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好蛋 第一部 叫我老婆(网游)————斎子焉


  文案

  空心同学从来没见过这么死缠烂打的人,他不过是一时好玩捉弄了下,这家伙居然挥出十亿要查他大号。

  就算这十亿是游戏币,可游戏币也是钱啊!空心同学一面义愤填膺一面抱头鼠窜= =|||

  Oscar同学从来都是潇洒倜傥的游戏贵公子(自封),对朋友出了名的大方。

  多少人小心翼翼地跟着他只为骗点他眼中的“小零花”,可是这个人……这个人不但恶意作弄自己,还避自己如蛇蝎!

  Oscar同学怒气冲冲地找上门,决定用钱砸死他=皿=

  有句诗怎么说的~~~

  你是空心我是蛋,拳打脚踢在云端XD

  第一部 叫我老婆

  第一章 某人

  T大学有种说法:如果你走进一扇大门,发现门里面是漂亮女孩挽着“青蛙”,那么恭喜你踏进了文学院……

  如果你看到的是帅气男生搂着个“恐龙”,那么你绝对是漫步在理工科学院里……

  像工程学院这种,名字上一听就知道是工科,所以根据T大的真理,仅有的几个女生不论长相如何都迅速被人追走。

  但是,独秀于一众饥渴的“工科男”,严盟同学却成为逆“真理”的那一小撮人。

  试想:整个T大能有多少工科男引得他院美女们纷纷跨系倒追?同院师兄弟看严盟君的眼神,那是红通通通通……

  男生们举臂问天:到底严盟哪里好了?!不就是打过篮球所以长得比别人高一点壮一点,脸比别人端正一点、鼻子挺一点、眉毛浓一点……

  可惜,就算其他人用焗油膏定型水弄出拉风的发型,女生们也还是觉得严盟因为洗完头立刻睡觉所以蓬松松乱糟糟的头发更“帅气”。就算其他人穿西装打领带衣着鲜亮,女生们也更注意套了件几周没洗的外套,穿着破牛仔裤的严盟。

  老天爷为何如此不公?!

  那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

  也许是因为被无数男生“诅咒”,严盟虽然桃花运极旺,但和每一任女友的关系都不长久。从大一军训到现在大三,总共换了有十二个,平均下来正好每年四个。

  严盟君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对每个女友都挺好的,可不知为什么,女孩们总是对他不满意。而且女人啊……真搞不懂她们到底在想什么。

  咳,为了让大家更了解事情的真相,请一起来看事件回放。

  片段一:

  这是严盟和女友M在某年圣诞节前夕逛街的情景。

  严盟高大英俊,女友娇小可爱,看起来是不是很相配?嗯,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因为快到圣诞节,很多商场都摆出了圣诞树来卖。有一人多高的大型树,也有适合放在书桌床头柜上的小型树。女友目不转睛地看着一棵用绒布制成加彩灯装饰的小圣诞树,说:“好可爱!你看你看!”

  严盟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嗯,还不错。”

  女友M很想要这棵树作为圣诞礼物,可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问他要,只能重复地说:“真的好可爱!”

  严盟此刻已经逛街逛得筋疲力尽,只想快点找地方坐下吃东西,对女友的话只是随口应道:“嗯,可爱。”

  女友硬着头皮进一步暗示:“放在书桌上肯定好看。”

  因为肚子饿而烦躁的严盟回了句:“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会发光的二极管么。”

  ……

  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片段二:

  这是严盟和女友X在某次学校舞会上的情景。

  严盟潇洒挺拔,女友高挑美艳,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羡煞一群旁人。

  会场上提供了可以别在胸前的玫瑰,很多男生都买来送给女友。严盟见到,很认真地问X:“你要不要?”女友X瞪了他一眼,心想怎么问得这么直白,你直接买来难道我会说不要么?!一向清高的她当然不会说“要”,她笑了笑,扔了句:“随便你。”

  严盟君如果能理解女友那个略带羞涩的笑容,如果能理解她递过来的眼神……他就不是严盟君了……

  因为身上只有整的,如果买了玫瑰势必要找回一堆叮叮当当的硬币,这些硬币放身上多累赘啊?于是严盟君想:既然随便我,那就别买了。

  ……女友X成了那天会场上唯一一个有男友而没戴玫瑰的女生……

  不仅如此,当别的院系的男生来向X邀舞时,严盟充分发挥了男人的大度——将女友拱手让人。

  这次的结果……还用说么……

  片段三、片段四、一直到片段N,都是些大同小异的事件。

  严盟至今搞不明白女友们都在生气些什么,而且女人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能划上等号,所以每次被甩,他都觉得自己何其无辜。

  一而再再而三地换女友,又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甩……T大里对严盟有好感的女生们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这男人,就属于“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类型。说白点儿,就是只有脸好看……

  升上大三后,严盟换女友的频率明显减慢,到最后恢复单身——可见女生们就算被美色吸引,也还是理智地看到了那些“悲壮”的前车之鉴。

  不过严盟并不在意,相反还觉得轻松。至少不用担心自己说错话又惹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生气。

  没有女友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自己想干嘛就干嘛。不需要打球打到一半被拖出去逛街,或者一大清早就要起床出去陪人吃早餐。

  大三的课本来就少,加上以前被女友们逼着选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课,严盟的学分已经多得快爆了,于是这个学期只剩专业课要修。

  一周里面,严盟只有一天半上课,其余时间则闲得长毛。

  大部分大学男生的业余时间都是网游和运动,严盟也不例外。他随手在网上下载了一个最近比较红的游戏,申请账号,然后随意点了个服务器,开始了他的单身网游生活。

  这个以美型为卖点的游戏叫《云端》,严盟无目的乱点的服务器叫“风之谷”,而他在游戏里的ID,则是很早以前高中里惯用的名字——空心大少。

  第二章 游戏

  严盟上高中的时候也是对网游痴迷得一塌糊涂。

  不管是吃饭睡觉上课走路,只要脑子有空闲,绝对是在想游戏里的事情——怎么升级快啦……去哪儿刷钱啦……技能怎么组合PK起来强啦……

  当时的严盟君,就是老师们反对网游的典型反面教材。

  但是从他后来考上T大来看,似乎这位同学的学习成绩也并没有因为打游戏而差到哪儿去。难道是传说中的不读书也能考满分的“天才”?

  这里要申明的是:严盟君除了身高长相勉强可以和入江直树同学一拼,智商方面是绝对没法和那位仁兄相提并论的……

  真正改变严盟的,是发生在他高二时候的一件事。

  当时,严盟和其他一些同学都在某个游戏里玩得昏天黑地,每天早晨一睁眼,想的就是:我该练级了。

  花费大把时间,甚至已经完全荒废了学业的严盟终于在某天傍晚打出了一把游戏中的极品刀——罗刹。

  罗刹刀是官方设定的顶级武器,每个服务器只限五把。打出罗刹刀的严盟欣喜若狂,在网吧里手舞足蹈。

  罗刹刀被定为顶级武器,属性自然很BT,一起打游戏的几个同学都争着问他借来用。

  严盟此刻被满足感包围,觉得最大的幸福也不过就是获得这样一把刀。

  有次,同个网吧的其他人也来问他借。这些人严盟不怎么熟悉,只是天天在一个网吧里进进出出,混了个面熟,有时候让他们留几台好机器什么的。

  严盟虽然犹豫了下,但还是借了。

  那些人第二天把刀还来,连连说好,让严盟得意非常。

  没多久,整个网吧都知道有个高二的学生打出了顶级罗刹,严盟当时倒也算得上某种意义的“小有名气”。

  那把罗刹刀让严盟度过了最辉煌得意的网游岁月,无人不知他就是那把利器的主人,想问他借刀一用的人,都得陪着笑脸向他开口。

  而那时,严盟的成绩已经从年级前一百名跌到了年级三四百名。

  某天,严盟又去网吧打游戏。上了游戏后,他照例打开装备栏,想看看罗刹刀,自我陶醉。

  但是,刀不在那里。

  严盟惊了一下,立刻去仓库看。

  仍然没有。

  他把自己的号反反复复的折腾了个遍,但就是找不到那把刀。

  他慌了神,立刻询问坐在边上的同学。同学也吃了一惊。

  几个高中生把网吧搅得天翻地覆,但严盟的刀还是没找到。

  丢了刀的严盟像丢了魂,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好几天后,网吧里的朋友告诉他,那把刀被谁谁谁偷了。

  严盟从来没听过这些人的名字,茫然地问是谁。

  朋友说,就是以前借过刀的红毛和光头,他们偷了刀,一万五千块钱卖了。

  严盟怒火中烧,立刻问,他们住哪儿?

  朋友连忙劝他:刀都卖了死无对证。况且那天是光头毒瘾犯了,才把脑筋动到你那把刀上。

  严盟听到“毒瘾”两个字,愣了下。

  朋友又说,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迟早吃枪子儿的货色,你就当用刀消灾吧。

  陆续知道情况的同学和朋友都来劝解他,连网吧老板也送了他一堆打折卡和游戏赠品让他息事宁人。

  严盟虽然生气,可是知道自己一个学生,能拿那种吸毒作恶的流氓怎么办?

  罗刹刀最终还是没找到,严盟对游戏却再也提不起劲了。

  他一头扎进教材和练习题里,没日没夜地看书做题。刻苦认真的程度让严妈妈又开心又担心。开心的是儿子终于好好学习,担心的是儿子别是哪儿撞坏了……

  严盟不是那种可以长时间坐在书桌前一动不动的人,可是就算做题做得想吐,他也宁愿对着书桌吐,总好过对着电脑吐……

  一年的努力后,高三模拟考,他考了年级十六名。

  当严爸爸拿着T大的录取通知书时,揉了好几次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高考结束后,严盟又去过一次网吧。

  网吧里换了不少新机器,以前那几台破破烂烂的显示器都已经换成了液晶的。进出的人也几乎都是生面孔。看来老板的生意比以前更好了。

  有人认出他,和他打招呼。

  严盟其实想不起他是谁,仍旧装腔作势地说好久不见。

  那人和他乱七八糟胡扯一通后,神秘地笑了笑,说:还记得偷你刀的红毛和光头么?

  严盟说记得。

  当时为了那把刀愤怒地恨不能杀了那俩人,现在再听到提起,似乎也没什么。

  那人说,红毛和光头为了吸毒把家里的钱都用光,还出去坑蒙拐骗。后来没钱了,就买那种低价白粉,结果红毛吸那个吸死了,光头则进了戒毒所。

  严盟漫不经心地听着,听完他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觉得自己非但不应该恨那两个人,还应该好好谢谢他们。

  如果不是他们偷了刀,自己一定不会顺利地考上大学。要么是高复,要么上那些花钱就能进的学校。

  说他们是“恩人”也不为过。

  如果那把罗刹刀没被偷,自己一定还在网游中如痴如醉,一定还以为那把游戏里的刀就是最高的荣誉,最大的幸福。

  严盟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傻得很可悲。

  回到家,发现房间里多了一样东西。

  老爸站在客厅里,有点局促:“答应你高考完了买电脑,我让我们公司小毛选的,他是信息部的,对这在行……”

  老妈已经抢先说:“儿子,教我上网打牌。”

  严盟看着老妈的头顶,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已经长那么大了……

  “行,先等我装个网上游戏平台。”

  老爸嘿嘿笑了笑:“本来想把笔记本一起选了,可是那东西还讲款式,见鬼了。明天你自己去选去。”

  严盟傻眼:“还买?”

  “你不是说笔记本好,可以带着去上大学么。这台就留家里让你妈打打牌。”

  “爸……你攒了不少时候吧?”

  “什么东西?”

  “私房钱啊……”

  “臭小子……”

  第三章 劣迹

  上了大学后,严盟也玩过几个游戏,但每个都是玩了几天就扔了。而且忙于应付女友的各种要求,玩游戏的时间也确实不多。

  现在恢复单身,课又少,玩游戏的时间随手一抓一大把。不过严盟提醒自己,消遣一下足够,重蹈高中时候的覆辙就没什么意思了。

  选上《云端》这个游戏纯属随意,只是看游戏截图似乎画面很漂亮,于是进来看看。

  玩下来,没什么特别好的,不过什么职业任务赏金任务还有公会的设定之类的,比起其他游戏也没逊色多少。于是严盟决定就先在《云端》里晃几周。

  因为看多了游戏里的所谓“恩怨情仇”,自己也经历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严盟在每个游戏里都是独来独往。不加公会,也不玩“义结金兰”那些游戏噱头,遇到性格相投的就加个好友,一起练练级,但不会有更多接触。

  和神羽Raphae也是在组队练极的时候认识的,当时他说起要成立公会,但是缺少公会石。

  公会石只有凤凰鸟掉落,凤凰鸟出现的时间地点都不固定,可能在直接飞符就能到的地方刷出来,也可能在什么完全没有人烟的角落里呆着。

  巧的是,第二天空心大少就在他平常挂机的地方看到了凤凰鸟。

  他立刻通知神羽,自己则守在附近,防止别人来抢。

  神羽组了两队人来杀鸟,后来掉落出来的东西,除了公会石,其他都送给了空心。

  空心同学看到神羽高高兴兴地建会去了,自己也很愉快,拿着凤凰鸟掉落的宝石挂摊卖钱。

  他本来是举手之劳,事后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神羽却非常领情,之后有什么好事经常叫上他。特别是刷BOSS的时候,有好东西必定会先谦让给他。

  空心一方面很感谢,一方面又觉得这个神羽会长未免有点太小题大做。而且别说是网络上,就算是现实中对别人那么好,别人也未必会记得。到头来,多半是被当作冤大头而已。

  和邪神公会里的那些人相处久了,空心大少开始暴露出他的“真面目”。

  就像三月曾经说的:“不熟的时候,觉着空心这人做事有条有理好像挺靠得住。熟了以后才发现,丫的果然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因为和邪神的众人相处得很融洽,大家又都很喜欢空心,于是时不时就有人拉空心入会。

  在无数人、无数次的“勾引”下,空心终于打破了自己“不加公会”的宗旨,成为了邪神的一份子。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