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猎手(八部全)上篇》完本+全番外——作者:满座衣冠胜雪

《帝王攻略》完结 [架空历: 举目远望处,皆天高海阔,壮丽无边。是曾经并肩作战的铁血疆场,也是繁华过后,人生终归寂静的安宁乐土。 两人相视一笑,手牵手低声说笑,一同回了住处。 身后长风千里,碧波万顷,半天火烧流云。 是如画的江

<银翼猎手>


作品相关 简介

    他们是特别训练出来的人,他们的任务总是最接近死亡,他们的身份永远不能暴露,他们维护的是别人的生活,却放弃了自己的一切。

    他们是可怕的猎手,也是付出最多牺牲的人,而他们的付出却不为人知,没有记录。

    他们是无名英雄。

    这是一部略带科幻意味的特工题材耽美小说,描写的是半世纪后中国国安部(国家安全部)中一个极隐秘的部门——特别情报部,猎人小组。文章的主线,就是“传说中最神秘的猎人”——银翼猎手凌子寒。

    这是一个系列小说,作者:满座衣冠胜雪。

    【猎人小组名单】(年龄以现在计算,也就是2044年)

    凌子寒:19岁,擅长暗杀与反暗杀,绑架与反绑架,以及潜伏、狙击、侦察。

    卫天宇:27岁,擅长改装与操作各种机械设备,以及解开各式密码,也是优秀的黑客。

    游弋:26岁,擅长爆破、绑架、暗杀。

    罗衣:23岁,擅长盗窃、暗杀和易容术。

    罗瀚:29岁,是计算机专家、心理学家、谈判专家。

    索朗卓玛:28岁,是易容高手、催眠专家、谈判专家。

    梅林:21岁,擅长爆破、绑架、暗杀、狙击。

    赵迁:24岁,精于赌术、骗术、催眠术,是位神偷。

    (总的来说,以上的各种技艺,所有猎手都会,只是根据各人的天赋,有的在某一方面非常出色而已。譬如,小寒其实也会很优秀的赌术和偷窃技术,只是比起赵迁来就略逊一筹。他也是个出色的计算机黑客,但比不上罗瀚和卫天宇。)

    现有系列:

    【银翼猎手Ⅰ】《血色开端》

    【银翼猎手Ⅱ】《白色使命》

    【银翼猎手Ⅲ】《红色勇气》

    【银翼猎手Ⅳ】《蓝色憧憬》

    【银翼猎手Ⅴ】《紫色野性》

    【银翼猎手Ⅵ】《橙色记忆》

    【银翼猎手Ⅶ】《银色寂静》

    【银翼猎手Ⅷ】《金色功勋》

第一部 血色开端 1

    二○四二年的冬季,北京的景色仍然是恒常的寂静,淡金色的阳光温暖地照射下来,使万事万物呈现出少见的明朗色彩,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在国家安全部的总部大楼“鹫塔”的地下室里,有一间不起眼的小会议室。国安部的二十四个局从来没人用过这间会议室。在他们的印象里,依稀仿佛这是后勤部门堆放杂物的储藏间。此时,有三个年轻人坐在这里,正专心地听着国家安全部部长凌毅的讲话。

    凌毅今年四十七岁,过去曾经多次在秘密行动中立下卓越功勋,曾被誉为“国安第一勇士”。十七年前,他策划并协助实施了震惊世界的多国联合反恐行动,一举消灭了中亚的大部分恐怖势力,他也因此名闻中外。

    也就在那时,他首先提出了组建特别情报部的构想,以便在日益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下,为国家安全事务提供更加灵活、更加周密的工作机制。该方案立刻得到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支持。他被任命为首任特别情报部主任,并在此期间做出了更加杰出的成就,远远超过了他的前辈,于是一跃而为年轻的中国情报界“教父”。

    这时,这位非凡的传奇人物温文尔雅地坐在那里,已将任务详细地布置给了三个年轻人,同时把所有资料一一展示给他们,要他们仔细研究,一周后出发。最后,他严肃地对他们说:“这次行动的代号是‘春风’。你们的主任吕鑫已经在那里了,你们的一切行动都由他指挥。记住,务必将人安全带出来,一个都不能少。”

    “是。”三个年轻人沉着地站起身来,从容不迫地走了出去。

    那三个年轻人正是他当年提出的“粹炼计划”的一部分结晶。他们是经过了十年的努力,从上千名天才少年中层层选拔,再经过长期的卓有成效的训练之后,打造出的“银翼猎手”,也是特别情报部麾下最得力的秘密特工。

    二十七岁的罗瀚是猎人小组中年龄最大的,性格十分沉稳,是电脑专家和心理学家,同时也是一个冷静的杀手。

    二十六岁的索朗卓玛是藏族女子,有着很强的精神力量,是易容高手、催眠专家和谈判专家,功力不凡。

    十九岁的梅林稚气未脱,但身手异常矫健敏捷,擅长绑架、暗杀、爆破,是位百发百中的神枪手。

    等他们走后,凌毅却没有起身离开。

    过了一会儿,一个斯文秀气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静静地坐到他对面。

    凌毅看着他。

    这个还不满十八岁的年轻人正是他的儿子凌子寒,是猎人小组里最年轻的一位成员,但却是加入得最早、最先通过考核以及第一个独立执行任务的猎手。当专家小组才在全国选拔苗子的时候,凌毅就已经开始严酷地训练起儿子来。凌子寒在各方面都具有极其出色的表现,可以说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是他最得意的杰作。

    凌子寒跟他父亲一样,一直不吭声,显得很沉静。

    凌毅对他也是同样的严肃:“那些资料都研究过了?”

    凌子寒答道:“是的。”

    最近几天,凌子寒一直在研究一个中年男人的资料。他叫金成茂,表面上是日籍华人,著名的企业家,在中国大陆有庞大的投资,经常来往于中国的两岸三地,偶尔也回日本。实际上,他却是个日本间谍,而且是东亚区的负责人,现居南亚岛国B国的首都溪罗市,专门指挥针对中国的情报工作。近年来,他组建了独立党,自任党魁,并受到了当地首屈一指的黑道组织五梅帮的鼎力支持,正在竞选溪罗市长,并为将来竞选总统做准备。

    凌子寒非常仔细认真地研究了金成茂的个人经历、家庭成员、公司和住处的地址、日常生活习惯等等资料,已经完全烂熟于心。

    凌毅简单地说:“你到溪罗去,杀了他。”

    凌子寒应道:“是。”

    “你必须在十二月三日到五日这三天里行动,不能迟,也不能早。任务要求公开刺杀,将震动制造得越大越好。”凌毅的声音很低沉。“具体在哪一天的什么时间,会有吕鑫通知你。你要随时准备好。”

    凌子寒点头:“是。”

    凌毅继续说:“记住,如果出现意外,你只是一个独立作案的国际职业杀手,并且不清楚雇主是谁。”

    凌子寒简单地道:“我明白。”

    凌毅淡淡地点了一下头:“好,你明天到特别医疗处去改容,然后就出发吧。”

    “是。”凌子寒的神情也是淡淡的,起身便离开了。

    凌毅面无表情,只是看着儿子出门的背影,一动也没动。

    走出“鹫塔”,凌子寒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收拾东西。

    他一直和父亲同住在奥运村梅苑宽大的别墅里。此时虽是隆冬,大院里却仍然绿草如茵。他们家的前后院子也是一树树梅花盛开,美不胜收,红梅艳丽,白梅晶莹,粉色梅花更是柔媚动人,而腊梅的清香则从敞开着的窗户里悠悠地飘进他的房间。

    他有条不紊地将自己的换洗衣服、洗漱用品、移动电话和护照收进黑色的旅行袋里。所有的东西他都检查得非常仔细,确保都是在国外生产的原装外国品牌,不会露出丝毫的中国痕迹。

    等到收拾完,已经是傍晚了。

    凌毅要加班,打电话回来让他自己吃饭,不用等。

    凌子寒刚坐到餐桌前,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雷鸿飞便笑嘻嘻地窜了进来。

    凌子寒看了他一眼,温和地笑道:“真无耻,专门赶在吃饭时间跑来。”

    雷鸿飞立刻反唇相讥:“真是为他不讨好,反倒被狗咬。我是考虑到你独自吃饭,比较寂寞,难以下咽,特意赶来陪你的。”

    凌子寒嗤道:“巧言令色鲜矣仁。”

    雷鸿飞泰然自若地问:“你说的是不是津巴布韦土语?”嘴里说着话,他已经跑到墙边的酒柜前,挑了一瓶红酒拿过来。

    小保姆笑着地替他拿出一副碗筷和两个红酒杯。

    雷鸿飞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自顾自地找出开瓶器,熟练地将红酒打开,倒进高脚杯,随后拿起杯子,不由分说地塞进凌子寒手里,将另一只手中的杯子与他一碰,一饮而尽,这才坐了下来。

    凌子寒端着酒杯,看着他眉飞色舞的样子,笑道:“今天有什么喜事?”

    雷鸿飞终于等到他问了出来,顿时洋洋得意地说:“我放单飞了。哈哈,我是咱们这一批学员里第一个放单飞的,棒吧?”

    两年前,十八岁的雷鸿飞高中一毕业便考上了空军飞行学院,成为了一名歼击机飞行学员。凌子寒知道他的进境如此快速,也为他高兴。他举起杯子,将酒喝光,愉快地笑道:“的确值得庆祝。”

    雷鸿飞笑逐颜开地拿起酒瓶,又往两个杯子里倒上酒,颇为自豪地说:“这叫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这人从小就不爱文科,却老爱把名言警句挂在嘴上,至今不变。凌子寒听了,不由得失笑,连连点头:“说的是。”

    雷鸿飞又与他碰了一下杯,两人愉快地干了杯中的酒。

    “哎,你呢?”雷鸿飞问他。

    “我什么?”凌子寒微笑。

    “你现在打算干什么?”雷鸿飞颇为关心地问。

    雷鸿飞比凌子寒大三岁,小时候读的是同一所小学。从那时候起,这个好朋友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对读书没有太大兴趣。今年他高中毕业,索性连大学都没上。现在,在中国读大学再也不像数十年前那样需要高考了,只要读完高中,向自己想上的大学提出申请,由大学自己出题考试,通常都能上。只有那种名牌大学、艺术院校、军事院校和有特殊要求的大学才会有特别的要求,一般人不大容易上。

    即使是这样,凌子寒也连进大学挂个名似乎也不屑,这使他们这几个朋友都很担心他的前途。

    凌子寒漫不经心地说:“好像我爸打算让我先在部里挂个职吧,学习做基础资料分析工作。”

    “哦,那也好。”雷鸿飞不便褒贬,拿起酒瓶又倒一杯酒。“来,喝酒喝酒。”

《银翼猎手(八部全)中篇:雷鸿飞放开凌子寒,懒洋洋地起身去开了门 张海洋站在门口,怒道:“好小子,想放我们鸽子是不是?” “哪有的事?”雷鸿飞一撇嘴。“我们是在体会你们过的好日子。俗话说,不羡鸳鸯只羡仙,结果你们又是鸳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