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中] ——作者:佚之狐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上:中秋节回老家,感觉家人怪怪的。半夜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在偷偷地烧纸轿子,说要把我嫁出去。我一时好奇就跟了过去。没想到就这么上了贼船稀里糊涂被嫁了。哎?俊美白衣相公,你屁屁后面那是啥?莫非是白狐狸尾巴?

第二百六十五章 谁在撒谎

夜已经深了,深夜之中,有一男一女,正在缓步慢行。他们两个正在互诉衷肠,脸上的表情都是既羞涩,又甜蜜。即使今夜月光暗淡。寒星点点,在他们的眼中看来,也是良辰美景,值得好好欣赏一番。
这两个人的眼、耳、口、心,都被对方占据着,以至于根本没有留意到,他们的身后跟着一群人。或许,他们已经留意到了,这是懒得细想罢了。
周进看着这一对男女,恨得咬牙切,如果不是有我们几个人在旁边拉着,他已经冲过去,把他们两个给害了。
无名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于是问他:“当年你做了那件大傻事,之后呢?之后发生什么了?”
周进奇怪的看着他:“什么大傻事?”
无名笑嘻嘻的说:“在高考的时候,故意不答题,还不是傻事吗?”
周进瞪着眼睛说:“当然不算傻事。”然而,他争辩了一句之后,又很黯然的说:“在考场上,我以为不算傻事,但是考完之后,我发现我简直傻的离谱。”
他唉声叹气的对我们说:“考完之后,我找到她,问她最后一道题是不是没有写。可是她却告诉我,她答出来了。”
我们几个听到这里,脸上都露出来同情的目光。周进这家伙,自作聪明。只可惜,造化弄人。
周进叹了口气,接着说:“当时我知道她答出来了。心里面很着急。因为我们在家里面一直都很乖,不可能考了高分,去报一个比较差的学校,那样的话,对父母没有办法交代。”
我心想:“想不到,你还知道要向父母交代。”
周进又说:“因为这件事,我难过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我让她考英语的时候,不要答最后一道题。那样我们两个的分数,就可以大体持平了。”
我心想:“原来不要答最后一题的典故是从这里来的。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我问他:“你让她不要答最后一道题,她没有听你的,对不对?”
周进点了点头:“开始的时候,她答应的很痛快。但是分数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那样的高分,没有写最后一道题,是不可能拿到的。”
紧接着。他又缓缓地说:“我很爱她,对于她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包括她对课本掌握到什么程度了。有时候,一次考试下来,我甚至能估算出她可以考多少分来,一般情况下,总是八九不离十。”
他痛苦地抓了一把头发:“可是,直到高考结束,我才发现,我被骗了。她每一门课,都比平时多了几十分。她根本没有想和我考到同一所学校。甚至,在平时的时候,她也在故意瞒着我。”
我们现在有点同情周进了。不过我们还是忍不住问:“然后呢?”
周进叹了口气:“本来以我的水平,我可以考到更好的大学来的。全都是为了照顾她,我考的分数并不好。那一天,我去她的家里面找她,但是她根本不肯给我开门,只是发了个短信,说要和我分手。后来我再去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搬家了。”
“我到处找她,再也找不到了。我的学业毁了,女朋友也没了。一时想不开,就用她送我的围巾,在房梁上栓了一个死结,把自己吊死在上面了。”亚反土亡。
方龄小声说:“好像,确实有点过分啊。”
无名也点了点头:“想分手就直接说,何必害的人家连学都没得上呢?感觉像是布置好了一切,在蓄意报复一样。”
周进幽幽的说:“现在你们还打算拦着我吗?”
看他的样子,已经跃跃欲试,要杀人报仇了。
我忍不住说:“可是……可是就算她骗了你,她也罪不至死啊。”
周进恼怒的看了我一眼,我被他可怕的眼神吓了一跳,然后向后退了一步。
白狐抱住我,对周进淡淡的说:“你最好对她客气一点。不然的话,你很有可能再也无法报仇。”
周进对白狐是很畏惧的,他缩了缩脖子,露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来,不再说话了。
方龄在旁边说:“是不是罪不至死,咱们先不讨论。可是谁对谁错,总不能听周进的一面之词吧?我想要听听那女生怎么说。也许……是周进撒谎了呢?”
周进脸上露出恼火的神色来,他瞪着我们说:“我没有撒谎。”
方龄无奈的说:“好,你没有撒谎。那我们也得问问啊。”
她想了一会,对周进说:“你女朋友叫什么?”
周进说:“叫陶莉。”
方龄点了点头,然后快步向前走去了,一边走,一边轻声说:“前面的是陶莉吗?”
陶莉和身边的男生马上停了下来,她奇怪的看着方龄,小声问:“你认识我?”
方龄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她笑着对陶莉说:“我认识你,但是你不一定认识我。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陶莉奇怪的看着方龄:“你要问谁?”
方龄压低了声音说:“我要打听周进。”
这时候,我们几个已经走到方龄身边了。周进虽然是一具尸体,但是身上换了正常人的衣服,脸又藏在无名身后,所以陶莉倒也没有看出异样来。
方龄说出周进两个字之后,我们都死死地盯着她的脸,看看她会做出什么反应。让我们没想到的是,陶莉居然缓缓地摇了摇头:“周进?我好像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
我们都惊讶的看着陶莉。我们本以为,她听到周进的时候,脸上会愧疚、惊讶、甚至是恐惧。没想到,她居然直接否认了。
方龄有些不甘心只得到一句不认识。她又问陶莉:“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在高中时候的男朋友?”
陶莉惊讶的看着方龄:“男朋友?我在高中没有男朋友啊。”
她指了指身边的男生,忽然脸色一红:“这是我的初恋。”
我看看陶莉,又看看周进。我小声的问白狐:“谁在撒谎?”
白狐轻声说:“谁也没有撒谎。”


第二百六十六章 护身符

我们有些尴尬的和陶莉说了两句话,然后就离开了。至于她问我们,为什么知道她的名字,我们就支支吾吾的,顾左右而言他,到最后也没有回答。
我们不敢再跟着陶莉和那男生。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们,去宿舍楼门口敲门。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宿管早就睡着了,幸好她敲了一会之后,宿管就把门打开了。
等陶莉离开之后,我们都看着周进,很怀疑的说:“你是不是撒谎了?”
周进摇了摇头:“鬼是不会撒谎的。”
我看了白狐一眼,笑着说:“那可未必。”
白狐笑了笑:“周进说的是真的。陶莉也没有撒谎。”
我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一个说他们谈过恋爱,一个说他们根本不认识对方。肯定有人撒谎了。”
白狐低声说:“我看见陶莉的眼神很澄澈,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半点犹豫。所以她不可能撒谎。如果一定要给出一个原因来的话……”
白狐在地上沉吟了一会说:“陶莉很有可能是失忆了。”
我们惊讶的看着他:“失忆了?”
白狐点了点头:“我不能确定,但是这是最好的解释了。”
周进冷笑了两声:“失忆了?那么巧,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看来她真的很讨厌我。”
无名拍了拍周进的肩膀:“人失忆之后,会忘掉一切。这种感觉。就像是喝了孟婆汤一样。既然她把所有的事都忘了。你也就别为难她了。你让她在人间好好活着吧,而你就投胎转世。怎么样?”
周进摇了摇头:“不行,这个仇不报。我怨恨难消。根本没有办法投胎转世。”
方龄在旁边不满地说:“可是,陶莉已经把事情都忘了。现在死无对证,我们总不能凭借你的一番话,就任由你去报仇吧?”
周进喃喃自语:“你们不许我报仇,你们不许我报仇,你们……”
他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大。从七窍里面冒出黑烟来,这幅模样,实在是有些恐怖。
无名叫了一声:“不好了,他心中怨气太盛,要变成厉鬼了。”
白狐叫了一声:“快捂住他的七窍。”
无名伸出两只手,以一种娴熟的手法,把周进的七窍捂住了。他挣扎了一会,就慢慢地安静下来了。
无名小心翼翼的放开手。周进冲我们苦笑了一声:“没用的。我心中怨气翻腾,随时会变成厉鬼。一旦做了厉鬼,就失去了神智,脑子里只有杀人的念头。你们除非杀了我。不然的话,我不会放弃的。”
白狐淡淡的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她把往事想起来。到时候,谁对谁错,大家互相验证。然后你再提报仇的事,怎么样?”
周进点了点头:“好。”
我奇怪的问白狐:“你有什么办法,让陶莉把忘掉的事情想起来?”
白狐笑了笑,轻声说:“梦。”
我惊讶的看着他:“梦?”
白狐嗯了一声:“喝了孟婆汤,是彻底忘掉以前的事。但是失忆就不一样了。她并没有忘掉那些事,只是藏在脑子里面。不愿意想起来罢了。我们今天要做的,就是去她的梦里面,把这一段记忆找回来。”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就像是阎罗王的梦一样?”
白狐微笑着点了点头:“没错。”
我们几个商量了两句,就走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大门已经上锁了。好在过一会我们要以魂魄的形式入梦,所以也就不必叫门了。
白狐问周进:“你知道她的宿舍在几楼吧?”
周进点了点头:“这几年,我不知道在附近看了多久,只可惜无法下手杀她。”
方龄叹了口气:“所以,你就卖答案,靠杀我们泄愤?”
周进冷笑了一声:“我让你们不要答最后一题,你们不肯听,本来就该死。”
方龄撇了撇嘴,转过脸去,不再理他了。
白狐拉着我的手,对众人说:“过一会。我和如意,还有周进去陶莉的梦中。无名和方龄等在楼下,看好如意的肉身。”
方龄着急的说:“我也想去。”
白狐摇了摇头:“你不能去,太多人入梦的话,会把她惊醒。”
方龄有些不服气的说:“那为什么如意可以去?”
白狐笑了笑,他看着我说:“如果不让如意去的话,她不会放心让我进女生宿舍的。”
我呸了一声:“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片刻之后,白狐帮着我把魂魄取了出来,然后依据周进的指引,飘飘荡荡,进入到了宿舍楼里面。
我们从窗户中飘进一间宿舍,看到陶莉正裹在被子里面,睡的很香。亚反妖弟。
周进咬着牙说:“她就在这里了。”
然后,他张牙舞爪的向陶莉冲了过去。
这时候,陶莉的身上忽然发出一道金光来,我看见金光中有一个僧人,正在念经。他念了两句之后,猛地睁开眼睛。
老僧的目光如同两道闪电,一下击打在周进的身上。
周进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倒在了地上。随着他离开陶莉的身体。那道金光也慢慢收敛,消失不见了。
我惊讶的看着陶莉:“这是什么东西?”
周进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他嘿嘿的笑着。只不过,笑声当中满是痛苦:“这是护身符。是我从一个大喇嘛手中替她求来的。想不到,护身符,护身符,到头来会对付我。”
我有些发愁的说:“她身上有护身符,那我们还怎么入梦?”
白狐笑了笑:“不要紧。”然后他慢慢地向陶莉走去了。
我拽住他的衣袖:“你别去,太危险了。”
白狐微笑着说:“放心吧,它还伤不到我。”
白狐走到陶莉身边,那老僧又出现了。他缓缓地睁开眼睛,两道金光,向白狐打了过来。
白狐没有抗拒,反而双手合十,嘴里面低声念起佛经来。我听到经文的发音很怪异,很有可能是梵语。
而金光中的老僧听到这个声音,全身大震,居然慢慢地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像是在认真听经一样。


第二百六十七章 噩梦

星月无光,鬼气阴森。这间小屋里面,有三个醒着的鬼,和六个睡着的人。
睡了的人不知道恐惧,而醒着的鬼,却有些害怕。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下:我们几个人都属于经常见鬼的人了,但是对于莫名其妙出现的迷魂阵还是有点紧张。我问无名:“这只鬼想要干什么?要对付我们?”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