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好蛋 第二部 不许乱亲(网游)+番外————斎子焉

 

  第二部 不许乱亲

  第一章 公会

  当一个成年男性对一个小男生产生了诡异的感觉,通常来说会怎么样呢?

  可能性一:成年男性痛不欲生觉得自己简直禽兽不如,远离小男生从此流浪走天涯……

  可能性二:成年男性死死隐藏那份感情,默默守护在小男生身旁决不跨雷池一步……

  可能性三:成年男性丧失了自控能力,对粉嫩可口的男生伸出淫掌……

  可能性四: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晚上睡得像猪白天活蹦乱跳……

  空心显然属于第四种= =。

  “自寻烦恼”不是他的风格,况且在他看来,喜欢上一个网络游戏里的人根本不会对他的日常生活构成影响,与其挣扎着想抽身倒不如一切照旧,尽情享受游戏中的愉快时光。

  所以对蛋蛋他也还是老样子——一边宠着一边欺负着。

  蛋蛋虽然和空心相处得很好,但和公会里的其他人还是没什么共同语言。

  别人觉得他有钱而且性格恶劣,是个难侍候的;蛋蛋则绝不肯放低姿态主动向陌生人示好。没人先跨出人际交往的第一步,彼此的关系就始终维持原状。

  三月这个代理会长为了让公会内的气氛保持“其乐融融”,召集大家进行了几次公会活动。

  第一次是集体去打红蓝药的制作材料。

  红蓝药的材料是新手区外面草精掉的“鲜嫩绿叶”、“红色果实”和“草精眼泪”。

  十个绿叶加一个果实可以合成一瓶小红药,十个小红药合成一瓶中红,十个中红合成一瓶大红,蓝药也是这个合成比例。但平常练级,每小时消耗的大红药何止十几二十,由此可见靠打草精制药多没效率了。

  不过公会活动的主要目的是联络感情,所以大家玩得还是很HIGH的。

  几乎每个草精都活不过两秒,出来就死死了出来还是死。会里的弩师借机比谁的命中高,站在最远距离射杀草精,有MISS的要在公会频道对魉两表白=

  =。

  魉两非常配合,每次有人说“魉两我爱你!”,就让他们聆听一边自己的招牌骂人话:“你***吃饱**了?!拉不出***去给我****!”

  圣骑士们统统裸奔,只穿着鞋。《云端》中,圣骑士穿上鞋会在人物着装上免费送条紧身裤=

  =,于是圣骑士们就脱光了只留鞋子,个个打了赤膊穿着紧身裤排成一排跑来跑去。一看到哪个女生,就立正站好,“哇!——”地把鞋脱了露出雪白的裤衩……

  蛋蛋看空心带着圣骑士猥琐男小队不停地穿裤子脱裤子,说:“无聊!空心过来!”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空心以光速穿好装备跑到蛋蛋身边说:“来了。”

  暗刃和魅影纷纷玩隐身,由YK带队去新手村外围一个瀑布旁的“约会盛地”偷听没用私聊的情侣们说话。听完回来就玩“现场直播”……

  总体来说活动很成功,就是到最后没人还记得到底是去干嘛的……

  第二次是去刷终极BOSS,整个公会在线的人基本都去了,总共五十八个人组了十二支队伍。

  《云端》有八只终极BOSS,三月精挑细选,选中了古战场遗址中的“殇夏侯”。

  十二队人先过去了六队,分别引BOSS、锁他行动、攻击。

  终极BOSS不像大小BOSS可以让血牛扛住大家只管攻击,必须要不停地转圈引他跑动,其他人在跑动沿途攻击。

  最早是空心引,身为邪神第一血牛他当仁不让地冲上去勾引BOSS。

  让BOSS转了三圈后,殇夏侯一个“无影掌”远距离毙了他。一众法师弩师黑巫师纷纷作鸟兽散。

  然后上去的是三月。三月的号因为加了太多力量,跑步速度上不去,屡屡被

  BOSS摸头顶,摸一次就掉几千血。摸到第N+1次她终于忍不住停下来,回身一刀刺过去:“WSN!再摸老娘头顶就阉了你!”

  男同胞们很“疼”地看着三月的刀正插在BOSS两腿中间的某个部位……

  三月因为给BOSS施了宫刑,一秒后躺倒。

  再然后是蛇,他比较稳重内向,众人以为他应该可以支撑久一点。孰料蛇一上去就羽化——被卡得掉线了……

  于是,蛋蛋自告奋勇担起了引BOSS的任务,并且顺利让BOSS掉了三分之一的血。大家对这个装备华丽的召唤师顿时刮目相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蛋蛋在引的时候为了逃命经常把BOSS带离轨道,导致其他职业大批牺牲……

  殇夏侯最后掉出的东西没一件算得上真正的极品,众人商量后一致同意拿去挂摊街注明:终极BOSS掉落物品,去骗骗别人。

  第三次,三月想不出什么花样了,就找了个空旷的地方举行公会内PK大赛,胜者可以由会长完成一个愿望。

  由于非PK场内的自由PK只能单人之间进行,所以报名者也只限单人,没有队P。而为了表示公平,三月魉两空心三人不参加比赛。

  以邪神以往的PK排名来看,将神羽和三大副会排除后,最强的应该是暗。

  然……

  暗在四分之一决赛中遇到了丝丝,被大家盛传“单恋”丝丝的暗毫无悬念地落败。

  魉两摇头:“英雄难过美人关……”

  暗默默走去墙角蹲下。

  接下来,丝丝在半决赛中输给胡桃,最后是胡桃和蛋蛋进行决赛。

  天马模仿着体育播报,激动地说:“本次大赛杀出了一匹黑马!他就是Oscar蛋蛋君!他以无敌的奔跑速度放风筝放死了所有对手!那么在接下来的决赛中,他将怎样迎战同是远程攻击职业的黑巫师胡桃公主呢?!让我们试目以待!!!”

  三月和魉两对蛋蛋能闯进决赛有些惊讶,空心却觉得很正常。以蛋蛋那种BT的装备,一旦把操作练起来谁能打得过他……

  被蛋蛋磨死的近战们都等着看他怎么对远攻职业还用放风筝那招。

  场地中央只有两个参赛者,一个邀请一个接受后只有他们自己看得见系统提示。当“3”、“2”、“1”数完对方变成可攻击状态,战斗开始。

  胡桃和蛋蛋几乎同时加速,同时开始跑动。围观的众人愕然地看着蛋蛋领着疾风小子冲向胡桃。

  空心囧,但总算明白了。

  对付血薄的远攻职业还放个毛的风筝,当然是贴身肉搏拼装备拼法防拼血量……

  决赛,蛋蛋又胜了。

  三月底气不足地说:“蛋蛋……你说件我买的起的东西吧……”

  蛋蛋非常威风地走到某个圣骑士面前:“我要空心!他给我当家奴!”

  “……”

  “…………”

  “……”

  “……………………”

  “行!送给你!”

  “= =喂……”

  第二章 老昏

  那天起,“我要空心”成了邪神众人取笑空心同学的口头禅。

  而蛋蛋自此名正言顺地霸占了空心,如果有人喊空心去,通常到的是两个人——一个空心,一个蛋蛋。

  三月和空心聊天时索性说:“你家蛋蛋在不在?你家蛋蛋上哪儿去了?你家蛋蛋怎么还不来?你家蛋蛋……”

  空心起先还对“家奴”这个名词佯作挣扎了下,不过很快就无视而且欣然接受——“你家蛋蛋”这个叫法听起来真TM悦耳!

  又一天,空心在主城水池边等他·家·的·蛋蛋上线。

  最后等来的是蛋蛋的贤者小号,而琥珀之瞳后面还跟着一个圣骑士。空心认识这个号,“掀起你的裙子来”,大名鼎鼎的老昏。他模糊中有些印象,蛋蛋和这个老昏的关系似乎是很密切的。

  蛋蛋很快组起队伍,在队伍频道说:“空心,这是我哥。”

  空心发了个握手的图标,老昏全无反应。

  空心黑线,密语蛋蛋问:“这是你亲哥还是游戏里认的哥哥?”

  蛋蛋回答:“都不是,是隔壁邻居的哥哥。”

  隔壁邻居?……既然是现实中认识蛋蛋的,空心也就给他个面子,把心里那点不爽按捺下来。

  三个人一起飞去沙漠帮蛋蛋打吉吉卡安地图掉的玩偶。攒了这么久,不算八只终极玩偶就只缺两三只掉率极低的大小BOSS了。

  空心很卖力地扛着怪,指望它快点爆出玩偶吧……

  老昏在BOSS身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砍了几刀后,说:“明明,今天怎么没来吃饭?”

  空心一愣,明明?

  蛋蛋说:“今天阿姨已经烧好了,我就家里吃了。”

  “本来今天有你喜欢吃的脆皮豆腐,我还特意多放了番茄酱。”

  “啊……”

  “上次给你买的猪肉脯好吃么?”

  “好吃~!”

  “行,吃光了和我说。”

  “……”空心一句话都插不上。

  “对了,我不在这段时间你怎么加公会了?”老昏发了个“晕死”的表情。

  “呃……”这其中有个很复杂的故事,蛋蛋考虑是说实话还是敷衍过去。

  倒是老昏先放弃:“算了,你高兴就好。”然后又开始关心蛋蛋的这个那个。

  空心在旁边当了很久的听众,发现老昏简直比亲哥哥还宝贝蛋蛋。从吃的零食到喝的饮料,家里用什么材质的床单被套他都要过问几句,生怕蛋蛋买了新床睡得不好。

  虽然老昏对蛋蛋的关心无可指摘,但……空心毛了:你故意在老子面前说这些算什么意思?!算我是外人你们是自己人了?!啊?!=皿=!

  固然空心有的时候在有些方面很迟钝,但对于示威和挑衅他总能第一时间察觉到= =。

  老昏还在和蛋蛋说什么“上次那个麦片别吃了,不够新鲜”,空心插了一句:“打好这个BOSS停手,你们回主城聊天怎么样?”

  老昏停下来,冷笑:“聊天还挑地方?”

  空心回了个无辜的表情:“我怕我在这儿打怪影响你们聊天的气氛。”

  蛋蛋再没心眼儿也听出这话里的火药味了,乖乖给空心补上BUFF,不再说话。

  老昏哼了声:“明明,你的家奴怎么这种德性。”

  “……”

  空心密语蛋蛋:“你还告诉他这个?!”

  蛋蛋嘿嘿笑了两声。

  这次很幸运,BOSS终于把玩偶吐了出来,蛋蛋如获至宝。

  空心和老昏几乎是同时开口:

  “接下来去冰原?”“今天早点睡吧。”

  “……”蛋蛋为难地看着两人。

  “你自己决定。”空心向老昏投去恶狠狠的目光。

  “……我还不想睡……”

  空心还没来得及高兴,只听老昏说:“那我再陪你会儿。”……………………我忍!

  于是三个人一起换地图到冰原去打冰激凌娃娃。

  空心从来没有这么希望一个人消失,更没有这么希望挂红名……他对老昏的忍耐已经接近极限。

  很早他就见过老昏,且对他在主城水池泡妞的话记忆犹新。这个人明明是又色又恶心,说话没句正经,最出名的就是花心薄情!这样的人却在蛋蛋面前摆出十足十的“兄长”调调,空心真相一脚踹死他!

  而老昏和他的想法几乎完全想同= =。

  这个只会在PK场惹是生非,装备连基本镶嵌效果都没有的穷光蛋,居然在明明面前摆出一副包容体贴任劳任怨的形象,到底是什么居心?!

  两人之间电光火石……

  到冰原打冰晶天使,两个圣骑士开始把不满表达在行动上。

  你打我也打,你打得快我要打得更快,没有怪就用抢的!

  蛋蛋茫然地看着他们像疯了一样拼命杀怪,技能来不及冷却或者没蓝了来不及喝药就直接平砍,两个圣骑士一起举刀平砍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有些好笑……

  一直打到深夜,那超级变态难爆的娃娃也没现身。

  空心打得手都快抽筋,老昏也“奄奄一息”,对蛋蛋说:“你明天还要上课……去睡觉……”

  蛋蛋连连答应,立刻下线。

  剩下的两人之间无话可说,招呼也没打就各走各的了。

  空心正准备下线,“叮”的一声有人密他,看名字居然是自己的小号。“……蛋蛋?”

  “是我。”蛋蛋故意用空心的号上线,“我哥走了?下线了没?”

  “……走是走了,下没下线不知道。”这一整晚,空心现在才稍微心情好了些。

  蛋蛋飞到他身边,问:“你是不是和我哥有过过节啊?我看你们好像不太对盘……”

  “……应该……没有吧?……”空心汗颜,欺负过的人那么多,怎么想得起来= =。

  “可能你在外面的名气太臭了,所以他不喜欢你。”

  “搞笑!他的名气会比我好?!”

  蛋蛋给了他一个不齿的表情:“你们俩都差不多。”

  空心一瞪眼,几乎想说“你自己也半斤八两吧?!”,好在及时忍住。现在已经被老昏针对,再让小屁孩生气自己岂不是腹背受敌。

  “对了,你今天干嘛把他带来?”

  蛋蛋无辜地说:“又不是我要带他来,是他自己说想认识认识你……”

  “认识我?”空心奇怪,“为什么他会突然想到认识我?”

  “这个……嗯……”蛋蛋不好意思说是他不停地在老昏面前提起“空心这个空心那个”,才让老昏有兴趣认识他……“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虫,我怎么知道……很晚了!我走啦,晚安!”说罢迅速消失,留空心一个人在那儿郁闷。

  第三章 结盟

  为了达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目的,空心变着法儿的问蛋蛋关于老昏的事情。然后通过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拼接起来,大致得知: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