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丝卡の银翼————鹰霖莲[二]

    第二十二章 《独眼盗团》

      燕月涛已经越来越佩服冷月枫,他一展让王宫众人头皮发麻的犀利言语,死缠烂打了一个多小时,却望不见冷月枫的一句回话!甚至连兄长们普遍的头痛都没有,他的定力真的这么好啊?还是说他已经睡着了?燕月涛向里面一探。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彻底呆住了!冷月枫并没有在睡觉,他轻扬着黑幽的眼眸,银色的长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度上一层金边,嘴角的暖意让他漂亮得不可思议。不似人前总一副应付的模样,此刻的他,仿佛在与多年不见的亲人交谈一般的温和。


      燕月涛看得呆了,好漂亮!他果然没看错人!就这样就认定了冷月枫,只是什么事让他这么开心呢?他不忍心打断他,这样的枫很少出现啊。

      冷月枫在和冷血飒交谈着,听着飒诉说着那边的景象。他这种表情当然只会在飒面前出现,不过这次不巧给燕月涛看见……让他又是一身麻烦……

      一群海军似的人正在和柳寒夜对峙着,看情况对面的那个英俊十分的独眼也不是好惹的,但和海军比起来,这些人应该更像海盗。冷血飒正在门口的甲板上倚着船看好戏。


      柳寒夜仍是一副十分温和的样子,轻笑着上前相迎。经过半天前海盗的劫船,船上的警备人员都死得差不多了,只好让狂野来接手负责。

      柳寒夜的声音厚重却又温和:“请问这位兄弟为什么来我们这船?难道各位看不出我们这艘船刚刚被打劫过么?”

      只要稍有航海经验的人就可以看出,这船的船身上残破的部分正是被海盗的“巨炮”所轰出的,柳寒夜四顾了一下又开口道:“而且各位还是有备而来,这身海军装备各位不觉得太刺眼了么?”


      冷月枫点了点头,呵呵,一语道破,柳寒夜果真不是个简单角色,他在心中一笑,向冷血飒解释到:“他这是在向那帮人示威啊,他的意思是他已经知道那些人是海盗了。”


      顿了顿他又笑到:“那些人应该就是独眼盗团的人了,以前我听风驭雪说过,这个盗贼集团本来从属联军大陆的五大佣兵团之一,傲剑。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头领带着部下离开了,而且还过起海上生活做了海盗,几年就成了极负盛名的海上剧盗。”


      “不过,听说他们只劫富不劫民啊,在海上敬畏他们的人很多,怎么现在会打起了民船的注意?”还是他们知道柳寒夜的身份呢?冷月枫暗想着。

      冷血飒点头听着也在心中怀疑,这的确很明显的是条民船,而且一眼就可以看出刚刚被洗劫一空,那么那个独眼在打什么注意?

      相对于柳寒夜的大体,独眼盗团缓缓走出来一个小队长,一身火红的衣服,头发微微束在身后,飘逸自如很漂亮。加上那青年本就纤细的身段和俊秀的面貌,如果在平时一定会有很多女人为他发狂,虽然他还比不上冷血飒的绝世,也够震撼一方了。


      但以他的力量怎么会来当个海盗的?冷血飒一眼就看出,他的力量在大地武士的上阶,拥有非常强的力量。大地武士在一般的地方就已经是很强的人了,一个千人大队不知有几个。


      “各位好,我们大哥也不是没看出各位的难处,只是我们也实在有难处,不得不借贵船一用,就请贵船改道往盘龙岛一趟,到了那,我们大哥自然会派船送各位回联军大陆,我们不是来劫财的,请各位谅解。”他用极其清爽的语音说完。


      话出口,四周不知何时聚集起来的人们议论开来,一个年长的老者问到:“我们为什么相信你们?”在上午海盗们的洗劫下,船上的人们对海盗产生了一种非常讨厌的感觉。现在柳寒夜等人也在船上,负责保护船只,人们也认为没必要怕海盗。


      不知死活!冷血飒在心中暗骂了一句,狂野就是和他们扛上也绝对占不了一点便宜,反而会损失惨重。他的五感异常强烈,感应到了不下四十个拥有真气的高手,全都散布在独眼身后的船队中。有真气了那一定是大地武士阶的人了,不过也不是太强,应该都是处阶中阶之类的吧。


      但是这个独眼是什么人?竟然能够使唤这么多的大地武士?这是前所未闻的,冷月枫暗暗思索着,冷血飒是不了解这些事情,而且他也没必要了解,他够强。大地武士在大陆上绝对不弱,一个初阶武士就可以当上一整支兵团队伍的分团长了,看来独眼当年估计遇到的事是他们无法想象的吧。


      看见群众的反应,那个红衣的队长没什么波动,看他的样子也挺冷酷的。他向似乎是主掌大局的柳寒夜走去:“这位不知道意下如何?”当了几年海盗,没必要为这种事而闹翻,起码独眼大哥不太喜欢麻烦,只要能说服柳寒夜事情大概也就定了。


      柳寒夜低头不语,思索了一阵,仍带着柔和的微笑立于当场:“如果独眼杨啸出口,必不伤这些船客性命的话,那我柳寒夜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此话一出,对面的独眼首领,杨啸已经走了上来,双目微微闪着精光,柳寒夜却仍是以融化一切的微笑回应。两人都是风云武士级,气势上差不多。

      “呵呵~柳寒夜果然善于谋略,这一点不但说明了独眼的身份,也摆出了自己的架势,说明他们并不是怕了独眼,不过敬重他们的名声才不找麻烦而已。而且可以让独眼记住自己,借此在海上扬名。联军大陆和路丝卡大陆的商务往来十分密切,在海上扬名,他们便可以更好地发展自己的势力。”


      冷月枫相当悠闲地解释着,不过冷血飒那个只知道打架斗殴的木头脑袋估计也消化不了这么多,他懒懒地抖了抖手中的鱼杆,又说到:“反正他就是做什么都有他的目的的那种人,而且还是脑袋很聪明的一个人,你明白了吗?”


      半晌,冷血飒开口:“哦……”好像听懂了,好像又没听懂……

      ……算了,早知道他估计说了也是白费口舌:“飒,现在那边的‘成果’如何呀?”

      “好,我答应你,你有什么条件?”独眼点头,他一向一诺千金,说的出口就一定会做到。这点无论在海上还是陆上都一样。

      柳寒夜一笑,道:“我们的船借了你们,你们的就给我们吧,狂野最近的战况也刻不容缓,请恕在下无法去盘龙岛一睹贵团风光了。”

      “狂野之城?”一边的一个小队长突然惊叫起来,似乎狂野在联军大陆上的威名也已经逐步建立了,虽然这个势力并不是个老势力,不过数次击败了各种小型兵团,扩张之大他们也有耳闻。


      独眼挥手拦下他想说的话点头问到:“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该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不怕遭到攻击吗?”

      “怕死,我们还会取这个名字叫狂野么?”柳寒夜又是微微一笑,轻描淡写,连独眼都有点佩服他了。

      “可以,我们马上就赶回。”他转身对着船上有些惊恐的众人陡然一声虎喝:“不怕死的,就跟他们一起走吧。他们面对的是‘海流沙’的追击!”“海流沙”这三个字一出,整条船上也就没了声音,凌霄脸色微变想对柳寒夜说什么,柳寒夜却摇摇头没让他说出来。


      “狂野的战事不能再拖了,如果‘海流沙’真的来了,就用他们来试试‘新货’吧。”柳寒夜原本那脸和善的微笑消失了一瞬,又恢复了:“那么杨啸先生,我们就此别过。”他风度地施了一礼,领着手下的众人把货物搬出,运到独眼的船上,而独眼的人一个个上了民船。


      “不出你所料,全是伤号。”冷血飒在暗处静观其变,只见从独眼船中出来的人们大部分行动不便,身上绑了几层厚厚的绷带,也有实在不行,只能用由担架抬着进出的。


      看来,实际上独眼盗团已经受了极大的重创,逼到他们不得不以民船的形式来躲避,又有谁能把独眼盗团搞成这样?这问题就在于杨啸所说的那个“海流沙”了。

      “海流沙其实也是一个巨大的盗贼集团……呃……准确的说,是海上的暗杀集团,所到之处向来都是船毁人亡,就像在海里遇到流沙一般,一旦进入就只能等着被包围,陷入,然后死亡。无一幸免,所以他们才有这个称号。”冷月枫说到。


      冷血飒很佩服他,枫的脑袋就像一个巨大的书架(飒……你的比喻好不恰当……)(飒:……),他和风驭雪一起的时间真没有白费,记下这么多有用的东西。有时他过目不忘的本领真的挺有帮助的。


      冷血飒又仔细观察了一下独眼,说实话,长得挺顺眼的。用别人的话就是很英俊啦~,外表年龄大概在二十岁左右,实际年龄也大不到哪去。结实的肌肉散发着成熟的魅力,冷血飒出于一时无聊,做了个决定:“枫,我留在船上,可能会迟点到联军去。”


      “你想去独眼的老窝玩玩?”冷月枫眯起了眼睛:“盘龙岛可不像玉岛那样有好的风景,听说那里是个天然的驻营地,没好玩的耶~你确定你要去?”

      而且盘龙岛四周都是驻扎的水寨,看上去虽然很有气势,但看多了肯定会无聊,冷血飒在心中骂他一句:“你以为我是你!一天到晚只知道玩!”他想去盘龙岛又不是为了好玩!一方面不想和狂野的人混在一起,另一方面他也想看看这个独眼的老窝是什么样。


      冷月枫并不反对地来个微笑,不和柳寒夜一起,飒也能轻松点。

      人已经散得差不多,柳寒夜也站已站在了对面独眼一干人的船上,他向众人拱手笑到:“日后若有机会再聚,柳寒夜一定会陪各位畅谈的。”颇有意味地向舱中看了一眼,大多数人都在那边的船上,不过他没见到冷血飒,看来他是打定注意不出来了。


      微微一叹,真是可惜了这个人才,凭他的力量,日后若成了狂野的敌人那可就不好办了。他的口气完全没把海流沙放在眼里,独眼对他有点敬佩,也还了一礼。

      柳寒夜的船只开走,独眼也命令手下的人开船往盘龙岛,向舱门走来。隐没于黑暗之中的冷血飒见他过来也不避让,面上不带一丝表情地走出,与杨啸擦肩而过,上了甲板。


      杨啸不禁回头一瞥,刚刚他感受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势,冷血飒的绝美外表的确让所有的人不得不注意他,为什么他一直没发现有这样的人在船上?就这么看,这少年都不会是个简单人物。


      不过冷血飒很年轻,还可以说是个少年的他,虽然具有极强的力量,别人却往往因为他的年龄和出格的举动轻视了他,那些人的下场都只有一个字,就是他很多年来一贯的作风。在暗魔是,在帝国也是。


      独眼虽然没有轻视他,不过也因为冷血飒还是个少年,看了一眼懒懒地晒太阳的他以后就不再注意。吩咐手下的一批年轻小队长管理事务。

      冷血飒可以看得出,那些人就是他刚刚感应到的大地武士级高手。似乎这一路,也就是他们在保护着独眼盗团同海流沙较劲,一大批人都长得挺顺眼的,不过服装上的简陋不能体现罢了。他有点佩服独眼训练人的手法了,能够训练这样一批人,可不是容易的事啊。


      “枫,我睡了,没事暂时别叫我。”张开黑翼后他休息的时间远没有冷月枫多,都由着枫睡,好久不运行真气了,冷血飒纵身上了整只船上最高的一根苇杆,大约有三十米。这样就不怕有人回来打搅他,他一个斜身,倒在杆子上,单手托头,休息起来。


      他还顺便叫了凯萨和雷咏出来护法,他的休息就是在运行真气,万一出了岔子那麻烦就大了。毕竟是暗魔系第一大魔兽,凯萨对人类的运气方式倒也有点了解。“雷咏,我们就在这里吧,别太近了,会影响到他。”雷咏笑着点头,目光看得凯萨很不自在:“怎么了?”


      “我是在想……你温柔起来,一定很好看。”雷咏笑到,虽然凯萨到现在仍是一张冰脸,不过他已经温和得多了,雷咏不知道他这种目光会让人头皮发麻。

      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妖兽:“我懒得‘温柔’,好麻烦……”凯萨说到……

      看来飒已经睡着了啊,冷月枫叹了口气站起来,手中的鱼杆一直也没鱼儿咬,今天还真倒霉,夕阳已经照在他身上,一下午了,和飒聊了那么久终于恢复了“正常”状态,冷月枫的脸上又挂上了微笑,燕月涛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了,他不会是知难而退了吧?不过他马上就知道不可能,那小子真要那么容易摆平,他也就不会受那么多的罪了!


      四周的安静让冷月枫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燕月涛兴奋的笑脸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枫枫~我钓到了一头大鱼耶~快来看!”不由分说,拉着冷月枫来到船尾。只见一头巨大的鲸鱼正张着红眼,正对着他们。


      “你‘钓’来的?”冷月枫不确定地开口,脸色变得愈加难看。

      “是呀,我看见它在不远处就用放了个火球打了它一下,他就被我给‘钓’过来啦。”看着燕月涛兴奋的解释,冷月枫实在很想一把掐死他!他玩多少还有个度(是吗?……)不会把自己的小命故意送出去,而这个燕月涛……


      他怒了,真的怒了!提起灵蛇杖卷起大风,以最快的速度如离弦之箭,向联军大陆“飞去”,他要快点上岸!快点摆脱这个魔星,冤大头,永世不再相见!!愤怒的鲸鱼紧随其后,成了海上一道壮丽的“风景线”,燕月涛更加两眼放光崇拜高呼:“哇!枫枫你好棒啊,爱死你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