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我的女王陛下!(第三部)————君莫问

 

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食言而肥了>_<
不过,啊啊啊啊啊啊啊~~~~~狼的rap真是太帅了,结晶真是太好听了,我真是太爱你了,啊啊啊啊啊啊~~~~~~
moon,不要再难过了,抱抱,我放弃年假时间回来了哦^^
总之,走形也是天意,不是我等凡人能控制的,姑且走一部算一步吧


斯图大陆上有一个国家是特别的,非常非常的特别。
它是唯二两个从不曾被卷入大陆战争的国家之一。
可是和自动放弃军队来换取和平的萨凡公国不同,它不但拥有大陆上除了圣·十字骑士团之外,装备最为精良的部队,连魔法师的数量和素质也是一等一的好。
它占据了全大陆最为优越的地理位置,一面环山,一面临海,坐靠天险。
它直接毗邻自由都市联盟,开放零关税的贸易优待,商品流通自由。
它崇武成风,每年都有上万的青年志愿加入军队,成为骑士,整个国家的高阶骑士数目在全大陆上无人能出其右。
至于魔法,魔导师工会就设在这个国家的首都,试炼之塔就在首都的郊外。
为什么?为什么它能享有这种种特权?
很简单,它是穆斯林,第三次末日圣战人类联军元帅莱丁·阿古台的祖国。
它的王族流着英雄的血。
“萨克雷,你在干什么啊?走快一点不行吗?”兰克斯特第N次不耐烦地回头叫道。
“马上,马上就来啦!”萨克雷依旧在后面磨磨蹭蹭地。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兰克斯特好奇地转过身,退了几步。
脸上的不耐瞬间化作冲天的怒火,再化为红艳艳的实体往萨克雷身上招呼过去。
“红莲地狱?”
“你看,是红莲地狱耶!”
走在大街上的不少是魔法学徒,对于这个火系的半禁咒一直如雷贯耳。


“咳咳!”萨克雷灰头土脸的从一堆废墟里爬了出来,“噢,我的女王陛下,你真是越来越热情了!”
兰克斯特的眼瞄到被萨克雷掩护在身后的娇小身影,怒气越发的重了。
地面裂开一条大缝,吞进了所有焦黑的废墟。
“哇,哇,他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还使出地裂!”越来越多的人驻足围观。
“哼,去死吧,你个猪头!”
“咳咳,兰克斯特,这次你好象错怪他了哟!”卓玛摇着轮椅笑吟吟地靠了过来,拍了拍兰克斯特的肩。
兰克斯特抬起头,自顾自地前进。
“我没办法了,萨克雷,你自己解释吧……”卓玛冲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黑影一摊手。
“我为什么要解释啊?解释什么?”萨克雷很莫名。
“你自己看着办,总之,那位大爷现在生气了是真的!”
萨克雷疑惑地抓抓头,放下抱在手中的“东西”,不迭地追了上去。
“女王陛下,你不要生气啦,我真的没做什么啊!女王陛下~~~”
兰克斯特头也不回,右手连连弹出数道风刃,袭向萨克雷的双腿。
路上的人就看到一个男子在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前进着,左右脚互换的单脚跳跃。
随着两人距离的拉近,兰克斯特丢出的东西也越来越具攻击力,从开始的风刃到后来的风火轮再到夹着水龙卷的风火轮再到大面积从天而降的大气之刃夹杂着烽火流星。
周围的人群从颇有兴致的驻足观看到慌不择路的四处逃窜。


直到大街上半个人都不剩,兰克斯特手上的攻势才渐趋缓和。
这却给了某人一个可趁之机。
兰克斯特眼前一花,蓝衣的身影就晃到了他的面前。
他视而不见,改变路线向左,萨克雷向左,他向右,萨克雷向右。
也不说话,就那么贼兮兮地盯着他的手看,看地他一阵发毛。
索性停下脚步,“先生,请你向左走,我向右走,好不好?”
那个痞子连连摇头,“当然不好,当然是你向右,我向右,你向左,我向左!”
兰克斯特气急反笑,“那你索性不要走路好了!”
右手一翻,一柄冰色长剑带起寒光,直接扫向萨克雷的下盘。
萨克雷的手不闪不避,就这么穿过剑幕,抓住兰克斯特的右手。
剑尖指在他的胸前。


“呐,尺寸正好!”兰克斯特右手的食指被套上一个黑黝黝的指环,上面也雕刻着精细的花纹。
和萨克雷左手的那个是集合上的对称图形。
“很漂亮呢!”萨克雷抓起兰克斯特的手,凑向唇边,在戒指上印下一个亲吻。
嗯,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萨克雷的唇渐行向上,慢慢张开,把兰克斯特食指前端含入其内,轻轻吸允。
舌绕着指尖打着旋,温暖潮湿的触感让兰克斯特一下子忘记“自卫”。
“两位,这里还是公众场合,请注意一下青少年的生长发育情况好吗?”
兰克斯特一惊,迅速抽手,随即用剑柄在萨克雷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估计那些蓬起的蓝发下少不了一个大包的存在了。
可惜某条龙依旧笑得得意而暧昧,一条隐性的龙尾巴甩啊甩的,尖尖的耳朵翘得高高的。
怎么看都是一幅志得意满的样子。


“卓玛小弟弟,我不知道原来你还是青少年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对不起对不起!”萨克雷转过身,睨向卓玛。
“不好意思,未成年人在我身后。”
蒙斯顿果然已经是满脸通红。


兰克斯特看到卓玛,这才想起他还在生气,于是低头努力地想把戒指拔下来,却怎么也拔不下来。
“女王陛下,你不喜欢吗?”一抬头,就看到某条龙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他。
兰克斯特总觉得自己对这个家伙越来越没办法了,虽然知道他是装的,却还忍不住会心软。
“我干吗要你的戒指啊?”
“这是回礼啊,在海德堡女王殿给了我值得纪念的初次,我当然要回礼的啊!”某人暧昧的口吻把所有人的思想导向邪恶的一面。
初次?嗯,初次……
萨克雷被扎了一嘴的风针,报应。
“哦?这东西我才不希罕,你拿去送给刚才那个美丽的布店老板好了!”
萨克雷的脸色从绿到蓝到黑到白,再转回红色,“你在吃醋吗?我亲爱的女王陛下!我真是……太高兴了!”


第02章


“吃醋?”兰克斯特的眉梢危险的向上一挑,“你想让我吃醋?就凭你?我不过是讨厌自己的所有物被别人碰罢了!”
“这不就是在吃醋嘛……”萨克雷貌似说地很小声,实际上却是足以让所有人听见的音量。
兰克斯特双手一翻,连连弹出无数利刃。
萨克雷笑嘻嘻地不以为意,没想到那些利刃快要接近他的时候突然加速。
饶是他躲得飞快,脸上还是被浅浅花了几道,这才发现那些刀原来都是实体,而非魔法的幻影。
兰克斯特手指一转,那些刀瞬间调转方向,往回飞来,萨克雷急急往一边躲,幸好这次目标并非是他,顺着兰克斯特的手势,利刃消失在他的手中。


“呵,我早说过了,你要他吃醋,你就得吃苦,这才叫公平!”卓玛在一旁笑得万分优雅。
“他吃醋,我吃苦?”萨克雷偏了偏头,“我很乐意啊,女王陛下!”
“去你的,你到底说不说?”兰克斯特瞪了他一眼。
“说什么啊?”
“装傻?”意随心动,倾盆大雨自天而降,“现在你有很好的理由去和那位布店老板搭讪了!少陪。”
萨克雷这才反应过来,“没有啦,我刚才只是在和她说买衣服的事情罢了!”
“你骗鬼啊,我怎么不知道原来龙也要换皮的?再说了,买件衣服,值得你笑成那副样子?”
回想起刚才萨克雷靠在柜台上,笑地那叫勾引挑逗,兰克斯特就忍不住心头火起,还有一股淡淡的酸涩弥漫开来。(汗,那已经是他的习惯了:PP)
“那个……”
天啊,地啊,法尔啊,塔尔啊,谁告诉他是不是已经世界末日了!
救命啊!
兰克斯特毫不否认自己即将精神错乱,瞧,他看到了什么?
那个脸皮厚的堪比十八座城墙的男人居然在脸红?
脸红耶!
神啊,救救我吧……


“我只是想换套你们这里正式点的服装罢了。”萨克雷说到。
兰克斯特勉强按耐下好奇之心,“用得着聊那么久吗?”
“我还问了她点别的,”确切地说是那个女孩看到萨克雷的笑容,就什么都说了。
“什么?”
萨克雷犹豫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啦!”
“快说!”难得看到他这么吞吞吐吐的样子,兰克斯特越发地好奇了。
“就是问问他穆斯林的皇帝陛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啦之类之类的……”
“她怎么说的?”兰克斯特莫名的紧张起来。
萨克雷皱起眉头,“嗯,她说,皇帝陛下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他实在无法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兰克斯特松了口气,总还算不是太丢脸,看来在他不在的这两年里,希萨的市民开始懂得给那只老狐狸留点面子了,没把他那些事情全给捅出去。
还好还好。


“女王陛下,你在想什么?”萨克雷看到兰克斯特的表情阴晴不定,感到十分奇怪。
“没什么!”兰克斯特一挥手,努力回去脑中那些不怎么舒服的回忆,“我们可以走了吗?”
“可是我的衣服……”
“无所谓什么正式不正式的,本大爷不就这么回去了嘛!”
“我跟你不一样啊,还有,女王陛下,希萨哪里有好一点的理发店,”萨克雷看着自己凌乱又蓬松的长发,唇线拉平。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磨磨蹭蹭的,哪里不一样啦?”兰克斯特真的要被萨克雷者中难得不干脆的态度给弄火了。


“当然不一样了!”观战许久的卓玛微笑着说道,“你不过是回家见老爸,萨克雷他可是新媳妇见公婆啊!” 爆
四道凛冽的寒光向他扫来,卓玛识相地举起双手,“Ok, Ok, 我收回,刚才用错词了,不是新媳妇见公婆,而是……毛脚女婿上门!”
“卓、玛!”


惨绝人寰,惨不忍睹,以下内容被广电局要求切片:PP
难得被扁的如此彻底的卓玛害的蒙斯顿也惨遭池鱼之殃,这只能怪他出言不慎了。
善哉善哉
四个人挂着一身是洞的布条,顶着一头乱发,灰头土脸的来到皇宫正门口。
那里已经站了一个男人。
艳黄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不显半死俗气,长长的黑发束在身后,眉飞入鬓,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似米非眯,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温文儒雅的气质,额上眉间的几道皱纹也没减少他的魅力。
看到兰克斯特出现,他的脸上泛起阵阵笑意。
萨克雷却感觉得出身边的兰克斯特开始全身紧绷,处于高度警戒状态。
十步,九步,八步……
那个男人突然动了起来,张开双臂,朝他们的方向冲来。
“噢,我的小乖乖,父皇真是想死你了!”


碰,乓,这是肉着肉的声音。
只看到兰克斯特抡起拳头,就往那个男人的脸上挥去,同时,抬起一只脚,踹向他的肚子。
“老狐狸,你要干什么?”
那个男人以萨克雷都没有看清楚地身形闪过了兰克斯特的攻击,还是紧紧抱到了兰克斯特。
“小乖乖,你想要打赢父皇,还早的很呢!”男人脸上的笑容十分欠揍又无比熟悉。
萨克雷努力地回想,怎么就觉得这么眼熟呢?


哦……对了,像狐狸,简直和布齐利斯里的狐狸一模一样。


“我发现,出去逛了一圈,你的品位变了很多嘛。”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兰克斯特破的不成样子的衣服。
“要你管!”兰克斯特努力挣开男人的怀抱。
“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男人笑着松开手。
“呶,那是卓玛,那是蒙斯顿,这个是萨克雷。”兰克斯特不甘不愿地说道。
“萨克雷,卓玛,蒙斯顿,这个是我父皇,你们叫他老狐狸就好!”
亲亲各位,看在我一个下午就泡在FORD的网站里翻了七十多页的news,又赶了篇2500字的全英文report,差点连中文都不会打的份上,放过本章的任何bug吧^^

 

第03章


无可否认的,卓玛他们都忍不住变了变脸。
那个男人瞬间恢复了优雅从容的姿态,向萨克雷他们走来。
“幸会,我是兰克斯特的父亲费比安。”他并没有用斯图大陆上皇帝的一般自称。
卓玛落落大方地伸出手与他交握,“幸会,我是卓玛!”
蒙斯顿欠身鞠了个躬,“您好,我是蒙斯顿。”
轮到萨克雷了,费比安饶有兴致地将他打量了一番,那眼神,有点吓人。
萨克雷难得表情有些僵硬,兰克斯特在费比安身后用口型威胁他,一只手还在那里挥舞着。
“叫他老狐狸,不叫我就揍你!”
萨克雷在那里踌躇不决,他还没想好用哪种礼节呢。
费比安朝着他微微一笑,“请问阁下是?”
萨克雷决定还是握手就好,他伸出手,“我是萨克雷,幸会,老……”
“老狐狸,快点叫呀!”兰克斯特已经忍不住叫出声来。
纵使他平日肆无忌惮惯了,也总觉得第一次见面这么叫人家很不礼貌。
“老……”可是老字已经出口,要改口还真是不容易。
两手交握的刹那,萨克雷觉得自己左膝一软,不知怎么就单脚跪了下来。
在穆斯林,左膝单膝下跪可是女婿拜见岳父的标准礼仪。
而且,他本来是想说老先生的,结果……
“老,老,老……爹!” 爆


费比安的手顺势抚上他的头,“诶,乖孩子!”
他眼中闪烁的精芒让萨克雷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吃了谁的亏。
他努力咽下一口气,好龙不与狐狸斗。
这笔帐,他记下来,未来的路还长的很呢!
萨克雷索性不站起来了,用最真挚的眼光看着费比安,“老爹,我恳请你把兰克斯特嫁给我!”


所有人的反应各异,兰克斯特的一张脸迅速涨得通红,卓玛则是一副等待看好戏的神情,蒙斯顿则为萨克雷的大胆而咋舌不已。
至于费比安,他用最和蔼的语气给了萨克雷最沉重的一击,“等你把生米煮成了熟饭,我们再来谈!”
兰克斯特的脸色开始发黑,“老狐狸!”
双手迅速一翻,“天灭地绝!”
……
……
……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