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心银河(第三部)————木呗


唯心银河(第三部) BY: 木呗

0

  星际历三七零年,八月十七日,艾尔亚十四岁生日。

养父铁夫格
维尔德曼子爵问艾尔亚,"艾尔亚,最明亮的星星是哪一颗?"

  "是家乡米法斯的太阳,父亲大人。"

  "艾尔亚,米法斯的太阳只是颗中小恒星。她如此明亮,只因在你眼睛里,她的光芒遮蔽众星。"

  "是的,父亲大人。"

  "艾尔亚......"铁夫格刚毅的声音放柔,灰眸凝望着艾尔亚嗌硌鱿隆?

  艾尔亚跪上去。

  铁夫格却没象以前那样,用成年男子力量上的优势把艾尔亚翻倒,而是缓缓地,牵住艾尔亚的手,放在他扣得严整的军服风纪扣上,"艾尔亚,帮我解开。"

  "父亲大人?"艾尔亚迟疑着听从,手指微抖。

  --这是养父第一次在他面前自称"我",而不是"爸爸"......

  "艾尔亚,你还要让我等多久。"铁夫格分开修长双腿......

  ......

  第二天,艾尔亚猛然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天已大亮,一向遵守严格作息时间而又浅眠的他,竟睡得这么久。

  铁夫格正坐在书桌旁,埋头处理公务。晨间的斜阳,照上军姿挺拔的肩背,于雪白墙壁上,投下一道孤寂的淡色灰影。

  听到艾尔亚的动静,他轻轻转头看来,"......这么贪睡,还是个孩子呢......"

1

  煤袋暗星云,范围三十光年,横在从普冥域旁川上郡通往帝都的航道干线上。密布肉眼可见的星际尘埃,遮阻光和能量的穿透,不利长短距通讯与侦测。

  艾尔亚从战报上了解,贵族联军从普冥域人马臂一侧望乡郡搜集所有渡轮,蜂拥而入猎户臂这侧的川上郡,凯勒和皇家特种舰队统领拜伦
波文准将,撤进煤袋暗星云,利用那里的自然条件,挡住人马军。

  韦利斯和达维率军增援凯勒。

  在那个激情缠绵的雪夜后,韦利斯一天到晚嘻嘻哈哈,达维比平时更积极,两人同进同出,每次都拉上艾尔亚。三人都没去提韦利斯和达维签过的文件和由此在帝国中枢位置的正式确立。

  一切都跟当初艾尔亚入院疗伤那段相同,充满笑声,只除一直困住艾尔亚下身的枷锁。而偶尔,韦利斯和达维会趁对方不在的时候,拉住艾尔亚的手,低唤一句,"艾尔亚......"可之后又没了声音。遇到这种时候,艾尔亚总是做出平静笑容,却一样也说不出什么言词。

*****

  跟凯勒汇合后,艾尔亚惊讶地看到,来迎接他们的凯勒,竟乘着名叫"波塞冬"号的崭新旗舰。

  达维张大嘴问,"凯勒堂兄,这艘旗舰怎么跟当初韦利斯哥哥和我给艾尔亚他们毕业见习时的巡航舰同名?"

  凯勒微笑解释,"我的旗舰在和叛军的交战中被击中,就换了新的。"

  达维立刻露出担心的神色,"皇太子的旗舰竟被击中,战事看来很紧迫。"

  随凯勒而来的特种舰队统领拜伦
波文准将,在连日苦战后,仍保有一贯衣饰整洁的大贵族作风,意态安适地回答,"收到两位阁下发来的战报,凯勒殿下心情大振,身先士卒,连出奇兵。叛军没占到便宜,前一阵下官在欧比良侯爵巡营途中设伏,打了场痛快仗,可惜没干掉他,不过据密闻欧比良侯爵本人也受了重伤。"

  韦利斯和达维听到"收到两位阁下发来的战报",不约而同都看了艾尔亚一眼--那封让凯勒重振军威的报文,正是艾尔亚起草的,连一个字或标点符号都没修改。

  凯勒仍在向众人解说他的新旗舰,"给新舰命名时,就马上想起这个名字,是第一次和恋人生死互助的地方,很有纪念意义呢。"

  达维继续拉上拜伦询问战况。谈话间,不知不觉,韦利斯和达维都若有若无错过了对凯勒解释战报是出自艾尔亚之手的事。

  艾尔亚突感到,手被人轻轻捏住,转过头,看到跟他一起落在后面的韦利斯正站在身边。

*****

  合兵后,帝军号称八万战舰,士气大涨。

  凯勒对外任命艾尔亚兼职皇室特别副官。在煤袋暗星云这段,只要没外出任务,艾尔亚跟韦利斯和达维都住在凯勒皇太子行营处,就象在帝都出兵前那两夜一样。不过由于军务繁忙,四人几乎很少能有同时碰头的时候。

  在人马军号称四十万战舰优势兵力的压迫下,战况仍然没有转变性突破。军中给养渐无力接继,焦虑中,凯勒向帝都发回紧急战报。

  当晚侍从报告,"凯勒殿下,拿住一艘来自叛军的太空船,船上只有一个人,声称是艾尔亚中校的老朋友,要中校快去迎接。"

  这晚艾尔亚和凯勒两人都在房中,已脱下军装入睡。凯勒听到报告起身,吩咐侍从在外等着,回来看艾尔亚,"来的是卿哪位好友?我都等不及要去迎接啦。"

  艾尔亚只能飞快穿上军服,随凯勒出门。

  到了接见室,竟看见凶器训练时的伙伴阿瑟泰然自若靠在沙发上。而旁边如临大敌瞪着阿瑟的,是艾尔亚的副官林太行上士。皇家特别舰队统领拜伦
波文准将也在屋里。

  阿瑟穿着欧比良军白蓝相间军服,站起向凯勒雄赳赳敬礼,"凯勒殿下,下官欧比良军前锋舰队指挥官铁夫格
维尔德曼子爵阁下贴身侍卫长阿瑟上尉。"

  "他居然是‘上尉'?才比我大一岁半。"太行用所有人都能听清的小声嘀咕,"贵族佬的军衔不是靠亲戚就是拉帮派,全是掺水的假货。"

  "我想起码维尔德曼子爵不会授任这种军衔。"凯勒已满面笑容拉住阿瑟,"卿就是艾尔亚在米法斯星系的老朋友吗?别客气,一起坐。"

  阿瑟立刻摆出受宠若惊的谄媚样,"殿下是帝国皇太子,下官只是叛军中的无名小卒,怎配在殿下面前有座位。"

  "卿和我都是艾尔亚的亲密朋友,不必在名衔爵位上比高低呀。"

  阿瑟扑地跪倒,琅琅声音回荡空中,"凯勒殿下,下官无能选择高贵主家,过往屈身欧比良军,以至成为帝国叛逆。今天特抛下叛军,借和艾尔亚的十多年交情投奔殿下这位明主,望殿下恩允收录。"

  凯勒带着皇太子的端正表情扶起阿瑟,"卿弃暗投明,我怎会拒绝?我还想听听卿和艾尔亚的朋友往事呢。"

  阿瑟碰着响亮脚跟,嘴里滔滔不绝,"蒙殿下收留,下官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艾尔亚是下官的学长,也是下官从小崇拜的偶像。下官这次来投诚,希望以艾尔亚为榜样,为殿下扫平叛军略尽微薄之力。"

  旁边太行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喊,"凯勒殿下,阿瑟这小鬼绝对有问题,就是他在长亭郡把艾尔亚中校和我们的大风一号劫走的。后来安德烈阁下率宪兵舰队捉拿海盗,单单被这个小鬼逃脱。"

  "噢?"凯勒和拜伦都同时第一次认真地看阿瑟。能从安德烈疾风骤雨兵势下全身而退的人,一共也没几例,更何况当时海盗军居于仅剩几百战舰的绝对劣势下。事后,阿德烈一直对这个不完美的结果耿耿于怀,凯勒和拜伦都颇有耳闻。

  阿瑟又扑通跪倒,比刚才还气概堂皇,"凯勒殿下,下官当初误入歧途,在长亭郡见过艾尔亚后,受艾尔亚大义凛然的度量感召,就有心归顺。但误上贼船,一时也没办法,只能略尽微薄之力,善待大风一号的全体舰员,并完好送还。下官这次已决心以艾尔亚为榜样。此行带来叛军在煤袋暗星云兵力分配图,请殿下过目。"

2

  拜伦微挑剑眉,"兵力分配图?"

  太行又撇嘴,"阿瑟这小鬼滑头得很,兵力图肯定有假。"

  拜伦望向凯勒,"是真是假,先看看吧?"

  凯勒点头。

  阿瑟拿出个全息存储卡,放到读取仪中。在等读取仪处理数据时,阿瑟竟来和艾尔亚随口聊天,"维尔德曼子爵阁下曾建议欧比良侯爵,派轻型舰队从支路航线直取帝都恩丁星球。"

  凯勒神色一紧,"真有此事?"

  阿瑟大大方方迎视凯勒,"欧比良侯爵喜好谋略却不果断,担心帝都防守空虚是殿下故意诱敌的计谋,没采纳维尔德曼子爵阁下的计策,而只派些收容自海盗的游兵残勇象征性打过去,否则帝都这会早失陷了吧。"

  艾尔亚忙按阿瑟肩膀,"你带来的兵力分配图现在能演示了。"

  凯勒稳稳一笑,"艾尔亚,阿瑟直言进谏,我只会高兴,卿不用担心。"

  阿瑟打开立体兵力分配图,没马上讲解,却向凯勒躬身,"恕下官冒昧,不知能否问一下帝军中给养还够多久?"

  凯勒走近些,细细研究人马军兵力分布,眼没看阿瑟地回答,"还够一年。"

  "呵呵,恐怕不是吧。"

  太行又冲上前喝令,"放肆!不许对凯勒殿下无理!"

  阿瑟仰天打个大呵欠,"我一片诚心来归顺,却被这样隐瞒,又哪是最初希望的呢?"

  艾尔亚拉住阿瑟,苦笑,"你究竟想说什么?凯勒殿下不会受人激将。兵不厌诈更是常理。"

  "艾尔亚!你怎么总来坏我的好事。"阿瑟冲艾尔亚咬牙瞪瞪眼,转向凯勒恭敬行礼,"凯勒殿下,艾尔亚知道,下官有个小嗜好,就是破解密码,今晨恰破到帝军一段的密秘通讯。"

  "噢,卿有何收获呢?"

  "那段密码说,帝军的给养已快用光了。"

  "是吗?"凯勒不置可否。

  阿瑟自信一笑,"下官赤胆忠心,扣住那段密电没上报,这次带来叛军兵力分配图,就是想向殿下献策。"

  凯勒仍是从容不迫,"那就请卿说说吧。"

  "殿下果然是气宇不凡的大度主君。欧比良侯爵孤军深入帝国猎户臂本域,不赶快找机会速胜,是自寻死路。下官有条计策,不出三天,就算叛军真有号称的那四十万战舰,也不攻自破。不知殿下肯不肯听?"

  "就请讲讲吧。"

  "如同兵力分配图演示的,叛军所有给养都存在煤袋口星系,欧比良侯爵派次子伊利山大守卫。伊利山大纵情声色不懂防范,他的姐夫莫法里伯爵常去巡视。殿下可派遣精兵诈称莫法里伯爵混过去,烧毁叛军的给养,叛军不到三天自然瓦解。"

  "是传统的偷袭粮道战术......"凯勒想一想,没马上赞同或否决,却问阿瑟,"卿刚才说,就算叛军真有那号称的四十万战舰,莫非叛军实力远远少于这个数字?"

  阿瑟诡秘一笑,"据下官所知,帝都目前的驻防舰队,也号称五万。"

  "确实如此。不过这和叛军的兵力有什么关系呢?"

  "帝都如真有这么多兵力,为什么听到海盗进犯,还急忙忙抽调一半川上渡口的宝贵兵力回去增援,以至被叛军乘隙突入猎户臂本域呢?"

  太行又冲上来,"没有人胆敢诘难殿下!"

  凯勒终于伸手拦住一直对阿瑟气势汹汹的太行,向阿瑟一笑,"卿继续吧,好象越说越有趣了。"

  "殿下,下官的主家维尔德曼子爵曾推测,帝都的五万舰队,其实是只有指挥官和兵员编制框架的丙级舰队,实际上战舰和其他配置情况大概不满一成。"

  "关于叛军四十万舰队,这就是你要说的?"拜伦反应迅速。

  "正是。不过,下官绝非指四十万舰队是有名无实的框架,否则当初也不会大兵压境,迫得殿下弃守川上郡,回防煤袋暗星云。"

  "......是这样......"凯勒思索着点点头,吩咐太行护送阿瑟下去休息。

  而后,凯勒问艾尔亚,"卿认为阿瑟的话是否可信?"

  艾尔亚看看人马军那个部署糟糕的兵力分配图,心里叹口气,才说,"阿瑟破解的那段密电,如被维尔德曼子爵阁下看到,应会认为帝军不能支持很久,没必要再派他过来诈降。至于兵力,虽说虚虚实实,但人马臂应是调动了一切力量,这仗肯定会成为决定成败的关键。"

  拜伦上前,"殿下,这场仗拖得越长,越对我方不利。我军不用阿瑟的计策,也暂无他法脱困。下官愿承担冒险偷袭叛军的任务,希望能早日结束战事。"

  "拜伦,其实我也一直在考虑袭击叛军的给养。这一仗关系全局,我要亲自带队。那个阿瑟也带上,时刻监视。"

  "这个阿瑟说话真假不明,做事胆大包天。但下官也赞同艾尔亚的分析,他此次给殿下送来叛军兵力图,确实不象是维尔德曼子爵指使的......到底是为什么呢?"拜伦沉思,想着想着,忽被什么事逗乐,"说到监视,太行好象是个尽职的看守。"

  艾尔亚踏前,"下官也想随行,毕竟阿瑟和我多年的伙伴,彼此更了解些,有事能尽早发现。"

*****

  次日早晨,艾尔亚在军官休息室竟看到太行和阿瑟正大打出手。屋里拜伦,还有第七舰队指挥官林渤海少将、宪兵总监安德烈
利海因准将,都手端茶杯或咖啡杯,靠边看着。后两者是被凯勒召回来,加强他离营偷袭期间大本营的防卫。

  阿瑟见艾尔亚进来,扔开太行,戏剧性掸掸手上不存在的灰尘,打招呼,"艾尔亚,你这个小朋友副官越来越冲啦。"

  太行一拳袭来,"小鬼,别逃!"

  阿瑟跳到艾尔亚身后,"哇,艾尔亚,快来保驾!"

  "阿瑟,你先放手。"艾尔亚被阿瑟抓住腰没法躲开太行的呼呼拳风,下意识伸手去拨,一个巧劲竟带得太行向旁一个趔趄。

  阿瑟冲上去就要趁便宜给太行一下。

  "住手!"渤海和安德烈全往前逼一步,挡住阿瑟。

  阿瑟无所谓地闪开,"只是玩玩,别急,别急。"

  拜伦在旁看看,也迈上一步挡住渤海和安德烈,"我看艾尔亚和阿瑟都没有恶意。"

3

  太行站稳了,气得冲过来"哇哇"叫,"艾尔亚中校,你怎么去帮这个无耻小鬼?"

  艾尔亚偷瞟一下渤海和安德烈审视着他的炯炯眼神,苦笑扶住太行,"阿瑟,你怎么又和太行吵起来了?玩闹也不看看地方。"

  "这可不是玩闹,我有正事的。"阿瑟生怕别人听不到地扯着嗓子嚷嚷,"我对太行的求爱惨遭无情拒绝,还被他追着殴打。大家都看到啦,我可一直没舍得还手哦。"

  "闭嘴!小鬼阿瑟!什么求爱!我要吐了!"

  "太行,我对你一见钟情。"

  "你!"太行气得浑身发抖,如果不是艾尔亚挡在中间,早冲过去要再次和阿瑟拼命。

  "我会让你爱上我哦!"阿瑟趁机凑去,隔着艾尔亚,用嘴一啄太行双唇,然后偷着腥的猫般笑眯眯蹦开老远。

  "?"太行当即石化。

  "艾尔亚,多谢你扶着我家那个笨蛋太行。"渤海笑得前仰后合,过去大力拍阿瑟肩膀,"小家伙,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要赶超我的情圣资格嘛。"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