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月online————朔望夜[下]

第四十一章。杀价
弑血之盟的定驻点,离风城的传送阵站有段距离,於是犽和银夜就边走边聊的閒逛在街道上,话题焦点则锁定在日後的攻城战...
犽原本只是想转移话题,避开不久前那意外造成的尴尬,才随意聊起攻城战的,并没打算要深入研究商讨的...但计画永远赶不上变化,最後竟然跟银夜讨论起攻城策略、计谋、战力、物资,以及各方面的细节部分。
他还以为像这种如同商场般,充满著各式心计诡谋的攻城战,必须和敌手钩心斗角、耍弄心机,还得堤防同盟间的出卖、背叛...思想得兼顾全方面,这是需要足够深沉的心俯才够迎击的挑战,才17岁的银夜,尚未螁去童稚之心的高中生,理应不会了解。
出乎意料的是,银夜非旦了解,还一副熟悉的模样,甚至能点出他没注意到的盲点,其判断分析力丝毫不亚於某只狡诈的狐狸...
聊得尽兴的两人,始终没发现背後那道杀气浓厚的灼热视线,不远处,伫立著一个女人,目睹了他们亲腻的搂肩搭背,愉悦的谈笑嬉闹,听闻所有对话内容,更是瞧见不曾出现在犽脸上过的种种神情...怒气、妒意排山倒树而来,在她周遭环绕蓄累...
璃音捏紧幼嫩的粉拳,表情尽是不甘...良久,喧闹的街道上,响起一句宛如巫女的诅咒,阴森可怖的冷笑声回响在空气中「银夜?!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的...我要你痛不欲生...去死吧!!哈哈、哈哈哈...嘿嘿...」
抵达传送阵站後,犽发现那名服务小姐脸上染起一块潮红,近乎著迷的神情姿态,忽然玩心大起,於是......「咳!这位美丽的小姐,我们两个想要到龙之谷,请问两张票要多少?」犽轻咳一声,拉回传阵服务小姐的神识,露出个迷死人不偿命的职业性笑容,还不忘扯出几句赞美词...果不出其然,那名npc脸颊更红了些,呆滞了几多钟後才回魂「呃、嗯...这样一万...」
「啊?多少?!抱歉,小姐能再说一次吗?我刚没听清楚...」轻皱起眉头,挂在脸上的笑颜更加灿烂,似乎要证实他所说的话并非谎言,更是低身将脸凑过去,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那个npc被迷眩的满脸通红,宛如情窦出开的少女,羞涩的低下头,结结巴巴的说著「八、八千...」
「什麽?!八千?!」
「呃...不、五千!五千就好...」
「唔...还是好贵呢!」紧皱眉头,表情一脸哀怨...
「可是、那...那、那、...」
「嗯?什麽...?」
「两千!两千好不好?!」
「好...这位小姐你真善良亲切呀!谢谢你。」
「不、不客气,能替你服务是我的荣幸!」已经被犽电的头昏脑胀的npc,低垂著头露出一脸痴迷样,手仍俐落的接过犽递出的一张蓝银相映的磁卡,那是绯月的消费储存卡,只要金币过多携带不便,就可以到银行转换,将金币储存进卡片内使用...她将卡插进一台数据小型电脑,纤弱的手指敲打著键盘,不稍片刻,便将卡片连同两张票一起拿给犽...
「呼~早觉得那票太坑人钱了!喂...夜,走了。」转过身,无奈的发现身旁的男孩已经呆掉了,犽只好出手将他连拖带哄的扯到传术阵前...
银夜还沉溺在令他目瞪口呆的那一幕,随便笑一笑也能便宜那麽多啊?要知道传送到遥远的龙之谷,光是一张票就要一万金币耶,现在两张只要两千...再者那种笑法、那种姿态、那种行为,好像很眼熟...啊!就跟傲在诱拐女人时没两样,简直就是翻版嘛!只是没想到犽也会利用这招...来拐骗npc。
而且理由竟然只是看不惯游戏这太过坑钱的行为,不过惊讶的是...如此孩子气的行为,出现在那一向冰冷、不苟言笑的男人身上,却也别有一番风味,银夜可悲的发觉,似乎不论那个人变成怎样,自己都会死心踏地的追寻著...
在恍神期间,银夜被犽推入传术阵内,一道白光响起,周遭的景象盘旋飞序、转动变异著,他再度回神时,已经是到了龙之谷後的事了。
旋转停止,白光散去,银夜缓缓睁开被光刺痛的双眼...
赤裸裸的沙地,满天飞扬的黄土尘碎,炎日高悬在天顶,反射在地的烈光,在空旷的漠地掀起一大片的金黄海色,扑面而来的热风,温温湿湿却不难受,如此清新的空气间,却夹带著淡淡的怪异气息...不知是不是错觉,那种感觉...似乎是累积千万年的哀伤、忧愁。
视线突然一黑,晃眼间,原本空无一物的黄土沙地上,腾空出现一栋古老的建筑物,高耸的巨塔围绕著几座箭塔,那是座远古时代的皇帝宫殿,壮丽凄凉的伫立在沙地上,宫殿的左右堆砌著排列凌乱的残垣石柱,前方则残留著堆积如山的人、兽遗骸,而宫殿的正上方,飘浮著一块龙型的榜额,乾涸的血渍清晰的刻印在上头,抖擞的大字清楚的标示著"龙之殿"三个大字...
坦若不是身旁的男人抓住他,温热的手掌覆盖上他冰冷的手心,银夜甚至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脱离了现实的时空,坠入到一个不属於自己的朝代,迷失在一个满目疮痍的悲惨世界,得过著没有人、没有植物、没有动物...只有生死、只有龙的古代生活...
四周回响起此起彼落的龙嚎声,声声凶狠狂暴,震撼著那颗徬徨的心,他瞄了男人一眼,下意识的反握住犽的手,紧紧的扣住,不愿也不敢放开...直至死亡!

第四十二章。龙之谷
「犽...龙皇的资料未知耶!我们真的打得倒吗?」银夜满脸不安的问著,并非他不相信犽的实力,而是在绯月中,资料未知的魔兽寥寥无几,而那些不是神级守护兽,便是变态级别的BOSS,无论龙皇隶属於前者或是後者,实在都不像玩家有办法干掉的对手阿...
「嗯?总会有方法赢的,走吧!」犽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往前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
「说得也是。咦?!怎麽了?」犽总是在无形间散发著一股奇妙力量,轻易地让人不由自主的跟随他、信任他,举动言论充满领导者的气势,他很强傲,却非傲慢;行事果断,却非有勇无谋...听著他充满信心的话语,银夜不禁安心了下来,也跟著迈开步伐...然而前方那男人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疑惑的惊咦一声。
「这个...」指了指眼前的指示牌...
「啊?有胆闯龙谷...无命丧黄泉......呃!那还要往前吗?」银夜顺著犽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将牌上的血字念了出来,末了还不忘侧头询问身旁人的意见...他不自在的缩了缩身子,虽然此时烈日当头...却没由来的感到阴寒森冷。
「呵...看来不闯似乎也不行了...」犽苦笑了一声,以眼神示意前方有所动静...
一大群的血钢虫自地下蹿出,恶心的身躯不断向他们所站的方向蠕动前进著,即使不前进还是会被追杀吧...
血钢虫是80等的毒属沙漠型魔兽,通常都是团体行动出没的,血量过低时,有10%的机率进行自暴,照理说像犽和银夜一次撞上近百只的虫,理当该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可偏偏他们又得闯入宫殿进行任务,加上四周又是血钢虫的大本营...沙漠,要逃也没地方逃,所以只得硬著头皮跟虫杠上了...
「加速术!天使之祈福!天之壁!天之......」银夜见状,知道这场战是打定了,连忙在犽身上施放辅助魔法,及竖起一道反弹毒性的结界...
「风刃袭!」犽握起他不久前刚打到的S级火属(血钢虫怕火)青幽剑,手轻轻的挥划过去,一道无形的风刃飞了出去,疾快的速度割破了空气,发出飕飕的狂野风声,强大的攻击力,使爬行在最前头的那排血钢虫瞬间被消灭...可後方的血钢虫又马上递补上前方的空位...
犽连续使了进攻了数十次,可怪却一点也没有减少的迹象,反倒是在血钢虫後方,又涌进了数十只95等的沙漠毒巨蝎,犽在这次使出风刃袭後,一个脚步没踏稳,来不及退後,便被血钢虫自暴所产生的冲击力震飞了出去...
「犽!没事吧?」银夜将他拉了起来,并朝他丢了几个治愈术,担忧的问道。
「嗯...啧!这样下去没完没了的...夜,退後点。」犽脸上出现不耐烦的神情,魔兽一波接著一波增加,怎麽打都打不完,难缠的烦人,便打算一次清掉全部...确认银夜後退後,他拿刀在手指划道伤口,将血以他和银业为圆心滴绕出一个圆...
「冥、空、灭、诀、亡!血...之...洗...劫!!破!!」这是召唤师最强的攻击性魔法...血洗,一种超高等的清怪法术...随著念咒的结束,一道红色气焰不断从滴血处冒出,在上空冷凝成一粒大大的鲜红血球,在犽喊出破的时机,红球瞬间爆破,变成数道红光弥漫在空气间,不愧是最强的召唤法,那道光所经过的地方,建筑物瞬间倒塌一大半,而血钢虫也在瞬间被清光,宫殿的前方,也只剩下几只毒蝎,及漏掉的几只小虫...
不过这法术的反噬力似乎也蛮强的,虽说在一瞬间将血钢虫打散殆尽,可犽自己也整个被吓到,没料到会被力量反噬,令他一时无法招架的倒退几步...「嘿!犽哥哥,这麽快就不行啦?!老了吗?」就在此时,幻修和澄天也正好看到犽被震退的画面,修便嘴上不饶人的开始调侃起对方。
「少罗唆!」犽冷酷的白了修一眼,那张嘴脸真是欠扁的没话说...要不是现在没空,他肯定先一拳招呼过去再说了。
「危险...风刃袭!」突然瞥见刚漏掉的几只魔兽,要袭击刚踏上地的澄天,虽然知道他是个npc,但犽还是不自觉的本能发动起攻击,风刃一个划过,总算是将前方最後的障碍物清空...
原本空旷的沙漠地上,瘫软了数百只血钢虫的尸体,及无数从怪物身上爆出来的财物、装备、卷轴、符咒、饰品等...杂七杂八的东西。
系统提示:血钢虫死亡,玩家获得xxxx经验质...
系统提示:沙漠毒巨蝎死亡,玩家获得xxxx经验质...
系统提示:血钢虫死亡.........
系统提示:玩家银夜升等了...
系统提示.........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不断响起,听得银夜有些茫然然的,一只、两只...一百只...两百六十七只......七十一等、七十二等.........七十五等...七十七等!!
看了看横野在地血肉模糊的尸体,再看了看自己的等级...看了看堆积如山的战利品,再看了看一副无事样的男人...
天啊!这游戏怎允许这麽变态的玩家存在啊?两三下解决掉约三百只的魔兽,不对...均分後还能让自己连升七级,说不定不止三百只,更令人忌妒的是...他几乎没受到半点伤害,汗不流气不喘,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果真是天故人怨的完美存在...银夜不禁心想。
「夜,我们继续前进吧!地上那些让烈焰捡好了...呃!怎麽了?」犽以为银夜愣在原地是在犹豫要不要捡地上那些,通常组队出团都是由祭司负责捡拾战利品,回城後再分赃的...结果往回走了几步,定眼一瞧,却发现银夜以一种近乎崇拜的眼神望著自己,顿时感到愕然,不知银夜在想什麽的他,著实被那表情吓了一跳...
「啊?没事,没事!呵~我们走吧...」银夜打哈哈的蒙混过去,不等犽开口的机会,便拉过一旁的澄天往宫殿跑去...当然,他也没忘要命令烈焰去搜括四周的战利品,毕竟放眼望去...有刀、剑、弓、盾、十字镖等...各式武器,风、火、土、木、水等...各属性攻击卷轴,红、橙、黄、绿、蓝等...各色钻石,及杂七杂八的饰品、药草、药水,还有散落一地的闪耀金币...这一摊赚下来,少说也有几百万吧!

第四十三章。龙皇
「能活著走到这里,你们的确有点能耐...不过呢!胆敢擅闯龙殿,可是死罪一条哦!」一名银发及腰的邪魅男子,从宫殿里漫步出来,嘴角擒著一抹嘲讽性的笑容,看来人的眼底竟是轻蔑...
「等等!呃、那个...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打扰龙皇哥哥您休息的,而是必须来这找回冥冢帝的项鍊...只要龙皇哥哥肯将项鍊还给原来的主人,我们马上离开!」银夜一边忙著压下修及犽手中的剑,一边和那男人说话。
在一触及发的战场气氛下,他以非常和善的口气,摆出恳求的姿态,试图和那名男子进行和平沟通...原本就讨厌和魔兽厮杀的他,当然不愿看见两方直接这麽打起来,更何况还是这样一场完全没把握的战役...
「小弟弟~你的勇气值得赞赏耶!可惜呢...要项鍊没有,要命一条~」银发男人露出天真灿烂的笑容,语气却是阴森诡谲的冰冷...
语末,一声如雷贯耳的龙吟咆哮震破天际,顿时石破地裂,黑色的光芒笼罩沙地...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四周变得异常安静,众人睁眼一看,心情大受激盪...
遍野的沙漠上,那座壮丽的宫殿以不复存在,而那名拥有足以迷惑世人之美貌的男人也消失了,正确来说...应该是那个化身为男人的龙皇,螁去人类的躯壳,以真面目呈现出来...
那是一头足足四十公尺高大的银龙,面貌好像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龙...狰狞残酷,覆盖在身的银鳞,闪烁著奇幻的光辉,浑身散发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让人自然的心生敬畏,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双鲜红如血色般的眼瞳,冷冽而锐利,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感...银夜望著他,惧意越来越强烈,手脚不听使唤的微微颤抖著。
不过,龙皇可没如此好心,不等犽他们欣赏这难得一见的景致,趁他们尚未作好战斗准备时,举手一挥便是扔出一颗炽热的火球...
「唔阿...」疾风而驰的火球发出刺目的炫光,银夜等人反射性的闪躲,却还是
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划破衣袖,灼热的触感燃上手臂,混合在空气里的,分不清是谁的闷哼声...
「夜退後,修、澄天开打了...冰刃袭!」犽随著闪躲的姿势在地上翻滚一圈连忙起身,拉过身旁的银夜将他推到後方,拿起青幽剑就是开攻...一道冰刃笔直的飞了出去,撞上龙皇发出的第二颗火球,冰火相冲...两股力量相触产生的馀波四射,周遭的碎石瞬间化为尘粒。
「是!是!天威霖池...」
「好~~天威炎炮!」幻修和澄天也跟著发起攻击,那是天威系列的技能,若同时使出,攻击力会加倍累积...天威霖池是水系攻击,天威炎炮则是火系攻击,水龙和火龙分别自修和澄天的手掌奔出,快速的旋转飞舞著,最後缠绕在一起,混合成一道蓝红交杂的曙光,砸到龙皇的前方左爪...
「你们小心点...烈焰,火裔焚雨!」後方的银夜稳住身後,便开始替犽、天、修施加天赐、加速等...全套辅助法术,他集中精神凝视著战况,一方面是注意龙皇的弱点,伺机攻击,另一方面又得注意犽他们的血条,随时准备施放治愈术...由於烈焰的人工思考回路不如修他们发达,所以银夜还得抽空指挥烈焰,控制它的行动攻击...火裔焚雨是范围性的攻击,一颗颗火球自高空堕落,砸在龙皇身上。
「呵~不痛不痒呢!龙哮!」龙皇鄙夷的笑出声来,就如同他所说的,犽他们不断发射的攻击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伤口...龙爪轻轻一挥,火焰、冰刃什麽的瞬间消逝,似乎对於连搔痒都称不上的攻击感到厌烦,龙皇不耐的咆哮了一声,沙漠上的砂石尘粒全飘向犽他们,凹凸不岐的碎屑划破衣袖,在他们的身躯留下一道道血痕,震雷欲耳的咆哮声,让人晕眩难受...
局势呈现一面倒的状况,犽他们虽然是不断发动攻击,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龙皇反击了回来,没多久...他们已经浑身是伤、汗流不已了。
等级的差距果然太大了...对上绯月最强的生物,果然还是无计可施,银夜拼命的替众人补血,一边心想,但却仍不放弃的搜寻著可循的方法,最终,他注意到了一个不寻常的东西...那头银龙的额际上,镶嵌著一个类似十字架的黑色宝石,抱著姑且一试的心态...
「犽、烈焰,退开。高级火焰术!!」...银夜从那堆战利品中,抽出SS级别的卷轴,也不在乎那20金币的价值,随手就是朝那十字丢了四、五张。
「阿...真是群该死的东西!!龙罚神谴!!」银龙吃痛的闷哼一声,血渍自额头滴了下来...愤怒!,满腔的怒火涌上心头,他那红色的瞳孔泛起诡异的亮光,面目狰狞的咒骂著...举起右爪,从四方飘来的各色光芒,在爪尖凝聚成一颗超大球体,电光在球体内乱窜,周遭的气流混乱奔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