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夜霜华+相性100问——靡靡之音

文案:

一千年前,沉音爱着至高无上的真神,因为得不到想要的爱情,他杀死了真神,几乎将整个世界毁灭。

一千年后,沉音坐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上,懂得了寂寞与后悔。而这时,一个美丽无匹的男子有预谋的向他慢慢靠近。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沉音、方瞬华、陆明琛┃配角:星临、苏意澜、从渊、白商┃其它:女王受、男宠

第一章:卑微的勇士

我转动着手指上的蓝宝石戒指,太久时间的静默已经让周围的侍从开始不安。

透过帷幕,我打量着单膝跪在空旷大厅中的青年。月光长石的地板冰冷异常,他却依旧身姿笔直,只是右腿的鲜血顺着

大腿缓缓的流下来,将膝下的地板染红。

青年五官秀丽,神情冷峻,浴血之姿优美又惹人怜惜,但这一切对我来说,依旧是太寻常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委羽山上的积雪融化,如果想找到这座隐藏在皑皑白雪中的宫殿,只有趁这个时机。

所以总有许多人不远万里,翻过高大的日月山,穿过荒凉的洹流,登上阴冷的委羽山,企图来到这座我居住的噬神殿。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会死在路上,只有极少数的幸运与能力同时具备者,才能来到我的面前,比如眼前的青年。

但是,他们能不能实现梦想中的愿望,还取决于一个更重要的因素。

我的心情。

我用手支着头,开口道:“既然来到这里,你该知道实现愿望的代价是什么?”

青年的声音很平静:“我知道。”

“那么过来吧,”我抬手让侍从们掀起帷幕,“让我看看你有没有用来交换愿望的资格。”

黑色的帷幕缓缓拉起,青年一步步向着我深陷的阴影走来,在看清我的瞬间,他的表情明显震动了一下。

我没有动,等他来到我面前。

待他站到我身前,我收起支着下巴的手,从他的肩膀开始抚摸。

我微凉的手从他的衣襟伸进去,先来到肩头,他的皮肤细腻光滑,肩膀圆润,肌肉匀称而富有弹性,仿佛还带着青春弥

散的香味。手到达胸前的时候,我捏了捏他的乳头,感觉到那小东西明显的硬挺了起来,手下的身体也更加僵硬。

我用眼神示意,侍从们立刻上前脱去他所有的衣物。

这具身体宽肩细腰,乳头粉红,臀部窄翘,大腿笔直修长,皮肤颜色雪白,配上他的脸,完全是一副冰山美人的长相。

只是右腿上有一道将近两寸长的伤口,两边肌肉狰狞的翻开,鲜血还在缓缓的涌出。

如同美丽的玉器上让人无法原谅的瑕疵。

我抬手拂过那道伤口,眨眼间,那些伤痕与鲜血便消失不见,根本看不出曾经受伤的痕迹。

我伸手握住青年双腿间的东西,感到它在我手心里膨胀,形状和颜色也都不错。

但还远远不够。

到目前为止,看到的所有东西依旧让我兴趣缺缺。

于是,我把手放在他的腰上,将他拉近了一些,用另一只手撩开遮挡在他面前的几缕长发,于是我看到了一双异色的眸

子。

一金一碧,金如灿,碧如蓝。

冷淡的,平静的,那样的目光几乎瞬间将我的全部心神吞没。

我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已经消失,我的眼前就只剩下了这么一双眼眸。

我听见自己的心开始狂跳,再也忍不住,深深的吻了上去。

***

许多年前,我也曾深深的爱过一个人。

总觉得只要他一个笑容,就能让心底灼热起来。

而他却是不常笑的,甚至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他会那样深情温柔的微笑。

我的名字是他取的,他给我取名叫沉音。

我诞生的时候,他告诉我,这个名字是期望我沉郁稳重、包容天地的意思。

一开始,似乎一切也都是这样毫无偏差的发展着。

那真的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在天地之初,万物初萌,我是他创造出的第一个有灵识的个体,自然而然的成为与他最为

接近的人。

神族诞生后,我成为掌管大陆北方的神祇,地位超然。

而他是整个世界的创造者,拥有超越一切的力量与美貌。

敬畏他,仰慕他,爱上他,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我们会接吻,也做爱。

我狂热的爱着他,并且以为他也一样爱着我。尽管他并不常常与我在一起,尽管他呼唤我的语气总是太过冷静,尽管他

看我的眼神并不热烈,但我一直这么一厢情愿的认为着,因为我已经是与他最亲密的人了。

他是创世之神,立在万物之巅,也许天性就该是淡漠的。

但即使是这样安慰着自己,长久的岁月也让我越来越无法忍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期望他的眼睛只看着我一个

人,只有我能听见他的声音,只有我能碰触到他的指尖。

他的美,他的高贵,甚至是他的冷漠,这一切都让我迷醉。

也许都是注定,那时年轻的我,终于做出了那样疯狂的举动,我在他的食物中下了安魂香,然后将他绑在穹冥无妄宫的

密室中,九天九夜,在遭到拒绝后,更企图侵犯他。

我至今记得他那时候看我的眼神,平淡的,怜悯的,仿佛他从昙华城上俯视着沧溟之野的众生。

之后,他折断了我的本命花,依旧是那样怜悯的眼神。

他并不绝情,我的本命花虽断,枝茎却并未完全分离。于是我逃到了荒芜的洹流,灵魂游荡,身体却在有心人的安排下

转世。

我在等待着他的原谅,等着有一天能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只到有一天我看到另外一个人,看到他右手上缠绕的枥莣花,那是创世之神的本命花。

……

很久以后,我才想明白。

对我的惩罚之所以并不狠绝,只是因为他并不在太乎。那些我以为大逆不道的行为,其实于他而言,并没有真正构成什

么威胁。对他来说,大概只是小孩子不听话时的无理取闹,不过当然要惩罚,因为规矩不能乱,乱一而淆十,这些道理

他总是很明白。

他活得太久,各种各样的事情也看得太多,大概没有人能比他更睿智通透。

他总是强大的,理智的,似乎永远无可战胜。

但最后还是我赢了。

我亲手砍断了他所有的本命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花茎中涌出金色的血液,汹涌的流入稷泽,将整个湖水都染成淡金色

我对着大片凋零的枥莣花疯狂的大笑,泪水却不断涌出双眼。

那种太过鲜明的爱与痛楚几乎将我撕裂。

但现在想起来,一切却又是那么模糊不清,所有的所有似乎都只剩下一层依稀的轮廓。

***

镜中的男人消瘦而苍白,穿着黑色的长袍,更显得阴郁。只有一头几乎及地的长发光可鉴人,似乎全身上下的活气都被

这段头发吸取干净。

人倒成了头发的背景,仿佛一个阴沉的影子。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巨大的水晶棱镜,几个侍女站在我身后,小心翼翼的打理着我的头发,上油、梳理、再清洗整理。

时间并不短,但站在我身边的青年却没有显出一丝一毫的不耐。

我从镜中打量他。

决定留下他的那天,他太狼狈。

长途跋涉,风餐露宿,再漂亮的人也会被弄得面黄肌瘦、蓬头垢面。

对留在身边的人,我向来很挑剔,所以他被带下去养了很久,今天才又送到我面前。

我一眼看到还是那双一金一碧的眼眸,在镜中凝望了许久后,我示意他来到我面前跪下,这才掐住他的下巴仔细端详。

他长得实在是很好,五官是青春而秀丽的长相,但皮肤雪白,眼尾上翘,仔细看来竟然觉得有种冷酷的艳丽。只是他表

情凝肃,身材高挑,肌肉匀称,并不显得柔弱。

在我见过的许多美人里,也称得上是十分难得的好相貌了。

更难得的是,这样美丽却又冰冷无情的神态,竟有几分与他相似。

这是一个人类,最多二十五岁上下,连我年龄的一个零头都够不上。

我向后更深的靠进了椅背,一边放松了身体,对青年说:“来吧。”

依然跪着的青年看了看我身后依旧动作着的侍女们,没有说话,却略微皱了皱眉。

我没有作出任何表示,耐心极好的等待着。

青年看了我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接着不再迟疑,轻轻拉开我黑袍的下摆,将头凑向我的双腿间。

我闭上眼睛,身体的感觉也变得更为敏锐,只觉得自己被一团湿润和高温包裹,让脊背一阵酥麻。

我确定这段日子他一定学了不少东西,因为连我也想赞叹他嘴上的技术实在不错,简直是连魂魄都要被吸出来。我的呼

吸渐渐急促起来,手揪紧了他的头发,一面感觉到他的手抚上了我的腰际,灵活的在腰侧、臀部、大腿根部轻轻重重的

抚摸着。

并没有过太久,我达到了高潮。

快感的余韵中,我被抱了起来,放置在柔软的床上。我睁开眼睛,看见青年立在床边,脱去了全身的衣物,然后半跪在

床边,扶起我的双肩,亲吻我的颈项。

他的动作小心翼翼,解开衣扣的方式循规蹈矩,抚摸的手势也很谨慎,不痛不痒,熟练却缺乏热情。我呼吸均匀的看他

仔仔细细的帮我润滑,再慢慢的进入我的身体,突然觉得一切都很乏味。

他眼中的平静与冷漠,尽管已经被小心掩藏,但还是在不经意间流泄出来。

让我想起了那双颜色与之相似的眼眸。

也是这样漫不经心的床事。

大概是为了让我不会那么觉得尴尬,那个人也总是在真正进入前轻轻的抚摸我,他的手总是滑过我的脸颊,轻微的碰触

我的手腕,偶尔会握住我的手。

都是那么一些无关痛痒的位置,但因为是那个人的手,我总会呼吸急促,被他触摸过的地方都仿佛要燃烧起来。往往他

还什么都没有做,我都已经先达到了高潮。

即使是在床笫之间,我也从来没有感觉过他的热情。

也是如同现在一般,进出的节奏十分均匀,顶撞的位置也很恰当,让我不可避免的有了快感。

那时的我觉得这样就是幸福了。

但经过这么多年,我总算不再那么笨得无可救药。

我踹开依旧在我身上动作的青年,伸手给了他一巴掌,坐起身来。

一旁静立的侍女立刻为我披上衣服,上前问道:“星主,是否将他带下去?”

“不用。”青年的长发垂落下来,我看不清他的神色,“难道没有人教过你,在愿望实现之前要懂得忍耐?就是再不情

愿,你也得忍着。”

青年并没有马上回答我,他顿了顿,把垂散的长发拨向身后,露出他金碧的眼眸,反而有些懒洋洋,“明琛不明白,还

请星主明示……”

他半边脸红肿着,半躺在床上,赤裸的身体没有丝毫的掩饰,表情冷淡,眼神和声音却充满魅惑。

“不明白吗?”我笑了。用勾引的手段来弥补之前犯下的错误,到也新鲜,“是否要我亲自来教你?”

“那就请星主不吝赐教。”他顺势躺倒在床上,一手却扶住了我的臀部。

我甩开披在肩上的衣物,跨坐在青年身上,瞬间感觉那火热的巨大将我重新贯穿。

“啊……”我与他同时呼喊出声。那瞬间涌上的快感,像潮水一般漫过我的腰际,青年顺势托住我的腰臀,一下一下的

挺送清晰而充满力量,让我未出口的呻吟全部卡在喉间。

这一次再不是近乎温吞的温柔,而是充斥着激情的占有,有几次我都觉得疼痛异常,勉强支撑身体的小腿几乎忍不住痉

挛,但又觉得这样的痛感恰到好处,至少让知道这并不是又一次的敷衍。

我所要求的,也不过是这样。任何人都可以向我送出礼物,再从我这里换走自己所需要的,但一定要记住,不管你送出

的是什么,务必要包装精美。

那一夜,我睡得十分沉稳,连从来困扰我的梦境都没有出现。睁开眼睛的时候,青年已经重新帮我整理好了一切,衣着

整齐的立在床边,正用侍女递上的锦帕擦拭着双手。

我看着他拿住锦帕的手,每一根手指都修长有力,肤色光润。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面沉如水,微微低头:“陆明琛。”

“那么陆明琛,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我动了动,刚刚报出名字的青年立刻将我扶起,为我调整好靠枕的位置,

让我能舒服的靠坐在床头。

“……”他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题,却更深的弯下了腰,表情淡然,明丽的眼睛却自下而上的望着我,睫毛长而浓密,

越发显得动人。

但我看到的,却是隐藏在这双迷人眼睛背后的欲望。

这个人,远没有他外貌表现出的那样清心寡欲。

人类总是如此,生命短暂,欲望却无穷无尽,总是渴望得到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默默的望了我一会儿,他说:“星主,我想留在噬神殿。”顿了顿,他又说:“留在您的身边。”

声音很低,说得有些含糊不清,但是那温柔的语气,真的有些脉脉含情的味道。

我看了他一眼,他垂下头,将腰弯得更低,“请星主成全。”

我没有立刻回答,思绪有些飘远。

他并不是第一个向我提出这样要求的人,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神族覆灭后,魔族统治了沧溟之野西面的沙漠——洹流,仙族统治了沧溟之野东面的平原——广都之野,蛟龙族占领了

海域,人类全部沦为奴隶,妖族和肮弃族则被驱逐。

仙族是由人类转化而来,虽然拥有神族赐予的力量,但毕竟有限;蛟龙族在水域中身手灵活,上了陆地却极为柔弱;只

有魔族,几乎完全继承了神族的力量,虽然数量并不多,势力却十分惊人。

委羽山中的噬神殿,正是魔族集权的所在。

我,就是统驭所有魔族的首领。

但我已经很久没有踏出过噬神殿了。

在那个人连同剩余的神族一起消失后,除了百年一次日月山上的“七星魁之聚”,我没有踏出过委羽山一步。

众人趋之若鹜的权势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的吸引力,从来能引起我兴趣的,只有同那个人有关的一切。所以当知道也许再

也无法见到他,我的心也如同冷却的灰烬。

但时间毫不留情的流逝着,我在这股洪流中巍然不动,其它人却早已被冲刷得面目全非。这千年来,来到委羽山的几乎

全部是肮弃族、妖族和人类,并且以人类为最。

肮弃族和妖族尚有千百年的寿命,而人类能毫无病痛生活的时间,却只有短短的几十年。

当然,这也是人类被选中成为奴隶的原因。

当年魔、仙、蛟龙族共同发起的针对神族和真神的叛乱,对许多人来说,依旧历历在目。所以鉴于同样的道理,拥有力

量的妖族和肮弃族也被率先驱逐和追杀,反而是脆弱的人类被保留下来,作为大量奴隶繁衍。

人类渴望获得自由生命的愿望如此强烈。

有人来到噬神殿是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有人来到这里是为了获得永恒的生命,但一旦他们离开噬神殿,离开人类无法

长久生存的洹流,被仙族和蛟龙族发现已经获得了异能,就会被毫不留情的剿杀,无一例外。

所以有些人想要留在噬神殿,想在这里获得永生和自由。

但他们并不知道,即使魔族并不喜欢用人类来作为奴隶,但如果留在噬神殿,也只能被用作侍奉魔族。

奴仆和奴隶,其实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