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宠你宠不够》完结全本[包子] —— 作者:灸尾妖狐

《自古闲情只一人》完结 [:萌了小和尚和小道士…… 万里江山易在手,奈何一人心难求,自古君王本权谋! 当年为谁夜雨情话,笑如花,无邪君王只倾他! 冉冉时光与君共老,原来只是一生醉里话,负闲情锦瑟年华! 物换星移几度秋?之子湖边一

《溺宠:宠你宠不够 【完结全本】》

 楔子

    江湖中风云变幻,人世间各色容颜

    麒昇王朝、凤磬王朝和龙祁王朝是华夏大陆上最大的三个国家,不论是在军队力量和经济条件上三个国家不分伯仲,几百年间一直维持着和平。

    然而朝廷虽然维持着和平,平静了近百年的江湖却突然涌现出三股股强劲的势力,以破竹之势横卷大江南北,不过十年功夫,这股势力便后来居上,让江湖人猜测纷纷。

    这三股势力分别是四大魔宫、四大魔殿和四大魔阁,分别坐落在三大王朝的十二个最繁华的都市,占据最豪华的黄金地段,每个宫殿的建筑都是极尽奢华美丽,堪比皇宫,而且在每个城市里最繁华最优美的地段都有他们的宫殿,供他们平时休息消遣用。

    魔宫掌管着三朝的大部分经济,魔殿在三朝官场势不可挡,魔阁则让江湖武林各方豪杰,不敢轻易招惹。

    没有人知道这三股势力是如何出现的,更没人知道三者之间的联系,只有内部高层人员才知道,魔攻魔殿和魔阁同属于一个教派--影魔教。

    对于影魔教,已经退隐江湖的老一辈在听到时,却都要惊呼一声:影魔教?脸上有震惊有畏惧也有钦佩。

    原来,影魔教一百多年前那可谓是风光无限,做事高调,武功高强的人数不胜数,尽管是被人们认为是邪教,但是却依旧无人敢去挑战,哪怕是朝廷派军队去剿灭,最终也是落的全军覆灭的下场,那个时候,江湖人一听到影魔教,没有不钦佩的,虽然名义上没有人愿意承认,但九成九的江湖人心中都认定:它就是武林中名副其实的霸主。

    然而几十多年前,影魔教教主突然消失无踪,影魔教从此不在现于江湖,然而他们在江湖人心中的地位却无人能撼动。

    十二宫殿自成一派,亦正亦邪,从不与江湖上任意一派有来往,去过他们真正宫殿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然而,人类就是这样的一种生物,越是神秘的事物就越是好奇,因此还有着许许多多的江湖人为一睹魔宫风采而不断的想要踏入魔宫,下场自然而知,只见人进不见人出。

    因此没有人知道魔教各宫主殿主阁主长什么样,只知道十二人武功深不可测,比起百年前的影魔教教主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就在大家对着影魔教不断揣测,不断想象,不断好奇,被其吸引注意力的时候,各位宫主的红鸾星也渐渐的转动起来,天涯海角,跨越时空,有缘的两人终将相见,进而相知相识相爱。

 第一章 两人的相见,匆忙的离别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又是一年新来到,在城中繁华的阶段占地几千亩,凉亭美院数不胜数,长廊庭院互相交错,假山花园巨大奢华,这就是平阳城首富莫家的府邸,极其奢华,甚至比知府的府邸还要大,就足以可见莫家的实力和财力。

    这一天正是除夕夜,整个莫府热闹非凡,不管是少爷小姐,还是下人长工,大家都喜笑开颜,共同迎接这新的一年的到来。

    然而,与整座奢华府邸相对应的是,莫府西南角上的一个小小的庭院,里面只有一间破旧的房屋和屋前几颗枣树,在整个莫家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按理说这样的房屋就连下人都不屑居住,早就应该拆卸了,然而谁有能想到里面居住的竟然是莫家最小的少爷--莫小乖,而且这一住就是十四年。

    莫小乖是莫家大夫人的陪嫁丫鬟所生,被莫老爷看中,欲收纳为妾,生下孩子之后就去世了,而孩子出生的那一天,一个算命道士算出这个孩子命中克父,却又不能杀死,否则全家都会遭遇灭门之灾,因此找了个奶娘养在偏院,等到小乖长到十岁,奶娘也离他而去,从此就只有他一个人住在偏院。

    十四年来,莫小乖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偏院的大门,每顿饭菜都是由下人送来。

    就算是过年,莫小乖也是在偏院里和奶娘或是自己一个人过的,他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鞭炮,还有饺子,还有年夜饭这样的东西。

    这一天因为大家都为过年而忙碌着,竟然将住在偏院的莫小乖给忘记了,一天没有人送东西来了。

    莫小乖很乖巧,从来不曾自己踏出偏院去,如果没人来送东西他就只好挨饿,等到下一次下人来送食物。

    他从不知道除夕夜是什么,只知道今天要挨饿了,心里喃喃着:睡着了就不会饿了。

    所以尽管肚子饿的难受,他拼命的忍着,双眼紧闭,努力的让自己睡着。

    突然,外面响起“乒乒乓乓”的声音,将快要睡着的小乖吵醒了,忍着困意,小乖起身裹着破旧的被子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却见一个人正全身是血的倒在他的门口,地上的雪都快被染红了。

    莫小乖吓了一大跳,脸色苍白,身体打颤,但是小乖依旧忍着心底的恐惧,靠近那个浑身是血的人,小手颤抖着轻轻的靠近那人,却发现那人已经昏迷了。

    小乖费了很大的劲才将那人给挪到床上,又找来比较干净的布沾着雪水将他身上的血擦干净,尽管心中恐惧,但是看到那人痛苦的呻吟,小乖就咬牙坚持下去,等全部擦干净了,又将身上裹着的被子盖到那人身上,而自己则是趴在床沿睡了一夜。

    第二天,南宫傲然悠悠的转醒,全身的疼痛让他想起昨天的奋战,本来他带领属下去剿灭南山门派,结果属下里竟然除了内奸,害的他中了圈套,被敌人不小心刺中,慌乱中只知道自己跳进了一个偏院,然后就昏迷不醒了。

    南宫傲然打算起身,却感觉有什么压在自己身上,微微抬头,就看到一颗黑乎乎的头正趴在自己的肚子上。

    也没有多想什么,南宫傲然小心的将那颗头轻轻的抬起,坐起来将那个孩子整个抱到床上,然而谁知将孩子抱到怀中之后,这小孩就紧紧抓着他的衣服不松手了,小小的身子还不停的往他怀中拱拱,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才停下来,小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可爱的哼哼声,让南宫傲然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是个很娇小的孩子,看起来也不过八九岁大小,脸小小的,却很清秀,皮肤白白嫩嫩,身上穿着粗布衣服,将皮肤磨得有些红,将小孩抱在怀里竟然奇异的有一种很满足的感觉。

    虽然小孩的动作扯到了伤口,但是南宫傲然却没有放开,反而将身上盖着的被子拉过来裹到小孩的身上,看着那张在他看来实在是惨不忍睹的被子,南宫傲然好看的眉头狠狠的皱起,环顾四周却发现整个屋子里除了一张床,一个矮小桌子和这一床被子之外,就再也一无所有了。

    想着昨天晚上那样的严寒,小孩却将唯一的一床被子给了他,自己却缩在床边,南宫傲然的心里第一次涌现出感动和温暖。

    大概快到中午的时候,小孩才慢慢的醒过来,暖和的怀抱令他不想离开,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睡得这么舒服,每年的冬天,都只有一床破旧的被子,每次半夜都会被冻醒,像现在这样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基本上没有,所以小孩还想要继续睡。

    南宫傲然看着刚醒过来迷迷糊糊的小孩又要将眼睛闭上,不禁哑然一笑,轻轻的推推那颗小脑袋,让他醒来,都已经是中午了,早饭午饭都没吃,小孩一定会受不了的。

    “唔唔。。。”小孩特有的软糯的嫩嫩的声音轻轻的响起来,听得南宫傲然心肝一颤,心中一阵荡漾。

    “起来了,再不起来午饭就没有了哦。”南宫傲然柔声的说道,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这样的哄着小孩,而且还是这样的自然,这要是让他的那些属下看到了,还不集体去撞墙?

    一听到午饭两字,莫小乖“噌”的从床上跳起来,跑到门口,惊得的南宫傲然竟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就看到小孩用小手揉了揉肚子走回来。

    莫小乖这才想起昨天的那个受了伤的人,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声音嫩嫩的问道:“啊啊。。。”叫了几声之后才想起自己不会说话,于是只好睁大眼睛看着南宫傲然。

    这里由于常年没有人过来偏院,每次送饭的下人来也只是放下饭就离开了,没有人和小孩说话,奶娘也没有教过他说话,所以小孩几乎等于不会说话。

    而且每年一到冬天,来送饭的下人就少了,几顿饭不吃是经常的事,虽然饿,但是也算是习惯了,但是这个人肯定不习惯,饿肚子的感觉很不好受的。

    两条小小的眉毛微微靠拢,食指习惯性的含在嘴里,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是又说不出口,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着急。

    南宫傲然也有些讶异,这个孩子竟然不会说话,难道是个哑巴,但是随即心中又涌起阵阵的心疼,他上前将小孩抱进怀里,“你饿了?”声音很轻柔很低沉也很好听。

    小孩点点头,又看到南宫傲然身上的伤痕,心想他一定很疼,如果再不吃饭,肯定会更难受的,莫小乖不忍心看到他在难受,于是又指指南宫傲然。

    奇怪的是南宫傲然竟然明白了小孩的话,微笑着摇摇头,“我不饿。”

    小孩看着南宫傲然的小脸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在他的世界里就只有奶娘和那些送饭的下人们,但是没有一个人像他这么好看,小孩的小手不由得轻轻爬上南宫傲然的脸庞,抚摸着那微微翘起的嘴角,嘴边也不由得绽放出一朵甜美的笑容。

    以前小乖从来没有去过前院,即使饿极了,小乖也不会去前院,只会等着他们来送饭,但是再看看那人好看的笑容,小乖第一次下了一个决心:他要去前院找吃的。

    因为如果不去前院的话,这个人会很难受很难受的,所以小乖决定大胆一次。

    看着小乖脸上那明明就很害怕,但是却强撑着自己要坚强的表情,南宫傲然忍不住心里一阵的悸动,从来没有人会这么的为他着想过,一种情愫落在心中慢慢生了根。

    小乖出去还没多久就又开心的跑回来,手中还拿着一个小小的食盒,这是那些送饭的下人们送来的食盒,还没出偏院门口,小乖看到简直开心极了,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开心。

    将里面的饭拿出来,只有一个冷掉的硬硬的馒头,和一点小菜。

    对着那个馒头,小乖使劲的咽了咽口水,但最终还是忍着不断冒酸水的胃,将馒头递到南宫傲然的面前。

    南宫傲然没有伸手接那个馒头,而是直直盯着莫小乖看,“他们平时就给你吃这些吗?”

    莫小乖点点头,又将馒头往前递了递,但是南宫傲然依旧没有接过去的打算,小乖看看南宫傲然,又看看冷掉的馒头,小手固执的伸到南宫傲然的面前。

    平时小乖吃东西是不挑食的,下人们给送什么他就吃什么,因此也不知道食物是分好吃或者是不好吃的,他只知道不吃东西会饿,会不舒服,会难过的。

    “你吃吧,我不饿。”一向冷漠的南宫傲然对着这个小孩也不禁变得温柔,大手轻轻的将馒头推回小孩嘴边,看着小孩犹豫了一会,到底是禁不住食物的诱惑大口大口的啃馒头,心中微微的泛着酸,同时也暗暗的发誓:等自己伤好了,一定要将这个小孩带回去,好好的保护,给他穿最好的,吃最好的,用最好的。

《影帝每天都被厨神打脸》:《影帝每天都被厨神打脸》作者:狐狸尾巴浪耳朵减!肥!必!看!主持人:您会如何表达命中注定的爱情?浮景辉:玫瑰酱猪蹄、芙蓉香酥鸡、蒜蓉蛤蜊配素什锦、黑森林加松露巧克力……不如你,全都不如你。文内附赠萌物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