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心银河(第一部)————木呗


唯心银河(第一部)BY: 木呗


0

  艾尔亚第一次杀人时,是六岁生日,银河历三六二年,八月十七日。

  灰眸灰发的年轻男子塞给艾尔亚一把匕首。艾尔亚被独自留在公园长椅上。

  天已晚了。一个男子走近,坐上长椅另一头,端详艾尔亚,"看看是哪个小鬼占了我的老位置?有双漂亮灰眸哦。"

  艾尔亚张开双臂,"丑八怪邋遢叔叔抱。"

  "要叫英俊哥哥,我只是几天没洗脸。而且我穿的,可是当年高级裁缝店的精品。"男子嘟囔,还是接过艾尔亚。

  艾尔亚掏出袖里匕首,刺进男子后心。男子的挺拔身形,立刻象被砍倒的树一样栽下。艾尔亚费力从男子身下爬出,经事先被告知的小路回家。

  灰眸灰发青年等在屋里,温柔看艾尔亚,亲吻他,在他耳边和蔼低语,"艾尔亚,你真是爸爸的乖孩子。"

  "是的,父亲大人。"

  没外人时,灰眸灰发青年让艾尔亚叫他"父亲大人",并时常亲吻他,在嘴上、脸上、颈上。其他时候,艾尔亚要叫灰眸青年"维尔德曼子爵阁下"。

  艾尔亚曾偶然听厨房佣人议论自己,"那个灰眸俊俏小孩,据说是四岁时,被维尔德曼子爵阁下从养育院抱回来的。"

1.

  艾尔亚对准一架疾驰的敌机轻扣发射杆。白色中子光笔直插过漆黑幕布的星空,敌机瞬间爆成一簇红团。

  另三架敌机向艾尔亚包抄而来。艾尔亚操作战斗艇,做小托尔坦侧滚翻。这个从当前运动方向几不可想象的扭转,让性能良好的最新机型也剧烈震动。

  耳机中传出粗声低骂,"艾尔亚,你不要命了!这样做战斗艇会散架!"

  "收到,长官。"艾尔亚答着,推转操纵柄的手却不停。战斗艇做出幅度更猛烈的旋转俯冲。巨大加速度让双眼视角急剧变窄,再下去就会出现短暂视盲。在几只一线宽的狭窄可视区,艾尔亚力图考察参照物。敌艇甩脱,他已飞到战场另一角。茶色护面罩调整下,空中密密麻麻星辰发出珍珠般白色柔光。

  艾尔亚片刻失神,"传说星辰是人的灵魂吗,要死多少人,才能照亮整个星空?"

  倏地,一架敌机闪出。艾尔亚马上转去注意力,旋到敌机尾翼上方。

  耳机中又传来提醒,"艾尔亚,小心你四点半方位。"

  艾尔亚从眼角看到,有三架敌机正快速逼来。"收到。"艾尔亚继续回答,却不马上躲避,而是按原计划俯冲射击,解决前方敌机。

  另三架突来的敌机,已对艾尔亚形成合围。

  艾尔亚驾驶战斗艇翻转躲闪。艇身在他毫不怜惜的操作下,几近发出悲鸣。规避动作完成近七成。"轰--",艾尔亚却在此时听到熟悉的被击中爆炸声。

  战斗艇失控中疯狂旋转,座椅带着被安全带绑缚其上的艾尔亚四处冲撞,无数火舌突突卷来,灼人热浪从飞行员减压服逼上皮肤。艾尔亚穿过火焰摸到舱门。

  站在模拟驾驶舱门外,艾尔亚摘下头盔。

  马克林教官正两眼冒火等在那,"艾尔亚,想想为什么又被击坠!"马克林老样子地用最大音量训责,"你一次击落十七驾敌艇,远超我们帝国奥罗卡皇家军校六驾的正式最高纪录。可一学期六十次模拟训练,你竟自身也被击坠四十多次!"

  "学生抱歉,马克林教官。"

  "艾尔亚,我知道,你是欧比良候爵领地送来的委培生,预定毕业后直接返乡。而欧比良侯爵那块偏僻地方,也不该有战事发生。但这不是放任自流的借口!你的天分,本可得到更优秀的成绩!D!战斗艇驾驶这门课我只能给你D!这还是看在你需要学分毕业的份上!你被击坠下破纪录属于无效!"

  "是,马克林教官。"

  "艾尔亚,"马克林口气放缓,以前辈态度拍拍他的肩膀,"做战不全在舍弃自身扩大杀伤。人们战争是为战后的幸福。不顾念自己的生命,又怎会珍惜他人的生命。要知道,你周围每个人都有父母亲人在家等着,就象你家中有人等着一样。"

  "在家等着的人......"艾尔亚微垂头,心中晃过那双熟悉灰眸,片刻缠乱后,又迅速恢复,镇定抬眼,"谢谢教官给学生D这个及格分。家里等着的人,该乐于见学生带回毕业证书吧。"

*****

  帝国奥罗卡皇家军校毕业典礼后,艾尔亚随全班去军校附近的朗姆酒吧。

  艾尔亚的室友迈克问,"艾尔亚,你头回来吧。"

  "是的。"

  "我就猜到!军校严禁学员学期中来酒吧。寒暑假你又急着赶回欧比良侯爵领地那个土得掉渣的乡下。那有谁在等你?该不是青梅竹马吧。哇哈哈哈哈--"

  侍者走来,"请问我可以帮两位先生做点什么?"
  艾尔亚抬头,愣住。

  迈克打发了侍者,敲艾尔亚,"喂,你都把那个男孩看脸红了。他再漂亮,也是男的。何况你要想瞧最好的,就干脆照镜子欣赏自己。"

  "他有双灰眸......"

  "别一脸说梦话的怪样。灰眸又不罕见,你自己不就灰眸灰发。难道你要对着每双遇到的灰眸紧紧盯着看。来,喝酒!"

  当夜,毕业生把烈酒当水喝。艾尔亚最后的明确记忆,是被那个灰眸侍者扶出门。后面的景象如梦境般零碎。他好象独身闯进个不知名走廊,寻找归途时,看到两个高大身影在狂乱拥吻。正要离开,相缠两人已抬头。两双相同灰眸犀利扫来。

  "明亮的灰眸......"艾尔亚一滞,瘫身醉倒。摔到冰冷地面前,感到两只有力大手一左一右抓住他的双肩。两个火热身躯从两侧包来......

2.

  次日清晨,艾尔亚在宿舍熟悉的行军床上被噪音吵醒。

  早起的迈克站在床头,"当当当"大力敲军用小扁壶,"艾尔亚,昨晚玩得开心吗?散伙时,我见你叫个侍者扶走,可今早天都快亮了,你才被送回。等我好不容易睁开眼,陪你回来的人早没影啦。快交待,去哪风流啦?"

  "呃?"艾尔亚揉晕沉沉的太阳穴。

  "别瞒了!看你嘴都吻肿啦,脖子上也有吻痕哪!"

  "啊?"艾尔亚腾身翻起,要去盥洗室找镜子,脚着地却差点跪倒。

  "哇?什么超级美女,居然把你搞成软脚虾!"

  艾尔亚脸一热,推开过来扶的迈克,绷直酸软腰背,走进盥洗室。解开窝得皱吧吧的学员军服,看到全身青紫吻痕。乳首、下腹、大腿内侧布满啃咬牙印。腹股间和男性象征处,更充满瘀肿的混乱情色。刚才双膝发软,已感到后面那个羞于启齿的地方有异,手一擦,竟摸到粘稠液体,回手灯下,指上红白相间。

  艾尔亚迅速拽过一张纸巾,狠狠擦手,把军校冷水浴喷头扭成最大,用力冲洗全身,同时捕捉被酒精漂过的记忆,"是那个灰眸侍者吗......?"

  迈克在外"哐哐"砸门,"艾尔亚老大人,请快点结束梦游。毕业见习今早报到。"

*****

  毕业见习用战舰波塞冬号。

  艾尔亚和迈克刚登舰,波塞冬号就飞离军校所处的帝都恩丁星球,直冲太空。

  负责接待报到的年轻长官通知两人,"文莱斯特舰长阁下正在各处巡回。阁下命令你们去舰桥解释为何迟到,并下令不得给你们提供交通工具,要惩罚你们步行前往。"

*****

  艾尔亚忍着身体异样,和迈克在无人通道飞快行走。

  "这个无聊体罚!"迈克抱怨,"本想步行还可观光战舰内部,哪知道这是艘老掉牙的王克坦姆巡航舰。天知道为什么我们在校练习都模拟使用最新型号,到给真家伙玩时,却被塞进一艘老太爷。"

  一个冷冽声音在前响起,"象你俩这样,真是为帝国奥罗卡皇家军校毕业生丢人。高贵的波塞冬号,是屡立战功而退役的光荣之舰。有你们这种懒散士兵登舰,战舰的灵魂会以此为耻。"

  "什么人?"迈克气愤喝问,跟艾尔亚一起顿住脚。

  "这届毕业生素质这么低吗?不仅无视军纪,报到迟到,还顶撞长官。"另一个慵懒声音从同方向传来。

  艾尔亚寻声望去。通道岔口停着辆舰内电动车,车上坐着两个高大身影。

  "呃?"艾尔亚眨眨眼,感到有什么在撞击记忆。

  "瞧他们张牙舞爪的!"迈克嘀咕,"其实谁都知道,辅助毕业见习培训的长官,全由上两届毕业学长担任。这两个傲慢家伙,也就比咱们高一点。"

  艾尔亚和迈克走近岔口。柔和舰内模拟日光下,艾尔亚竟看到两张如照镜子般一模一样的英俊面孔。耀眼金发,犀利灰眸,一个微笑,一个冷厉,截然不同的表情,相同的目空一切。

  "是上校耶!"迈克张大嘴看那两人的军衔肩章。

  艾尔亚带着迈克挺身敬礼,"报告上校,帝国奥罗卡皇家军校第一四六届毕业生,学员军官艾尔亚
维尔德曼中尉/迈克福克斯中士,登舰报到。"

  对面两双灰眸扫来。

  左边面孔促狭笑,"艾尔亚
维尔德曼中尉?毕业阅兵式的掌旗官中尉哦。你掌旗率仪仗队走过时,整个看台的贵族小姐都追着我问,那个帅得让人眼花缭乱的学员军官究竟是谁。"

  右边面孔冷哼,"维尔德曼中尉,身为毕业生中军衔仅次于上尉学生会长的学员军官,你的迟到更不可原谅。"

  "上校,下官敬请处罚。"艾尔亚恭敬却简单回答。

  "咦,不喊喊冤枉吗?"对面左边猫捉老鼠般地笑。

  "你有何辩辞?"对面右边公事公办。

  "上校,下官没有特别原因。"

  "那就是有普通原因喽?"左边玩弄兜圈子。

  "到底为何迟到?"右边直接冷冷追询。

  "是......下官宿醉晚归。"艾尔亚终于被逼得微窘。

  "宿醉晚归......"对面相同相貌咀嚼相同字句,看着艾尔亚若有所思。

  "起晚了吗?那个,耳垂下的痕迹,象片小花瓣,透着春色,尤其是从严整的风纪扣旁露出时。"左边微笑面孔放肆浏览艾尔亚的唇和颈,"醉了比清醒着要可爱得多,差点没认出来。"

  艾尔亚只听懂那人前半句,记起自己早晨镜中模样,意识对方指的什么,不禁两耳发烧。

  "嗯,"左边人继续,"我收回刚才的话,醒了、醉着,各有各的可爱。"

  艾尔亚茫然。

  对面右边冰块脸居然一直没再责备,只吩咐一句,"跟过来。"

  两个陌生上校转开。相同面孔上原本热冷各异的两双灰眸互看,竟现出一致神情--艾尔亚看不懂的古怪表情。

3.

  "哈,真走运,居然就这么完事啦。"迈克开心笑,一喘一喘跟跑在两个年轻上校的电动车后,"艾尔亚,这两个是孪生兄弟,很好认。一脸笑的是哥哥韦利斯
文莱斯特公爵,寒着脸的是弟弟达维文莱斯特公爵。都是有爵位的人哪,这么年轻就是‘阁下'。他们的老爸就是康尼坦亲王殿下,陛下菲特拉三世那位独一个的兄弟。唉,有个好老爸,刚毕业就能升上校。他俩可是军校上届的风云人物。还有陛下的独子凯勒皇太子殿下,也是军校前两届的毕业生。"

  "是吗?"

  "天哪,你口气真冷!虽说他们今天没戴皇室金质圣百合*,你也不会从没听说过他们吧?"

  "记不太清,我认识的人很少。"

  "哇,你不知道吗?帝国奥罗卡皇家军校众星云集。象我这样的男爵次子,都成普通人啦。你虽计划毕业后返回送你来委培的欧比良侯爵领地,也不该不打听这些大人物。毕竟你们那几年也争不到一个在帝都的高级委培名额。你当年不就是大龄学员,卡着十八岁最高年龄底线才入学?好在你表现优秀受教官赏识,就正该趁机结交显贵。说不定能帮你直线升迁,跳出那个土老冒地方。"

  "是吗?"

  "你居然满脸不在乎!我老爸可说,如碰到有人真不在乎混得好点,就千万离那人远些,据说那种人最危险。可我看你温温和和,哪里危险。"

*****

  到了舰桥,达维严整开口,"介绍一下:鄙人达维
文莱斯特上校,任本舰舰长。我旁边这位韦利斯文莱斯特上校,任副舰长。按帝国奥罗卡皇家军校战略研究系推荐:艾尔亚维尔德曼中尉,作为军官学员,任舰长副官;迈克福克斯中士,担当通讯兵。现在,维尔德曼中尉,继续跟来。"

  韦利斯和达维率先走进舰桥旁的军官休息通道。两人都并没特别去提他们的显赫出身。

  进了休息区,韦利斯的散漫笑脸更放松,"艾尔亚,平时我就叫你艾尔亚吧。你也直称我韦利斯,称我孪生弟弟达维就好。"根本不等艾尔亚回答,韦利斯径自推开一扇门,"进来坐坐,这是达维弟弟和我专用的舰长休息室,外人不会过来。"

  "下官不便打扰,文莱斯特公爵阁下。"艾尔亚恪守上下级礼仪。

  "艾尔亚,进去。"达维不知何时站到另一侧,冷硬命令。

  韦利斯和达维一边一个,把艾尔亚夹在中间,拥入房中。对这种糟糕境况,艾尔亚竟产生熟悉感。

  韦利斯问,"艾尔亚,你在想什么?"

  艾尔亚这才发现,韦利斯和达维都紧贴他,两人手臂分别搭上他的腰背,灼热呼吸已喷上耳后,"文莱斯特公爵阁下......?"

  达维的手在艾尔亚背后顺着脊线抚摸,手下竟是严冷脸上看不出的热度,"艾尔亚,你叫谁,韦利斯哥哥,还是我?"

  "下官告退,文莱斯特舰长阁下,副舰长阁下。"艾尔亚立刻想转身离开。

  "艾尔亚!"韦利斯和达维却同时收紧手臂,象不肯松开新玩具的孩子。韦利斯霸道扣住艾尔亚,二话不说就解风纪扣。

  "文莱斯特副舰长阁下......"艾尔亚忙要拦阻。

  韦利斯已从艾尔亚的大敞衣领中,掏出条白金项链。艾尔亚一愣,不懂韦利斯怎知他带着这个。韦利斯把玩项链,"艾尔亚,这个项链颜色很配你,造型真罕见,是为你特制的吧?映着光看,上面有七只燕子的浮印,这边还铭着你的名字。"

  艾尔亚微窘,"文莱斯特副舰长阁下,那是下官来帝都上学前,养父送的生日礼。七只燕子是维尔德曼家的家徽。"

  达维抓过项链坠念铭文,"致我的艾尔亚,十八,银河历三七四年,八月十七日。"

  韦利斯问,"这是你四年前收到的十八岁生日礼?那你今年二十二喽。达维弟弟和我今年十九。"

  "文莱斯特副舰长阁下......"知道挟持自己的两名男子比自己小,并不能让艾尔亚高兴。

  韦利斯放开项链坠,大手摸上艾尔亚扭开的脸,"真有二十二吗,这样青涩?可这个不够可爱的内敛表情,又象个七老八十的老头。"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