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下] ——作者:佚之狐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中:星月无光,鬼气阴森。这间小屋里面,有三个醒着的鬼,和六个睡着的人。睡了的人不知道恐惧,而醒着的鬼,却有些害怕。 我就是那只醒着的鬼。

第六百三十七章 天书

如果我这时候逃走或者躲闪,以天厌子的本事,不可能发现不了我。于是我心一横,借着他开门的声音,一下躺在台阶上了。
院子里面没有点灯,周围黑乎乎的。台阶上面是一道一道的阴影,我就在其中一道阴影当中,如果不是刻意去看的话,应该不会发现。
我含着美玉,心里使劲的祈祷:“希望天厌子不要感应到我的气息。”
事实证明,这块玉真的很管用,天厌子完全没有料到,就在他脚下躺着一个人。
他没有走出来,而是站在门框里面,看着天上的繁星。
过了一会,他忧心忡忡的对浮尘说:“师兄,这天象似乎又有变化啊。咱们的前途,越来越不明朗了。”
浮尘在屋子里面笑了笑:“只有乱起来,我们师兄弟才能够浑水摸鱼,不是吗?”
天厌子点了点头:“是啊。过去的几千年,大伙都循规蹈矩,我们的机会就少多了。”
浮尘笑着说:“别人循规蹈矩,咱们两个可没有。眼看等了几千年的机缘就在眼前,我们可要抓住了。”
天厌子点了点头:“不错,是这个道理。”
浮尘向前跨了一步,站在台阶上。我吓了一跳,因为他只要再走一步,就会踩在我身上。
我倒不担心他把我踩坏了。我只担心他发现我。虽然按道理说,他应该不会杀我,但是这两个人古里古怪,做事实在不能以常理推断。
好在浮尘走了一步。就停下来了,他对天厌子说:“咱们要不要探讨一下今天所学的内容?”
天厌子点了点头:“我正有此意。”
随后,两个人转身去关门。而我趁着这个机会,从台阶上爬了起来,藏到了墙角。
天厌子和浮尘坐在院子里面,两个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道术。所讲的内容,和刚才无名说的很类似。我听得百无聊赖,哈欠连连,只想等他们讲完了之后,赶快溜走。
过了一会,这两个人停下来了。我仔细听了听,发现他们之间发生了分歧。
天厌子说:“师兄,你记错了,那小子是这么说的。”然后他念了一段话。我听这话磕磕绊绊,语气好像和无名很相似。
而浮尘摇了摇头:“师弟,是你记错了。那小子原话是这样的。”随后,他更加像模像样的模仿无名的声音。他所说的话和天厌子极为相似,只是关键的地方差了几个字而已。
我奇怪的看着他们两个:“他们讨论道术,为什么要模仿无名的声音?这算是什么癖好?”
天厌子想了一会,对浮尘说:“师兄,还是你错了。按照那小子的说话习惯,他不会这样用词。”
浮尘想了一会之后,也点了点头:“没错,是这么回事。”
他们两个统一了意见之后,就继续讨论起来了。这一次,我开始认真的听他们在说什么。结果我越听越心惊,他们讨论的内容,完全是刚才无名说过的心得体会。
而且我看他们的意思,简直是把无名的话当做了教科书。正在仔细的参详。
我心里面忽然有一个想法,这想法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他们……他们该不会是在学习吧?跟着无名学习?”
这个念头出现之后,我又摇了摇头:“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们两个的本领高出无名太多了,怎么可能向无名学习?可是,今天的事又怎么解释?”
我正在思索的时候,忽然衣兜发亮。我忽然想起来,是有动静了。
在来这里之前,我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把调成了静音,看样子总算做对了。
我把拿出来,发现是方龄发来的短信,问我里面的情况怎么样。我回了一句:“一切正常,我过一会就出去。”
等我发完短信,忽然发现面前出现了两双脚,我吓得一哆嗦,差点掉在地上。
天厌子和浮沉已经发现我了,他们两个就站在我面前。
天厌子笑眯眯的说:“赵姑娘这嗜好真有意思啊,这是第几次偷听我们师兄弟说话了?”
浮尘说:“好像是第二次了。看来师弟你虽然老了,但是神采不减当年,仍然把这小丫头迷得神魂颠倒的。”
我心想:“这两个家伙说话怎么这么不着调?”
他们虽然嬉笑怒骂,但是并不代表他们真的心情很好,我知道,这种人一旦发起火来,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干笑了一声:“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走了。”
天厌子伸手把我拦住我:“看样子,你是知道了不少啊。”
我无奈的看着他们:“怎么?你要杀我灭口?”
浮尘摇了摇头,微笑着说:“放心吧,我们肯定不会杀你的。”
我得到了这个保证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对浮尘说:“既然如此,那就放我走吧,你们总不能把我关起来吧?”
浮尘想了一会,对天厌子说:“怎么样?放她走?”
天厌子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来,然后点了点头:“赵姑娘,请吧。”
他们两个这么轻易地放我走,看样子,确实有隐情,不能伤害我。我想到这里,就越来越放心了,于是大着胆子说:“想让我走也可以,你们得告诉我一点事。”
天厌子笑了:“怎么?放你走你还不乐意?你这算是有恃无恐吗?”
我笑着说:“你们只要解答了我心中的疑惑,我马上就走。”
天厌子摆了摆手:“好,你有什么疑惑?”
我看着天厌子说:“你们刚才是不是在修炼那本书上的内容?”
天厌子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然后我把心中的猜想说出来了:“书中的内容,你们从来没有练过,对不对?需要依靠无名传授给你们?”
天厌子又点了点头。土余引圾。
他直接承认了,我反而愣住了,忍不住说:“你们两个的本事那么厉害,直接拿过书来学习不就行了?何必要把无名骗得团团转,让他讲给你们?”
浮尘叹了口气:“那本书是天书,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懂的。”


 第六百三十八章 读懂天书的人

我听到“天书”两个字,忍不住看着天厌子和浮尘说:“我发现你们两个身上的秘密还真是不少啊。”
浮尘则笑了笑:“大伙身上的秘密都不少。只不过,有的人自己知道,有的人还不知道罢了。”
我感觉浮尘是话里有话,正要再问的时候,却被天厌子给打断了。
天厌子干笑了一声说:“在多年以前。我们两个人曾经仔细研究过世上的修炼法门,可以说,人世间的术数,我们已经练完了。”
天厌子的话轻描淡写,但是神色却很是傲然,我点了点头,心想:“他也确实有骄傲的资本,试问有谁可以说一句,我把时间的修炼法门都练完了呢?”
天厌子接着说:“我们修炼完了之后,却大失所望。”
我奇怪的看着天厌子:“你们失望什么?”
天厌子叹了口气:“因为我们发现,练完了之后,我们仍然是凡人,既没有成仙成佛,也没有长生不老。仍然要经历轮回之苦,不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掌中。这样一来。即使练得再强大又有什么用?”
我微微点了点头:“你们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浮尘接着说:“但是从古至今,始终都有白日飞升的传说。于是我们两个坚信,一定还有古籍藏在什么地方,只不过我们没有发现而已。于是我们走遍了名山大川,拜访完了所有古刹,可惜还是一无所获。”
天厌子叹了口气:“是啊,后来我们连古人的坟墓都挖开了,仍然没有找到。”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说:“如果古人有成仙的办法,那就不会死了,有怎么可能有坟墓呢?”
天厌子苦笑了一声:“是啊,当时我们兄弟真是饥不择食。慌不择路了。直到一连挖了十九座坟墓才想到这一点。”
浮尘笑了笑:“后来我们考虑,凡是拥有那些典籍的人,多半已经成仙了。他成仙之后,或许会把典籍带走。这么多年以来,成仙的人越来越多,留在世上的典籍就越来越少。所以我们也就找不到了。与其在人间瞎转,不如去天上碰碰运气。”
我惊讶的看着他们两个,小心翼翼的说:“你们该不会像孙悟空一样,大闹天宫吧?”土余坑弟。
浮尘微微一笑:“没有那么夸张,我们两个只是改变了寻找的方向。最后找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在那里,得到了一本天书。至于那个地方,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仙境。唉,我们两个能进去,也是侥幸的很。”
我对天厌子说:“恐怕这天书是偷来的吧?”
天厌子和浮尘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天厌子说:“当时我们带着天书,一路逃到了人间。结果发现,天书中的内容,我们根本看不明白。每一个字我们都认识,可是连成一句话之后,简直狗屁不通,大违常理。如果强行按照里面的方法练习,不出三个月,就会走火入魔而死。”
我皱着眉头说:“那么无名为什么没事?”
天厌子笑着说:“这就是关键所在了。后来我们发现了无名。这个小子的眼睛和凡人不一样,能够看懂天书中的内容。他似乎能够过滤掉一些干扰的字句,把真正的意思看出来。于是我们两个就把他留在身边。让他读那本书。再把他的心得体会讲出来。”
我听天厌子这么说,忽然想起白狐之前跟我提过一句,他说几个月不见,感觉天厌子和浮尘的本领又有了进步。而且他们身上的力量,似乎不是人间的道术。
看样子,那时候天厌子和浮尘就在修炼天书中的内容了。
天厌子接着说:“我抹去无名的记忆。也是迫不得已。不然的话,他早晚会发现天书中的秘密。这薄薄的一本书,里面的修炼法门似乎层出不穷,时时在发生变化。这就是无名刚才提出来的疑惑了。”
我看着他说:“你们总是抹去他的记忆,对他可太不公平了。”
天厌子摇了摇头:“有什么不公平的?我们这么干,对他有莫大的好处,他的眼睛却是不错,但是得不到天书,照样得生老病死。只要他帮我们兄弟成仙。天书就是他的了,将来他的成就还小得了吗?”
我听到天厌子这么说,也就没有什么可争辩的了。我叹了口气:“看样子,你们两个人又是偷天书,又是偷长生术,一切都是为了摆脱轮回?”
天厌子缓缓地点了点头:“轮回之苦,没有人愿意经历一遍。幸好大家喝了孟婆汤,不然的话,人害怕死,鬼害怕生。”
浮尘和天厌子说到轮回之苦的时候,忽然对视了一眼,他们的眼神和之前的对视一模一样,按照叶菲的说法,他们又在说谎了。
不过我也没有再深究,我已经知道我想知道的了。
我冲天厌子说:“怪不得你收了无名做徒弟之后,却没有夺走他的肉身,越来他还有别的用处。”
天厌子干笑了一声:“是啊,是啊。这可比一具肉身重要多了。”
看样子,这一僧一道确实不打算伤害无名,我也就放心了,我对天厌子说:“祝你早日成仙,那样的话,无名也就可以早日解脱了。”
天厌子笑嘻嘻的说:“那我也祝你和白狐长长久久。”
我笑了笑,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叶菲几个人还等在外面,她们见我出来了,马上围过来,小声问:“怎么样?为什么去了这么久?”
我笑了笑:“没什么,天厌子和浮尘在谈论道术,我听了一会。”
我敷衍了她们一阵,就和她们回去了。
无名已经活过来了,我们没有必要再守在这里,只是约好了明天晚上一块吃饭,然后就互相告别了。
我和叶菲回家之后,稍微洗漱了一番,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我这一觉心中再无挂碍,所以睡得很沉。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外面艳阳高照,已经是中午了。
叶菲对我说:“睡好了没有?我们要去公司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咱们两个还真是忙啊,晚上抓鬼,白天上班。”
叶菲笑着说:“公司刚才给我打电话,好像又有新的经理了,咱们两个总得去露个面吧?”
我嘀咕了一声:“希望新经理可别再是什么怪胎了。”


 第六百三十九章 庆功宴

公司是早晨通知我们去上班的,但是我们两个磨磨蹭蹭,一直到半下午的时候才赶到。
快要走进公司大门的时候,我对叶菲说:“咱们两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迟到早退,消极怠工。什么坏事都做了。一会进去之后,不会直接收到辞退信吧?”

《三分熟》[ 种田文 ]——:这是一个农村葫芦娃大战城市奥特曼的故事。 挣钱养家、发财致富、家长里短……嗯,再找个男人就齐全了。 锁定目标……BIUBIUBIU!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