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纳魔法师(双性生子)----夜嘀

南纳魔法师(双性生子)

这是一个奇幻的大陆,人类分为男人和双性人,双性人称为南纳,由男人改变而来,可以生子。
凯塞亚在成为南纳的第一天,选择了一个陌生的贫穷少年为伴侣,之后,和少年以及少年的弟弟一起生活的故事...故事里有传奇,有冒险,佣兵,魔法,骑士,精灵,矮人,半兽人等等...

 

楔子
太瑟大陆,由一条海洋,横穿而过,分出了由瑟和尔瑟两块大陆。
由瑟大陆的主宰者是人类。分别由卡纳国和南迦国统治。由瑟大陆是一个没有女人存在的大陆,那里只有遥远的,快被人们遗忘,关于女人的传说。人类则分男人和承担繁殖任务的‘南纳'。
‘南纳':男人喝下圣水后变异而来的人类,原本男人的特征会变的柔和,体质变差,耳朵变尖,额心还会有特别的标志(因人而异,各不相同),身体则由男性变为双性,雌雄同体,统称为‘南纳'。
圣水:人类居住的大陆上,有一条贯穿两国的神奇长河,均由两国的神官人员守护,传说是女人灭绝后,自动生成的圣水河,现受两国严密保护。
现今由瑟大陆,人类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繁殖,虽有圣水,但是愿意变成南纳的男人不多,变成南纳容易,可是繁殖却万分痛苦,因生产而死亡的南纳高达一半,这个现象让人望而却步。而国家不能去强迫民众。因此两国推崇出各种方案以鼓励更多的人成为南纳,每一位南纳人,可以享有终生福禄,哪怕你一辈子什么也不做,国家也可以让你一生无忧,享受贵族般的生活条件。
面对金钱的诱惑,这一条件还是吸引了很多为生活苦苦挣扎的平民,成为南纳,嫁人生子。
尽管之后国家又推出各种诱惑,但是南纳的数量,还是远远不够男人的数量。要组成一人一配偶的要求,还是很困难,这导致了另一现象的产生,两人以上的奇怪家庭组合。国家之后也无奈改了婚姻法,只要南纳愿意,可以选择自己的配偶名额,双方同意后,领取结婚证明即可。
国家对南纳的保护也极其重视,男人不得与南纳发生冲突,或者性骚扰,一旦告发,处以死型。
另外还有一种特别的南纳,他们本是犯罪份子,成为南纳,是他们的另一出路选择,不然伏法。这种南纳,同样得到国家保护,但是所享有的福利便差了一些,而且没有自由选择配偶的权利,如果没有男人主动要你,则由国家安排给单身的男人。
南纳的保护是必须,种种好处围着身边转,可当生命摇摆时,还是需要足够的勇气。南纳本就不够,而能成功生育的南纳更是不多,生子后的南纳大多寿命减短,八十岁左右就会死去,这对普通人类平均寿命在一百五左右的事实上来说,很可悲。一个南纳,一生能顺利产下一个孩子,那是该值得庆贺骄傲的。
尔瑟大陆,主宰者兽人,矮人,人类的敌人。

01
卡纳国南纳圣水基地,座落在圣水河的源头,麦灵城。
圣水基地在麦灵城的中央,是一座圆形的建筑,门前有个大广场,四周各种雕塑石像,全是南纳人。
每日,登记去成为南纳的人们,都会由有关人员安排进去,而一个月后,成功的转换成南纳,再恭敬的送出。
因此,那些依然单身的男人们,总喜欢守在圣水基地的门口广场上。等待着一个个南纳人走出来,指望能勾搭上哪位南纳,组成一个家庭。当然,通常勾搭成功的男人不多,但是勾搭不成,待在这里保眼福也不错啊......
有主的南纳通常一出来,就有家人接送,避开人群。而单身的南纳,也会从人手一份的全国优秀单身男人介绍薄里,挑选出自己满意的一个。能上榜的优秀男士,说白点,就是相对来说的有钱人。没有钱,是没法购买上榜名额的。既然要组成一个家庭,谁不愿意选择一个条件好的。
在广场上傻期待的单身男人,基本是贫民。没有钱没有地位,但是渴望一个南纳,组成一个家庭。有些运气好的家伙,也会被南纳看上直接挑走。大家都在幻想自己是个幸运儿。
科伦坐在广场上,和一群流着口水的男人们挤在一起,张着一双大眼,盯着一个个路过的南纳,他们都有漂亮的尖耳朵,颜色不同的头发,纤细的腰骨,修长的腿,光滑的皮肤......还有额头上,漂亮精制的小纹路。
忽然,科伦左边的一个男人晃着腿走了出去,向一位红发的南纳直直逼近。科伦吞下口水,替那男人紧张。他听不见男人和那南纳说了什么,但是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科伦听到了男人激动的大笑声!甚至不顾场合,大胆的在那红发南纳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拉着他的手,迅速去了婚姻部。
轰轰几声,广场上爆发激烈的嘈杂声,有骂人的,有欢笑的,有抱怨的。大家都在嫉妒那男人的狗屎运!
科伦没有嫉妒,但是他羡慕,他是第一次到麦灵城,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南纳,他乖乖的坐着,看着身边的男人怎么努力吸引南纳的好感,他在学习,一个个的看,然后记在心里。
科伦是今天一大早,刚刚到达麦灵城,徒步三天,才走到这个向往的城市。一个上午过去,科伦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男人,看着在基地前徘徊的南纳越来越少,他开始心急,他要行动,不能失败!他一定要给哥哥找一位南纳。
于是,大家看着一个小小的个子,赤着双脚,朝着一个南纳跑去,不久,南纳走了,男孩又继续走向下一个南纳,如此重复......
"他已经纠缠四十五个南纳了,呵呵,没一个成功。"有人调侃。
"是啊,也不看看,他那样子,谁会接受啊。大概只有八岁吧?是不是家里人故意要小孩来?南纳对小孩比对男人温柔。"
"真是聪明,说不定哪个南纳就看他心软了~呵呵"
现在是春天,男孩却穿着单衣,裤腿补丁落补丁,长了一截,挽的老高。赤着的双脚又黑又脏,还有些灌脓的水泡。男孩身上还背着一个小布包,松垮的斜在腰侧,里面露出了几个干硬的红薯,显然是他的粮食。男孩的四肢瘦的皮包骨,显得脖子格外细长,像鹿。一双浅灰色的眼睛很大,双硖凹陷,颧骨显得突出,那张脸,巴掌大点,褐色的干枯短发乱蓬蓬,有几缕卷卷的贴着脸,怎么看,这个男孩比平民还不如,是个乞丐吧!
大家都在看好戏,看着男孩跑断腿般的折腾,整整一天过去,男孩依然失败,每一位南纳了解他哥哥的情况后,都摇着头抱歉的离开。
夜幕降临时,男孩安静的坐在广场花坛上,身边的大部分男人已经离开,回家的回家,旅馆的旅馆,吃饭的吃饭,总之,大家都有地方休息......
只有少部分,和男孩一样,老远的地方到这里来,还没地方落脚。
男孩从包里拿出一个干硬的红薯,边啃边往喷泉水池靠近,然后拿出一个大空瓶,灌了一瓶水后又回到原地,双眼不时望向基地已经紧闭的大门。
吃完食物,男孩往草坪上一躺,满足的入睡。
翌日清晨,男孩又整理精神,准备继续努力。他还特地跟一大叔学习,找了张白纸,上面写上了一些话:我哥哥今年刚成年,十五岁,长的很高很帅,他是个魔法天才,三个月后,他将进入第一大魔法学院,以后会有大出息!而且哥哥很温柔体贴,相信哪个南纳跟了他,会是一辈子的幸福!请南纳不要嫌哥哥穷,他以后会出息的!如果有心的南纳,希望能接受我的哥哥。谢谢!
将白纸贴在一块废弃硬纸版上,绳子一穿,挂在了脖子上,男孩继续坚持不懈的找寻愿意接受哥哥的南纳......
"喂,小鬼,你真讨厌,缠着这些南纳,害他们现在见人就跑!你哥哥才十五岁!干吗那么心急找南纳!大叔我快四十了都没找到!真是气人!"
男孩张着大眼睛瞪他,大声道:"我哥哥跟你不一样!他以后要进魔法学院!如果现在能找到南纳,那他会在那里受人尊敬!就算是贵族,也不会排斥他了!哼!"
大叔闻言不爽的喷气:"魔法学院你说进就进!别骗人了!看你这穷样子,就知道你哥哥没钱去学校,没人指导,根本无法学习魔法!就算他自己会了,但是要达到魔法学院的标准,那除非有一位高尚的魔法师教育他!不然是进不了的!就是他考上了!那昂贵的学费你哥哥又支付的起吗?哼!"
男孩一听狠狠的瞪着大叔,坚决道:"我说了!我哥哥是天才--他不但能考上!还能考进前50名!学费全免!还会每月补给生活费用--我哥哥以后会成为贵族!大贵族!"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全部大笑起来,气的男孩的脸又红又绿。
"真是可爱的孩子"没人注意的地方,一声悦耳的声音如此说道。

02
凯塞亚在男孩来的第一天就注意到了,在一堆大男人堆里,瘦小的男孩很显眼,身体虚弱,却精神熠熠的男孩子。看着他努力的说服每一个经过的南纳,凯塞亚忍不住发笑。
男孩来的那天,本是凯塞亚成功转换成南纳应该离开的那天,但是他还没有做好准备,以南纳的身份,迎接一个男人的准备。望着广场上黑压压的人群,他犹豫的顿住了脚步,和基地管理员一说,于是得以在基地里多住段时间。每天,他可以从房间的魔法球中,看到广场上的情况。
三天过去,男孩即使每天只吃一个干红薯,这时候,已经没有多余的粮食。他还是失败,没有南纳愿意跟他走。凯塞亚嘴角微扬,心想他这下该放弃了吧。再不回去,他会饿死在麦灵。
可是凯塞亚想错了,男孩没有丝毫动摇,没有任何食物,他就大口大口的喝喷泉水,然后继续精神熠熠的缠着南纳......
那天晚上,男孩病了,躺在草坪上,咳嗽了一晚。
第二天,顶着生病的身体,男孩居然继续纠缠......
终于,在中午时,男孩晕倒了,先前不爽他的大叔,叹气将他搁在了草坪上,用极其不入流的治疗魔法替男孩减轻点痛苦,还买了碗热滕滕的肉粥喂他。
黄昏时,昏沉沉的男孩面前走来一位高瘦的少年,少年的头发为蓝黑色,同样打着卷,已经长过了肩头,一眼看出没有好好打理过。少年穿着寒酸,背上背着和男孩差不多的破包,气喘吁吁的站在男孩面前,满脸怒气。
"科伦!你真是该死!"少年怒骂,见到男孩憔悴的模样又心疼的将男孩扶起来,并且诚恳的给帮助弟弟的大叔鞠躬道谢。大叔笑着摆摆手,离开了。
男孩虚弱的一笑:"哥......对不起......"
少年眼睛一瞪,气道:"我没有要你帮我找南纳!你为什么不听话还偷偷的跑这么远!你知道我多担心吗?你看你现在还病了!真是笨蛋--哥哥自己清楚自己的份量,没奢望这么年轻能得到哪位南纳的好感!你怎么就不听话!比我还急!"说着少年恶狠狠的磨牙,心里却一阵悲伤,傻弟弟,穷人不奢望爱情......
男孩闻言不赞同的反驳:"哥哥最好,谁看上你,说明他聪明有眼光!哼!"
少年呵呵一笑,没再和他争辩,将弟弟背上背,缓缓的向广场外走去。
背上的男孩挣扎,急道:"哥,你要带我回家吗?不要回去好不好,我们继续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说不定有南纳会接受哥哥"
少年轻哼一声,道:"还等下去?我们两都饿死在这里吗?你别忘记,你的食物已经没了,我的食物刚够我们两人三天走回家。一个铜板都没有,在这城市待不下去的,傻瓜。"
男孩当然了解情况,可是......他不甘心--
"好不容易来一躺......"
"是啊......哎......看到那么多南纳,该满足了。"
男孩嘟嘴:"那些南纳都没眼光!哼!"
"哈哈,笨蛋,哥哥这么穷,跟了我会受苦。再说,哥哥也不是很想要,别人会说哥哥我吃软饭。谁叫南纳比哥哥有钱。"
男孩沉默了会,才说:"哥,等我十五岁时,我去当南纳!"这样他们就摆脱穷人了......
少年一僵,严肃的道:"你想都别想!再穷哥哥也不愿意你当南纳!哥哥就你一个亲人,不想你早死!以后不准有这种想法--"
"哪有那么严重啊......"男孩嘟哝。
"别再说了--不管如何!就是不要有这种念头--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少年严肃警告。
"............哦......知道了......"男孩无奈,失望的应声。
没一会,两人走出广场,来到了一条大街。形形色色的店铺吸引着两人的眼光,特别是食物的香气更是勾引的两人肚子呱呱直叫。兄弟两谁也没有说话,沉默的继续前行。
过往的马车人群络绎不绝,只有少数的南纳会出来逛街,即使出来,也大多会有三三两两的佣人陪同。
兄弟两和一辆马车擦肩而过,不小心,挂伤了少年的肩头,有鲜血涌出。马车没注意,飞快的过去,少年也不介意,背着弟弟继续走。
边走边东张西望的兄弟两没注意前方不远处,一蒙着脸的南纳正站定望着两人,似乎在等他们靠近。
终于,兄弟两迎面和站定的南纳撞上,待发现撞到的人是南纳时,兄弟两脸都白了。
"别紧张。"南纳温和的开口道,微微一笑,眼睛弯起,接着道:"我是等你们兄弟两的。"
兄弟两完全傻了,还是弟弟反映快,赶紧道:"你等我和哥哥?那你是愿意接受我哥哥的南纳呢?是不是?你真有眼光!"
男孩的快嘴让南纳忍不住发笑:"呵呵呵呵,你病了还是那么精神啊,小鬼。没错,我接受他了,所以,我们现在去领结婚证明吧。哦,我叫比尔,凯塞亚。叫我凯塞亚就可以。"
兄弟两又傻了......这个南纳......刚才亲口说!他接受哥哥了!没错,这不是梦!
"别发呆,再不去就得等明天了。"凯塞亚笑着催促。
"走走走,现在赶紧去!哥哥加油!我哥哥叫麦伦,契尔!我叫科伦,契尔,我们是堂兄弟。"男孩兴奋激动的大吼大叫。少年则脑袋晕忽忽的听着弟弟催促,脚步茫然的朝目的地而去。
领到结婚证出来,兄弟两才大大吐一口气,连眼睛都笑弯了。男孩从哥哥的背上下来,牵着哥哥的手递道凯塞亚手边:"哥,你要牵凯塞亚的手一起走!他是你的南纳,哥以后要保护他!呵呵!好高兴!哥哥终于成功了--"男孩兴奋的像个猴子,围着两人转圈圈,嘴里还唱起了儿时的歌谣。
南纳,南纳,人类的精灵......
南纳,南纳,心灵的使者......
在男孩的歌声中,少年躁红着脸,紧紧的握住了凯塞亚的手......
03
每一位南纳都很富有,有国家每月补贴的一万卡纳金币。而贫民的生活开资,一家三口,一月十金就过的相当不错。另外南纳买东西,会打折一半,还时常会有店家赠送丰富物品。国家有什么法定假日时,也会特别的准备礼物送给每一位南纳。
但是一般,有点脸的大男人,都不会用自己南纳的钱,那会被人笑话。当然,也不缺乏这种家庭存在,毕竟,填饱肚子比面子重要,前提条件是他的南纳愿不愿意将钱给他花!给他花了会不会瞧不起他而和他解除婚姻关系!这都是问题......
"我不会瞧不起你,所以尽管用就是。再说我只是邀请你们一起吃饭外加住一夜饭店而已!没人会说什么!就当我主动找你出来约会,增进感情。"凯塞亚再一次认真的对少年说,哎,他可不想深更半夜的去赶山路,还是步行......甚至还饿着肚子......他真的怀疑这兄弟两的状况,能撑三天走回家吗?
少年依然不语,似乎在挣扎。
而不巧,弟弟的肚子此时呱呱的叫了起来......
"我肚子很饿......凯塞亚请我们吃饭不要紧,我相信没人骂哥哥!我们只是吃饭而已。"男孩吞着口水说。望着四处香喷喷的美食,他真的要忍不住了--
少年终于点头。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