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人(第二部)————玲樱[下]

      没有马车,到处是一样的树林,夜羽庆幸卡文的存在。卡文不是精灵森林里土生土长的,爱加莎说过,卡文是很久以前就流浪到森林,从而定居下来的。作为一个外来加入的半精灵,卡文却比两姐妹更加熟悉森林的情况。在这连精灵都会迷路的森林里,他却每次都可以指引出正确的方向。

      在力量封印没有解除,而三大神戒又无法使用的情况下,夜羽只能依赖自身那么一点魔力。因此他不得不保存自己的魔力,以免有什么突发状况。这样造成的状况就是他只得用双脚来长途跋涉,相当初他不是用代步工具就是直接用魔法,这样的“酷刑”还真不是普通的累!他也不是没有想过使用其他道具,当然直接利用白龙的魔法也完全可以,光魔法里面也是有漂浮魔法的,只是他不想太过泄露自己的一些秘密,太过张扬恐怕会受到有心人的窥视。即使在这样无人的森林里,和焰他们一起,夜羽仍然保持着警戒心,不留痕迹的防备着众人。究竟什么时候他才能够放下戒备?除了他的亲人,又究竟有什么人能够让他安下心来?可能不久就会出现,也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吧。

      一块清凉的手帕贴上了夜羽的脸颊,是露用水魔法润湿的。
      “主人,还是让我来背您吧。”露看到夜羽满是汗水的脸蛋,心疼的建议道。
      众人因为这个提议一下子都滴下冷汗,一想到露那么柔弱美丽的生物背着别人走路的情景,众人顿时在心里大摇拨浪鼓。
      “不了。”夜羽僵硬的牵着嘴角,叫出了无名,一把爬上了他的背,让他背着自己前进。
      露看到夜羽没有采纳他的建议,反而让无名背他,心里感到很不舒服。是因为他这副柔弱的外表吗?谁让他还没有成年,没有到定性期呢!他属于人鱼族里特殊的一支,在未成年以前无论男女通通是一副及美的中性模样,而成年的时候则可以再次选择一次性别,称为定性期,并以这次的选择作为你的最终性别。如果定了性就不会再这么柔弱了,露心里这么想到,定性前蕴藏在身体内部的力量到时候就可以完全解放了,那时就可以由他来保护夜羽了!他想让夜羽知道,他完全不比无名什么的差,甚至比其他人更能让他依靠!人鱼族的自尊心也是很高的!

      一边的无名不知为什么,却感到背脊发凉。
      对于露的印象,夜羽和其他人一样,始终停留在他柔弱的印象里。感觉他仿佛是个易碎物品,那么美丽,那么精致,简直一捏就可以断掉一样的柔弱。但是他也知道,露是名副其实的人鱼族,有着及强的自尊心,执着的性子,还有…无比的温柔…人鱼族以他们的美貌和歌声为荣,他们容许有比他们更美丽的生物存在,比如精灵,但他们不容许有比他们更美妙的歌声。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拥有美妙的歌声,那么他们会和你比赛唱歌,一直比一直比,哪怕几天几夜,几月几年,也要比下去,甚至比到喉咙出血,声音沙哑,他们也要赢过你,这就是他们一族的自尊,某种方面来说也是他们一族的执着。一旦认定决不回头,决不放手。露就是这样,他认定了夜羽,虽然是单方面的,但他想要保护夜羽,所以为了这个念头他会执着到底,决不放弃,即使死也不足惜。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他们族里的人鱼公主就曾为自己的执着付出了生命,化为了海上的泡沫。露也想过,也许他会成为人鱼公主第二,但他就同那人鱼公主一样,绝不会后悔。人鱼族天性的温柔又造就了他对夜羽的宠溺。虽然他以人类年龄来说,比不了夜羽大多少,但他就是爱宠夜羽,对他无微不至的呵护,无所不至的关怀…平时总是不多话,安安静静的待在一旁,但每次你需要什么的时候,却会发现他早就为你准备好了。晚上,他会帮你盖上踢开的被子,整理好脱下的衣服。每天一早就会做好香喷喷的食物,心情烦闷的时候,会唱歌给你舒缓,用柔和的嗓音驱除掉你所有的烦恼。他这样把夜羽整个包管起来,让夜羽才在这短短时间里就长胖了不少,希瑟还讽刺他,说夜羽有了小肚子…当然,即使,夜羽真的有了小肚子,相信露也只会说好可爱的肥肉,然后继续宠溺他吧…T_T|||

      不知是不是无名人冷的关系,连他的背都是凉凉的,在这么热的天里,夜羽在他背上趴着非常舒服。趴着趴着,摇晃摇晃着,睡意就上来了,正要模模糊糊的睡着,只听卡文说了一句“到了”,人立马清醒过来,从无名背上跳下。

      无名感受背上突然失去的温暖,心中怅然所失。他,这是怎么了?
      这时,他看到同样和他落后于众人的露向他走来。
      “你,很用心么。”他看到的是露柔和的微笑,只是那微笑不知怎么的让他觉得有些危险。
      “竟然知道降低体温,让主人休息的舒服一些。”他的感觉没有错,露果然有和他相当的实力,连他动的这么细微的手脚也看出来了,但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不显现出来呢?他当然不会明白露他们一族的特性,力量只有在成年才会完全解放,这也是偷跑出来的露那么简单就被抓的原因,未成年的人鱼族都是不允许擅自离开规定的海域的,即使有事离开,也必须有2个以上的大人陪同。无名只是单纯的以力量来评价对方,认为露是值得一战的对手。

      无名眼前的露突然收起平常那温柔的浅笑,美丽的脸上满是坚定的神情,“我,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精致的脸孔在刻意板起后,显得魄力惊人,另人窒息。只是无名却完全忽视了这么美丽的脸孔,反而把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夜羽,然后一个闪身,消失在空气中。
      露扬了扬嘴角,哼,不把他放在眼里么。不要紧,他就快成年了,到那时倒是看是谁把谁不放在眼里!他可不认为自己会比不上一块冰冷的石头。
      半兽村没有一个人,只有不少倒塌的草棚,房屋…
      “怎么回事?”爱加莎奇怪的喃喃自语,“怎么这么干净?”
      希瑟也奇怪的看着虽然破落,倒塌,但地面却十分干净的村落。
      “主人。”卡文说道,“这里似乎有问题。”
      夜羽点了点头,焰则一头雾水,还是希瑟给他解的惑。
      “既然发生过大战,自然地面不可能这么干净。总会有血迹,尸体什么留下来的才对。但现在不要说尸体了,连血迹都不见一滴。精灵是不可能打扫战场的,让他们那些天生洁癖的生物干那些还不如直接吸光他们能量算了(精灵失去能量就等于死亡,这里指杀了他们),异族们又都被赶出去了,那么…”

      “那么这里一定有其他人对不对!”
      “嘿嘿,你这小子,稍微聪明点了嘛。”
      “什么嘛,我本来就不笨啊。”
      “主人。”细心的露在一边小声提醒。
      夜羽看向露指向的方向,那里竟然有炊烟!
      村落中心的广场,生着一堆火,还在火上面架着几只火鸡。一个黑色的全身铠甲的半兽人正坐在火堆边。
      “你怎么了?姐?”爱格尼丝搭上了爱加莎颤抖的肩。
      “敖奔!”爱加莎甩开爱格尼丝,拉弓上箭,直指敖奔,动作流畅几秒便完成。
      “去死吧!”
      “咻”“咻”“咻”,弓箭的破空之声传来,瞬间射向敖奔。
      箭的速度非常快,只眨眼间便到了敖奔胸前,夜羽连阻止都来不及。
      而敖奔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换了一只烤鸡的手,抬起右手,只听“叮”的一声,就接连夹住了三支破空之箭。手指夹在箭身1/3处,他看了看漆黑的箭头,夹住弓箭的手指稍稍一用力便把箭的箭头和箭身折断分开,又随手把箭头扔向一边,把箭身加进了火柴堆里。

      “爱加莎!”夜羽有些恼怒,在没有他的允许下,在一切都没有明了的情况下,爱加莎竟然就这么擅自的行动起来,万一刚才敖奔没有接住弓箭,他们这不是断了一条重要线索了吗!

      “不,不是我…”爱加莎有些慌乱的摆手。
      “我能理解姐你对族人被杀的怨恨,可是姐,你也不应该这么卤莽啊!”爱格尼丝有些奇怪自己的姐姐怎么突然这么冲动。
      “不,不是的!我没有!”爱加莎一脸震惊的看着拉完弓的双手。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她明明只是想做作样子,明明不想射出去的啊!
      第二十四章
      “人类的朋友,你们不过来坐坐吗?”一阵低沉的嗓音从敖奔那里传来。
      夜羽撇了一眼茫然的爱加莎,下令让她留下冷静一下,爱格尼丝也留下了陪她。
      夜羽是从来不亏待自己的,无论在哪里,空间袋里都准备着各式各样的东西,何况现下又有了个爱照顾他的露。露打开柔软的地毯,铺好羽毛垫子,夜羽他们这才坐了下来。

      敖奔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行动。
      “好了?”敖奔问。
      “好了。”夜羽答道。
      顿时,一下两人都笑出来。
      “我是敖奔,半兽族。”
      “我是夜羽,姑且算是人族。”
      “姑且?你这个人类真有趣。”
      敏感的抓到词眼,希瑟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夜羽。
      “说笑了。”夜羽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敖奔。他是豹族,而且还是数量稀少的黑豹族的半兽人。一身金铜色的盔甲穿戴在身上,突显出他身材的魁梧。墨蓝色的披风挂在身后,即使在烤鸡,他那庞大的强者气息依然扑面而来。但在这庞大的气势下,夜羽察觉到了其中包含的浓重的土元素。正是这浓重纯净的土元素,才让他在第一次见到敖奔的时候,就对他有了好感。土元素本来就是敦厚,充满亲和力的元素之力,而土元素浓重的人容易迎得他人好感,这点在元素实体化的夜羽身上体现的更为明显。

      “那么说,你们是为了异族被追杀之事前来的?”不知不觉间,夜羽和敖奔已经混的很熟了,卡文也趁机把事情说给了他听。
      “恩。”夜羽大大点头。
      “呵呵,我还以为你们是为了我这黑豹佣兵团团长的项上人头而来的呢!”
      “什么?!黑豹佣兵团?!团长?!”焰,希瑟同时叫了起来。
      “呵呵,小子,你们知道我?”
      “那是当然,黑豹佣兵团可是佣兵界的一大传奇。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雇佣过他们,他们每次都是在国家,城市,陷入危机,或者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现身。虽然前后加起来只出现不满10次,却拯救了好几个城市,国家,灭了好几拨非法,邪恶势力。他们虽然名为佣兵却更象一支军队,纪律严明,而且赏罚分明。传说他们佣兵团里每个人都是剑士以上,或大魔法师资格,团长更达到了圣剑士的水准!很多国家组织都摆出各种条件来招揽他们,他们却依然我行我素。这也是他们积累不少敌人的原因。在明,国家军队都悬赏他们的线索,在暗,组织敌人都悬赏他们的人头!”

      “除此以外,黑豹佣兵团还以各种名义在各个国家里建立了救济设施,他们捐款建造孤儿院,教堂,医院等等福利机构,是被平民传诵的英雄人物!”希瑟没有说的是,他和焰所待过的孤儿院就是其中一所。焰的武技和他的魔法还都是曾经在孤儿院逗留了半年的佣兵团团员所传授的!他早就听其他人形容过他们的团长是如何英勇,如何骁勇善战,现在本人就站在他面前,他能不兴奋吗!

      焰更是激动的不能自己。他之所以练剑练的如此勤快,都是为了实现他自己的梦想。从小他就一直梦想着加入黑豹佣兵团,成为象他们一样不求回报,帮助平民的大英雄,佣兵团的团长更是他憧憬了很久的偶像。

      “我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加入您的佣兵团!”焰激动的大喊。要不是同样激动的希瑟及时拉住了他,相信现在焰已经直接扑上去了。当然,他们丝毫不会怀疑敖奔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冒充黑豹佣兵团成员的人不是还没有出生就是被佣兵团成员全抹杀掉了。更何况冒充佣兵团团长那可是1000条命都不够让人砍的。至于为什么黑豹佣兵团团长会是个半兽人,这点“小细节”暂时可以忽略不计。

      “哈哈,小子,不错,有志气。” 敖奔爽朗的笑着说。
      “这么说他不可能是那个幕后之人咯。”卡文也知道关于黑豹佣兵团的事情,所以他很是疑惑,精灵王不可能说谎,敖奔作为黑豹佣兵团团长,也不可能做出残杀异族同胞的事情。所以…精灵王和爱加莎所说的敖奔应该和眼前的不是同一个人吧…

      夜羽想也不想,直接问道,“我们从精灵王那里听说,是你向他要求张开结界等待异族搬迁结束的?”
      “啊,那个啊。没错,是我。”敖奔的回答却让众人掉下下巴。
      “那么说…袭击异族的是你?”
      “恩~~是这样没错。”敖奔没有丝毫顾虑,直接回答了。
      “那…据说你杀了自己族里族长,陷害长老,杀害族人的事情也都是真的了?”
      焰多么希望敖奔能够否认,可是对方却大大方方再次承认下来。
      “是的,确实是那样。”
      “什…什么!”焰实在无法相信,从小到大心目中的英雄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勾当。
      “告诉我,那些都不是真的…您是有理由才那么做的吧…”好比你一直当父亲敬爱的男人其实是个变态杀人犯,焰第一反应就是想否认掉这一切。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