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强奸————绯村薰薰[二]

第29章
钟余轼在黑色的抽屉中摸索了一阵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爱的黄色跳蛋。他把这枚跳蛋用力地塞到了沙诚殷的唇齿之间后,他便按动了启动的按钮,看着沙诚殷的脑袋在跳蛋的震颤下不断地摇摆着,当真是非常有趣,而那一截留在唇齿关之外的电线则是有些像是小狗的乞怜之尾。
钟余轼在满意地看过了这一条"尾巴"后,便又兀自跑到黑色的抽屉中寻找起了新的"玩具"。他拎着一根肉色的按摩棒和低温蜡烛蹲到了沙诚殷的身后寻思了一会儿后,他便丝毫没有一丝迟疑地把按摩棒捅到了沙诚殷的菊门之中......
"啊.................."
在一声开山劈石、惊天动地、排山倒海的嘶叫声中,钟余轼邪魅地笑了起来,他会笑的话,原因只会有一个,那便是鲜血的颜色映入到了他的眼帘之中。他望着按摩棒上不断滴下的鲜血,眼睛渐渐地明亮了起来。他摸着沙诚殷身上不断渗出的冷汗,笑到:"你这只蠢狗忘了我刚才和你说的什么了?我不让你动,你就不能动。我没有让你叫,你叫什么?"
"呜......"
口含跳蛋的沙诚殷在"呜"了一声后,便已经是开始顺着跳蛋的电线流下了口水和血水来。虽然他的菊门已经血色昭彰了起来,但是他的身体却诚如钟余轼命令的一般,丝毫没有动摇过一分一毫。
钟余轼在按动下了按摩棒的按钮后,便又用低温蜡烛的胭脂色"眼泪"在沙诚殷的俏臀上画上了眉毛和眼睛。他开心地笑语到:"这样看起来是不是很像长鼻子的‘匹诺曹',呵呵......这个‘匹诺曹'还会流鼻血呢!"
钟余轼拿起皮鞭在‘匹诺曹'的脸上抽打了一下后,命令到:"鼻子变短呀!"
沙诚殷听到钟余轼的命令,立刻便用力地收缩了一下他的菊门,但是他的速度却似乎无法令钟余轼感觉到满意,钟余轼抬起脚狠狠地踩了一下那看似"匹诺曹"鼻子一般的按摩棒后,按摩棒又深深地陷入了几分。
在这一波痛楚的奇袭下,沙诚殷终于无力地倒下了,他那一直跪在地上的膝盖也彰显出了些许的擦伤,当他四脚朝天地躺在地面上之时。他的双脚却又被沙诚殷拉到了窗边,钟余轼站到窗台上,把沙诚殷的两只脚分别系到了窗子的两个角上后,他便把沙诚殷的脸按压到了玻璃上,他一边把沙诚殷的脸挤压成了诡异的形状,一边魔音穿耳地冷笑到:"看到楼下的那些人了么?呵呵.........他们只要有人抬头的话,就会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呢。"
钟余轼在笑过之后,便开始把低温蜡烛举到了沙诚殷的胯间红艳旁边。那一根娇弱的红艳之物,每碰到一下火焰便会立时弹跳躲开,但是却又总是笨拙地碰到,尤其当按摩棒和跳蛋的振动被钟余轼不断加强之时,那根红艳之物则是愈发地狂奔到了失控的边缘,那种肿胀的难挨,好几次都另沙诚殷情不自禁地想要伸手去抚慰两下,但是他的双手却被钟余轼牢牢地捆绑到了他的胸前突起之上,在愈发汹涌的振动波中,他的双手被迫地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胸前敏感处,这种敏感的刺激则是让他的胯间肿胀越发地难挨了起来。被倒挂着的沙诚殷睁开眼睛便可以看到自己那红得好像火一样的胯间峰峦在起伏着,欢跳着......
钟余轼快意地抽打着皮鞭,命令到:"匹诺曹的鼻子变长!"
神智有些混乱的沙诚殷在听到钟余轼的命令后,立时便用力地向外挤压着按摩棒,但是他的动作现下却笨拙得让钟余轼越发地不悦了起来。钟余轼"嗖"地拔出了按摩棒,便把灌肠器塞到那朵还在弥散着血色菊花之中。
在药液的刺激下,液态的"黄金"便迫不及待地从血色菊花中绽放出来了,钟余轼任由着这些黄金在沙诚殷那倒挂着的身体上流泻了半天后,他便把那刚刚从菊门中取出的灌肠器硬生生地塞到了沙诚殷的口中。
"呕......呕......呕............"
此时此刻,无论是口中的晦涩之物,还是周身的污秽恶臭全都足以促使沙诚殷呕尽胃中所有的东西,加之他又被倒挂了半天,那一枚被他生吞活剥的"钥匙"终于混合着色彩怪异的呕吐物落到了地面之上。
钟余轼望着"钥匙"得意地笑了笑,便用"箝口器"把沙诚殷的口腔箝了起来。他从窗台上放下了沙诚殷的双脚让他趴在了那堆呕吐物的旁边后,命令到:"舔干净!"
在"箝口器"的制约之下,沙诚殷想要再吞下钥匙可谓是难上加难,现下他能做的事情便只剩下了听从"主人"的命令"舔干净",他像狗一样地趴在地上,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舔着钥匙上面的黄金和胃液,在这种平生都没有机会碰到的屈辱感中,他胯间的红艳之物竟然诡异地喷发出了白色的粘稠物体,喷发之后的虚弱,让他一下子便瘫软在了自己的呕吐物之上。
钟余轼捡起了那已经有些闪闪发光的钥匙阴冷地笑了一下,便冲到了卫生间中开始清洗起了自己的手脚和钥匙,他在轻松地打开了房门后,便穿戴好了自己的衣服,若无其事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不过,他才刚刚走出13层的电梯,便被一束冷冷的目光钉在了原地。
他望着目光的源头定了一会儿后,自顾自地说到:"我已经发短信告诉过你我要和同学去吃饭了吧?"
好像雕塑一般一直伫立在钟余轼家门口的盛珟,一改了往日的自信容颜,他声音有些颤抖地问到:"你吃饭吃到这么晚?"
"不可以么?"
"不可以!"
盛珟抓过了钟余轼的手掌看了半天后,有些微怒地问到:"你指甲缝里的蜡烛你怎么解释?这种蜡烛是SM专用的吧?你难道被人............?"
钟余轼快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指后,"嗖"地便扯开了自己的衣服,他把那一片披霜挂雪般洁白无暇的玉胸展现到了盛珟的眼前,笑到:"我现在可是‘完璧归赵',毫发无伤。呵呵......你觉得我会被人怎么样?"
盛珟兀自暗吞了一阵口水后,终于是鼓起勇气把自己的手伸到了钟余轼的衣服之中紧紧地抱住了他:"你不要这样诱惑我......你应该知道我担心你......喜爱你......现在更恨不得吃掉你。你这个妖精......"
钟余轼爱抚了几下盛珟的脖颈,在他的耳边吹气如兰地细语到:"你想要现在吃掉我么?呵呵......好呀......那就开始呀!"
"什么?"
"怎么?你在说笑?"
盛珟的大脑在断路了一下后,问到:"你在说笑吧?"
"你说现在吃掉我,就来呀。呵呵......我到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在过道里吃掉我......呵呵......"
钟余轼形同鬼魅般地笑了,他的笑声回荡在好似"无人有鬼"的空洞过道中则立时平添了几分骇人之感。那种隔花人远天涯近的恍惚感只让人分不出这一声媚笑是在远处?还是在近处?是人在笑?还是鬼在叫?
"砰......砰......"两声唐突的枪声一下子便把盛珟与钟余轼的神经线重新拉回到了严峻而又恐怖的现实之中。
盛珟看了一眼安全通道方向的偷袭者,立时便拉着钟余轼躲到了自己伪装粟湦湦时所居住的房间之中,他在锁好了房门后,便凑到了窗边向下张望了起来。他匆忙地看了一眼后,便兀自盘算到:"今天楼下多了10辆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车,看来人数不少。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是冲着谁来的?"
钟余轼眨了眨他那绝对无辜的眼睛答到:"当然是冲着你来的了!因为你的仇家太多了!"

盛珟苦笑了一声便开始跑到卧房中准备起了武器,他在匆忙地丢给了钟余轼一件防弹衣后,便开始翻起了自己的化妆品......

第30章
钟余轼才刚刚笨手笨脚地为自己穿上了防弹衣,他的胳膊却已然是被盛珟拉到卧室之中。他吃痛地支吾到:"你要做什么?轻一点......"
"化妆!"
"大难临头,你还有心思化妆?"
"正因为大难临头,所以才更需要化妆。呵呵......"
各色的粉底在钟余轼的面前排着队伍,无穷无尽的假发在床上胡乱地堆放着,好似是万花筒散落到了人间一般的缤纷唇膏和眼影更是让钟余轼看了一个眼花缭乱。
盛珟强硬地把钟余轼按到了镜子前,命令到:"把眼睛闭上!"
"呜呜......"
"唰......唰......"轻轻地几下信手涂抹,一张油白粉嫩的俏脸已然是悄然生香地浮现到了钟余轼面前的镜子之上。盛珟挥舞着细长的黑色眼线笔在钟余轼的美目上勾勒了一番后,钟余轼那原本细长凌厉的美目已然是换做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当这双美目又被施之以闪亮的银粉之时,钟余轼自己都无法再辨认出镜子中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他才刚刚想要表达一下他那微薄的抗议之情,他的下巴却被盛珟牢牢地捏在手中,须臾之后,他的薄唇上便被涂抹上了粉嘟嘟的一层诱人唇蜜,那粉嫩的颜色,那清新的果香,直让近在咫尺的盛珟心潮涌动,恨不得把他扑倒在床上吃干抹净才能一解心中的躁动。
若不是大敌当前该多好啊!这是盛珟心中无声的呐喊......
在匆忙之中,盛珟把一顶金色的假发扣到了钟余轼的脑袋上命令到:"你自己整理一下,我现在要给自己打理一下。"
本就天成丽质的盛大律师现下虽然不过是草草地描画了一番容颜而已,但是他的美貌却也已经到了惊世骇俗之境界,变装之后的两位"美女"在通过13层和12层之间的密道来到了12层后,终于是轻松地躲开了13层的偷袭者。当大部分人马不断地向着13层集结之时,盛珟却是风情万种地挽着钟余轼的胳膊,拎着小挎包以一副女人逛街的姿态逍遥自若地走到了公寓的外面,虽然变装可以让他们安全地逃出公寓,但是黑色的宝马旁边现在却有人在徘徊着,怎么样才能进到车里呢?
身着女装及其不适的钟余轼在别扭地走了两步后,不免小声地抱怨到:"这双鞋子太不舒服了!我可不可以不要穿了?"
"呵呵......你要不说我还忘了,我在鞋跟里还藏了点好东西呢!"
盛珟微微一笑便一步三扭地晃到了宝马车的旁边,他媚眼飘波地和守车的"敌人"热情招呼到:"嗨......帅哥......可以帮个忙么?"
"可以!"两个黑衣男人在盛珟的挑逗之下,魂魄早就飘飞到了九霄云外,他们俯首称臣地走到盛珟的面前刚刚想要询问需要什么帮助,他们的腿上却被盛珟飞速地踢了两脚,这两脚过后,他们两个人全都是如烂泥一般堆到了地上。
盛珟微微一笑,便把钟余轼推到了车上,就在他正要得意地上车之时,"砰"的一声枪响却让他的脸色骤然变白了许多,来不及多想的盛珟在飞速地关上车门后,立时便逃离了这一片是非之地。
钟余轼神情紧张地盯着盛珟那汩汩冒血的胳膊问到:"你胳膊还好么?"
盛珟紧咬着牙关,吃力地答到:"幸好只是胳膊中枪而已,这次遭遇的可是职业杀手,刚才那一枪是从13层打过来的。抛开风力的影响、合理范围内的弹道偏差不说,这个杀手的狙击能力还算不错呢!"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夸杀手的狙击能力?"
"不然我做什么呢?"
"我来给你动个手术如何?呵呵......"
"在车上?"
"不然在哪里?"
"等回到我家如何?"
钟余轼一边用丝袜勒着盛珟受伤的胳膊,一边质疑到:"你确信你可以在回家之前不因失血过多而休克么?"
盛珟淡淡地笑了:"只要有你在,我没什么可怕的。呵呵......如果我休克了,我的命就交给你了。你如果喜欢尸体,那么就尽情享用我的尸体好了。如果你暂时还不想享用我的尸体,就劳驾你把我救活了。呵呵......"
在说完了这么一句话后,盛珟的脸色可谓是更加地惨白了几分。
钟余轼欣赏着这种越来越近似冰尸的美妙颜色,心下竟然真的产生了几分欲动,他爱抚着盛珟那几乎已经没有了血色的脸庞笑到:"盛律师......你真的很美呢!"
盛珟听到这句话,刚刚要夸奖钟余轼有品味、有眼力......但是钟余轼接踵而至的话,却险些把他活活咽死。
钟余轼媚色无限地昵到了盛珟的云鬓边畔,赞到:"你就像尸体一样的美丽呢!呵呵......如果把你做成雕塑的话,一定会是最美丽的一个吧?"
"啊?"
盛珟兀自吞下了一大口的寒气后,已然是有些惧了这个人面桃花的钟美人。为了不使自己真的变成尸体,盛珟一路上只好是强打精神,以避免自己休克或是深度昏迷。可是偏偏天不随人愿,那一伙不知来历的歹人却是风风火火地驱车一路追了过来。盛珟从后视镜中数了一下对方的人数,不禁暗自皱眉到:"到底是谁?手底下可以放出这么多的人马来?"
钟余轼悠闲地拿着急救箱,一边为盛珟清理着伤口,一边仿佛没事人一般地问到:"你不会被他们捉到的对不对?"
"你怎么这么肯定?"
"呵呵......因为你是盛珟!你只能胜......"
"也对呢!"
待盛珟的伤口不再继续流血之际,盛珟的宝马车也已经是开到了人烟稀少的路段之上。盛珟在启动了一个神秘的按钮后,一个仿如大型射击游戏机一般的屏幕翻折到钟余轼的面前。
盛珟指了一下游戏机上的玩具枪问到:"你会玩游戏机吧?"
钟余轼自信地点了点头:"我小时候经常和我的大哥和三弟一起玩呢!怎么?"
"那么,你现在再玩一次如何?呵呵......"
"好呀!"
钟余轼拿起玩具枪在屏幕上尝试性地打了一下后,他骤然发现这个玩具原来不只是一个玩具而已,这个玩具所连接的竟然是宝马车后方的一个真实激光武器。他在屏幕上每击中一辆车,身后追击的车子就会应声消失一辆。
盛珟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搭档"笑到:"你枪法不错呢!当真是和你手中的手术刀一样稳准狠呢!"
"当然!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当盛珟的宝马驶离了人烟稀少的路段之时,钟余轼也已经成功地狙击了车后所有的追击者。他们两个人默契地相视一笑,便双双开心地回到了水晶大厦之中。
钟余轼带好了一次性手套、口罩、帽子摆好了设备正准备给盛珟做个小手术把子弹取出来,但是他却惊奇地发现,这个盛珟竟然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
他怎么还看起了光盘了?

等到光盘的内容出现在屏幕上之时,钟余轼当真是要被气得背过气去了:"盛珟......你有毛病么?你都中弹了,怎么还有心思看GV?你活得不耐烦了?"
盛珟捂着胳膊惨然一笑:"我这是精神转移法......就像关公刮骨疗毒需要下棋是一个道理。你如果不让我看点什么,我可是会头痛的。"
"那你就一定要看GV?"
"因为我喜欢看......"
钟余轼在泄气地摇了摇头后,终于是开始他的手术。原本手术做得很专心的他,忽然发现盛珟的胯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跃跃欲试着,他抬头看了一眼屏幕上那如波涛般翻滚着的交错人肉,竟然也兴致盎然地停下了手中的手术刀......

第31章
钟余轼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那暗香浮动的GV才刚刚看了一分钟,盛珟便开始痛苦地呻吟了起来:"A片的话......你一会儿再看好不好?先把我胳膊里的子弹取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