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王子的骑士之道————蓝光

--骑士之道,文章的时态排序--

Orz之前骑士之道文章排序是乱的,如果有大大是在鲜鲜点下一页就这麽看下去的,对不起Orz。(又Orz?)

也希望各位大大不要因为顺序很乱、脑子很乱,就不看了--囧!这是蓝光呕心沥血之作啊!

连这篇都被否定,以後我就不写自创了!(你屁)

好,蓝光亲自整理文章时态给大家,如果当初是看得雾煞煞或是按下一页导致全部都看不懂的,请看这篇补完,没看过骑士之道的,请先看完目前的八章再看这篇补完好吗?

各位大大如果单只看这篇的补完,还是会看不懂,请记得回来照文章顺序看一次,乐趣无穷喔(喂!)(其实蓝光就是这样重看的)

骑士之道章节内文有错字对不起,虽然我觉得这个系列的错字比後宫战争少很多了,还是多少有一点,请别抓我错字^^"""

时态(由蓝光整理):
小桑习得预言术(正式一章)→
沐恩离家到皇宫(四)(大约是浮云SP1)→
沐恩对桑恩做骑士礼(五)(试阅)→
沐恩回想之前(二)→
国王生日宴会(三)(大约是浮云SP2)→
桑恩剪发(六)→
沐恩调解、桑恩失去事件相关记忆(七)→
桑恩说他不想当受 囧(八)

希望这样大家就厘清了,不要因为看不懂就不看下去啦--Orz!

如果还有需要补充的,请到会客室回文给蓝光,告诉蓝光哪里不懂,蓝光会热心解答XD


守护王子的骑士之道 试阅

「守护王子的骑士之道」卖关子之故事前述--


皇宫举办了舞会,虽然名义上是以後将要投身王位争夺战的其中一位王子的15岁生日宴会。
其实,在这个舞会中,王子将要选出以後将陪伴在自己身边一辈子的「骑士」。

在该国有个既定的习俗,有前有声望的贵族们,常常担心自己被暗杀,於是习惯性的请了保镳,可是这保镳是必须寸步不离主人身边一步的,选了个好保镳,感情也逐渐的加深......

到後来,保镳不再是一般的保镳,而是关系到一个贵族的人生的重要人士。
因为,一但选了那个人,那个人就将陪伴在你身边,匛不离开半步,一生......
名门望族习惯为自己的後继者找保镳,一开始也只是一两个贵族家有这样传承下去的习惯,爸爸替儿子找保镳,儿子也替自己的儿子找保镳......逐渐的,在贵族社会发展出了一个特殊的制度--「骑士(Chevalier)」

只要是有门望、有权利的人,都必定会为自己的後继者,在15岁的生日时举办大型的宴会,让儿子在同样是贵族的人群中,偷偷的寻找自己喜欢、并且会信任一生的人,让他成为自己的骑士。
不限定职业,只要够厉害、有保护主人的本领,并且年龄相仿、让主人喜欢,就能成为骑士。
而且骑士如果找到长相好的,还能带出门面,陪同主人交际。

可是总是没听过女的骑士...女人不是比较好带出门吗?

也没听过有父母为自己的女儿找骑士,所以路上总是很少俊男美女,总是俊男与俊男出双入对,似乎也不奇怪。

然後,年轻的王子要从皇家骑士的中等部资优班挑选出自己的骑士。

王子,有著如花似月的美貌,真是奇怪了,不是男生嘛?
皇室里从来没出过这麽一个「漂亮」的王子,有著柔顺的耀眼金发,那耀眼简直就像是带给众人温暖的太阳,有著碧蓝深遂如海的眼眸,那眼眸美丽的让人能一直注视到永远。
彷佛风一吹就倒的纤细身体、滑嫩白皙的肌肤、以及那纤纤玉手,怎麽看都像是个女孩子。
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王子是娘娘腔」之类的话,那陈腔滥调若用在天生就有高贵气质的王子身上,说出这话的人都会自惭形秽......

今天的舞会,有个新加入的骑士被他们骑士队的队长带了过来,他从来不认识王子。
当然也不知道这舞会是要做什麽用的,只是閒晃。
虽然家门勉强算得上是贵族,也只不过是在乡下,所以没参加过这麽大的盛会(这可是皇宫!)
正当有些害怕之时,突然看见了王子,觉得心一暖。
「啊!她是上次、上上次以及上上上次在花园见到的女孩子。」
此时搞不清楚状况的骑士见习还以为王子是女生,虽然在皇宫中相遇了几次,交谈甚欢,但有时是在弥漫著花草芬芳的御花园、有时是在能看见点点繁星的阳台,那人的面色是如此的红润、又有著玫瑰色的嘴唇。
穿著裙子(明明就是宫廷服),长得那麽漂亮,又总是在那种通常都是女孩子才会去的地方相遇......只是个刚到皇宫的皇家骑士见习,不可能认得出那是王子,更甚,是男性。

然後那个骑士看到了王子在舞会中,穿得比平常加倍美丽(当然,王子是主角,自然不会穿得跟平常一样,还有,他也不是自己喜欢穿裙子,是父母替他决定日常服的!),情不自禁的跪下来,接起王子的手,做了宫廷的骑士礼。
王子吓了一跳。
「他......不知道骑士礼对男生是不能随便做的吗?」
王子的脸浮起了一片红云,可是又觉得对眼前这有著银色长发的人有兴趣。
从之前跟他说话就一直觉得很好玩......
好像不知道自己是王子,说话却又异样的恭敬,紫色的眼眸更勾起了王子对他的兴趣。
王子走过本来就引起了一道人潮紧跟在後想一睹王子风采,此时突来的骑士礼却吓死了周遭的人。
「这小孩是个见习骑士,怎麽这麽无礼?」
「他跟王子很熟吗?那应该是我家小孩要做的邀请才是啊!我家的小孩比较适合当王子的骑士!」
「王子应该转身就走,连事先知会都没有就做骑士礼,又不是随便对哪家的大家闺秀打招呼。」

周遭的人议论纷纷......

可是听见大家对这见习骑士品头论足,王子却觉得不快,然後出口说出了一句话。
「就这麽决定了,你以後是我的骑士!」
王子对见习骑士笑了一下,对方有些傻了。
「......蛤?」

故事也同时展开了。

--卖关子试阅END--


守护王子的骑士之道
1

--我步入15岁的倒数第30天--

「桑恩,从今天开始,你就要穿著正式的宫廷服了--由你父王还有我挑选的。」母后笑嘻嘻的告诉我这件我不会想知道的残酷事实。
「小桑......你妈妈是个美女,不过你长得比她更漂亮呢。」父王看著我,嗯......父王你也是个年过40看起来还是个20岁大帅哥的妖怪。
「啊--老公你看这件怎样?」刚刚还埋首於皇室的大衣柜中的母后,突然开心的尖叫,拿出了一件......洋装。
「嗯......这银色的边可以衬托小桑金色的长发,很不错。」父王点了头,然後评论。
「对吧对吧?还有那个玫瑰红以及深蓝真是符合皇家的气质,就这件吧!」母后拿著衣服开心的转圈圈。
嗯......真是漂亮的剪裁,虽然看起来有些繁复,不过宫廷服就这样。
不过父王以及母后也太过分了,我自己挑的宫廷服不叫宫廷服、他们挑的才是宫廷服,什麽心态?
然後母后将我抱进了她的怀里。
「母...后?」我看见她不怀好意的笑容。
然後,我前领的扣子被一颗颗的解开......我不希望在自己的思绪中也出现这种看似情色的叙述。
「母后,别闹了!要试穿我会自己去!」我一把抢下衣服,推开母后的手。
「不要嘛--桑恩,我是你的母后!」母后做小女孩的哭泣,你以为你几岁了?
「可是我是男生,男生!」我有必要强调我的性别,什麽叫做我长得比母后更「漂亮」?为何别人称赞我都用「漂亮」这两个字?
每天早上我房间都会跑来三四个女仆红著脸说我漂亮是怎麽回事?
为什麽我的房门已经加了五道锁,我上锁在房里换衣服时门还是会被突然打开?
为什麽我的皇兄们穿的宫廷服都是帅气高贵典雅兼顾,我却一定要穿这种虽然也是高贵典雅可是却「漂亮」的状似洋装不明宫廷服?
然後母后狠狠的把我推倒在地。
「桑恩......你知道忤逆母后的下场吗?」母后笑嘻嘻的跟我说这句话,我望向父皇,虽然我知道这没有用。
然後父皇他跟我比了个对不起的眼神,打开了房门溜了出去......
如果我跟别人说,我的母后是个变态,有人会相信吗?

 


--我步入15岁的倒数第29天--


我还是不喜欢那件宫廷服,而且那件宫廷服为我惹来不少事。
为何连一件宫廷服都能替我惹事?
我不知道......
我平常很亲近的一个皇兄A,他看到我之後突然抱住我,然後快把我的衣服扯了下来......我只是看到你,来打声招呼的,你怎麽了?
然後平常很亲近我的一个皇兄B,她旁边多出了一个女孩子,想必是女朋友吧?
可是我看见那个女孩子相当有敌意的瞪著我,我没惹你,你瞪什麽瞪啊?
我都已经够不爽自己被无缘无故敌视了,那名皇兄B的女朋友叫他,他不理,我没叫他他居然跑到我的旁边一直勾著我的手......
连父皇都避不见面,说是要我放心,再过个几天我就能自己去挑另一件,在我换下那件会露出锁骨、肩膀以及小腹的宫廷服之前......
父王怕泯灭自己的人性作出不可挽回的事不能见我!
我准备要去练剑的时候,奇妙的事发生了......
跟我一起在皇室班练剑的众多皇兄们,每个都带著相机,老师要我小心一点,说这件衣服容易穿帮,快去换另外一件,不然我纤细洁白的躯干就会被那群不是正人君子的皇兄们看光光......
我还以为只有皇兄A以及B不是正人君子,没想到皇兄C.D.E.F.G都不是......母后为什麽要生那麽多的皇兄遗传她的变态呢?
为什麽那麽多变态儿子当中只有我一个儿子是正常的?
为什麽母后没有生出个妹妹或姊姊?只生出我这个一张脸一个身体都像是女孩子,只是下面多出东西的儿子?

这个皇室的人肯定是病了!我明明没做伤天害理的事,为什麽这种奇怪的现象会拿我当它的实验品?

 

--我步入15岁的倒数第28天--


我很累,这件衣服为我惹出不少事。
要不是我从小的时候就被母后训练有素,现在可能穿衣服被偷拍、洗澡被偷拍、连抹个面霜都被偷拍......
我不想活了啦!这是什麽世界?进房门时发现门口多装了台针孔、在我的房间内的浴室也是、连床里都有!(已经全数被我处理掉了)

母后......你真的希望看到桑恩我每天白天外出学习以後成为君王必须的素养,晚上回房之後还必须练习飞靶射击针孔吗?(其实可以泄愤......还不错)

「桑恩......你母后我以前都没有被这样,你真好啊。」母后喝口茶,叹了一下。
「哪里好啦?男生不就是上面平平的、下面也没什麽,有什麽好拍的!快发禁令,把那些变态皇兄找来的开锁匠、针孔装设工人还有买来那一仓库的备用相机处理掉!」
一口气说了好多......好累。
「儿子,母后也有找来开锁匠、针孔装设工人还有买一仓库的备用相机,很抱歉我无法以身作则,所以不能发禁令......」母后又喝了口茶。

「......」
如果我是个女生可能会遭遇到更糟糕的事,幸好我不是女生。


--我步入15岁的倒数第27天--


今天,我还是穿著那件可恶的宫廷服。
父王避不见面,那些可恶的皇兄我在他们的房内装针孔,威胁他们敢再来动我房间的手脚我就把他们裸照寄到皇室的报纸出版部门,母亲我则是少碰为妙......
所以,没人理我了,有人要来缠我,我就从我的袖子里抖出一把小刀,给他们好看!

我终於能安心的学习了,然後,我今天去学魔法。
因为剑术老师说如果我要过去学剑术,那些皇兄会生气得霸王硬上弓玩轮X,这真是个极为丑陋的世界。然而,我的个性又不丑陋了?
为了因应这世界的丑陋,我早把自己该有的表面以及处理事情的手段都准备好了。
然後,我学了个对我绝对有用的东西--预言魔法。
我一整天都在钻研这个,平常会去学的帝王学、天文学、哲学、理化、艺术、本国语、国际语言我都请假了。
因为我现在才发现学魔法很好玩,就算会失败,多试个几次就能找到专属於这个魔法的气息......
比起我总是拿不起来的,很笨重的剑、又或是艰深的哲学,我还是比较喜欢魔法。
老师说我很有天份,不过魔法还不太稳定,要多练习个几次,所以我今天回房就练习!
我回房之後,拿起了能够辅助的水晶球,开始把自己微薄的魔力输进去。
感觉很像在骗人的算命师?不过,以後等我厉害多了,我就要直接去预言池看池水影像......大萤幕高画质的好物,只不过等级要高些。
过了一段时间,原本有些寒冷的空气突然变得有些热,我的魔力已经注入水晶球。
我不能动摇,只要能够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我的魔法就能稳定下来......
我终於看到了,在三天之後,会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子到皇宫来,是个跟我同年的魔剑士,有著绑束起来的银色长发。
然後我知道,这小子在我15岁那天的舞会上会对我行骑士礼,到时候......他就掉入我的陷阱,变成了我的骑士。
很可爱的家伙,长长的睫毛,红润的唇色,美丽柔顺的银发还有些自然卷,全身散发女人的气息,要不是他穿著骑士服还拿著把剑,我不会知道他是男的。
太好了!我的生活会变得有趣味!
接著我又看到,他以後穿得就不是那件见习骑士服,而是我替他挑的宫廷骑士服,他还结上了领巾......很纤细的气息。
我替他取名字,跟他同床共枕,他看起来很讨厌我却因为他是我的骑士,必须要听从我的命令......


--我步入15岁的倒数第26天--

我昨天因为用自己不纯熟的魔法,用得太久、也看到了太多未来,我很晕,而且身体相当的无力。
我跟所有科目的老师都请假了,反正那些东西其他的皇兄们都落後我一大截,就算我一个月不去上课,进度还是比他们多。
无聊,我躺在房间的床铺里。
这房间相当的大,有大理石的地板以及墙壁,呈现一种因为光滑而高洁的气质......却显得冰冷。
我现在躺的床,也是天鹅绒的床铺、顶级的蚕丝被。就在床旁边的衣柜也很高又很大,梳妆台上要什麽有什麽,连镜子都好漂亮。
却好空,什麽都有却也是什麽都没有。
难怪我总不喜欢待在房间。
在这个宫廷,大家总以为里头的生活多采多姿又美好、有许多的贵族、有贵族阶级的活动、有文艺生活。
可是对我来说,这算是什麽?根本就是一堆中看不中用的废物。
那些贵族每个都只是从自己的祖先身上拿到阶级的空心萝卜,脑袋空空的,所以没有一个能真正成为一个与我交心的人......
连我的皇兄们都是,空有光彩,却不见得有内涵。
妈妈很厉害、很杰出,虽然个性变态了些。
明明是如此厉害的女性,为何会生出那些脑袋空空的儿子?
爸爸也是个贤君,现在国家繁荣,上至宫廷、下至乡下,不愁吃穿,可惜就是本国笨蛋贵族多了些。
「......」
在这个宽敞的床上,我想了很多,然後我的脑中突然又出现了影像......
我太厉害了,昨天才实验了一下,今天就不需要再使用水晶球了。
可是我看见我的床旁边有著另外一张床,床上面躺著沐恩......沐恩是我帮他取的名字。
外面夜色已深,他很累的样子,除了要在我身边跟上跟下之外,还要继续练习剑术,骑士真是忙碌的工作......
他平时绑起来的银发现在散落在床上,虽然是个男的、虽然跟我同性别,可是就觉得......很漂亮。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