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我的女王陛下!(第二部)————君莫问


1


橘红色的太阳低垂在天幕的右端,尤似在作垂死挣扎一般。
傍晚的海参威,闷热依旧。
湿粘的空气无孔不入,贴伏在皮肤上,粘粘腻腻的让人心情烦躁。
所以,对某些特别不识相的人吼个两声也算是一种发泄方式了^^


“萨克雷,你给我滚到那边去。”兰克斯特抬手指向宽阔大街的另一端。
“为什么啊?”显然某些人还没有体会到炎热的天气又多么的折腾人。
“不为什么,你离我太近,我很热。”兰克斯特第N次抬起手抹去额头的汗水。
他从来不知道,夏天居然有这么难熬,更何况这至多只是海参威的春天而已。
真怀念只有春秋季节的老家。


“这不公平,女王陛下。”萨克雷诚恳地举起一只手,指向四周的人流。
这条街是海参威的主干道,街上人流如梭,摩肩接踵,也越发增加了燥热的程度。
兰克斯特一弹指,差一点空刃就出现了。
想想现在在的是什么地方,又咬咬牙忍下了。
“我不管,我就是觉得你站在我身边很热,你给我自己找地方呆着去。”


兰克斯特丝毫都没有觉得自己蛮不讲理,相反他认为自己让萨克雷找地方呆着而不是直接叫他滚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可是,萨克雷尤其是如此简单打发的人物。
他贼贼一笑,在兰克斯特身后一步处贴身立正站好。


“你干什么啊?”兰克斯特转过身,两眼喷火。(太热了,实在是太热了^^)
“你不是让我找地方呆着吗?我找好了啊。”
“你……”
兰克斯特抓住萨克雷双肩,一个用力,某个人肉沙包被很可怜的砸向路边。
砰,重重的落地声。


他拍拍手,“嗯,爽多了。”
头也不回的继续前行。


四周的人群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通衢大道。


“果然,把那家伙踢走以后一下子凉快好多了呢。”
兰克斯特把粘在背后的衣服往外拉了拉,又给自己扇了几下风。
“真是见鬼的凯撒公国,居然不准平民使用魔法,否则我拿回沦落到这么可怜的地步。”
他一边抱怨,一边继续疾步向前。


大约走了数十步,始终没有听到那熟悉的聒噪声音跟上来。
兰克斯特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
当然,他才没再担心那头色龙呢。
只不过……
只不过……
只不过怕是有无辜路人遭殃罢了。


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却看到那个男人原来一直默默的跟在自己身后。
他的手垂在身侧,手掌摊开。
兰克斯特敏锐地发现他的手掌中央有小型的气旋带起一阵阵凉风。
难怪他这一路走来突然觉得清凉不少。
兰克斯特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不过为什么他丝毫都没有感到魔法波动呢?
兰克斯特很奇怪。
再仔细一看,居然那个男人是用手掌的高速运动来带出风的。
萨克雷的额头上已经满布汗珠,一头飘扬的蓝发也被汗水粘成一簇一簇的。


兰克斯特一把抓起萨克雷的手,“你躲在后面干什么啊,话也不说,想吓死人啊。”
萨克雷被他拽着向前跌撞了两步,却还是笑得很开心。
他的女王陛下果然是只有一张嘴像刀子啊。


旁边的一条暗巷里。


“哇靠,居然连这都办得到啊,看来我这次还真是盯上了两条了不得的大鱼了呢。”
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闪烁着。


再往前走了一段,刚才的轰动效应都消失了。
路上的人又开始多了起来。
虽然萨克雷很小心的隔开路人与兰克斯特的距离,可是这闷热的天气又让兰克斯特一身湿透了。
“女王陛下,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好吧。”兰克斯特点了点头。
他看着四周,努力的分散燥热的气候给自己带来的不快。
却看到一个很奇特的景象。


街上的人买好东西,钱什么的都是随手就往口袋里一塞。
露出个角之类的非常常见。
他还没有看到有人从内袋或者包里拿钱出来的。
“萨克雷,这里的人怎么那么不小心啊。他们不怕盗贼吗?”
“咦,不会吧。难道女王陛下你不知道海参威的意思吗?”
萨克雷的语气里带了些不可思议。
兰克斯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敢嘲笑我,你等着瞧!”
“不不不,我怎么敢呢?我的女王陛下!”萨克雷连连摆手讨饶。
“海参威,在古斯图语里意味着没有盗贼的城市。因为从很早以前开始,这座城市针对盗贼的刑法就十分苛刻,捉到的话,不论金额,一律吊死。所以,久而久之,连盗贼公会都放弃这块地盘了。”

“噢!”兰克斯特点了点头。

 

 


萨克雷觉得这样的他真的是很可爱^^
不过为什么兰克斯特知道很多事情的同时却又缺乏很多常识呢?

 

 


说着说着,两人已经走到明月楼的门口。
“进去休息一下?”
“不要说废话!”兰克斯特已经找了张桌子坐下了。
两个人点了杯极光,又要了几个清爽的小菜。
坐下来慢慢补充消耗的体力和水分。

 

 


“极光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兰克斯特喝了一口,感叹道。
七彩的光芒层层折射,最后汇聚成纯净的透明。
入口清凉,浑身疏泰。
好像饮进了极地的晚年寒冰。
再加上几个干净的炒素和几盆瓜果。
刚才的燥热一扫而空。

 

 


“兰克斯特,你再坐一会儿,我先去结账。”
兰克斯特正对这一盆青翠欲滴的苦瓜埋头大嚼。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萨克雷回来。
“再不回来,我就吃完了。”
兰克斯特忍不住抱怨了两句。
等他把那盆苦瓜全部啃光,萨克雷还是没有回来。
他站起来,走下楼去。
看到萨克雷被几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围在中间。
看到兰克斯特下楼,萨克雷对他露出一个苦笑。
“兰克斯特,我的卡好像……掉了。”

 

 

 

2

 

 


“掉了?”兰克斯特诧异地望向萨克雷的方向。“这怎么可能?”
“或者说……是被偷了……”萨克雷耸耸肩。
这次对他怒目而视的可不止兰克斯特一个了。
几乎店里的所有客人和伙计都竖起眉毛瞪着他。
这个外地人怎么敢侮辱他们海参威的名誉。

 

 


“这位先生,我想您应该知道连盗贼公会都已经取消海参威分会很久了。”
店里的伙计不屑地看着他。
“是啊,我知道。不过我的卡的确是被偷了这也是真的。”
萨克雷摊开手。

 

 


“哼。”食客们都在交头接耳。
“说不定是两个没钱的穷光蛋,到这儿骗吃骗喝来了。”
“是啊是啊,居然还敢说我们海参威有贼。真是胆子大的包了天了。”
……
……

 

 


“那你们现在打算如何解决呢?”伙计问道。
“你想拿我们怎么样呢?”兰克斯特走了过来。

 

 


“鲁尼,不要客气,把他们送到执法官那儿去,让他们尝点厉害。”
“对,把他们送到执法官那儿去。”
“送到执法官那儿去!”
“让他们去见执法官!”

 

 


显然所有的人都很同意这个建议。
“既然大家都这么建议,那我也只好这么做了。”
伙计撇撇嘴,走到账台后,正打算揿下一个红色的按钮。
突然店内响起一阵悠扬的音乐。
他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喂,燕大人啊?是,是,店里来了两个吃白食的,我正打算把他们送去见执法官。”
……
“什么?哦,小人没有意见,没有意见。我马上就带他们过来。是的,是的。”
伙计恭敬地连连鞠躬,陪着笑把黑色的东西收好。

 

 


“你们俩个,过来。算你们走运,老板要见你们。”

 

 


兰克斯特和萨克雷面面相觑,显然他们水塔不知道那位燕老板究竟是何方神圣。
交换了一个眼色,他们默默地跟了上去。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也只有将计就计,走一步算一步了。

 

 


“哟,居然能蒙燕老板召见啊。这两小鬼倒真有福气。”
酸溜溜的味道从他们身后开始蔓延。
“也不一定,燕老板会给他们什么好果子吃?居然敢来明月楼白吃白喝。”
“这倒也是,怕是比见执法官还要惨哟。”

 

 


不理睬后面的闲杂人等,兰克斯特很快从那些犯酸的话语中归纳出这位燕老板估计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却有很有魅力。
得他召见好像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到了。”伙计在一扇门前停下脚步,“你们自己进去吧。”
横竖这次是他们理亏在前,兰克斯特一咬牙,推开了门。

 

 


房间不大,还被一个屏风一隔为二。
那位神秘的燕老板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两位请随便坐。”声音略微有些嘶哑。

 

 


萨克雷环顾四周,连半张椅子都没。
“我们随便站着就好。”

 

 


“听说你的卡被偷了?”
“是的。”萨克雷点点头,他不想多做解释,即使这位燕老板不相信他也没有办法。

 

 


沉默了一会儿。
“我相信你。”
“为什么?”兰克斯特倒是好奇了。
难道不是每个海参威的市民都以他们的市名为荣的吗?

 

 


又是一阵沉默。
“因为我也被偷了!”

 

 


“啊?”
萨克雷和兰克斯特张大了嘴巴,原来他们不是唯一倒霉的啊。

 

 


“那么,海参威是真的有盗贼了咯?”
“我也不知道。”屏风后的人影摇了摇头。
他话锋一转,“你们吃了明月楼的酒菜。”
“是的。”
“你们现在没钱结账。”
“是的。”
“那么,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
“请说。”

 

 


“一是在三天内帮我找回我丢的东西;或者现在去见执法官。”
“你们先别急着回答,等我把话说完。”
“这一任的执法官可以说是可以说是海参威有史以来最严厉的一任。据说他酷爱刑求,府邸里设有私牢。所有的罪犯在上法庭前都会被他严刑拷打,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熬不到上法庭的那一天。”

“好吧,你们现在可以回答我了。”

 

 


萨克雷看向兰克斯特,他是没什么意见,兰克斯特选什么他就选什么。
兰克斯特歪过头,想了一想,随即向门外走去。
萨克雷替他打开门。

 

 


“等一下,你们要去哪里?”屏风后的人影为这个他不曾预料到的结果吃了一惊。
“我们去见执法官。”
3

 

 


“那如果我说我可以不送你们去见执法官,也不要你们帮我找回我丢的东西,你是不是愿意再等一下呢?”
兰克斯特转过身,“你到底想怎么样?”
“哎哎哎,即使送你们去见执法官,他也不会把你们白吃白喝掉得那么多钱赔给我啊!”屏风后的人特地在白吃白喝上加重了语调。
兰克斯特一脸黑线,双手紧握成拳。

 

 


“不过,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宁可去见执法官也不肯帮我找东西呢?”
“我讨厌条件交换,特别是你这种遮遮掩掩的。”
“原来如此。那么,你们就自己去赚回你们吃掉的那些钱吧。”

 

 


兰克斯特二话不说,拉着萨克雷香门外走去。
就在萨克雷后脚刚刚要跨出门槛的时候,燕老板补了一句。
“你们知道厨房在哪儿吗?”

 

 


兰克斯特一个跄踉,双目喷火。
萨克雷甩上门,“不劳费心。”

 

 


“噢呵呵呵!真是太……有趣了。不愧是大皇子你看中的人啊。”
屏风后,一位蓝发丽人对着水镜捂着嘴笑得前仰后合。
“好啦,云,收敛一点啦。”水镜那边的男人声音里也带着笑意。
“人可不是我看中的,是国师看中的。别笑了。”
“我忍不住嘛,真是太可爱了。”
“总之这段日子,就劳你费心,帮我把他们看紧一点。”
“是。”蓝发丽人收起了笑意。“大皇子,你什么时候过来呢?”
“大概要再等一段时间,先不说这儿积了多少工作,”男子无奈的朝桌上比山还要高的公文努了努嘴。“我还想弄清楚一点事情。”
“哼,谁叫你要偷跑呢?就好好接受惩罚吧。”
“这难道就是你对上司说话的口吻吗,燕青云?”
“怎么样,有本事你过来咬我呀!”燕青云毫不在意的向水镜那边的男人抛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算了,我拿你没办法……”
“他们两个就先交给你了。”男子抚额长叹。
“是是是,我的皇子殿下。”
一道白光闪过,水镜复归于暗。

 

 


“不过我倒是真没想到你们两个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萨克雷,兰克斯特。真是太解气了!”男子露出一个大大的幸灾乐祸的笑容。“就给我慢慢洗盘子去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