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名字惹的祸(网游)下————满月灬千雪

第19章

 

到底是以什么心情说出那种话的?虽非我愿,但是宛如受到了恶魔的蛊惑。

 

最后只留下谜一般的残语,现在连排行榜上的名字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来就不存在过。

但是他并不是会轻易放弃的男人,根据就是之前那些话。

 

心脏被铁锤敲打的感觉复苏了……我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的,但那个时候,要不是因为无

意中抓住了bi首,大概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要说能够在这种事上做手脚的话,那个家伙一

定是萨克索西利亚。是他故意把bi首送到我手边,他什么都知道,也看见了,正因为如此才

会这样利用我。

 

他会怎么想?就在不久前,他还说过,我是诸神最喜爱的人之一。

 

连大理石雕像都比他更有感情,总是以全身黑色来装扮自己的阴沉家伙,实际上是个喜欢玩

弄别人的阴谋家。总是把“诸神”挂在嘴边却没有一点尊敬的感觉——

 

(也就是说,那些神与他一样,都是拥有GM的身份,操纵着最主要的几个NPC 的真实人类。)

 

毕竟NPC 的AI(人工智能)十分有限,为了能够应付各种各样的情况,那些主要的NPC 还是

得交给真人扮演。如果这样还被玩家糊弄得团团转的话也太丢脸了。

 

“白夜?干嘛一直发呆啊!你以为你是什么?纪念碑吗?”受不住无聊的人鱼小姐开始打趣

了。

 

“纪念碑也不错呢……”

 

喃喃地应付着,想起喷水池旁边,雷斯林的雕像。高举着剑的胜利姿态,就是小孩子心目中

的偶像嘛。

 

“是呀。但是变成雕像的话,就可惜了这么酷的袍子了。看起来很柔软呢,能不能给我摸一

下?”

 

“给你摸也可以,但是作为交换,我也要摸你的头发。”

 

“是吗?你喜欢吗?”

 

“看上去像羽毛一样,我老早就很好奇摸起来会是什么感觉了。”

 

“当然可以。”就在她笑着靠过来的时候,一阵杂乱的声音渐渐靠近了。伴随着刀剑的碰撞

声,还有粗鲁的漫骂,大致推断这是一小队巡逻兵。也许是兽人,也许是灰矮人,总之是一

群不管走到哪都很吵闹的家伙。

 

我和小女孩对视了一眼。

 

“怎么办?”

 

“看来还是留到下次再说吧?”

 

“说的也是。”

 

“那我们就回伊斯塔吧,你好好抓住我,要开始施法了。”

 

一眨眼功夫,我们穿过那道魔法门,回到了久别的伊斯塔。“我果然还是比较喜欢这座城呢!”

看着繁华的街道和熟悉的NPC 我有所感触的说道。

 

“我们的冒险旅途结束了吗?为什么我只觉得一直在‘咻’来‘咻’去的到处乱飞而已。”

 

“啊哈哈,你错过了最精彩的部分。”

 

“太过分了,你们都把我排除在外!”

 

“只是告一段落而已,接下来的行程还是值得期待的。”

 

“噢!是吗!?”

 

“举世无双的宝物,和成千上万的怪物大军。”

 

“听起来不错,但是看守宝物的难道不是巨龙吗?”

 

“唔……我可不想要再看见那个家伙。”

 

“什么家伙?你在说谁?”

 

“如果那里会有一只龙的话,那一定是影龙之王、萨克索西利亚了。”

 

“哇,那个冰山一样的美男子嘛!”

 

“什么冰山,毒蛇才对。不,应该说是蜥蜴——龙本身就是一种蜥蜴嘛。不管哪种,都属于

冷血动物。”

 

“原来是这样,所以说男人啊~还是要脱开了才知道好不好呢。”

 

“咦咦!?不管怎么说,‘脱开’这个词还真是……”

 

“哈哈,就是字面的意思呀。脱下衣服的话,假面具也会跟着剥落的哦!”

 

“对于一个小MM来说,这还真是不得了的发言哪。”

 

“这样看来,你肯定比我小!”

 

——但是,接下来的谈话被恶意打断了。

 

“哈,这不是白夜吗?”

 

“要我说的话,这就叫‘冤家路窄’吧!”

 

带着恶质语气的,可以说是由战士和盗贼组成的佣兵小队。最让人在意的是一个身高只有普

通人一半的男孩子,当然他不可能真的是孩子,而是个半身人。

 

但是最开始就注意到的是他的大名——人在江湖飘。

 

融合了叛逆和成熟,形成了他独特魅力的奇妙面容,仔细看会发现相当可爱(虽然带着邪笑

的脸有些扭曲……),特别是头发的部分。和姐姐一样有着蓬松视觉感的白发,更容易让人

联想到“纯白的羽毛”。

 

“哼?”我双手抱臂地换了一个轻松的姿势,手指离法术材料只有两寸。半秒钟都不要,我

就可以为自己加上石肤术——这个法术几乎是瞬发的,所以我才能这么老神在在的打量对手。

 

但是这种一触即发的事态很快被打破了。

 

随着“嗯?”的一声,就是不挨刀从我背后走了出来,一抬眼就看见了熟人,还是可以欺负

的那种。立即摆出大小姐的姿态,毫不客气的训斥道:“哼哼,真是好久不见了啊?变得没

大没小了。”

 

“小妹妹,你在说什么啊?不知道我们就是鼎鼎有名的……哎!老大!干嘛打我啊。”

 

“白痴!给我滚到一边去!”人在江湖飘几乎要跳起来地吼道,把那个身型高大的战士吓得

连连后退。但是当他转过身面对LOLI小姐的怒火时,立即降低姿态,哀求似的说:

 

“拜托了,姐姐。快过来吧,别玩了。”

 

“玩你个大头鬼啦!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的帐还没跟你算呢!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想要怎样?

哈?!”在连珠炮般的轰炸下,男人们节节败退下来。

 

“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好汉?有种的话就给我过来!”

 

我挑起一边的眉毛。看样子,是打算改变战术了啊。在人在江湖飘的带动之下,不能在“大

姐头”面前动武的属下们也开始叫骂起来。

 

“不要以为有暗夜罩你就可以嚣张了啊!我们老大也不是好对付的!”——像这样威胁的。

 

“大姐,你被这小子骗了!他就是抢走老大卷轴的那个混蛋啊!”——也有从MM下手的。

 

“暗夜说要罩你,也只是想要那张卷轴而已吧!?”——还有挑拨离间的。

 

“你白痴啊!听说暗夜有个弟弟,八成就是这小子,看名字就知道了。”

 

“什么!难怪暗夜说什么‘不许动我的人’呢。”

 

“难道说一开始就是他在背后指使的吗……!”

 

“但是暗夜一直说那件事与他无关啊。”

 

“你蠢了啊,敌人说的话你也信!?”

 

“怎么办,如果他是暗夜的弟弟,现在动手似乎不太好。”——现在居然演变成讨论大会。

 

真是受不了这群人,几个大男人也能叽叽喳喳的吵闹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一种才能。而且因

为名字又引起误会了——暗夜的弟弟是白夜。改,难道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那个人看起来

确实没什么存在感,大概也不经常露面。

 

暗夜本人对这个弟弟也不太关心的样子,不过这是他们的家务事,我也没兴趣管。

 

“白夜,卷轴真的是你拿的?”LOLI小姐好奇的问道。

 

这个时候到底要怎么办呢?因为发生了很多事,一直没时间休息,所以我的法术所剩不多,

只有一个LV2 的蛛网术,一个LV4 的石肤术,另外加上一本无限法术之书了。

 

这里是大街上,用火球术当然不行,万一烧到NPC 就麻烦了,会一直被城市守卫追杀的。用

蛛网术黏住他们,再趁机逃走吗?事后一定会被嘲笑的。

 

这个时候,还是MM的态度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些想法也只是一瞬之间,我已经有了打

算。

 

“确实是我。”我诚实的回答,“不过那张卷轴已经被我抄写到法术书里面了。”

 

“你说谎!如果是真的话,现在就用来看看!”耳尖的听到这句话,人在江湖飘凑过来插嘴。

 

“那是不可能的,最少要LV17才能用LV9 的法术。”

 

“我不信!把你的法术书拿出来看看。”

 

“那也要给的出来呀。你以为是你的bi首吗?可以随便拿出来晃?”

 

“可恶的混蛋……那张卷轴是我的!你要怎么赔我!?”最后说不过我的人在江湖飘终于气

炸了。

 

“好了,飘飘。那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张破纸吗?又不是你花钱买的,能有什么损失?”

LOLI小姐再一次的出面,以绝对的威势震慑了对方,“还是说你连我的面子也不给了?”

 

咬牙切齿瞪着我的人在江湖飘虽然只剩下妥协的份,但还是不甘心的提议:“那得赔我钱,

至少5000金币。”

 

“你抢劫啊,我哪来那么多钱?”这话倒也不假,最近的怪物都是穷得叮当响,钱也用得差

不多了。可能最开始的钱赚的太容易,养成现在花钱如流水的习惯。

 

“我本来就是强盗。你不满意吗!?”

 

听到这句话让我有点想笑。因为过于激愤而让脸颊染上了红色,看到这副样子的人在江湖飘,

无法不把他当成小朋友来看。有的人就是生起气来才特别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故意惹他生气

——啊,糟糕。好像之前艾尔也是这么说我的。

 

“分期付款总可以了吧?呐、这是头期。”LOLI小姐一边这么说,一边摸出一个金币塞进弟

弟的手中,顺便安抚性地摸了摸对方的脑袋。

 

“姐姐,你是在打发乞丐吗?”虽然这么说,但他认输了似的低声叹了一口气,紧紧抓住了

钱币。

 

“大姐,你怎么可以向着外人……呜……”

 

“女人就是这样,见色忘友……”

 

“都给我闭嘴!一群白痴!我怎么会有这么没用的手下!?”在一片怒骂声中(和拳头的敲

打声),这群人总算是离开了。

 

该不会是混黑道的吧……总觉得这个架势和说话的语气挺像的。什么“老大”、“大姐”的,

而且大概又是现实里就认识的吧?反正也只是装模作样的玩玩而已,真正混的好的看起来应

该更有气势才对。

 

“那家伙是不是有‘恋姐情节’呀?”我打趣的说。

 

“嗯哼~!”LOLI小姐很有气势的来回踱着步,似笑非笑的歪着脑袋仰视着我,“你现在可

是欠了本小姐一个很大的人情噢!”

 

“没错没错。尊贵的女王陛下,您有什么打算呢?任何事都可以,在下愿意为您效劳。”

 

“哼哼。你应该知道吧?”

 

“啊,让我猜猜。难不成是‘伟大的冒险’?”

 

“不对不对!”

 

“该不会是让我教你弹竖琴吧?首先声明,我也没多少音乐细胞的哦。”

 

“错了错了!”

 

“那一定是让我忍痛听完你的故事了!!‘那只兽人’、‘另一只兽人’、‘还有一只兽人

’……啊啊,太可怕了。不过请女王陛下放心,我一定会当做史上最感人的悲剧去听的。”

 

“笨蛋,都不是!你故意装蒜也没用!”姐弟俩都一样,一生气就会跳脚,真是太好玩了。

 

“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本小姐的奴隶了!”像是宣告胜利一样展现邪恶的笑容。

 

“什么啊?就是这种小事,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嘛。也不早点说,害我担心了半天呢!”大大

地松了一口气的我,夸张的拍了拍胸口,这下换女王陛下露出疑惑的神态了。

 

“小菜一碟?”看来她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我趁胜追击:“没错。但是我有什么好处呢?——就是说,我的工资每小时多少?有什么福

利待遇?分红、保险、年终奖、住房公积金、假期……等等,都得先商讨好才行。”

 

看着没回过神来的呆滞面容,我打出最后一张王牌:“事先说明,我可是很贵的哦!”

 

耶!作战计划成功!我在心里偷笑着,但是马上被另一句话打落云端。

 

“到底有多贵呢?”

 

这个邪恶的声音——!!不用回头,我的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一张带着恶质微笑的英俊面容。

 

第20章

 

做工精细的黑色皮环甲体贴地缠在他的身上,跟随着他的一切行动弯曲折合,仿佛是第二层

皮肤。

 

这个男人有着捕猎者的眼神,仅凭视线就能让弱小的猎物丧失求生意识。但那不是王者的气

势,而是像循着血迹而来的鲨鱼,凶狠、残虐、不留余地。

 

要是他不出声,谁也不会发现他在这里,他就是有这项本领。毕竟他就是现在世界第一的盗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