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王爷——正气凛然

文案:

三王爷对自家妹妹是百依百顺的。

这是全太平王朝都知道的事。

当然,太平王朝的百姓是不会这样说的。

他们说:“三王爷?瑞王?我不知道。”

“……哦,你怎么不早说。原来是那个甚为疼爱自家妹妹的王爷呀!”

爱妹如痴的清平为阻止妹妹与自认为是傻小子的齐定在一起,用尽心机把齐定名声搞臭!哪知弄拙成巧,反而把两人送

到一起。甚至把自己也连带送进了温柔小攻三卿嘴里。这下妹妹不干了!也当起了棒打鸳鸯的那根棍子!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清平,黄三卿 ┃ 配角:清宁,齐定 ┃ 其它:

三王爷对自家妹妹是百依百顺的。

这是全太平王朝都知道的事。

当然,太平王朝的百姓是不会这样说的。

他们说:“三王爷?瑞王?我不知道。”

“……哦,你怎么不早说。原来是那个甚为疼爱自家妹妹的王呀!”

三王爷字清平,关于三王爷这个称呼还是祖传的。

他祖上的祖上当年被人称为三王爷,而那家人偏偏在香火上又是单传,本来敬称祖上的独子为三小王爷,而三王爷西去

了三小王爷便成了三王爷,而这个称呼后来就传了下来。

总而言之,三王爷出生的时候,他爹还是三小王爷,到今年二十四岁,自己便做了三王爷。

三王爷的爹是个将军,还是个声名远扬的大将军,即使去偏远地区街边的小巷子去问,卖馒头卖包子的也会说:“镇平

将军?我知道呀,那可是个大将军,一个人能杀好几千敌军哩!”

将军爹常年在边外,三王爷的娘又早早便因病去世了,偏偏将军夫妇伉俪情深,将军只有一个结发妻子,并不再续弦。

所以很早的,三王爷便是和自己唯一的妹妹嘉宁郡主相依为命。

而这嘉宁郡主,正是三王爷的心头肉。

坊间有故事流传说,在三王爷还是三小王爷的时候,先皇有次问他说:“清平啊,你的抱负是什么?”

而那时十四、五岁的清平君眼神坚毅的说:“清平愿做像爹爹一样的大将军,金戈铁马,保我太平万里河山!”

清平君说的是豪气冲天啊,皇帝龙颜大悦:“好清平,有抱负,那你下次同三王爷一起去边外锻炼吧。”

而清平却突然呆住了:“这……这怎么可以?我若是走了,宁宁她一个人会害怕的。”

三王爷爹爹倒是想去教训一下自己没有出息的儿子,只是龙颜更加大悦了,然后便是全朝的人都笑了。

我们姑且不论这个事情的真实性,因为但凡见过三王爷的人都信了。

四月,春光明媚。

早上,鸟儿在书上乱叫,街边也摆摊闲逛的热闹起来。

城东一处院墙里同样也热闹了起来。

“小姐,小姐,王爷说你今天一定要多穿一件外衣……”一个穿绿色衣衫的小丫头跑向前方穿鹅黄浅衫的少女。

“再穿一件?”鹅黄浅衫的少女转过来,“穿两件薄外衣?多可笑多难看呀,我才不要,今天那么热,小绿你都不穿两

件的。”

“因为是王爷说的嘛。”小绿笑嘻嘻的看那少女。

“真是的,哥哥太讨厌了。”少女嘟着嘴抱怨,“你就当忘了或者没看见嘛,今天要和其他女孩子一起出去游玩的,我

可不想穿两件被笑啊。”

“小姐,春寒料峭,你要是生病了王爷可又要急得团团转了。”

少女深深的叹了口气,穿上了白色的外衣。一边想着,自己少不得又要被其他的女孩子们调笑什么你那母亲哥哥之类的

了。

而此时她的母亲哥哥,哦当然也就是我们的三王爷正在去礼部的路上。

偏巧偶遇不务正业,喜好家长里短的何家少爷。

“哟,据说你最近晚上禁了你家宝贝妹妹的足啊。”

“最近夜晚不大太平,听说京城有良家姑娘被……恩,你也知道的。”

“我还听说你家仆人每晚都换班轮流巡查你自家院子?”

“我担心那歹人会跑进我家里来。”

“你用得着这样吗?我家仆人都听你家仆人抱怨都烦死了。”

“你又没有一个又漂亮又聪明,知书达理,温柔娴淑的好妹妹,你怎么懂得我的心情!”

“……行了行了。”

三王爷尚在愤愤,正巧黄侍郎从礼部出来,何少爷对黄侍郎苦笑一下,竟然溜了。

“妹妹当然要保护的好好地,不然那歹人定会贪图我妹妹的美色……”

“恩,当然要保护。”黄侍郎接管了三王爷,“你今天的挂饰很好看啊,哪里买的?”

“这个?”三王爷低头撩起挂饰,“这是我妹妹做的!好看吧,可比首饰店所有的挂饰都好看了。”

黄侍郎看着三王爷笑的灿烂的脸,暗想是你昨天才说你妹妹送你了个挂饰啊。

“嘉宁真是手巧,改天让她也给我做一个一样的,也让别人羡慕羡慕,你可同意?”

“恩。”三王爷没想到什么不对,“好吧,你我关系这样好,宁宁也会同意的。”

黄侍郎笑,清平你可真呆。

三王爷喜欢办公事。

或者准确的说他那颗为国献身为国捐躯的心灵一直都没有变过。

“我也好想踏青呀。”旁边桌子的冯少爷念念叨叨。

“那就去踏。”三王爷头也不抬。

“凭什么我就在这里改文书,我那闲散的姐姐就能去踏青?”

“你姐姐?冯华茵?她们不是今天去街上买东西么?”

“什么呀,她们是要去郊外踏青。哦,倒是有这个说法,不过那是骗肯定不让妹妹出城的清平的……”冯少爷后知后觉

,捂住自己嘴说:“清,清平,怎么是你在和我说话?”

三王爷才不理他,正又急又恨的。

黄侍郎闻言出来,冯少爷指指桌子说:“那个桌子是刘大人的,不知道为什么清平坐在那。不是我的错。”

黄侍郎说:“好了,清平,不要急,大白天的郊外也很安全的。”

“可是最近京里不太平。万一……”

“那我带你去看看好不好?”黄侍郎拉三王爷起来,“我们骑马去,很快的。”

“我没有骑马……”

“我带你。”

三王爷于是安然的坐在黄侍郎那匹大白马上,黄侍郎从后面拥着他。虽说有些不自在,不过三王爷还是忍了。妹妹要紧

在郊外一处他们看到了一群踏青的小姐,丫鬟,仆人们。

三王爷还离得很遥远便在马背上就一边挥手一边大声喊:“嘉宁!嘉宁!”

难得黄侍郎也有了一种要把头藏起来的欲望。因为那边是笑倒了一片小姐,丫鬟和仆人们。

“这可是你哪家的情郎?想要与你私奔?”一个小姐打趣她,“哟,我看错了,那不是你哥哥么?”

“是母亲哥哥。”

“说不准那是要来说,嘉宁,今儿天冷,再加件衣服穿。”

嘉宁的脸抽搐了,站起来对着那边喊:“黄大哥,拉马!”

黄侍郎很听话的把马拉住,三王爷回头疑惑的瞪。

“黄大哥,我求求你把我哥哥带回家去。”

那边的人更是笑得开心,黄侍郎也听话,把马头转回去便走,三王爷扭头质问:“我还没和宁宁说话呢,我得带她回去

。”

“你没看那么多人吗?也带了侍卫,肯定安全的。嘉宁一定也是想玩的,我们还是不要打搅她了。”

黄侍郎看着站在街边一动不动了好一会儿的三王爷,想是不是嘉宁的话伤到了他,正打算上前安慰。

“春天了,你看女孩子们都穿的是很漂亮的新衣服。”

黄侍郎想,算了,他就知道他不是在伤心。

“可是今年还没有给宁宁做新衣服。女孩子就应该漂漂亮亮的过春天,何况宁宁本来就是天生丽质,更应该穿好看的新

衣服。”三王爷回头看黄侍郎,“三卿,你可要陪我去看看布?”

现在倒也是要说说这黄侍郎。

黄侍郎,黄丞相之子,年二十一,字三卿,与当今圣上同岁。

幼年时,与圣上以及一帮皇子也包括三王爷一同学习,关系甚好,才气也高。同时也是三年前的状元郎。

虽说现在只是礼部的一个侍郎,不过前途也就不用多说了,至少皇上亲口说过自己最信任觉得最靠得住的就是黄三卿。

当然我们即使不考虑当时皇上的对比说的是三王爷,这句话也反映了皇上一部分心理的。

两人在都是姑娘家的街道里穿行,周围有很好多姑娘在窃窃私语,在议论纷纷。

两人都是温润儒雅的公子,长的也都是很好看的,再加上衣衫华贵,自然挡不住爱做梦的姑娘家们的视线。不过带温柔

浅笑的黄侍郎还是比表情严肃的三王爷要有人气多了。

锦绣布店。

“三王爷,今天又来给嘉宁郡主买布的么?”老板点头哈腰。

“恩,我来挑些好看的。”

老板摆出一批浅色淡雅纯色的布与纱说:“王爷,今年的姑娘都喜欢买纯色的,你看这些是都是大家喜欢买的。不过你

要是不喜欢我们这也有新织的带花的。你看呢?”

“这么朴素的布,不行,得要好看的,要有花,这种布穿出去一点都不好看。”

黄侍郎只跟着点头。

老板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只能把自家堆着的花布拿出来。要说这三王爷倒是真疼爱自家妹妹,可是这个审美真是……

三王爷很认真的看布,不时想想自家妹妹穿上好看不。黄侍郎也在很认真的看布,努力想从花布中找出现在的小姑娘会

喜欢的花色。

三王爷挑了匹粉底上面有桃红色桃花的布,笑嘻嘻的问:“三卿,好看不?”

黄侍郎看看那匹花色过大过分艳丽的布,点点头说:“很好看。”然后从布里抽出三匹说,“我觉得这个,这个,这个

也不错。”

那些是一匹白色的底,上面绣着极淡极淡的荷花的布。一匹红色为底,上面绣着金色的花朵的布,却也毫不艳俗。还有

一匹蓝白交织着的布。倒真是好看的。

于是三王爷看看说:“也好看,那就这四匹吧,三卿眼光也真好。”

黄侍郎笑笑,接受夸奖。

晚上待到嘉宁回家时,看到的是在家里喝茶的自家哥哥和黄侍郎。

三王爷献宝的把四匹布给妹妹看。嘉宁惊喜的看着那三匹布,不,是那四匹。

嘉宁抱着哥哥蹭了蹭,“谢谢哥哥。”

乐呵呵的三王爷抱着四匹布跑去找丫鬟让她们做衣服。而嘉宁也对黄侍郎笑了一下,

“也谢谢黄大哥了。”

“不必客气。”黄侍郎微笑喝茶。

晚上的三王爷想起今天黄侍郎说的也想要那好看的挂饰,便去找自家心灵手巧的妹妹。

“宁宁,你看你能再做一个挂饰么?”

“怎么?有人要,你不是只希望自己戴我做的东西嘛。”

“别人当然是这样了,可这次是三卿呀,我和三卿关系那么好,我怎么会小气?”

“你!”嘉宁皱眉,“我看你其实也巴不得让他带着去到处炫耀,呀,看我们家嘉宁是一个多么‘心灵手巧’的人吧!

“嘿嘿。”三王爷傻笑,“你看我都答应他了嘛。你黄大哥对你也很好嘛,所以就再做一个吧好么?”

“要是别人当然没什么,偏偏是黄三卿那家伙。”嘉宁暗自嘀咕。

“你说什么?”

“没什么啦,可是最近我没有时间做。”

“咦?宁宁你要做什么?”

“丰远将军不是明天就要回来了嘛,我们当然要去看,要去欢迎,还要去拜访。”

于是嘉宁很爽快的决定了未来几天三王府的动向。

丰远将军,是很年轻的将军,而这一次是他第一次以将军的身份凯旋回朝。

按理说现在也是太平年代,但是边境的事情总不会是顺利的。这次是丰远将军率兵夺回了边境一个较大的城镇,在没什

么大战发生的现在也算是一件大事了。

京城的人们更是发扬了他们又八卦又爱凑热闹的习性,早早的便聚集在街边等着看将军的风姿。

三王爷和嘉宁还有小绿也是一早便坐在路边的酒楼二层等待着。

凯旋而归大概总是大同小异的。

至少三王爷看到枣红马上面英姿勃勃的丰远将军齐定是没有任何惊喜的。

然而对面自家妹妹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看。

“宁宁?别看了,别看了。”三王爷坐的烦了,“他都走远了,我们都坐了一上午了,该回家了。”

可惜嘉宁还是盯着那将军远去的背影看。

“那个呆小子有什么好看的,那真的是个傻愣愣的小子。宁宁你要是想看,哥哥明天带你去他府上看。”

“嘻嘻。”小绿捂嘴笑,“王爷,你可要让小姐好好看看,她可是在给你看妹夫,给她自己看,如意郎君呢!”

嘉宁这才仿佛回过神似的回头瞪了小绿一样,然后嘴角带着微微羞涩微微腼腆的笑容转回了头。

而那脸颊上一抹不正常的红色则证实了小绿所说的晴天霹雳是真的。

三王爷最最最宝贝的妹妹,看上了一个傻小子。

三王爷最最最宝贝的妹妹,想要嫁人了。

三王爷最最最宝贝的妹妹,即将抛弃哥哥了!

不过也许从某方面来讲,这实在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其实三王爷很早就想过自己妹妹会嫁人的这件事情。

只不过三王爷想自己妹妹要嫁人就一定要嫁个最好的。

最好是温柔深情,风流倜傥,体贴专一,文采武艺也一定要都是顶尖的,一定要有情趣,也一定要能逗自己妹妹开心,

还一定要善于发现妹妹的心思,一定要善于照顾妹妹,要在天冷的时候提醒妹妹加衣,要在各个时节给妹妹买适合的衣

服,让妹妹吃适宜的食物,带妹妹去适当的地方游玩,找小妾的男人一定不能要……

但是那个只会打仗的傻小子实在是一点也不符合!

三王爷认识齐定,并且在小时候常常作弄他。而且齐定又很好骗,只要自己说不是自己做的事,他就相信了。齐定在三

王爷眼中就是一个又傻又呆很没用的小子。

虽说后来齐定去打仗后,被证实还是很有军事能力的。但是,齐定,不可能!

“宁宁啊,你可不能觉得齐定好啊。”三王爷皱眉头,“那人小时候脑子特别差的,

我们用一天记住的文章他要用三天。我们若要是去做什么坏事,他一定跑不了要被抓住。我说把用书遮住眼睛先生就看

不到,他还信了……”

嘉宁开始还在害羞的听,后来则开始咬牙。

“……啊,我说我们穿上裙子就是女孩子,他还真去穿了呢……”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