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被自己吓晕》[ 灵异 ]——作者:微止

《终止玉龙》[ 欢喜冤家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玉龙雪山的墓不好倒,道上的人是因为太多的人栽在里面没出来了,因此对这块肥肉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赵启王是因为根据地势还有唐浅给的资料做的判断,毕竟在这雪山上挖洞可不是开玩笑的,而唐傲非常好



书名:每天都被自己吓晕
作者:微止

一觉醒来,有严重多足恐惧症的苏悦悦居然变成了一条满身都是脚的臭蜈蚣,妈呀,路都不敢走了
一条蜈蚣居然被一条爬虫捡去做了压寨夫人,你说我是毒你呢,还是毒你呢。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悦悦 ┃ 配角:常淳、玄霄子、大蜈蚣精、生魂、狐狸精、以及其它许多非人类 ┃ 其它:多足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每天都被自己吓晕

☆、第1章

?  一觉醒来,有严重多足恐惧症的苏悦悦居然变成了一条满身都是脚的臭蜈蚣,妈呀,路都不敢走了,几百条腿一起爬毛骨悚然,感觉马上就要晕。
苏悦悦踌躇着在这烂草丛里连着栽了十七八个跟头,这时突然被个什么东西从后偷袭,箍起来一圈一圈的缠啊缠的,背着身子被往后拖到了一处山石下的洞府里。
那箍着她的东西粗粗的凉凉滑滑,苏悦悦延路使劲挣扎却越挣越紧,待到洞里,突然一张血盆大口兜头向她头顶罩了下来,腥风阵阵,那嘴里还有一条红红的开叉的信子在她脸上刷啊刷的,淋她一脸腥臭的口水,苏跃跃懵逼快吓晕了。
那应该是个蛇头,妈呀那么大,比水桶还粗,怕不知要有多少年吧,它该不会想要吃我吧?!...
苏跃跃心有余悸,那蛇身子却从她身上一层一层如潮水般的退去,唰唰蠕动,不一会便移到了她的对立面去,让她看个清清楚楚,原来是条大青蛇,真的老大老大,蛇腹白色,蛇背上有墨绿色繁复的花纹,那有劲的蛇尾还一甩一翘的在空中耍着花儿,感觉竟好像是在卖萌。
苏跃跃习惯性地摇摇头,想要甩去心中的异想,可她忘了她已没了那一头如瀑的黑发甩不起来,有的只是油黑发亮的一节节硬壳壳的头和身子,和几百条被胡乱挤团在一起的大黑蜈蚣腿。
方才突然被拖拽过来苏悦悦暂时还没来得及顾上她的多足恐惧症,这时回过神来陡然见那么多腿脚在眼前胡乱挥舞,近在咫尺,实在骇人,密集恐惧症和多足恐惧症重症患者苏悦悦这时突然发病,再撑不住感觉快要晕了。
苏悦悦怂得简直欲哭无泪,这什么狗屎运,她怕是史上第一个以后极有可能会被自己新身体活活吓死的穿越者。
“想什么呢?!”那大青蛇撩起尾巴尖尖在苏悦悦的蜈蚣头上轻点了点,左右摇晃直立着的蛇上半身貌似像是在对她紧盯着打量,过了片刻这才道,“嗯,很不错...唉,我说你怎么一点都不想说话都没什么要问的吗?!赫,别装了,我知道你能说话,你都有三百年道行能听得懂能口吐人言了。”
苏悦悦:“...”
那大青蛇见苏悦悦无语便拖着巨大的身子围着她游走,又问道:“喂,你是公是母啊?快说呀...你不说我可是要自己看啦,反正以后也要是我媳妇,看看也没关系,可别抓错了...”
那大青蛇嘴吐人言嘀咕着,说着便蛇尾灵活地一缠一卷,将苏悦悦倒吊着提了起来,苏悦悦听了它方才的话虽不太懂,却也直觉它这举动怕是不妥,本能地便使劲弓起身子想要向上挡住尾部附近不让他看,只是试了几次都够不到。
大青蛇蛇眼微眯只一瞟便将她放了下来,苏悦悦连忙蠕动着将她的蜈蚣身子蜷成一团。
大青蛇却是分外高兴,嘴里喃喃念着“啊哈,果然...”,立马又兴奋地游过来围着苏悦悦游走着打转。
“嗻嗻,真漂亮,捡到宝了,要化形了肯定会是个大美人...”苏悦悦团成一团冷眼瞧着大青蛇明显激动快速地围着她打转,再一听这话不由黑线。就这多脚黑壳子上下看起来全都一样,她还真看不出哪里能漂亮了,搞不懂蛇类的审美。
大青蛇围着苏悦悦似乎狠狠打量了一会,突然蛇尾一扫不知从哪里弄了个青红色的小果子托着递送到苏悦悦面前,示意道:“给,吃了它。”
“啊?!”苏悦悦愕然,这果子只指甲盖大小,半青半红的明显没熟,这能吃吗?!不知道酸不酸会不会有毒...
大青蛇见她没接便又催促她道:“快吃呀,吃了这个你便可以化形了。”
“化形?啊?!”
“对,就是化形,像我这样,”大青蛇说着像是等得很不耐烦了示范给她看一下,“簌”的一声变成了一个身披绿袍的男子,高颀清俊,剑眉星目,乌发如瀑垂至腰际,数不尽的风流。
苏悦悦眼都看直了,果然如她所想的这便是化形,若他所言属实那等苏悦悦吃了这粒果子便也可以化成人形,不用再每天面对她那骇死个人的几百只脚了,这诱惑不可谓不大。
苏悦悦愣愣的表情明显取悦了大青蛇,在他心里不准以为苏悦悦是正对着他的面容发花痴,不由得意道:“怎么样,不错吧,当初我化形时可是游遍了三山五岳才只找到这么一副勉强能看的样子,你快吃了这枚五百年的朱果再想想打算幻化成什么样子。”
朱果...
苏悦悦从前虽不曾见过,但这名字她却是听来如雷贯耳的,既然这是这么珍贵的东西,那能助她化形倒也是极有可能的。
苏悦悦再不迟疑便叼过果子咽了下去,入腹一股清润的暖流由上而下滑向她丹田,又轰散开来流遍四肢百骸,苏悦悦只觉通体舒畅。
大青蛇见她通体被绵密的柔光笼罩,身体原型好像又大了一圈,知道她这是突破成功了,连忙提醒道:“你要留心,我们妖类第一次化形可非常重要,因为可以随心所想变化成自己最想要的样子,只是之后便定了型只能使些变化之术,本相不能改了,你打算化形成什么样子可得思量好了。”
苏悦悦闭着眼沐浴在朱果的洗精伐髓之中,其实心里早有了主意。她自然是还要化形成她原来的样子,但有些细节倒是可以修正一下,比如说她曾经的塌鼻梁,还有曾经炖了多少盅木瓜也没有涨起来的A.罩.杯。
柔光渐散,只见立于其中的窈窕女子耀如春华,高鼻笔挺,唇如点丹,肤色白皙胜雪,柳叶细眉,剪水双瞳里蕴着莹润的水光,瞧着竟似比从前时更美上几分。苏悦悦只低头瞧了瞧,怕是至少有C+,终于得偿所愿不再是A了。

《恶魔的牢笼》[ 强攻 ]—:他残暴冷血却爱他成殇,打断了他的腿给他注射了毒品只为留他一生。 他被他逼向绝望,不爱却逃不了他的束缚,最终被他折磨的身心俱灭。 何为守护他不懂,突然失去他的身影,他心急如焚,恍如掉进无边黑暗。 当魂牵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