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勇者————奈仔

银色勇者

001
五百万年前,光明神座下第一神将,前战神克拉雷亚率手下叛变,企图取代光明神众神之王的地位。光明王座下第二神将,雷神库怒斯基奉光明王之命,率领兵士十万,迎击叛党於最高天,大战九十九日,终将叛党击败。
前战神克拉雷亚与其手下残存的叛党向下坠落九天九夜,终於坠入暗无天日,在当时只有少数低等魔物存在的魔界。克拉雷亚自称魔王,与其党羽在魔界繁衍生息,成为後来的魔族。然而魔王克拉雷亚取神王而代之之心不死,屡屡向神界发动战争。自此,天界与魔界展开了长达五百万年的抗衡,期间爆发的多次巨大战役在人类历代的历史中皆有记载。
──《神史?魔族的出现?第一章》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深褐色的长发一阵乱抖,在半天前刚刚把名字中间的字全部砍掉,缩简为本?艾历克的魔界迷域领主大人,捧著肚子摊在马车的椅背上毫无形象的暴笑,手上新买回来的《神史》因为其过度的颤抖无奈的滑落在地,砸起了老大一阵灰。
"人类真有意思,啊哈哈哈哈......咳咳!"笑到岔气,本慢慢从椅背上直起腰,拣起地上小臂长大腿厚,镶著金边银角的书继续闷笑。
也不知道是从什麽时候起,人类认识中的神族和魔族的关系开始扭曲变形,到最後完全走了样。五百万年前,谁知道那时候世上有没有东西,身为第一届也是唯一的一届神族之王的光明神,在位到现在也不过才六千多年。可怜的前战神开拓新世界的伟大行为成了叛变,叛变的理由居然是觊觎家里那一口子的神王之位,还打输了超级怕老婆的雷神......
"所以说,两口子吵架归吵架,上升到战争来就不好了嘛。"本非常"认真"的点头。"影响多不好啊。"神魔两界五千多年来,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战役,没有一次不是因为他们两个无聊的小别扭引起的。
规律基本上就是:吵架,关起门打一场,离家出走,宣布战争,然後就是传说中的神魔大战。虽然说神族和魔族的将领也很踊跃的响应就是了。特别是魔族这边,几乎是在煽风点火的把战争挑拨起来。
对於生命漫长的神魔两族来说,偶尔的一场战争就是枯燥生活中难得的娱乐。对手总是那麽几个,打了成百上千年,什麽招数实力的清楚的很,凭著神族的复原魔法和魔族强悍的肉体,就算全往死里整也死不了人,全当锻炼。也不知道是哪一次的战争被人类看到了,写进了历史,历朝历代的史官都帮著润色几笔,几百年後就给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事情有始有末有因有果,厚厚的一本《神史》。
"离上一次的战争,好象也有两百多年了,这恐怕就是人界所说的和平年代了吧。"继续自言自语,本心情大好的看起窗外的风景。
突然想在人界住一段时间,正好又有了个机会,於是让一直待在人界的魔族手下帮自己编造了一个身份,到一个清静点的小地方休息下。说起来也好笑,那个有趣的手下居然让自己去当一个神甫。一个魔族去当信仰光明神,终身为光明神服务的神甫,真是......有意思。笑眯眯的摸了摸胸口代表神甫身份的银色太阳形状的链坠,本笑出一口白牙。
现在所在的国家是信仰光明神的国家中最大的一个,几乎统一了这一片大陆。国力强盛,民众的生活也算安定。虽然偶尔会有低等的魔兽在边境地区骚扰,总体来说还是非常和平的。
在这里需要强调下,魔兽和魔族是有著本质上的不同的,魔族大多是人型或半人型,智商高,一般有强健的体格或者魔力。魔兽可以理解为魔界的动物,有一小部分会使用低等魔法,但是智商很低,保留著明显的兽性。受到结界的约束,魔族是没办法轻易到人界来的,而相对弱小的魔兽反而可以穿过结界到达人界。当然对於人类来说,魔族和魔兽都是那万恶的魔界的产物。
因为有著魔兽不定时的骚扰,人界中出现了一个特殊的职业,除魔勇者。一些法力或者武艺高强的人类,或单独,或组成了队伍,以消灭这些魔兽为职业,也因此受到了人们的尊敬。
渐渐的,勇者成为了一个神圣的职业,许多孩子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伟大的勇者。培养勇者的学院开始增加,因为勇者本身有著不俗的实力,在战争中也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所以有的国家还会嘉奖甚至是拉拢一些有突出贡献的勇者。勇者风在人界吹了许多年,而在这个相对和平的国家,魔兽的骚扰几乎成了唯一的不安定部分,因而勇者就更加受到尊敬和肯定。
现在要去的地方叫做海伦,是一个有山有海的小地方。据说那的上一任神甫两年前已经去世了,一直没找到愿意接替的人。也难怪,那里处於帝国的最南边,据说也不太富裕,大概没多少人愿意去一个那麽远的穷地方。
"就让我来做一次好人吧。"马车慢慢的晃动著前进,车厢里的本愉快的高喊了一声。坐在外头帮他赶车的正是替他伪造身份的魔族,沿路被本大呼小叫的折腾著,一张脸早成了绿色。
海伦是一个小镇,坐落於帝国的南端。如果不算上地图上散落在蓝色海面上的那几个零星小岛的话,海伦几乎可以算是帝国最南边的一个城镇。
好吧,严格来说,海伦跟城字没有什麽关系。整个海伦只有不到500人,严格的说,大概只能算村落了。如果不是因为海伦勉强还有著那麽一个邮局和一个教堂,可能真的会从镇级里被踢出去。
一面朝海,三面环山。俗话说朝海吃海,坐山吃山,本来海伦不应该这麽穷的。
可是那碧蓝的海水里,鱼类却极其稀少,即使是鱼儿迁徙的季节,也没有多少鱼会选择路过这里。老人们说是海伦的水不好,可那清澈见底,可以吸引许多人类进去畅泳一番的海水,到底不好在哪里呢?只有鱼知道。
三面的山,朝两个不同的方向延伸出了两条不算小的山脉,这里的气候很不错,日照充足雨量适当,山上的那些果树长出来的水果都是又甜又多汁。可是光靠吃水果能饱吗?连野兽都很稀少,猖獗一时的魔物,据说也只有老一辈的人曾见过那麽几只。
到遥远且危险的外海捕鱼,低价把水果卖给一年只来两次的商人,成了海伦人维持生活的唯一办法。

002
不过这一切,都跟小希罗没有什麽关系。
妈妈在生下他的来年春天就去世了,爸爸在他四岁那年,跟家里唯一的一件值钱东西,那条小渔船,消失在了外海。从那时候起,维持生计就不再和他有多大的联系,他被教堂收养,跟海伦唯一的一个神甫,年老的巴特先生靠著镇民们的捐赠生活。
神甫是光明神的使者,据说信仰虔诚的神甫可以借用神的力量打败魔兽。巴特神甫年纪很大,没有试过打败魔兽,却绝对虔诚。幸而海伦人是虔诚的,对於教堂,对伟大的光明神有著绝对的崇拜,所以即使生活艰难,他们也一定会努力维持教堂的最低保障。
在教堂里住了4年,小希罗今年已经满8岁。在海伦,别说是8岁的孩子,大概2岁多的孩子就已经学会了帮大人干点活。而希罗到现在,也只能稍微做一点简单的家务活。其实希罗是很愿意干活的,可是他做不到,从他3岁那年的一场大病之後,他就再也没能看到任何东西。
一个瞎子,在一个贫穷的镇子,如果不是善良的老神甫,大概早就饿死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
两年前,希罗当成爷爷般尊敬爱戴的老神甫巴特去世了。巴特神甫已经很老很老,他在海轮待了大半辈子。临死前,老神甫紧紧抓住希罗的手,对他说,
"光明神会保佑你的。"
光明神确实保佑了希罗,海轮的人们虔诚善良,即使没有神甫,依旧坚持提供著希罗和教堂需要的食物和东西。隔一段时间,会有几个妇女帮忙清理教堂,镇子里的孩子也会到教堂陪希罗说话,希罗难得的没有变成一个沈默的孩子,反而还能算得上是活泼开朗。偶尔觉得寂寞了,希罗就会去门口晒晒太阳把阴郁晒干。像撒娇使性子这种事,只在有人疼的时候才能做,希罗从不在这上面犯傻。
三天前突然有一个圣都的使者来到海伦,把海伦的所有人都惊动了,全挤到小广场去看这位国都来的使者,连看了等於没看的小希罗也紧拉著小夥伴的手站在人群外围听著。据说那使者穿著丝制的衣服,气质高贵,他告诉镇长,从圣都来的神甫将到海伦这来。
对於希罗来说这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然而在兴奋了一阵後,希罗沈默了。圣都,那是一个希罗无法想象的地方,从那来的神甫,会愿意接纳自己吗?怀著这样既紧张又期待的心情,希罗度过了漫长的三天,今天,应该就是神甫到达的日子。
"希罗希罗!"小歌德是经常会来找希罗玩耍的小孩之一,从来不敢踹开教堂大门的他今天也疯狂了,横冲直撞的杀进了希罗房里,"新来的神甫到了!马车就在镇外面!"
一早起来把自己收拾妥当後,希罗就保持著一个姿势──把耳朵朝向大门的方向等著。听到小歌德的话,希罗一口气哽在胸口,都快不能呼吸了。
"希罗!?你发什麽呆啊?不管了!我去看热闹去了!"砰的一声,大门被带上。希罗猛的站了起来,往外急走两步,停下来,歪头想了想,慢慢走到了教堂的大堂里,坐在了靠近大门的地上。
门外一阵喧闹声由远及近,希罗竖著耳朵仔细听著。随著一声推门声,喧闹声愕然停止。
"你好,你就是希罗吗?我是本?艾历克。"在希罗的世界里,声音几乎就是一切,这一刻,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声音也可以有温度。暖洋洋的,似乎只有在阳光下才能有的感觉,这个就是新来的神甫吗?希罗快速爬起身,朝著声音的方向站好。
"这个就是希罗,4年前巴特神甫收养了他......"见希罗没有回答,镇长急忙开口,"他的眼睛看不见......"
"我已经知道了,谢谢。"
"哈哈......您不用客气......"发现早已经有殷勤的镇民把希罗的事情告诉了新来的神甫,镇长只能尴尬的干笑了两声。
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气息正朝自己靠近,希罗不自觉的缩紧了肩膀。"你好,希罗,以後就由我来照顾你。"香香的,似乎是花一样的香味飘了过来,一个不比老神甫小的手掌轻放在了希罗的头上。糊里胡涂的点头,希罗兴奋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孩子眼睛看不见......"紧张的镇长又重复了一次,似乎是害怕新的神甫因为被怠慢而甩手走人。
"我知道,我会照顾好他的,放心吧。"本端详著希罗,微笑著保证。
本刚下车,热情的镇民们就呼啦一下全围了上来,好在神甫的地位崇高无比,况且还是圣都来的神甫,所以所有人都只是用无比热情期待的眼神围著本慢慢的走,硬是在人圈和本中间留下了一段空间。除了在下车的时候被吓了一跳,本一直维持著得体的笑容和他们寒暄,不经意的提到了教堂的情况。马上就有最接近他身边的一个大婶给本说了希罗的情况。
按照本的想法,像希罗这样从小没了父母,又在两年前失去了老神甫,本身还是个瞎子的小孩。肯定是像被暴雨蹂躏过的小花一样,没有神采,沈默孤僻又寡言。可是在见到希罗的那一瞬间,本知道自己错了。
虽然希罗没有说话,就那麽微低著头站著,可是在气质上却完全不是本想的那样。小脸粉粉嫩嫩,明明看不见,却湿润明亮的眼睛里似乎有无限的生机溢了出来。本加深了笑容,这个孩子,挺招人疼的。
"神甫大人,行李都拿过来了!"年轻的小夥子抬来个一个似乎很沈重的木箱子,小心的放在了门口。希罗抬起头,刚想告诉神甫他可以帮忙整理行李,就听到大婶们的话。
"神甫大人,我们帮您收拾房间吧!"几个大婶殷切的看著神甫。希罗抿抿嘴,又低下了脑袋。把希罗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本微笑著拒绝了热情的大婶们。
"谢谢各位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我想,希罗也会帮我的,对吗?"
"啊......是的!我可以帮忙的!"楞了一下,希罗抬头大声的回答,脸上绽开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像小花开放一样灿烂。大婶们似乎很失望,不放心的叮嘱了希罗几句,年轻人则马上把行李抬往房间。

003
"神甫大人,需要什麽的话请尽管开口,我一定会为你准备好的!"镇长凑过来认真的保证,能把新神甫留下,就是辛苦点也没有关系。
"好的,谢谢。"朝镇长还有镇民们点点头,本给了他们一个灿烂的微笑,趁著众人被迷的昏昏呼呼的,马上牵著希罗往里走。
"多麽高贵的笑容。"
"那就是圣都的贵族们的气质吧?"
"真是太棒了!"这是几个年轻的女孩子不小心大声喊出来的,发现自己居然喊出了这样的话,几个女孩子尖叫一声,纷纷跑开。人们善意的笑了几声,慢慢离开了教堂。
知道人们已经走了,本偷偷吐了口气。在马车上把《真正的贵族必备小手册》看完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
"神甫大人累了吗?"听到了本的吐气声,希罗抬起头问。
"啊......有点。"原来这孩子的听觉这麽好,本揉揉希罗的头发,"叫我本就行了。"
"这,不太好吧?"
"我们以後就要住在一起了,叫神甫大人也太见外了吧?"松懈下来的本没有用之前的那种贵族式的飘渺语调。希罗注意到这点,认为这样的转变正是因为新的神甫愿意接纳自己,高兴得猛点头。
"好的,本。"主动的拉著本,希罗小脸微红,带著本慢慢走到了一间房间外面。
"这个是爷爷,巴特神甫原来住的房间,是这里面最大的......"有点担心本会嫌弃这个没什麽装饰的房间,希罗拽住了门把手,没有打开。本好笑的覆上希罗的手,把门打开。严格来说算不上大的房间,只有一些必须的家具,看起来也有了一定的历史。虽然老旧,但是很干净,透光也非常不错。
"很干净,是希罗收拾的吗?"
"我只能擦下地板,莉莉大婶她们过几天就会来打扫一次的。"希罗笑得羞涩,红仆仆的小脸让本很想掐上一把。
"那希罗住哪里?"随著希罗的手指,本看到了隔壁房间的大门。"带我去看看吧?"
"我房间很乱的,等我收拾好......"
"没事没事。"听到本这麽坚持,希罗只好僵硬著一张脸打开房门。本忍著笑看著希罗的小脸,怎麽看怎麽有意思。
房间没有刚才那间大,整洁算不上,至少还挺干净。希罗懊恼的垂著头,慢慢走了进去。"就是这里了。"本笑著踏了进去,视线一扫,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房间里的桌子椅子,全都被大大的钉子固定在了地上。走到桌子旁边,又意外的发现,桌子上有著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木格子,只有一个手指高,大格子里放的是茶壶,两个小格子里放的是杯子──看来原来的那个神甫,真的很疼爱这个孩子。
"希罗,坐下来,我们聊聊。"本坐到一张椅子上,果然希罗很轻松就能走到另一张椅子那坐下,位置掌握的分毫不差。看著希罗伸手到桌上,拿起茶壶倒茶的利落动作,本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个......"发现本沈默了,希罗不由有些紧张。莫非是本对自己的房间不满意?真的很乱吗......?
"恩?哦,房间很整洁呢,是希罗自己收拾的?"本一下就猜到希罗在担心什麽。
"恩!房里的很多东西都是固定的,所以我也能自己收拾!"希罗几乎是立刻就绽放出了笑容,这件事算得上是他最自豪的事情了。
"希罗很厉害啊。"本伸手摸了摸希罗的头,感觉希罗微微抖了一下,"恩?怎麽了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