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鲫鱼修仙记》[ 甜文 ]—— 作者:清蒸董

《放开那个蠢货让我来!》:作为一个花花公子的名头比军衔更响的上将,赫伯特心里一开始是拒绝的(大雾)。偶然间寻找到了五年前春风一度的对象,还得知对方生了两个孩子,身为豪门贵族他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流落在外。却在一开始就落入了圈套


书名:鲫鱼修仙记
作者:清蒸董

文案内容
作为一条寿命只有十五年的淡水鱼,姬钰表示好好活着就够了。
作为一条能修炼的淡水鱼,姬钰表示跟着师父好好修炼,争取活过十五岁就够了。
正在努力修炼,争取作条长寿鱼的姬钰脑袋被揉了一下,茫然仰头。
楚辞面无表情收回手,“好好修炼。”
“是,师父。”
又名师尊是个萌物控……
小受基友遍天下
高冷萌物控师尊攻vs蠢萌(一着急情话技能满点)鲫鱼受

姬钰霸气回归,花式苏甜即将上架。
蠢作者微博已开通——清蒸董 打滚卖萌任□□
蠢作者把自己作病了,住院中……最近可能更新不定。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姬钰楚辞 ┃ 配角:殷鸿易轩 ┃ 其它: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鲫鱼修仙记

☆、第一章


   九天之下,云雾缭绕,华亭鹤唳。
目光所及位于裕南之巅的正是四大仙门之首正天宗,与其它三宗御剑宗,合欢宗,佛光寺并称四大仙门,故事的主角就出生在正天宗婆娑秘境。
婆娑秘境是一片仙家宝地,灵气充裕,奇珍异宝甚多,被正天宗开山祖师玉子道人镇压于正天宗以南。十年一开,随着宗门的发展,成为了宗内弟子历练己身求取机缘的宝地。
而这宝地往往是风险伴着机缘,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我们故事的开始源于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
“黑背,快来,我发现了一簇红棠果要成熟了,快来。”
只见一抹亮光从墨绿色的水草中猛地窜出,竟是一条银鱼,身长约莫一尺,通体银白之余尾部如蒲扇般在水中徐徐摆动,细细看来竟是三条鱼尾合在一处,如孔雀展翅般华丽炫目,正是传说中能洗刷灵根的三尾灵鱼。
那三尾灵鱼时不时停下来向后张望,它的身后远远缀着一条背部泛黑,腹部浅白的鲫鱼,看上去与普通鲫鱼一般无二。
“你快点啊,不然一会儿被其它鱼给发现啦。”三尾灵鱼窜回来绕着黑背打转,黑背甩了甩尾巴,轻轻地蹭了蹭三尾灵鱼,一双小小的鱼眼静静地望着三尾灵鱼,纯黑的眼珠映着三尾灵鱼的身影。
“我,我就说了嘛,这次只要吃了红棠果,吸收了里面的灵气你一定也会开启神识的,到时候我们就能交流了。”
三尾灵鱼不自在的甩了甩尾巴,“所以,这次我们一定要拿到,你才不像它们说的是凡鱼,这群有眼无珠的家伙,到时候我们一起修炼,化形成人,走上鱼生巅峰,让那些瞧不起鱼的家伙看看……嘿嘿”三尾灵鱼三条尾巴只有一条仍在水中摆动,另外两条诡异的翘起,合在一起如同一朵正在盛开的花……
“就是这儿了,你看!”
顶开层层水草,一抹淡红映入眼帘,米粒大小的红果,晶莹剔透,随着水波微微荡漾。
“红了红了,再等一刻就要熟透了嘿嘿,等我数数一、二、三、四……一共有九个,我三个你六个!哦,不行你需要开启神识,那万一不够怎么办!唔,算了,这次全都归你吧。我身体好不需要这个。”
看着面前黑背不赞同的眼神,三尾急冲冲道,
“真的,你看我游得比你快,现在开启了神识,还可以修炼,你可不要落后,等你吃了它,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修炼啦!就会变得更加厉害,再也不怕那些坏鱼来找茬啦,到时候把它们通通揍回去,哈哈哈哈……”
黑背静静地凝视着眼前兴高采烈的三尾,缓缓的游到三尾灵鱼身边,蹭了蹭,黑色的小眼珠盈满了笑意。
“你,你,你可不要太感激我,我才不喜欢你蹭我呢……”三尾灵鱼的三条尾巴紧紧地搅在一起,小小的鱼脑袋却享受的摆动着。
安静的氛围还未持续多久,就被两个不速之客打破。
“三尾,原来你找到的是红棠果啊,好东西怎么都不跟好兄弟分享分享啊,只惦记着那条蠢鱼!给它还不如献给我们兄弟,哈哈至少能物尽其用,给它,啧啧……”“是啊是啊,见者有份,这红棠果归我们了!”两条墨鱼从后方水草绕出来,摇头摆尾的向红棠果冲去。
“滚!黑背你去守着红棠果,我来对付它们!”三尾灵鱼咬咬牙,身躯如出弦利箭般划过一道水痕冲向彩鲫兄弟,三条瞬间便交缠在一起,打的难舍难分。
黑背使劲甩了甩尾巴望了望即将成熟的红棠果,又望了望被彩鲫兄弟围攻的三尾灵鱼,尾鳍一摆便朝着彩鲫兄弟背后撞去,勉强冲开了彩鲫兄弟的围攻,游向三尾灵鱼身边,四条鱼对峙起来。
“你傻啊,不是让你过去守着吗,你过来干什么!”三尾灵鱼看着身边黑背,气急败坏的甩着尾巴,黑背默默游过去蹭了蹭三尾灵鱼,一双黑色的鱼眼静静地看着三尾灵鱼,三尾灵鱼怔了怔尾巴甩的飞快“好,好吧,一起就一起,我们一起先打败它们”
“呵,真是大言不惭,带着一条凡鱼哪怕你是三尾灵鱼,想打败我们兄弟等你再回窝练几年吧”转瞬间四条鱼又缠斗在一起……
阳光透过水面,远远望去一方水塘里几条鱼儿交缠,水草摇曳…
“咦,这小小水塘里鱼还不少,看来这秘境灵气充足,想来这鱼也同外界有所不同,不如……”
一阵清亮的男声由远及近伴随着脚步声走向水塘方向,
“不好,快跑”三尾灵鱼话音未落,一只大手便已探入水中,刚刚打的难舍难分的几条鱼瞬间四散而开。
“咦,竟然还有一只三尾灵鱼”声音带着几分惊喜,三尾灵鱼瞳孔微缩,急忙向水草深处窜去,大手随后而至,眼看着就要落入人手,一条黑背从侧面冲出,将三尾灵鱼撞入水草之中,瞬间便被身后的大手捕捞而起,
“怎么只是一条普通的鲫鱼,难道刚才是我看错呢?不会啊……”男子不死心的用神识扫了扫,发现只有几条彩鲫,遂罢手,转身离开,“算了,婆娑秘境里多是灵物,出现一条凡鱼,事出反常必有妖,唔,我得好好研究研究……”
作为一条鱼,一条杂食性淡水鱼,学名鲫鱼,外号黑背,源自小伙伴三尾,据它所说是因背后有一片黑印,就叫黑背,本鱼此刻所在位置于一盆钵中,目前状态,待烤中,遗言,鱼生如此多艰,要是能变成人该多好以及求清蒸,至少死的体面点儿,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太可能实现。
“该死,真的就只是一条普通鲫鱼,连低阶妖兽都算不上!”白衣少年望着青衣女儿子愤愤道,“还以为这婆娑秘境都是灵物,灵气充裕,距今为止发现的最低阶妖兽都有三阶,满是灵物之地,忽然出现一条凡鱼,事出反常必有妖,说不定正是我辈机缘,没想到,我研究了一天,神识里里外外包括它每寸肌理都扫了个遍,竟然就真的只是一条凡鱼,除了灵气足一点,无一可用之处,气死我了,果然话本上都是骗人的!!!”
青衣女子闻言好气又好笑“这婆娑秘境灵物甚多,谁来不是抓紧时间寻觅机缘,你倒好一整天都浪费在这东西身上!都说让你多多修炼,少看些话本,不然又何至于如此,你啊,要是被师傅知道了,定要罚你闭门思过了。”
“好师姐,我知道错了,以后定好好修炼再也不看那些话本了,你可千万别让师傅知道了,求求你了。”
见女子神色有些松动连忙讨好道,“好师姐,这鲫鱼也不是全然无用,身处灵地必然灵气充足,既然有几分灵气不如待我将其烤熟,好将其献予师姐,也不枉它来着世上一遭,师姐你觉得如何?”少年对那青衣女子嬉笑着作揖。
“你这小滑头,真是,真是……行啦,这鱼虽普通但既生于婆娑秘境想来也沾染了几分灵气,入五脏庙也无甚不妥,既然这般就依了你吧。”
“呜呼哀哉,估摸着鱼生就到此为止了吧,果然今日不宜出行”黑背默默想着,还未来得及缅怀一下短暂的鱼生,盆钵就被一道气刃击翻在地,原地滚了滚,碎裂开来,里面的水慢慢沁入身下的土地,只余一尾小鱼在原地扑腾。
一青衣男子仓皇闯入树林,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同门,面色一喜,还未来得及呼救,丹田便已被洞穿。血液顺着华袍男子的指尖流淌下来,被掏了金丹的男子滞留在空中片刻,身体随着飞行法器重重跌落下去,一道气刃划去,片刻便已气绝身亡,华袍男子立于半空之中,擦了擦带着血迹的手,抬头看着不远处震惊的男女,挑眉道“哟,这里还有两只小老鼠。”
白衣少年大惊失色“凭空而立,元婴期!不对,元婴期的带头长老里没有你,你是什么人?潜入我正天宗婆娑秘境有何居心?”
说罢长剑出鞘,戒备的望着面前的男人,一边大喊道“师姐,你快走,去通报长老,我来拦住他。”
青衣女子充耳不闻,一把拽过白衣少年,将其扔向一船型法宝,众人还来不及反应,法宝瞬间启动,消失在林间,青衣女子望着法宝消失的方向清丽的脸上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臭小子这是师姐该做的事,别忘了回去闭门思过。”说着便向华袍男子冲去,华袍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玉扇一挥,便将那青衣女子击飞倒地,吐血不止,“你们也不用谦让了,反正一个都跑不了,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说着一道气刃划过,青衣女子躲避不及,身躯重重弹了一下,已然身死道消,华袍男子离开树林之际回首望了一眼,随即消失在空中。
华袍男子一消失,僵死在地面的鲫鱼立马扑腾起来,朝着不远处的水塘边蹦跶挪动……
阳光穿透青翠的枝叶,带着点点光斑,婆娑的树影在微风中摇曳生姿,小鲫鱼的动作越来越慢……
血泊中刚刚已经气绝的青衣女子,忽然有了气息,指尖轻颤,不一会儿,颤动由指尖到全身,冷汗与身上的血迹融合在一起沁湿了青色的衣衫,呼吸逐渐急促起来,猛的睁开双眼,带着刻骨的恨意“贱人,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这对狗男女……”
女子忽然安静下来,怔怔的望着自己的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猛的抬头望了望四周,连扑带爬的冲向水塘边,凝视着水中的倒影,半响喃喃道“我这是……我没死,我竟然没死,哈哈老天有眼,我没死,哈哈哈哈……”
青衣女子情绪由癫狂开始慢慢恢复平静,依稀可见水面上清丽的脸庞勾起一抹笑意带着几分狠绝,“既然车都没把我撞死,那说明我命不该绝,我赵清影在此发誓,这一世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小鲫鱼看着死而复生的女子,愣愣的想着“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诈尸吗?长见识了。”
乱七八糟的想法充斥在脑海中,脱水越发严重,身躯已经渐渐僵硬,望着不远处的水塘早已无力蹦跶,“果然还是有两条腿比较方便啊”看着跌跌撞撞离开树林的青衣女子,想要变成人的想法越发强烈,“要是变成人就不会轻易被抓任人宰割,要是变成人就不用死在这里,要是变成人,要是……”烈日高悬,脑海中轰鸣声一阵强过一阵,“我这是要死了吗……”朦胧中一阵清凉笼罩全身……
阳光下一道身影倏忽而至,墨发白衣,浑身散发着冰寒之气,仿佛千年不化的冰川,炎炎烈日也无法灼其半分。
楚辞望着地上僵直的鲫鱼,鱼鳞上的水分似乎蒸发殆尽,只有那微微颤动的鱼尾显示着将死未死之状。
楚辞走上前来,站在小鲫鱼身前,挡住烈日的灼烧,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樽琉璃盏,注入灵泉,将小鲫鱼捧入盏中,见其气息紊乱,时有时无,恐命不久矣。素手微抬向其中打入一团灵光,灵光笼罩着小鲫鱼,慢慢渗透进去,不一会儿,小鲫鱼僵直的身躯便变得柔软起来。
楚辞目光微微软化,“汝与我既有师徒之缘,便赐汝名姬钰。”

☆、第二章


赐完名后,楚辞正欲离开,像是想象到了什么脚步微微一顿,低头凝视着手中的琉璃盏,沉吟片刻,伸手轻轻点了点姬钰的小脑袋,一抹微光闪过,眼中闪过一丝满意,收回手转身走了没几步,忽的脚下一顿。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上:中秋节回老家,感觉家人怪怪的。半夜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在偷偷地烧纸轿子,说要把我嫁出去。我一时好奇就跟了过去。没想到就这么上了贼船稀里糊涂被嫁了。哎?俊美白衣相公,你屁屁后面那是啥?莫非是白狐狸尾巴?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