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始卷一:魇梦] —— by:樊落

《囚徒》完结 [深情好文]—: 什么是好文?对我来说,能流畅的读下去,读过之后意犹未尽,过了许久仍然能回忆起其书名和情节乃至主角名字的,就是好文了。什么是好作者?能写出好文的作者就是好作者。

微信上的友友觉得库库推荐的mo-:rose天师执位mo-:rose非常中意,一口气撸完了,可惜文库中只有前两部,现在第三部也放上来吧,库库真是太粗心了,都忘记放第三部了。

《天师执位Ⅲ01魇梦》作者:樊落

《天师执位第三部一 魇梦》
作者:樊落
绘者:Leila
出版社:威向文化
出版日期:2012/07/17

文案:
搭机回国途中,聂行风罕见的被恶梦缠身,
离开机场时,又遭遇神秘人物来袭,
甚至被卷入杀机四伏的不明法阵,
还因此接触到疑似张玄的过往!
另一边,发现自家招财猫失踪,
张玄循线而追,却次次与聂行风失了联系,
与此同时,还有无数鬼魅击杀而来。
谁能告诉他,这董事长到底把自己移形换影到了哪个时空?
──《天师执位》Ⅲ,小神棍的师父华丽登场!

第一章
佛罗伦斯国际机场的候机厅前,一辆黑色加长宾士缓缓停在了车道上,后车门自动打开,坐在门旁的金发男子身体微倾,却没有下车,而是向他对面的西装男人做了个请的手势,等男人下车后他才下去,手顺势向车里挥了一下。
几位跟随他已久的保镖会意,少主要跟朋友告别,不希望他们跟随,等另一位梳平头的男人也跳下车后,司机便关上车门,准备开去停车场。
车门快要关上了,一只靠在座位上打瞌睡的鹦鹉突然醒了过来,在发现大家都下车后,急忙拍拍翅膀,在车门几乎要关闭的同时,硬是从狭小缝隙里挤了出去。
动作快得像闪电,却因为鹦鹉稍微肥胖的身躯而缺少了应有的动感,负责关门的司机却吓出了一头冷汗,本能地用力连按开门键,希望不要夹到鹦鹉,它可是主人最爱的宠物,要是被挤死了,可能他们一家人的命交出去都不够赔的。
还好鹦鹉成功从门缝间逃生出去,翅膀一拍,在空中打了个旋,站在了金发男子肩上。
最先下车的西装男人走到车后箱取行李,被鹦鹉的主人拦住,抢先打开后箱,说:“聂,这种事让徒弟们做就可以了。”
话虽这样说,他自己却不动手,而是转头去看旁边那个身形健硕的平头男人,男人明白他的意思,瞪了他一眼,却没多话,探身将大皮箱轻松拿了出来,放到地上,不等他继续吩咐,又跑去行李车区,推了个推车过来,将旅行箱还有随身皮包放在上面,推进机场大厅。
金发男人很有礼地请同行者先走,自己跟随在一旁,略带遗憾地说:“聂,真的不再多住几天了?最近太忙,我都没时间陪你,现在刚刚腾出了一点空暇,你又要走。”
这位即将从义大利飞回国的男人正是聂氏金融财团总裁聂行风,这次他来义大利分公司处理一些工作上的问题,顺便看望在这里的两位徒弟──确切地说,是情人张玄的徒弟,身为重案组督察的魏正义和他那个混黑道的外国师弟乔瓦尼?伯尔吉亚。看得出他们配合得很好,基本上乔一个眼神指令,魏正义就会乖乖去执行,至少在自己面前,他们表现得相处愉快。
其实国内那边也没那么急着要回去,只是他比较惦记张玄,这几天张玄忙办案,几乎联络不到,这让他心里不免有些忐忑。聂行风做事不喜欢依凭直觉,但不得不承认,在很多时候,他的直觉都命中靶心──小神棍这么忙,一定是又遇到了什么麻烦。
“董事长有师父陪,你就不需要自作多情了,”推行李的“随从”抢了聂行风的话,对乔说:“继续忙你的事吧,多给我提供些犯罪证据,省得我将来抓你时太麻烦。”
乔没跟魏正义一般见识,对聂行风抱歉地说:“对不起,聂,家教不严,让你见笑了。”
聂行风哑然失笑:“家教这个词不是这样用的。”
董事长,他明白的,别被他那副漂亮表像迷惑了,这个现在说汉语比义大利母语还要流利的外国豆先生怎么会不明白“家教”是什么意思?他明明就是故意在把自己当佣工来使唤!
推着行李车,魏正义咬牙切齿地想,眼前绿光一闪,鹦鹉在乔的肩膀上站累了,翅膀拍拍,飞到行李车上坐下来,魏正义跟面前这只叫汉堡的肥鸟对视,鄙夷地说:“如果你也想被托运的话,可能会超重。”
小鸟转了个身,鸟屁股朝向他,作为对他吐槽的回应。
三人来到乘机楼层,航空公司已经开始办理托运手续,乔请聂行风坐在旁边座椅上,把他的护照和机票递给魏正义,说:“你去办理一下。”
魏正义腮帮子鼓了起来,他跟随这位黑道少主来义大利,是奉上司之命来监视他的,不是给他当仆人的,基于乔最近越来越过分的行为,魏正义清清嗓子,觉得有必要给这个健忘的家伙提醒一下。
“办理托运必须是本人,这是常识,师弟。”
“伯尔吉亚家族里没有常识这种东西,亲爱的师兄,”乔向他微笑说:“报我的名字,她要是敢罗嗦,告诉她明天不用来了。”
魏正义想反驳,被乔打断,继续说:“回来时顺便再买两杯饮料,我要咖啡,聂的是绿茶。”
“我不是你的佣人,乔瓦尼……”
“是警方卧底,我知道,”乔笑吟吟地看着他,“做卧底做到你这样明目张胆的,还真是前无来者后无古人……”
魏正义被乔这种夹杂不清的成语打败了,推着行李车,头也不回地走掉了,乔还故意在他身后追加一句,“时间不多,快去快回。”
魏正义给他的回应是把汉堡狠狠地掷回来,要不是乔躲得快,被只肥鸟撞到胸口上,一定会很痛。
聂行风在旁边看着他们的互动,忍俊不禁,看上去似乎每次受气的都是魏正义,但也只有魏正义的话,乔才会听进去,真是相生相克的两兄弟,他问:“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单独跟我说?”
“是,我这两天有些心神不定。”乔坦言:“总作一些奇怪的梦。”
聂行风心一跳,这几天他也是噩梦不断,像他这种常去各地出差的人,不会有水土不服的问题,但如果有危险来临,他多少会有感应,可是现在除作梦和心慌外,没有其他反应,这才是让他觉得奇怪的地方。
乔察言观色,说:“看来我的直觉没错,所以这次还是让魏陪你回去吧,如果有什么事,派他去打冲锋。”
“不用,你这里环境复杂,魏正义留下比较好,那边如果有事,我跟张玄会应付的。”
聂行风不敢说以张玄的要面子,绝对不爽要徒弟来保护,这一点乔当然明白,所以才特意把魏正义支开,不过既然聂行风这么说,他也就没再勉强,扫了一眼瘫在旁边座椅上打盹的汉堡。
被扫视,汉堡脑门上的雷达立刻启动,急忙飞到聂行风面前转来转去,意思很明显──带我回去吧带我回去吧。
虽然在汉堡看来,张玄就是神棍加恶棍的综合体,才导致它一介堂堂的阴界信使沦落到给人类当佣人的地步,但乔和魏正义也好不到哪去,所以两相比较,回国内,它返回阴界的可能性才会更大些,为了早日回地府,就算跟着一个恶棍混日子,它也认了。
可惜美好的理想化成了泡泡,聂行风像是没听懂它的心声,把头转开了,汉堡急了,想再飞到聂行风面前自荐,被乔扯着翅膀拉回来扔到一边,它正要再为自己争取权益,对面传来諠哗声,一个打扮华丽的男人由一群记者和粉丝簇拥着走了过来。
男子是亚洲人,个子却细长高“身兆”,在人群中分外显眼,灰金色头发,五官深邃精致,远远看去,像一尊雕琢华丽的玉色人偶,记者们追着向他发问,他很配合地停下脚步,把墨镜摘下来,挂到领口上,回答问题时特意摆出各种造型,引得周围粉丝叫声连连,闪光灯亮成一片。
男人举手投足中带着独特的魅力和气势,还有一点点的妖媚,连汉堡都忍不住转头多看了几眼,周围没人,它耐不住好奇,小声问:“这么大派头,他是谁?”
“他叫Haas.Gray,是国际着名的服装设计师和形象顾问,长居美国,这次来义大利举办服展,现在会展结束,他可能要回去了。”
乔会解释,纯属是看出聂行风有兴趣,谁知汉堡的八卦档挂上,啧啧鸟舌,评论说:“身材真好,还以为他是模特儿呢,看不出你除了混黑道,对服装界也这么了解,还是你喜欢他这一款的?”
乔的银眸里闪过鄙夷,“伯尔吉亚家族里很多女人都对他着迷,为听他一堂化妆形象课不惜大把抛钱,不过他的确很精通化妆修饰,十年前这模样,现在几乎没怎么变。”
“也就是说他是小白脸了,还是个驻颜有术的小白脸。”汉堡好奇地盯着哈斯带着他的粉丝团去了托运区,继续品头论足,“不过他长得还真不赖。”
聂行风有听说过Haas.Gray这个人,不过也仅限于听说,他对娱乐新闻没太大兴趣,见魏正义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两大杯饮料,他迎上去,道了声谢,想帮忙把饮料接过来,被乔拦住,接下那杯咖啡,然后抽出魏正义放在上衣口袋里的护照机票和登机牌,递给聂行风,说:“我送你进去。”
“喂,我辛苦排队买来的!”魏正义瞪眼。
“时间到了,饮料又带不进去。”乔向他微笑:“不过我会喝的,不会让你的辛苦白费。”
“早知道就下巴豆了。”
乔没听说过巴豆,不过想也知道魏正义不会说什么好话,没去理他,送聂行风来到出境门,说:“一路顺风。”
“是一路平安!”魏正义在旁边不爽地呷着绿茶,纠正:“就算是伯尔吉亚家族的常识,坐飞机也不能‘顺风’,那会直接坠机!”
“坠机就坠机,聂又死不了。”
“那还有一飞机的人怎么办?”
“那些人我又不认识,他们死不死与我何干?”
乔刚说完,就看到魏正义不悦的目光瞪过来,居然为这种小事跟他瞪眼,他也很不爽,脸上却浮出微笑,优雅地反问:“师兄,你觉得我的法术已经达到了言灵的水准,我说坠机就坠机?那我说你会中六`合`彩,你要不要马上去买彩票?”
魏正义不言语了,把头别到一边,心里万分厌恶当初努力教乔学汉语的自己。
微妙的气氛,聂行风觉得自己还是马上离开比较好,于是适时地道了再见,进入检查区,师兄弟两人向他扬扬手,一起说──
“一路平安!”
“一路顺风!”
完全没修改的道别语,魏正义瞪眼过去,就看到乔脸上毫无掩饰的挑衅,他哼了一声,转过头大踏步向前走去,乔也不在意,笑吟吟喝着纸杯里的咖啡跟在后面。
哈斯从对面走过来,他已经把粉丝和记者都甩掉了,只拿了一个随身小包去出境口,修长挺拔的身形再加上温雅微笑,让他所到之处都围绕着追随的目光,乔和他走了个对面,不免也扫了他一眼。
觉察到他的注视,哈斯剑眉微挑,熟人似的向他微微点了下头,乔的心猛地一跳,危险来临的直觉直冲大脑,他本能地探手握住腰间的手`枪,可是什么都没发生,男人就这样跟他擦肩而过,走了过去,只留下一路淡雅清香。
怎么会这样?
乔皱起眉头,常年跟死神玩游戏,他信直觉更胜相信自己,不敢放松警觉,手搭在枪上转头去看,哈斯已经进了检查区,将护照递给工作人员。
“怎么了?”见乔没有跟上,魏正义又转回来,看到他神色不对,忙问。
“我不喜欢那个人。”盯着已经走远的哈斯,乔说道。
汉堡在乔肩膀上跳了跳,小声说:“me too。”
“这很正常啊,”魏正义哼道:“被你们俩同时喜欢的人,这世上可能存在吗?”
乔没理会他的吐槽,快步向外走去,同时拿出手机,按下聂行风的快捷键,但想了想又关掉了,转打给张玄,电话接通,张玄问:“什么事?”
“没事。”听到对面打游戏的电子音,乔突然很无力,他们在这边担心,当事人却还很开心地沉迷在游戏世界里,这是怎样的一种粗神经?问:“这么晚你还在玩游戏?”
“睿庭刚介绍了一款新上市的游戏,我正在努力闯关,你知道董事长啦,等他回来,一定不让我熬通宵的。”
“那师父你今晚要多努努力,”乔故意说:“我刚送聂上飞机。”
“啊,这么快就回来了!”
对面传来一阵手忙脚乱的收拾声,乔不用想也知道现在聂家会乱到怎样一种程度,以前都是霍离做打扫,自从小白去了贵族学校寄宿后,霍离也跟去了,现在家里只有张玄和聂行风两个人,家务事就全部丢给了钟点工来做,不过乔相信钟点工打扫的速度追不上张玄折腾的速度。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二:  当我们在必须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是选择顺应安排?还是不断的掳取,用来填补失去的部分?当希望变成欲望后,人生是否也将会成为一台机器,只要轻松按一下上面的reset按钮,就可以让一切重新再来?那如果一切真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