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途(网游+女变男+恩P)————thaty[下]

第五十八章 进入地宫(上)
      乌利尔坐在一块石头上,不远处韦德和夜星、亚文在对练,巴赛尔坐在地上手里握着一块宝石不知道在干什么,而乌利尔的背后竟然竖立着一枚巨蛋。
      蛋里的人正是夜歌,一个曾经的普通玩家如果要成为"怪物"并不是换一台机器就可以的那么容易,而是要经历一场蜕变,也就是如今的巨蛋,蜕变过程中的巨蛋外表呈现无敌状态,也就是说巨蛋只能够从内部破坏,但是这并不是无限期的,如果七天之内夜歌没有完成蜕变并且凭借自己的力量从蛋壳里出来,那么他只有死亡一路......
      而为了等待蜕变中的夜歌,小队众人只能在原地继续等候。
      乌利尔看着自己胳膊上的荆棘藤蔓和鲜花,琢磨着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毕竟他的外貌每次出现巨大的变化,他自身的能力也会跟着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一点从他还是的骷髅的时候就印证了。从表面上看来,这次变身的最大变化就是他在现实世界也能够收拢起自己的翅膀--这让所有人都很好奇他的翅膀收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过由于时间问题,所以那些已经狂暴化的研究员们并没有获得和乌利尔"沟通"的机会......
      "想什么呢?一直看着你那严重违反纪律的满是刺青的手臂......"
      "......"乌利尔一台头,看见的就是灰头土脸的夜星。
      "事先声明,我是结束了对练才过来的。"夜星举起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懈怠训练。
      看看四周,果然不远处巴赛尔正在给韦德治伤,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样子伤得更严重的亚文还躺在地上哀嚎,却引得巴赛尔上去又踩了两脚。
      "那个家伙嘴巴不干净......"
      乌利尔点头,表示了解。
      "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走神这么严重可不像你。"
      "没什么,不过是发觉自己越来越不像人类,所以有些......嗯......"低头想了想,最后乌利尔想出了一个词,"感慨!"
      "‘感慨?'真是没想到,这个词会从你嘴里说出来。"夜星裂裂嘴,一屁股坐在了乌利尔身边,"老弟......你和那个小子上床了?"伸手指指后边的巨蛋,夜星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嗯。"乌利尔很干脆的承认。
      "......唉!我有点后悔,那天不应该和你开玩笑的。毕竟你虽然聪明,但是对感情方面的问题却是弱智里的白痴......"
      乌利尔嘴角抽筋,如果不是看着老哥脸上的表情不像开玩笑,那么他绝对会把这个比亚文还嘴欠的混蛋当场臭揍一顿!
      "还是那句话,小锋,不要委屈自己......"一只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有点粗暴,但乌利尔感到更多的却是温柔......
      "我明白......"乌利尔淡淡一笑站了起来,"好了!拉尔玫应该已经藏好了,我要去找了!"
      "早去早回。"夜星摇头,暗道可怜的家伙--拉尔玫的技能是最好的适用于侦察宾的技能,无奈他根本没受过专业的训练,可以说是拿着守着金山却没劲搬,因此趁着这个功夫乌利尔开始了对他的地狱训练......戏称"捉迷藏"!
      可是没想到没等乌利尔走出几步,远远的就能看见拉尔玫自己跑回来了。
      "队长!队长!我......我发......发......"
      "深呼吸,喘匀了气再说。"
      "呼......呼......队长我发现了一个地洞,绝对是其他人没有发现过的地方!里边都是怪物。不是......不是那种有着怪物守卫的矿洞一类的地方,那个山洞像是个溶洞,而且怪物的等级落差非常大,第一个洞穴不过是些普通的黏液怪,第二个洞穴就变成土元素的,第三个洞穴是构装生物我就不敢进去了。对了!那洞穴虽然破烂但是能看出来那里边的装修却是细致精美,或者应该那是个地宫之类的地方。"
      "地宫?"地宫=怪物=宝物/经验!"拉尔玫,你确定那个地宫其他人没有发现过?"
      拉尔玫仔细又回忆了一下,确定的点点头,"我确定!那地方我发现绝对是巧合中的巧合,总之你们更我去看看就明白了。"
      "......"乌利尔略微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夜星,把他们三个叫过来。今天停止训练,韦德你飞到附近的城市去买药品,巴赛尔去准备食物,亚文在这看家,拉尔玫你带着我们两个去地宫。"
      无视亚文"委屈"的哭喊,小队众人各自行动了。
      地宫的出口果然隐蔽,拉尔玫当初为了逃避乌利尔的惩罚,他是费尽了脑汁找地方隐藏。那是一棵异常茂盛而巨大的树木,它的第二根树杈上方有着一个树洞,拉尔玫就是爬到那里边去的,没想到的是大树是中空的,他一个没站稳就滑下去了,落地的时候就已经在地宫的第一层了。或者说这个地宫原先根本没有入口,可是这个大树的树根穿过了土层,进入了地宫,然后在它被蛀空之后,就出现了入口了......
      只看了第一层,乌利尔和夜星就带着异常兴奋的拉尔玫重新爬出来了。
      "怎么样,明天进去吗?"
      "进!找个地方既然拉尔玫能够巧合的发现,别人难道就不能巧合?必须尽一切可能增强自身的战斗力!"
      "那他怎么办?"
      "把巨蛋弄到隐蔽的地方去,而且我会安排骷髅士兵守卫,毕竟他身上的任务也是很重要的。"
      "你保护他就是因为他身上的任务?"
      "当然不是,他的能力也很有用。"乌利尔摇摇头,继续补充。
      "那么就是因为他的任务和能力你才保护他?"
      "......"乌利尔点点头,不明白夜星怎么看上去有点暴走的样子。
      "那么我们呢?你的队友呢?你对我们怎么看?"
      "当然是兄弟和朋友了。哥,你怎么了?"
      "我......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这次进来就有点莫名其妙......"夜星揉揉额头,其实从在现实里他从岳剑锋的房间里搬出来后就有些不对劲,而且是心理上的,一种没法形容的别扭感!"放心我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的,不用担心。"
      乌利尔点点头,三人重新回到了营地,乌利尔组织骷髅隐藏巨蛋,安排任务,同时他对于夜星也更增加了注意--对于夜星的不正常,乌利尔想到的却是那个他以为已经消失了的小猫......
      因为夜星自己没看见,乌利尔却清楚的看到当时不停追问的夜星,他脸上的表情是明显的......嫉妒--来自那只小猫的嫉妒......
      看来小猫和大猫与其说是夜星神智不清和神智清醒时的两个状态,不如说是已经形成了两个不同的人格,而且显然,两个人格开始互相干扰了!如果两个人格继续互相干扰下去会是什么结果?乌利尔不知道,但是这之中他的精神一定会剧烈波动却是肯定的!
      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向上级报告呢?乌利尔平生第一次产生了片刻的犹豫。或者说因为他知道一旦向上级报告,那么夜星很可能将会被认定为一个不稳定因素--精神不正常的超级战士--等待夜星的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是被"人为淘汰"的命运!
      但是犹豫之后他独自一人进入了帐篷......
      夜星看着他的背影,他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同时也了解自己精神的情况,他丝毫没有埋怨,因为知道如果现在的情况两个人颠倒过来,他会和他做一样的事情!
      半个小时之后,乌利尔走出了帐篷,在其他人惊讶的目光中一把将夜星抱在了怀里。
      "我动手!如果......我来动手!"
      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夜星感觉到了对方的颤抖!
      "我知道......我明白......"回抱着乌利尔,夜星淡淡的笑了......
      第五十九章 进入地宫(中)
      可怜的生长了不知几百年的大树被巴赛尔几斧子砍倒,只省下了一个中空的巨大树墩,一个火球扔到了树墩上,数分钟之后更是让大树留存的最后一点痕迹灰飞烟灭,只留下了一个通往地下世界的乌黑的大洞。
      "我先走,夜星和亚文跟上,然后是巴赛尔和拉尔玫,韦德断后。"乌利尔指点着众人看到他们点了头,转身跳入了大洞。
      刚一落地,乌利尔脚下一软同时传来了"啪叽"一声,随即整个地洞就此起彼伏的出现了"呸!呸!"的声音。
      乌利尔点起了早就准备好的火把,眼前的景象真是让他佩服命比纸薄的拉尔玫当初是怎么从上面掉下来不被发现的。两百多平米的圆形大厅里密密麻麻全部都是软泥形象的粘液怪,现在正呸呸的叫着朝乌利尔发动攻击。粘液怪是战途里部分新手村中的怪物,如果是玩家新手粘液怪三四口唾沫就能杀掉一个玩家,可是面对如今的boss级乌利尔,那就根本是做无用功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举着火把,看着自己的队员安全的从上面落下来。
      夜星和亚文下来之后和乌利尔组成了一个三角形,开始清除这些讨厌的小东西。
      "呃......队长,你靴子上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好恶心。"安静的场面,由于拉尔玫到来而打破了。
      "他们的唾沫。"(粘液怪的喷射高度并不高)乌利尔也没回头,继续甩动着火焰之剑,用剑上的火星灼烧着粘液怪--一烧一个死。
      "......"拉尔玫脸色更加难看,昨天他下来的时候比较幸运,落脚的地方并没有粘液怪,一下来就发动技能,倒是也没惊动这些小东西。如今看那些浅灰色果冻状怎么看怎么像是鼻涕的东西异常恶心,不由得庆幸自己昨天的幸运。
      他却不知道,他的这种"窝囊"的表现,已经让乌利尔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并且已经下定决定,离开地宫之后就找块沼泽地,把拉尔玫扔进去!不然,军队行伍之中哪里那么多在意的事情?
      "嘿嘿,扫帚星,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和拉尔玫看不对眼的亚文手上没停的说话了,"记得我当初在一个非洲小国执行任务,要过一条水渠。我们当时一看啊,那哪里是什么水渠啊?根本就是一条臭水沟,那个臭啊!和咱们在那个冰雪城堡里碰见的恶臭怪物有的一比,而且里边还漂着尸体,猫的,狗的,老鼠的,甚至还有人的尸体。当时怎么办?还不就是跳进去游!一边游一边还要小心不能弄湿了武器,等到出来的时候,身上裹了一身大便那就算是干净的了!我......"
      "呕~~"亚文还没说完,拉尔玫就按着胃吐了。
      看着他的样子,别说乌利尔,就是队伍里资历最浅,平时也最少言寡语的韦德都皱了皱眉。当然不是因为他呕吐的污浊,而是他呕吐的原因。毕竟现在的诸位,就是没在实战里遇到这种情况,那在平时训练的时候也是训过的,以乌利尔来讲他平常训练的时候就不说有过多少次粪坑了。甚至他当初进龙牙考试的时候,越野项目中就有一项是跳进粪坑游过去,当时不跳那么就立刻被赶回原先的队伍!普通人觉得脏,觉得恶心,为了"人类的尊严"就是丢命也不跳粪坑,但是作为一个战士,遇到实战的时候你不跳那到时候死的就不是你一个人了!
      等到拉尔玫吐得脸色苍白再也吐不出来的时候,这座大厅也已经清理出来了,作为地宫来讲,这里的防卫能力是不是有些太轻松了?
      不过乌利尔并没有因为现阶段的轻松而放松警惕,而是在扫清了粘液怪之后分散开众人在大厅中寻找线索和痕迹。
      看上去这里已经被粘液怪占领很长时间了,周围很多地方已经被彻底改造成了充满绿色臭味黏土的怪物巢穴,众人出了找出几件被锈蚀的铠甲部件外,最多也只是能够依稀看清这个大厅曾经的外形。不过这也就已经足够了,因为众人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建筑内部的大厅,而像是欧式建筑花园庭院中的回廊或者凉亭一类的地方。众人除了拉尔玫上次发现的路头外,再次找到了两个个遮蔽在层层树根之后的路口。
      亚文侦察--拉尔玫还没恢复过来--的结果是这两个路口通向了另一个同样类似于他们现在所处的凉亭的地方,那里面的怪物同样也是隶属于新手村怪物的小水滴和腐烂树叶。
      虽然听见都是初级怪物,但是众人却并没有什么轻松的感觉。
      "事有反常必为妖",这一点在游戏中更是如此。
      作为一个隐藏如此隐蔽的地下世界,没有可能只是一个新手练习场的难度。
      三条路,走哪条路?
      "我们去打土元素和它后边的构装生物。"乌利尔最后拍板,一行人立刻出发。
      远远的已经能够看见土元素的身影,土元素看上去就像是长出了手脚的一个大土球,如果单对单它们也不算是如何棘手的怪物,可是它们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一群,而且还是在这种转圜空间不大的地方的时候,那就算是乌利尔也有些头皮发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