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上] ——作者:佚之狐

《鲫鱼修仙记》[ 甜文 ]—:作为一条寿命只有十五年的淡水鱼,姬钰表示好好活着就够了。 作为一条能修炼的淡水鱼,姬钰表示跟着师父好好修炼,争取活过十五岁就够了。正在努力修炼,争取作条长寿鱼的姬钰脑袋被揉了一下,茫然仰头。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作者:佚之狐


中秋节回老家,感觉家人怪怪的。
半夜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在偷偷地烧纸轿子,说要把我嫁出去。
我一时好奇就跟了过去。没想到就这么上了贼船稀里糊涂被嫁了。
哎?俊美白衣相公,你屁屁后面那是啥?莫非是白狐狸尾巴?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DM31.jpg
第一章 奇怪的中秋节

前几天快要中秋节了,学校没课,我坐在宿舍,抱着电脑看电视剧。忽然有个陌生人给我发过来一封邮件。我点开一看,是一张照片。
这照片似乎是扫描的一张老报纸,纸张泛黄,上面的字迹倒还清楚。报纸上有一则新闻,说大概在二十年前,警察在客运站发现一个女人,她手里面抱着一个已经死了的女婴。这女人似乎精神有点不正常,抱着孩子怎么也不肯松手。后来警察打算把她强行带到公安局。可是她和女婴在半路上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这则新闻本身没什么,可是下面配的照片把我吓了一跳。因为照片上的女人很像我妈,她抱着孩子,眼神很惊慌。
我心里嘀咕,是不是有人恶作剧,和我开玩笑呢?我回了一封邮件问对方是谁,但是那边好像是设置了自动回复,无论我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发那张老照片。
我越看那张照片越觉得诡异,好像真的和我家有什么关系似得。我有点害怕,就关了电脑。
结果这天晚上,我总是迷迷糊糊的做梦。一会梦见我是女婴,被人抱着到处走。一会梦见我变成了那个女人,手里面抱着一个婴儿。我把襁褓掀开,想要看看婴儿是谁。结果发现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这天晚上我时不时被噩梦吓醒。幸好是住在宿舍里面,旁边还有其余的舍友给我壮胆,这才熬到了天亮。
我和我妈无话不谈,天亮以后打算给她打个电话,讲讲我的梦。可是电话刚接通,我妈就对我说,这个中秋节必须回老家,千万别忘了。
她的语气怪怪的,说完了这件事就挂了电话。我有点纳闷,不过好在马上就是中秋节了,我也没有多问,打算回家再说。
转眼中秋节就到了,我和舍友们嘻嘻哈哈的整理行李,就在校门口分别了。
老家在一个小山村里面,我们搬出来很多年了。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去看看亲戚。不知道今年中秋节为什么忽然要回去。
我提着行李箱,累得晕头转向,换了几趟车,到傍晚的时候总算赶到老家了。
我进门的时候,看见我妈正在做饭。我长舒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问我妈:“好好的,回老家干什么啊,这一路上累死我了。”
我妈冲我笑:“这就嫌累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一个人能割一亩地的麦子,割完了还要做饭……你看看你,不爱干活,饭也不会做,将来嫁了人可怎么办呢……”
我捂住耳朵,一个劲的摇晃脑袋:“又来了,又来了,念紧箍咒了……”
我在屋子里面张望了一下,奇怪的问:“我爸呢?”
我妈的语气冷冷的:“你爸工作忙,留在市里了。”
我奇怪的说:“中秋节不是要团团圆圆吗?只有咱们两个回老家算怎么回事?你该不会是和我爸吵架了吧?”
我妈笑骂:“胡说八道。快吃饭吧。”
我坐在饭桌跟前,吃了两口饭。心里面咯噔一下,不对劲啊,不是这个味。
我从小吃我妈做的饭,那味道是刻在脑子里面的,一辈子都忘不掉,但是今天的饭,和以前根本不一样。
我疑惑的看了看她。她正在笑眯眯的看着我,然后催我:“快吃啊,放凉了就不好了。”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屋子里没有开灯,她的脸黑乎乎的,看不太清楚。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妈有点陌生,没有以前那种亲近的感觉了。
我有些疑惑的答应了一声,就埋头吃饭。
等吃完饭之后,我借口累了,就跑到自己的卧室躺下了。我掏出,想给我爸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山村里面信号时有时无,根本打不出去。
这时候,我听见我妈在门外轻轻地喊:“如意,你睡了吗?”
我缩在被子里面,没有作声。


第二章 纸轿子

我妈在门口叫了我两声,我始终没有搭腔,一直装睡。月亮挂在窗外,像是一只圆圆的眼睛,正在看我似得。
我正在发愣,忽然屋门吱扭一声,被人推开了。我连忙闭上眼睛。
一阵脚步声传来,是我妈走进来了。
她轻轻坐在我床头上,伸手一遍一遍的摸我的头发。有时候她的手碰到我的脸,我感觉冷冰冰的,让人心里发毛。
我心里面一个劲打鼓:“今天我妈有点不对劲啊,怪吓人的,是不是和我爸吵架受刺激了?”
这时候,我听见她叹了口气,在我身边嘟囔:“你也不小了,该嫁人了。我给你说了一门亲事,今天晚上就到日子了……”
如果是平时我听到这话,早就跳起来和我妈斗嘴了。但是今天我连动都不敢动,因为她的语气太奇怪了。
她在我身边自言自语的说了两句话,就走出房门了。她的脚步声穿过院子,一直出了大门。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实在忍耐不住。于是摸黑穿上衣服,悄悄地走了出来。我趴在大门边,小心的向外面张望。
天上的月亮圆圆的,洒下冷冰冰的白光来。我借着月光,很容易就发现了我妈。
我看见她蹲在地上,正在街边插一只小白旗。我看见这小白旗就吓了一跳。我们这里只有死了人才会插白旗。
她走上三五步,就在墙角插一面小白旗,一边插,一边念叨着:“迎亲的队伍不要走错。跟着小白旗才能找到新娘子。”
夜风吹动着白旗,它来回乱晃,发出一阵阵轻响,似乎在回答我妈的话。
我悄悄地跟在她身后,使劲捂着自己的嘴巴,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我妈已经走到村子外面了,我有点犹豫,是继续跟下去,还是回去装睡。这时候,她又从身上掏出来了一顶纸轿子,对着村外的农田开始烧。一边烧,一边念叨:“迎亲的快来吧。新娘子梳妆打扮好了,就要上轿子了。”
她说了这话,忽然抬起头来,向我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冲我嘿嘿一笑:“你来了?快上轿子吧。”
我吓得闷哼了一声,转身就想跑。可是骨头都吓酥了,连走路都不会了。我在地上摇晃了两下,就两眼一黑,晕过去了。
我也不知道躺了多久,才慢慢地醒了过来。我听见有一阵若有若无的音乐声,正在周围响着。这声音听起来像是婚乐,又像是哀乐。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声音又忽然消失了。
周围漆黑一团,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伸手摸了摸,发现我身体周围都是木板,我好像被人关起来了。
我心里面突突的跳:“我该不会是进了棺材了吧?”
我伸手推了推头顶,头顶的木板被我推开一条缝,从外面露出火光来。我侧着耳朵听了听,周围什么声音也没有,于是轻手轻脚的爬了出来。
等我出来之后,马上吓的起了一身白毛汗。我真的是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
漆黑的棺材,上面写着大大的“奠”字。在这口棺材旁边,还放着另外一口,那口棺材通体发白,像是白玉砌成的一样。这一黑一白两口棺材并列着,像是在拜天地。
我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它们,向后退了一步,结果后背撞到了什么东西,我回头一看,是一张桌子,上面点着两只白蜡烛,贴着白纸剪成的喜字。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糟了,这下可糟了,我这是在和鬼成亲啊。”


第三章 白衣男子

我站在一座老宅里面。这老宅很大,也很安静,好像根本没有人住,或许,这里根本不是给人住的。
我盯着那两口棺材,使劲咬了咬嘴唇,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次可千万别再晕过去了,不然的话就真和鬼结婚了。
我回头看了看屋门口,心里面念叨着:穿过院子,就到了大门,穿过大门,就算逃出去了……
我慢慢地后退,轻手轻脚的向院子里走。
我的脚踩在地砖上,感觉冷冰冰的。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是光着脚的。不仅仅光着脚,我身上的衣服全都不见了,只披着一件红绸裁成的长袍子。
我心里咯噔一声:“谁给我换的衣服?难道那只鬼已经……”
我快要哭出来了,什么也顾不得了,扭头就向大门跑过去。我这一路上跑的跌跌撞撞,拖泥带水,发出了不小的声音。不过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声音了。
大门就在眼前,我拖着来回哆嗦的两条腿,使劲的迈着步子。可是等我要跑到大门口的时候,那扇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我身后响起一声轻笑,随后是几声轻响,像是有人踩碎了地上的落叶。
“想跑?”那声音没有温度,甚至有几分讥讽。
我站在地上不停的打哆嗦,伸手要去把木门拉开。这时候,有一双冰凉的手,从后面把我抱住了。
他的气息凉嗖嗖的,吹在我的脖颈上,沿着我的衣领向袍子里面钻。
这个动作像是热恋的情侣一样。可是……可是现在抱住我的是一只鬼啊。
他在我耳边笑吟吟的说:“你跑什么?我们两个已经成亲了,你是我的。”
这话让我全身发抖。完了完了,这只鬼惦记上我了。我怕得要死,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想起来以前听人说过,舌尖血可以对付鬼。这时候什么也顾不上是真是假了,我使劲咬了舌头一口。
一股血腥味充满口腔,我疼得差点流下泪来。不过如果能活命,这点疼也不算什么了。
我使劲的挣了挣身子,转过身来,和他面对面站在一块。现在我们俩的姿势,像是在互相拥抱一样。又或者说,我简直是主动钻进了他的怀里面。
他轻声笑了笑:“怎么?想看看自己丈夫的模样?”
我根本不敢看他的脸,闭着眼睛,一口血胡乱喷了出去,然后就使劲的挣扎。
舌尖血似乎真的起作用了,我从他怀里面挣脱开,拉开大门飞快的向外面跑。
这时候,他的声音又不冷不热的响起来了:“赵如意,你跑不掉的,我们注定是夫妻。”
我哆嗦着跑到大门外面,大着胆子回头看了他一眼。我看见他一身白衣,虚立在半空中,正神色阴郁的看着我。我刚才那口血全都落在他胸前了,像是白衣上的红梅。
我打了个寒战,跑得更快了。
幸好,他并没有追上来。又或许,他可以随时把我抓回来,所以不屑于追。


第四章 蔡婆婆

我终于从那座恐怖的房子里面逃出来了。我总觉得过一会就会有一双冰凉的手把我给抓回去,所以只好头也不回的逃跑。
我的腿已经吓软了,跌跌撞撞的跑了一会,回头一看,发现那座宅子已经不见了。天上明晃晃的月亮也不知道去哪了。这里漆黑一团,根本找不见路。
我摸索着走了一会,根本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周围刮着呜呜的风声,像是有鬼魂在哭一样。
我一边走,一边暗暗的想:“赵如意啊赵如意,你怎么一点都不如意呢?”忽然我脚下踢到了一块石头,扑通一声,绊倒在地上了。
我趴在地上,又是疼,又是怕,又是委屈,干脆蹲在那里,抱着头呜呜的哭起来了。
我哭了一会,忽然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说:“孩子,你怎么到这来了?”
我吓得一哆嗦,赶快抬起头来。我看见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婆婆,正提着灯笼照我。我吓得闷哼了一声,手脚并用的就要跑。
老婆婆伸手拽住我的胳膊:“怕什么。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蔡婆婆?”
我听了这话,才站住脚了,我仔细看了看,她确实是蔡婆婆,这时候心里面的恐惧才慢慢下去了。
我小时候就跟着爸妈到了市里面,只是过年的时候才回老家一趟。家里面的亲戚都认不全,但是对于蔡婆婆却知道的很清楚。因为她太特殊了。
蔡婆婆是山村中的神秘人物,有的人说她能走阴,给阴间的死人送信。有的人说她能请神,和菩萨罗汉有交情。
这些话以讹传讹,真假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蔡婆婆白天的时候睡觉,晚上的时候出来活动,和正常人都不一样。她每次出来的时候,都点着一盏白灯笼,在村子附近乱转。过年的时候我亲眼见过几次。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中:星月无光,鬼气阴森。这间小屋里面,有三个醒着的鬼,和六个睡着的人。睡了的人不知道恐惧,而醒着的鬼,却有些害怕。 我就是那只醒着的鬼。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