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我的女王陛下!(第一部)————君莫问

 

1
谨以此文祝女王陛下生日快乐^^
并为在通天炮前生死未卜的小五祈福,现在世界粮食紧张,千万别那么早去领便当啊,拜托了

“就是这儿了吗?”男子眯起双眼,打量着眼前的树林。
纵然现在是阳光普照,与他仅一步之隔的林子里却是黑黝黝一片,还渗出一股寒气。

布其利斯,翻译成大陆通用语就是勇者之林,或者更确切的说法该是勇者葬身之林。
连续三年蝉联自由都市的A级任务,悬赏的布林额已飙升至10000枚,足够一户普通的三口之家生活一辈子。
同时还可以获得自由骑士的称号,在斯图大陆的各个国家内享受国宾的待遇。
因为这些原因,葬身在这一森林中的冒险者已不计其数,其中包括两个Phecda骑士和四个BUZZKA魔导师。
他那个无良老爹甚至开玩笑说,以这种装备,哪怕去攻打一个国家也该够了,可惜……
他说这话的时候笑得远比得道千年的狐狸精还要狡诈,兰克斯特努力摇了摇头,挥去心中的不快感。

他举步向前,好像触动了一根无形的线,骤然寒意袭身。
双手在胸前交握,结成不动根本印,轻叱一声,“破!”
几丝阴劲破空而去,“切,这种程度的封印阵,本大爷七岁的时候就不屑玩了。无聊。”
虽然林子里依旧是漆黑一片,兰克斯特的那头金发却好像自然的发着光。
两边的树枝柔软地卷了过来,他手轻轻一挥,齐齐斩断,却只见剑光不见剑。
地上的藤蔓向上伸展,好似女子多情的双臂,要将他留下。 自 由 自 在
“就这点本事还出来混啊?”兰克斯特撇了撇嘴,双脚诡异的离开了地面。
手指轻弹,黑色的火球射出,却在碰到地面的霎那熄灭。
藤蔓摇晃着枝条,无言的嘲笑,却在下一刻开始枯萎。
“一群不长脑子的东西。”他拍了拍手。

无视于四周摇摇晃晃逼近的骷髅骑士和亡灵巫师,也不见他怎生作势,身前已燃起一堵火墙。
靠的比较近的黑暗所属们瞬间灰飞烟灭,余下的也惶恐后退。
只可惜火焰慢慢地开始暗淡。
弹指,“原来如此,这个森林里的元素波动被压到最低了,无法运用任何大范围的高段魔法。难怪那些BUZZKA魔导师也没有办法。如果用剑的话呢,这么多的骷髅,埋也可以把人埋死。”

语气突地变成不屑,“这就是布其利斯的全部招数了吗,真是令人失望啊。”

黑暗了一辈子的布其利斯终于迎来了他的光明,好似最高段的光明魔法,夜被驱离。
好亮,所有的黑暗生物再也意识不到其他,心甘情愿地消失。
高速旋转的身影渐渐停了下来,“嗯,这招凿壁偷光还是不错的。”

“但是,我的龙呢?”

关于布其利斯的谣言,最诱人的当然是关于一位沉睡的公主。
传说布其利斯曾经是一个皇宫的所在,一位不幸的公主被鱼刺卡住了喉咙,从此陷入沉睡,等待属于她的王子。
如果有人能救醒她,不但可以到国色天香的公主,还有数不清的财富。
但在这之前,你必需打败看守城堡的恶龙。

“啧啧,会被鱼刺卡住的女人,要说有多漂亮,鬼信。就算漂亮,估计也是大脑的营养全长胸部去了。”
这是我们的兰克斯特听到这一传说的第一反应。
所以,他当然不是为了那个胸大无脑的公主而来(咦,究竟是谁说那个公主胸大无脑的?),而是为了那头龙。

布其利斯里的路是七拐八绕的,这使得某人心头火起。
“TNND,敢挡本大爷的路,死不足惜。”光之漩涡再起,这次是直线向前,所经之处寸草不生,树木都被连根拔起,吹至一边。
满足的收手,因为他看到了他想找的。
一头硕大无比的龙,蓝龙。 自 由 自 在

蓝色的龙?兰克斯特上上下下把龙打量了一遍。
“算了,本大爷就勉强接受了。”
龙族里颜色越浅越为强大,蓝龙要排在前三之外了。
当然也只有他会为此感到不满,全大陆的蓝龙也不过屈指可数的十条以内,传说中得至强白龙已经数百年都不曾出现了。

布其利斯的中心有满满的阳光,蓝龙的鳞片好似宝石闪闪发光。
它低下头,看着眼前渺小的人类。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兰克斯特一阵发寒。
他是不是看错了,蓝龙看向他的眼睛里居然是满满的……迷恋?

“抱歉,我的老师可没有教导我要礼让一条龙呢。”剑光再现,整个人直冲向上。
蓝龙张开嘴,“要喷火是吧?这招太老套了,换招别的吧!”
长笑声中,一道水柱从兰克斯特的右手喷出。
“我先帮你降降火吧。”

兰克斯特发现龙的面上一阵发红,诡异。
感觉好像是困窘,因为拿手招数被人说老套?
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感觉?太诡异了。

来不及多加思考,拿到水柱已经变成一根冰凌向他砸了下来。
[这招怎么样?]从龙的眼中他看到了这样的讯息。
“太逊了。”向冰凌迎了上去,手中的剑化成朵朵红梅,向中间聚拢成一朵。
冰凌无声无息地粉碎。 自 由 自 在
龙抬起前掌,拍下,龙爪锋利,可碎金断玉。
兰克斯特侧身一让,人已经站在了龙掌上。

剑用力地刺下,龙发出悲鸣。
其悲可动天,却动不了兰克斯特。
“站稳哦,金鸡独立对龙来说是不是太高难度了?”
随着他的嘲笑,硕大的龙砰然倒底。
兰克斯特轻巧地跳下,手中原本不过七寸的剑暴涨,抵在龙的颈部。
“认输吧,你是我的了!”

说真的,在来布其利斯之前,兰克斯特已经设想过了一切,他勇敢但并不鲁莽。
他想到过食人树,想到过骷髅骑士,想到郭亡灵巫师,也想到过龙。
只是他从没想到过眼前的这一幕,“我该不会还在帝都的琦香院看变装表演吧?”
他喃喃自语。

龙的身躯被白雾所笼罩,片刻后,白雾散去。
他的剑架在了一个年轻男子的颈上。
男子一头墨蓝的短发,几缕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英俊中带着一股情色的美丽。
他右手优雅地画了一个半圆,单膝跪下,在兰克斯特持剑的手上印下一吻。

“我至高的女王陛下啊,我终于到到了您的驾临。我是您最卑微而低贱的骑士,为您奉上我最真挚的爱情!请嫁给我吧,我的女王陛下!”

被第一次见面的人求婚该如何反应?
尴尬,气愤还是…… 自 由 自 在
“混帐,本大爷是男人!”一块比龙还巨大石头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砸在那个男人头上。
兰克斯特收回剑,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等一下!”兰克斯特并不十分惊讶的发现那个男子毫发无伤地出现在他面前。
“我的女王陛下,你不能这么抛弃我,我们已经血血交融,签下了永恒的契约。”
“在哪里?”
男子拉起兰克斯特的手,他这才发现,他的手腕上不知何时被划开一个微小的口子,眼前这个男人的血顺着他的剑身滑到手腕,和他手上渗出的血彼此交融。
“在斯图大陆上,以血为媒的契约具有最高的约束力,在死亡到来之前都不能终止,我的女王陛下。”
男子的语调好似在吟咏,非常好听。
几个火球突兀地出现,虽然男子躲地敏捷,却还是被烧焦了几根头发。
“浑蛋,我说过我是男的了。”
“这没有什么关系啊,女王陛下!”男子的笑容在兰克斯特看来分外欠扁。
这次换成是冰凌,在男子脸上划开一道伤口,血渗出来,然后低下。
男子的表情不变,“女王陛下,你的骑士原以为你奉献一切,包括无尽的鲜血。”
凤刃,被他闪过。
“没想到亲爱的你原来那么嗜血啊!”
“TNND混帐东西,”听到这益发升级的恶心称呼,兰克斯特将剑尖指向天空,“雷神之怒!”

天上电闪雷鸣,金蛇狂舞,一道闪电顺着剑身而下,炸开,刺目的白光。

布其利斯,成为专属于历史书的名词。

跌坐在一片焦黑的土地中央,兰克斯特长吁一口气,“那个变态呢,死了没有?”
“多谢女王陛下惦念!”他微笑的跪在他的面前,“属下贱命韧性甚强,决不会在您之前去见塔尔的。” 注:塔尔,斯图大陆对死神的称呼。
由于刚才那招的威力,兰克斯特的裤子被割裂了下半截,膝盖处开始流血。
男子低下头,身出舌头,舔舐兰克斯特的伤口。“好甜的血。” 自 由 自 在
“变态!”兰克斯特放弃的轻唾一口,使出了这一雷系禁招,他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你叫什么名字?”
“请容我从新自我介绍。”男子站起身,右手画过一个弧形,深深地弯下腰。
“我至高的女王陛下,我是您最卑微的仆人,来自无底的深渊,为你献上我最真挚的爱情!我叫萨克雷。”
“萨克雷,是吗?”兰克斯特轻吟着这个名字,感到一阵莫名的熟悉。
“我们走吧!”
萨克雷并没有询问目的地,而是恭敬地搀起兰克斯特的手。
“走吧,我的女王。”
“混帐,谁准你碰我了?放开!”

布其利斯 阳光明媚

这里,是斯图大陆最伟大的女王和他的骑士的故事开始的地方
自此,斯图大陆上最璀璨的传说揭幕了……

2
“萨克雷,你给我滚远一点,与本大爷保持三米距离!”兰克斯特嫌恶的挥了挥手。
见鬼的,谁说龙族是一种高贵的种族,去他妈的。
这只蓝龙,实在是肉麻恶心缠人到极点,足与阿米巴原虫向媲美。
“这怎么行呢?”萨克雷一脸陶醉的握住兰克斯特的手,另一只手放在胸口。
“女王陛下,您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是我的呼吸,是我的心跳,离您那么远,我会立刻随塔尔而去,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噢~~我的女王陛下!”
兰克斯特第一次后悔使用了禁招……他现在半点魔法都使不出。
不过……力量开始渐渐恢复了。 自 由 自 在
毫不留情的一个拐子,手肘狠狠地敲在萨克雷脸上,“那你就去死吧!”
不愧是龙族,皮还真是够厚的,害地他手疼。

丝毫没有回头看看那个捂着鼻子蹲在地上的男人的打算,兰克斯特加快了脚步。
“噢~~我的女王陛下,你真是太狠心了。”下一秒,男人已经站在了他身边。
“手疼不疼,”上一刻的痛心疾首瞬间转变为深情款款,“我亲爱的女王陛下?”
难道变脸也是龙族的绝技吗?好成全大陆最全的法比利斯动植物图鉴看来疏漏不少啊!
又或者是他身边这条蠢龙集所有的不可思议于一身?
“只要你的爪子别别碰到我,我就很好。”
“噢~~我的女王陛下,您可以命令我去征服一个国家,战胜一支军队,但请不要让我从您的身边离开!”
“最后一遍,”兰克斯特恶狠狠地转过头,瞪着萨克雷,“不要叫我女王陛下。”

“是是是,我亲爱的小蓝蓝!”萨克雷从善如流。
“你这个杀千刀的混蛋!”一个明亮的光球在兰克斯特手中缓缓成形,“给我去见塔尔吧!”
“哇,小兰兰你太狠心了,居然用电光球轰我!”虽然萨克雷表现的手足无措,哀叫连连,那个电光球并没有伤到他分毫。
这已经是光系的中高段魔法了,果然,还是不够看吗?
算了,兰克斯特摇了摇头。
“怎么了,我亲爱的女王陛下,别这么容易就丧气啊。”萨克雷把头凑了过来,灼热的鼻息喷在他的耳际,有一股异样的感觉。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不知道从何处出现的巨大的石头锤子狠狠砸在了萨克雷的头上,金星直冒。
他半声没吭,就倒下了。
兰克斯特拍拍双手,“哼,想跟我斗,还早了点!”
“噢~~我的女王陛下,你真是太帅了!”躺倒在地上的男人两眼都是心心。
“你去死吧!”一个大大的脚印毫不留情的印在他的脸上。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一人一龙已经渐渐脱离了郊野,进入自由都市最大的城市洛利塔的境内。
“当然是去找那群老不死的要赏金啦。”兰克斯特白了他一眼。

自由都市并不像其他的国家实行帝制,它的结构及其松散,只是由各个行业协会推选出固定人数的代表,组成一个最高评议会作为统筹机构。
虽然也有700多岁成为长老的“意外”存在,但大多数代表都超过了1200岁,叫他们声老不死的,兰克斯特不觉得有错。

两个人来到洛利塔的市中心,一栋破旧的白色房子大摇大摆地与周围一座比一座豪华的建筑竖立在一起。
这就是最高评议会的所在地。 自 由 自 在
兰克斯特走到门前的布告栏,伸手揭下最破旧的一张,字迹都有些模糊了,依稀还可以分辨得出布其利斯四个字。
两个人推开门,走了进去,却看到一块牌子。
“今天停止办公!”树在大厅。
“混帐,自由都市的最高评议会难道不是全年无休的吗?它怎么对得起头顶这块7-ELEVEN的牌子?还说是自由都市著名商标呢!我要去消费者协会投诉你们!”
萨克雷抬头,跌倒。
他苦笑着拉了拉似乎陷入暴走状态的兰克斯特,“女王陛下,我们明天来也行吧,先去找个地方吃饭住下来吧。”
“不行!”兰克斯特甩开他的手,“没这笔钱吃什么去啊?”
话才出口兰克斯特就知道糟了,他尴尬地看着萨克雷,干笑两声。
“你现在身上没钱?”萨克雷像看着什么样地看着他。
点点头。
“连吃顿饭的钱都没有?”
再点点头。
“一个布林呢?”
豁出去了,“别说一个布林,本大爷连一个卢林都没有,怎么样啊?”注:1布林=100卢林
“天,那你还赶紧洛利塔的门?难道你没有看到城门口高挂着100布林资产以下者不得入内吗?噢~~我的女王陛下,您真是太勇敢了!”
说到最后,萨克雷依旧一脸的迷恋。
“这有什么关系,本大爷马上就有10000布林了!”他高傲的扬起头。
“但是现在呢?”
静默。
“算了,我们走吧!”萨克雷拉起他的手,向门外走去。
“等等,钱还没要到呢!”
“走啦走啦。”萨克雷半拖半拽的将兰克斯特拖出了最高评议会的大门。

3
来到街上,他捡了家看上去就十分高雅的酒楼走了进去。
“喂喂喂,这可是全大陆最贵的明月楼啊!本大爷是不在乎,不过要在厨房做苦工可是你去啊!”兰克斯特赶紧声明。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