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宇惊雷————日月青冥

文案
超强完美生化人潜入古代帝国追捕究极体怪兽。不甚落入王宫,萌上了强势帅哥的大王。
正太控的大王原本以为自己教训了一只小猫咪般的敌国废黜公子,结果小猫瞬间化雄狮,少年变强势俊美男。这下他也萌了。
怎么办,两只都很强,也互相萌上了,各凭本事吧。
不过别忘了也要统一天下,顺便还要追捕究极体哟。


落宇

西戎国喜气洋洋,张灯结彩。他们的太子惊雷殿下明日就要年满十八,即将登基为帝,这位年少有为的雏君在诸国间赫赫有名,十岁政殿参政,十四斩杀刺客,十六岁尽诸逆臣,十七岁战场手仞北狄国名将燕离,明日就是他十八岁的生辰。
望星楼上,钦天监不敢打扰的退在一旁,太子惊雷修长有力的身躯傲然而立,剑眉星目,仰望苍穹:"明日,出兵北狄,报我杀父之仇。"
太子冷酷的嗓音传下,侍者连忙记录意旨。
他等这一天,已经三年。
深蓝的夜空中,一颗流星急速的滑过。

深蓝的太空之中,一艘巨型的宇宙战舰停下跃迁,缓缓驶动,对舰上的人来说,亚光速的跃迁只是一瞬,对静止的星球来说,却已经时光荏苒。这战舰银色流线的舰身反射着附近恒星的光亮,舰载的巨型粒子炮口掩盖在舰身之下,能量护罩收束,无不说明此舰的不可侵犯。
"少将阁下,前方星球扫描到生命迹象。"生化参谋KR002身着银色军服,踏入指挥室向该舰最高指挥官,地球联邦少将宇文狄报告。
"发射卫星,仔细扫描,务必查清究极体去向。"指挥官位上的英武的少将挑起自己的俊眉,欣赏的目光投向俊朗的KR002,轻轻一叹。
宇文狄身为联邦少将,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生化研究机构KR公司的前总裁,目前指掌公司的自家小弟惹出大祸,身为联邦高官的他必须赶在地球联邦政府发现之前,帮小弟处理掉失控逃逸到太空的试验品究极体,事属机密,他不得登上联邦为他配备的私人坐舰,带上一群KR公司以自己为蓝本研发的生化人,秘密进入太空。
"少将阁下,KR048已经查明,该星球上土著为炭族,有类人形智慧生物,文明等级2。"KR002上前简洁汇报,"资料显示究极体曾经经过这星球,有产卵迹象,是否摧毁该星球?"
英俊的少将白了生化人一眼:"否定,我们派人上去。"私自摧毁星球是联邦重罪,亏得最出色的生化参谋KR002问得出来。算起来身为少将的他也可算生化母体KR001,怎么和这些死板的生化人差那么多?
KR002没有异议地点头,询问:"目前舰内有两百战士待命,请少将阁下指示人选。"
"我还要继续追击究极体。"少将阁下笑嘻嘻地将手搭拉在KR002肩膀上,"身为最受我信任生化复制体,在KR享有否决权的高层,这个星球就决定派你去处理了,你可千万别丢我的脸哟。"

一团红色的机体在进入大气层后爆炸,KR002紧急弹射出座舱,该死的KR258,居然给他选了一架故障的降落机!少将阁下座驾刚才已经跃迁离去,现在他彻底求助无门了!降落伞打开,迅速被剧烈的大气摩擦化为灰烬,KR002犹如坠落的陨石,肌肤也燃烧起来,难道就这样完蛋?不要哇,他身为KR高层,还有大好人生还没有享受......即便身为生化人,如果继续下坠,他也会燃烧殆尽的。暗黑的地面在望,远处一片火光映入眼帘,接着KR002失去了视觉--该死,眼睛也烧毁了。
西戎国王宫内,嘶喊声,拼杀声四起,卫兵们涌向西戎王所在的正天殿,全力诛杀刺客。没有人注意到,软禁北狄王子的偏殿已经燃起汹汹烈火,那被人囚禁的亡国储君趴在汹汹火焰包围的宫殿中,已经停止了呼吸。
"啪!"KR002的残骸几乎燃烧殆尽,黑胶一般的人形物体落入燃烧的偏殿,不偏不倚刚好落到那亡国之人的身上,KR002生化应急系统启动,寻求炭基物质染色体紧急修补。黑胶人形化为透明的肉水,湿淋淋的将亡国之君包裹起来,融入本已死亡的少年体内,强制重新开始新陈代谢,将死亡的遗传物质,供给KR002做重组材料。
"快!快救火!"十几名内侍、宫女终于赶来,端起锅盆洒水灭火,大批的侍卫赶到,加入灭火大军,火势渐小,宫人们迅速发现了火海中奄奄一息的北狄储君,将他救了出来。

"唔。"KR002颤动眼帘,确定有光线印入。很好,感观修补完成。他闭上刚刚睁开的眼睛,检查自己的状况。不妙,自身遗传物质损失过大,尚未完成重组,目前只能按照那提供修补资源的炭基生命体体现遗传性征--也就是说,他不得不以别人的面貌体形出现,要完全恢复本来面目恐怕需要二次重组才行。
目前他手软脚软,全身无力。KR002清楚的知道,这是重组后未能完成,细胞内部对抗、排异反应的结果,要渡过这一阶段,他还需要时间完成重组。
"公子您醒了?"女子的声音传入耳中。KR002明白话语中的意思,却也知道这不是联邦任何已知语言,他扫描少年的语言区域,获取了残存神经突起,分析出了这土著语言的意义。
KR002困难的测过头,生化眼扫描过眼前的女子:文明等级2,宫廷服饰,原料体残余零星记录,她是侍女巧儿。
控制声带需要调动太多系统的细胞协同工作,他暂时无能为力,KR002努力控制面部肌肉对侍女扯出一个笑容,掩饰过去,他不希望暴露这次以人为原料,修补重组自己这种违背联邦法则的事情。宇少将一直以为他刻板,其实他经常做一些少将阁下都不敢做的犯法事情。
要是少将听他的,将这个星球一炸了之,他才不会落到这种田地。
"公子,你可算醒来了。"巧儿松了口气,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大王的卫兵来过两次了,薛校尉正在外面等候。公子,您多保重吧。"言罢,她轻轻退了出去,虽然十分同情公子,可大王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
稍顷,薛校尉大步走了进来,粗粗一拱手:"公子,大王要亲自追查昨夜刺客,请公子去应询。"他朝后一招手,四五个兵士冲了进来,"把公子带到大王寝宫。"他一边说,嘴角一边带上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KR002大为紧张,他正在细胞构成正在重组中,身体受不得移动哇!无奈他对身体失控,只得任士兵们搬动。

薛校尉等人将KR002抬过几重宫殿,最后进入天极殿。对着一个伟岸的背影跪下行礼。
"你们退下吧!"稳重的男性命令传来,KR002只觉自己脑中那掌管记忆的残余神经突起一阵颤动,分析之下,它们居然表达着恐惧的指令。
进一步挖掘,少年残余神经元记录显示,眼前这个男人是西戎国君,一个可怕的男人。再进一步挖掘,那些后天记录的神经元却已经融合参与重组,不复存在,资料不全。
薛校尉奉命退下,那个有着稳重声音的男子转过身来,瞪视着北狄的亡国储君,厉声喝道:"贱人,你居然敢串通刺客行刺本王!"言罢,一个狠绝的耳光朝KR002扇来。
"啪"地一声,北狄的少年被耳光扇得移动位置,西戎的国君瞪视着床上那张柔美的脸孔,女子般娇嫩的脸庞上浮现出红肿的五指印,他等着胆小怯懦的他发抖哭泣,跪地求饶。
KR002在西戎王挥起手掌的一瞬,已经计算出落掌的角度、力度和强度,虽然他控制表达身体的能力尚未恢复,但对内操控本体细胞的能力却还在,他立刻切断面部的痛觉神经,生生受了他一巴掌,之后,瞪大眼睛望向这动手的男子,他要记住他的样子,等他恢复行动能力后就把他碎尸万断,哼,不过是低等生物,为这一巴掌,等宇宙战舰下次跃迁回来,他一定他要炸了这里。
"落秋,你看什么看!"西戎的国君意外的发现床上这个胆小懦弱的少年居然毫无惧意的对视着自己的眼睛,心中微微一奇,那以往虽然漂亮却无光彩的黑眸,此刻居然闪烁着复杂的光彩?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仇恨、惊讶最后......是兴趣的眼神!灵动的眼神,虽然他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可看起来就是和以前死气沉沉,胆小懦弱的模样不同。
KR002原本是很生气的,可当他抬起头望向西戎的国君,看到他的面容,却不由得惊讶,好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深刻的五官镶嵌入男性化刚毅的脸庞,高大健美的身体,黄金比例的身材,无与伦比的男子气概......这这这,简直比KR研发中心拼凑出来的牛郎牌人造人还完美!
"难道是前日刺客教导你什么诡计不成?"西戎英俊的国君伸出手,玩味地捏住落秋小巧的下巴,观察他地表情,顺便舔起他小巧的耳垂,等着对方面具挂不住,哭泣战栗。
咦?他居然对自己有那方面的兴趣么?KR002不由大感有趣,地球进入联邦时代以来,人类寿命已经无限延长,对伴侣的选择也自由多样,对个人意愿的尊重达到极限。要天长地久还是一夜留情,要结婚生子还是耽美百合,统统是个人自由。
KR002身为KR有权势的高层,有过几任美丽火辣的情妇,对于男男恋情一直都抱着向往的憧憬,不过鉴于生化人那方面的强悍体质,而他又一向强势,他看得上眼的男人,也是精英之辈,他们都抱着遗憾之情,对他摇头say no,公务繁忙之下,他也就顺其自然。
嘿,居然在这样一个原始星球,发现一个合乎他标准的帅男,而且还不受联邦法律保护,嘿,这下他可有机会了,他、一、定、要、上、了、他!
西戎国君原本等着落秋变色求饶,没想到舔弄之下,他居然毫无反应,他将他的脸庞侧过来仔细观察,却发现落的眼中闪烁起兴奋的光芒,被他一看,少年秀气的脸庞微红低下头去,如兰的气息喷在他颈脖上。
扬起眉毛,西戎国君不由得心中大动:"这是你的新计策么?你是要勾引本王么?"他一个侧身坐到床头,呲地一声撕裂了床上猎物轻薄的布裳,少年单薄但优美白皙的胸膛露了出来,"虽然下贱,但这身子到真是不错。"西戎国君拾起一旁撕碎的布条,将少年无力垂在身侧的双手高举,分开束缚在床头,白皙的脚踝也受到同样待遇,形成一个大字形。
西戎国君满意一笑:"这样就好,即便刺客有教过你行刺,相信凭你这下贱单薄的身子也无能为力了吧。"言罢,他从床头的柜子拿出一颗黑色的药丸,撬开少年的下颌灌了进去。
KR002大惊,想不到第一次出马勾引男人,居然遇到一个色情狂变态!可惜此刻他手软脚软,对这些脆弱的布条居然无能为力,还被眼前的土著大王看个精光!药丸下肚,他体内的细胞立刻分析成分,果不其然,是兼有镇定和催青作用的强效药剂。下定决心,就算影响重组工作,也要阻止药效发挥!
心中想着,少年的脸上自然的显出倔强坚毅的神情来。西戎王一见大笑:"要勾起我的兴趣算你成功了。落秋,本王今日定要尝尝你美妙的滋味。"言罢,他上前两把扯落落秋腰间残挂的腰带,撕裂他的孰裤,恶狼一般的扑了上去,狠狠蹂躏少年的唇,将其啃得又红又肿。
糟糕,居然喘不过气来,KR002大叫不妙,落秋面红如花艳,娇喘连连,该死,细胞部分重组,对药物的抗性微弱,他的体内在强效药剂的催动下,已经分泌了大量激素,彻底失控了!
西戎王看着眼前的少年娇喘声声,粉红的色泽已经漫上了胸口,在少年流淌的汗水润浸下,显得格外闪亮诱人。后宫无数美人,他发现居然从来没有如此的兴奋过。他伸出手,轻轻扶过少年润滑的肌肤,挑动他胸前泛红的两颗,用牙齿噬咬,少年紧咬的牙关哼出破碎的痛呼。
该死啊,怎么会变成这种局面!KR002哭笑不得,从来强势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今天。身体已经被药物搞得一片混乱,自我重组还不能停下来,现在他四肢无力,被人困成大字,这难道就是想炸人家星球的报应?
少年坚毅隐忍的呻吟更加勾起了西戎王征服的因子,他放缓动作,轻重交替的揉捏起少年的肌肤,看那粉红化为更加艳丽的玫瑰,他的啃咬向少年的下腹移去,不知轻重的搞出齿印和血痕,少年在他高超的手段之下,渐渐迷失,双眼泛起迷蒙的水汽,坚毅的目光也涣散几分。
西戎王对着自己的杰作满意一笑,重重抚上少年白皙修长的双腿,已经一片绯红,恶劣的男子故意避开需要抚慰的渴望,邪恶的手指在四周游荡肆虐,带给少年更多难耐的折磨。
"唔......"KR002的声带被刺激得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披着少年皮的某色狼心中一惊,该死的,他居然对身体完全失控了。
西戎王更加满意少年的反应,自己心中也是一荡,一股火热篡入下腹,他突然重重握上少年的敏感,少年更是重重一喘,随着邪恶男子动作的加快,少年的眼神越来越迷乱,呻吟一声赛过一声,透明的液体也从他的口中延出,从绯红的脸颊旁流下。
看着少年好似陶醉的迷乱神情,西戎王突然手中一停,在少年快要达到极乐之前,恶劣的停了下来,压抑着少年蓬勃的难耐,满意地看着少年在束缚下,徒劳地扭动自己的身躯,渴求自我彻底的释放。
"你想要么?"西戎王恶劣的问。f
少年睁大迷茫的双眼,点头,口中难耐的呻吟着。
"求我,求我给你。"
"......"少年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开口。
"不愿意么?"西戎王伸手弹了一下少年渴望抚慰的欲望,惹得对方一阵颤抖。
"......求你......求你......给我......"KR002心中把这该死的西戎王诅咒一万遍,他现在根本很难操控声带好不好?
"求我?我是谁?"西戎王放开少年,伸出手指,探入对方幽深的后方。
"......西......戎......王......唔唔......恩......"
"我要你叫我的名字。"西戎王恶劣的用手指在少年的敏感地带戳戳按按。
"唔......"KR002被他搞得要死要活,如果有能力一定要翻白眼,他是谁?他现在哪里还有空去扫描这少年残余的神经元啊?他快*了好不好。
"说,我是谁?"恶劣的男子,一个挺身,进入少年,缓缓地抽动起来,双手再次抚上少年的欲望,就是不予抚慰。
"你是......啊......你是......夏惊雷......哦......"KR002彻底语不成句。
"很好。"西戎王满意的抽送起来,一边给少年以奖励,"叫我惊雷。"
"惊雷......求你......啊!!!"
在两人大汗淋漓的运动之后,终于同时达到高潮,共享激情。
夏惊雷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畅快的发泄,又玩弄了少年几次后,才睡去。他意外的没有将少年扔回囚禁的宫殿,看少年疲惫不堪的样子,意外开恩的让他同床了。
反正捆着,还怕他行刺不成?夏惊雷脑中模糊闪过最后一个念头,翻过身睡去了。
而这厢,少年的身体自然疲累不堪,KR002重组的工作终于没有人打扰,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由于刚才西戎王意外的入侵,倒开启了新机体的防御机制,即这身子特别适合男子入侵,紧实却又富有弹性,身体的肌肤进化的格外敏感。说白了,就是重组了完美的小受身躯。
KR002是何等强势人物?虽然刚才在失控的情况下造成了附加的结果,大体的方向他还是要把握的,于是,肌体在他的控制下,又重组出强大有力的攻击分身,含蓄有力的肌肉,健壮的四肢,总之,他的目标就是一定要重组出能够压倒一切强悍男子的超级小攻。
一夜过去,少年的身体迅速发生着变化,他身旁西戎王夏惊雷还酣睡不知,他的厄运已经快悄悄降临了。

惊雷

凌晨,黑夜还浓重的没有退去,夏惊雷迷蒙的翻了个身。心中模糊想这大概得去准备早朝了,手中却意外的触到了个光滑柔润的肌肤,迷糊中想起昨夜这里还捆着个倔强的少年,昨晚的荒唐事浮上心间,他心满意足的拍拍那触感极佳的肌肤,慢慢睁开双眼,准备偷香窃玉一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