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三:借寿] —— by:樊落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二:  当我们在必须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是选择顺应安排?还是不断的掳取,用来填补失去的部分?当希望变成欲望后,人生是否也将会成为一台机器,只要轻松按一下上面的reset按钮,就可以让一切重新再来?那如果一切真的

「不,只是那家公司得罪过我,给他们一个惩戒而已。」聂行风喝着酒,淡淡说。
「哦,真没想到。」对聂行风的坦诚初九有些惊讶,微笑说:「聂先生看起来不像是睚眦必报的人啊。」
「我是商人,商人的本色是求利,而最大利益之下,没有绝对。」聂行风看着初九,说:「这个道理,我想初九老板比我更清楚。」
品出了男人温和语调下的锋利,初九脸上的微笑有些僵硬,却没有回应,聂行风又继续说:「所以许多时候,敌人和朋友之间没有绝对的界线,当利益相投时,这两者之间可以随意互换,我很喜欢交朋友,但如果朋友要与我为敌,我也不介意奉陪到底,你说对吗?」
跟聂行风四目相对,初九重新绽开笑颜,有种感觉,自己做的事,这个男人全都知道了,他在给自己警告,让自己明白,与他作对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我想我比较喜欢跟你做朋友,至少……我不会成为你的敌人。」初九摇着手里的调酒器,笑得一脸狡黠,「因为我也是生意人。」
「那为友情干杯。」
初九把刚调好的酒倒进酒杯,跟聂行风碰了一下杯,两人心照不宣地相对而笑。
酒喝完,张玄也跟素问聊完天回来了,聂行风见他有点沮丧,问:「怎么了?」
「娃娃很喜欢素问,我就想问问素问还有没有亲戚刚生小狼崽,抱一只给娃娃,可素问说他没有亲戚。」
谢天谢地,聂行风心里松了口气,他不敢想象娃娃养只狼的话,那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恐怖事件。
大家又聊了一会儿,素问起身告辞,张玄跟聂行风也一起离开,初九给他们结了帐,看看素问,张玄会意,伸手搅过素问的肩膀,说:「同路,一起走好了。」
三人走出喧闹的酒吧,户外骤然一静,像是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张玄看看表,问素问,「时间还早,要不要叫上洋芋先生一起打牌?」
素问还没回答,黑暗中突然窜出几个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谢非冲在最前面,指着素问,向为首的男人叫道:「小师叔,打碎师弟肩膀的妖精就是他!」
男人走了过来,随着他的靠近,熟悉的感觉也随之向素问侵袭而来,他只觉得心头一痛,头顶霓虹灯光闪过,照亮了他的脸庞,看到他,男人脸色大变,平和的气度瞬间消失无踪,失声叫道:「夜凌!」
似乎有些熟悉的名字书,却因为太久远而无从记起,素问微微皱起香眉头,张玄却马上明白了,那个被他杀死的九尾白狼不就手叫夜凌吗?当年曾有一个人一直这样打叫他的。
张玄转头看去,对面的男人眉宇轮廓有些眼熟,气度沉静,身上凝聚着修道者的平和气息,他记得的,那个曾对白狼恨之入骨,却又在它死后伤心欲绝的影像在呼唤中隐约浮现而出,他叫——曲星辰!
「小师叔,你认识他?」曲星辰的过度反应让大家很吃惊,张正急忙问道。
曲星辰不答,快步走到素问面前,因为激动,伸出的手带着轻微颤抖,他想去握素问的手,素问却立刻向后退开了,手攥起,做出了御敌前的戒备姿势。
看到他的反应,曲星辰激动的心情一沉,眼神暗淡下来,恍惚想起久远的过往,再轻声叫:「夜凌。」
仍旧没有回答,酒吧里悠扬的音乐声传出来,加深了街道的冷寂,月光拉长了每个人的影子,恒古不变的月光,变的只是站在月下的人。
神情激动的曲星辰,面色淡漠的素问,一干不知缘故而茫然的天师弟子,世间百态,都在这一瞬表现得淋漓尽致。
张玄冷冷看着他们,他知道曲星辰是不会认错人的,既然他叫素问是夜凌,那么素问毫无疑问不是当年被自己杀死的狼妖。
虽然不知道狼妖是怎么复活的,但他有种预感——曾经封印的那段过往将因为所有人的重逢再度拉开帷幕,许多往事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被淡忘,恰恰相反,它一直沉淀在每个人的心里,烙印般的深刻。
而那段秘密,终将会随着帷幕的拉开再次呈现在大家面前,以更鲜明的方式。
《完》
番外:育婴专辑——做坏事与变泡泡的关系
在认识两岁十个月半的小孩之前,张玄不喜欢小孩,在认识了之后,他变得……更讨厌小孩了,所有起因都出在聂家独苗小名娃娃,大名聂铮阳的小朋友身上。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聂铮阳小朋友入住了张家,由张玄负责照料,不是他比其他人更有爱心耐心,而是孩子最喜欢缠他,用娃娃的话来说,就是——我最喜欢玄玄啦,我们是一国的,耶!
每次听到这句口号,张玄的反应就是用两行宽面条来表达他的复杂的心境——谁跟你一国啊?你才两岁,我二十八了,是你的十四倍好不好!
综合以上因素,照顾娃娃的重担就责无旁贷地落到了张玄身上,为此他请了无限量假期,在家专门看小孩,但没多久他就发现这是个非常消耗体力、脑力、精力、耐力、心力更甚至财力的活儿,因为那个小东西他没有一刻是闲着的!
「小恶魔,你给我滚过来睡午觉!」
大清早天不亮张玄就被娃娃叫了起来,又被他折腾了一上午,午饭后,张玄困了,直接躺在一楼地板上补眠,为防止娃娃乱跑,他把索魂丝的一头拴在孩子腰上,另一头绕在自己腕间,感觉到小孩走远,就往回拽一拽,走太远的话,就直接像扯风筝那样把他扯回来——这是张玄在跟娃娃相处磨合出来的经验。
一想到这个天下人人觊觎的威武神器被用来拴小孩,张玄就快哭了,他想神器若有灵,一定也会哭的,而师父要是知道,会从地底下跳出来用棍子揍他,可是除了这个办法,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随时随地跟踪到娃娃。
但就算是索魂丝也不是万能的,就比如现在,张玄刚迷糊过去,就听到娃娃的大叫声,「玄玄救命呀!」
张玄被吼醒了,睁眼一看,娃娃攀在二楼栏杆上,因为人小,他从栏杆间隙里挤了出来,索魂丝在栏杆上绕了一圈,刚好把他吊住,要不是有绳拴着,恐怕他会直接从二楼一头栽下来。
「告诉我,聂先生,你钻洞是为了表达你有超人的本事吗?」反正小孩一时半会摔不下来,张玄懒得理他,依旧躺在原地问道。
「书掉到了外面,我去捡……」
听了娃娃的话,张玄这才注意到栏杆里面放了一叠儿童画册,娃娃手里还抱了一本,可能是因为抱得太多,有一本滑到了栏杆外沿,他去拿,然后就……很悲剧的飞出来了。
「告诉我你以后再不乱跑,我就放你下来。」
「不乱跑不乱跑。」
小小的惩戒后,张玄把孩子救了下来,条件是赶紧睡午觉,至少不要打扰他睡午觉。
「没有故事,睡不着。」小孩抱着怀里的画册央求。
要求还挺多,为了不被吵,张玄把画册拿了过来,一看,噗哧乐了——人鱼公主,啧,这么老土的画册一看就是二少那种笨蛋买给娃娃的。
「这是一个发生在大海里的故事,有条鱼……」
「是玄玄住的大海吗?」娃娃趴在他身上好奇地问。
「不是,哥哥海里没这么笨的蛋,这是条外国鱼。」
故事太大众化了,根本不需要照着画册讲,张玄闭着眼信口开河地说完,翻了个身准备开睡,谁知娃娃也跟着爬了过来,继续问:「为什么最后她会变泡泡呢?」
「因为王子劈腿,小美人鱼舍不得杀他,就变泡沫了。」
「什么是劈腿?」
「就是同时喜欢好多人。」
说了大半天的故事,张玄困死了,说完后把毛巾往脸上一蒙,就睡了过去,娃娃接下来的问题都被他选择性忽略了。
于是傍晚,聂行风一回到家就被娃娃堵在了大门口,双手抱住他的腿,很紧张地说:「董事长你千万不要劈腿啊,我不想玄玄变泡泡。」
前言不搭后语,聂行风完全听不懂娃娃在说什么,把他带到一边问了半天,才弄清楚前因后果,被孩子澄净的眼神看着,他又觉得好笑又无法解释什么叫劈腿,想了想,说:「这不是王子的问题,是有人做了错事,小美人鱼才会变泡泡的。」
「唔……」娃娃听完,啜着手指跑一边思考去了。
事实证明,张玄低估了娃娃的想象力,聂行风高估了娃娃的理解力,于是事情很快就演变成——
汉堡聊八卦,娃娃叫——不可以做坏事,玄玄会变泡泡的!
银白教训弟弟,娃娃叫——不可以做坏事,玄玄会变泡泡的!
钟魁回家太晚,娃娃叫——不可以做坏事,玄玄会变泡泡的!
乔和魏正义互殴,娃娃叫——不可以做坏事,玄玄会变泡泡的!
聂二少去夜店,娃娃叫——不可以做坏事,玄玄会变泡泡的!
几天下来,张玄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靠,哥还包全场啊,怎么每个人做坏事,我都要变泡泡!?
「玄玄不可以说脏话,你会变泡泡的!」
就这样,抚养小孩之旅每天烦恼并快乐地继续着。
《完》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四: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再看了一部又一部颇有口碑的恐怖片后,张玄和娃娃得出一个共同结论--这世上没有任何一部恐怖片在他们看来,可以称得上是恐怖。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