,银鞭绕过一棵老树的枝桠,白慕容借着银鞭脚步轻点,轻松落地。再一甩手,银鞭重回腰间,他凝

神静听,片刻后自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猛的回转过身,一把古琴迎面向他冲来。来不及多想伸手便接过琴身,在

半空中打了几个回旋,方才将琴稳稳地置于怀中,人也跟着被定于原地不能动弹。白慕容轻笑两声,漆黑如黑琉璃的眼

珠在眼里转动:“前辈你即使不点我的穴,我也会乖乖任你摆布!”

弘影自他身后走出,从白慕容的怀里拿过古琴:“其实我倒希望你不要接它。”走到他的身侧将脸靠近,口中的热气吹

在白慕容的耳边一阵迷乱。

“那我大概三天也别想下地走路。”白慕容笑意轻佻,眼角的余光只能瞥到身后人的零星半点。

弘影面无表情的退开两步,挥手一扬,手中的古琴稳稳落与一棵树杈之间。再伸手向前,白慕容手中的佩剑和腰间的银

鞭已不在原处,佩剑插入古琴与树杈间的缝隙之中,细长的银鞭正握于他的手内。

“你想用神蟒来绑我吗?”白慕容邪笑着,眼神在弘影手中的绳鞭上来回游窜。神蟒乃白家家传秘宝之一,与青山绿水

剑并驾齐驱,鞭身传说取自长白山千年巨蟒的蛇皮,巨蟒每年脱皮一次,历经数百年后,蛇皮已吸取长白山内天地之精

华,韧性堪称天下无双,坚如金刚石,火烧不留痕。采此皮需选用千年巨蟒刚脱的新皮,有无双的胆识与机智堵上自身

性命接近刚脱皮的巨蟒才能有幸获得,然后再将新皮在半个时辰之内泡制与千年寒谭之中,经无数岁月洗礼,摄取寒谭

之气,方才是今天的神蟒。

弘影走上前,抬起一手点住他的哑穴:“可我还是想让你三天都走不了路。”抽走白慕容腰间的腰带,外衣立刻敞开露

出里衣,五指探入衣襟抓住,一个翻转倒入下方柔软的落叶堆中:“慕容你可知,我为何喜欢秋天?”迅速地用手里的

绳鞭将白慕容的双手捆于头顶,一只手撑于他的头侧凝目俯视,身下的白慕容自然不能说话,但笑容还是那样轻佻毫无

惧色,反倒透着隐隐期待。

“因为这样在外面没有床也没有关系。”探身重重的吻下去。

“……”好主意,那下次我也要试试!白慕容热情地回应着。

弘影用另一只空出的手褪去白慕容下身的衣物,熟门熟路的摸索起来,身体略微抬起离开半分:“慕容,你昨天有些粗

暴,不过我还是会好好待你。”

“……”白慕容心道,如果我那也算是粗暴,那与前辈相比也不过是滴水之恩罢了。脸色渐渐潮红一片,眼中神彩逐渐

失去焦距,无法发出呻吟的口中呼出团团热气,在这深秋里显得极其暧昧鲜明。

弘影手指暂时停止下方的动作往上方而去,五指一根根代替唇舌送入白慕容的口中:“你要好好的弄湿,我来得太急没

有带玉蜂浆,我不想弄痛你。”

“……”唔……鬼才相信!要不是昨天先下手为强,今天我那里还能站在师傅面前!

“你不信也没关系,你说过这次任凭我处置……”一口咬住白慕容胸前的凸起,弘影感受到身下的人颤栗不已却发不出

任何呻吟之声。手指上传来一阵阵刺痛,弘影抬起头迷恋地仰望着正用力含住自己手指的人:“慕容…我好想你……”

深秋渐冷,夕阳西下浓重的夜色早早覆上,青山派守夜弟子忙碌着给各个殿堂廊下点上了烛火灯笼,掌门玄七子房内此

时正传来交叠的人声。

“师父,大师兄已经三日未归,弟子有点担心!”玄七子近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黝黑的脸庞上,两颗滴溜溜的黑眼珠

好似午夜的星辰,闪烁灵动。叶琦是青山派五大弟子中最小的一个,年龄虽小却不知从何时起便学会了一手出神入化的

易容术,此术据他本人所说是在入青山派之前受一个高人指点,但那个高人究竟长相如何他从不知晓,因为每次高人出

现都是不同的容貌,甚至是时男时女阴阳不分。而因此在青山派内都传说叶琦现在的容貌,也许也不是现在这幅黑黑的

模样。

“师弟说的是!大师兄虽然武功出神入化,但这次的对手恐怕不好对付,请师父让我同师弟带上几名青山派弟子一同寻

找大师兄。”身后的三师兄华荣跨上前来,走到玄七子面前恭敬地低头请示。华荣身材魁梧,除去脸上交错的刀疤面容

原本显的憨厚,像个经年居住于山野的猎户,却从不见他涉猎挥刀,他的武器便是他的拳脚,挥拳如刀可劈石,飞腿如

剑可断水。

玄七子望着坐下自己的两个徒儿表面上露出的真切之情,心不为所动淡淡地说道:“慕容一向自知分寸,徒儿们不必担

心。”

“可是师父这次非同往日,怎能让大师兄一人犯险!”华荣上前想要再劝,并有意无意的推了下站在自己身旁的二师兄

张青衣,师父向来最听二师兄的话,难得有机会可以借故下山,可不能轻易放过。

玄七子伸手悠闲地抚着自己的一把白胡子,故意忽略眼前的几个好徒儿挤眉弄眼地小动作,“为师当日见此人内力深厚

,所用兵器更是怪异却并无伤人之意,琴声中虽加着深不可知的内力但无半点邪念,否则以此人的功夫想是你们几人合

力,也斗不过他百招之内。”

“师父似乎把此人说的有点言过了。”一旁一直静观喝茶的四师兄元穆易放下手中的茶水,“照师父的话岂不是自贬我

们青山派的武功远不如白家?”元穆易嘴角向一边翘起,俊丽的脸上显出不削的神情,按他的性子,即使技不如人也从

不愿服输,那傲然的气势常令人头痛,因此他的一身轻功使得如火纯清,用他的话说打不过就逃,逃的过便也不算自己

输了。

“没错。”玄七子肯定地说出两字,依旧气定神闲,“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此人武功深不可测,非你我可以对付得了

的。”

原本还想反驳地元穆易没想到自己的师父竟如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虽说他也看见了此人的武功非比寻常,但

师父的话却把他老人家自己也包含了进去,一时心理替师父不平,气的尽一时无语,端起茶水猛喝一口。

“师父难道知道此人的来历?”二师兄张青衣看周围师兄弟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适时的上前打破尴尬地气氛。在

五人之中他是看似最沉稳内敛的一个,有一张柔弱书生的脸,让人即想要依靠又想要保护他,也因此常使人无法从他的

面貌上轻易猜透他的心思。

“为师小时听你们的师祖说过,武林中曾有一人行踪飘忽不定,每每出现手中必有一把古琴,无人知晓他出自哪门哪派

,仿佛从天而降。”玄七子搜寻着脑中某一段记忆:“据说他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十二年前,魔教再次崛起的时候。”

“那他难道是魔教中人?或者与魔教有些瓜葛?”叶琦迫不及待地插话,气氛再次活跃起来。

“徒儿们莫急,待为师慢慢说来。”玄七子端起手边的一杯茶水,浅浅地喝了一口放下,“怪就怪在他与魔教不仅毫无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