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仇杀以后》[游戏网游]——作者:又重阳

《魔纹师》[强强] ——作者:一觉睡醒,他从一个图书馆管理员变成魔法世界父母刚被强盗杀死的凄惨少年,怎么办?既来之则安之吧,父母给他在小镇上留了一家杂货铺,他也成了有产一族,还有一个可爱又懂事的妹妹,这样的日子并不难过,那就好好把



开了仇杀以后
作者:又重阳


 

文案
漠北将在5秒之后对漠南开启仇杀
5
4
3
2
1
漠北已向漠南开启仇杀
=================================
1、网游部分并没有那么多,偶尔推动剧情
2、游戏设定大部分搬基三
3、更新神慢
4、依旧老年人恋爱路线,没有大风大浪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游戏网游 种田文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祁,楚鸣航 ┃ 配角: ┃ 其它:HE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开了仇杀以后

第一章

方祁转服了,大一的时候校内活动太多,还有早操晚自习以至于游戏时间并不多,所以一直在点卡服玩,升上大二摆脱了没完没了的各种报告,不需要出早操上晚自习,幸福生活突然到来让方祁的游戏时间大大增加以至于三天充一次点卡实在是冲烦了,所以方祁决定转去月卡服继续玩耍。
正好室友在一个老月卡服玩了很久,所以方祁兴冲冲的办了转服上线刚加上舍友好友,就看见世界频道在疯狂刷屏。
【世界】[XXXX]:[漠南]黑金团长,27w工资你居然黑的心安理得!
【世界】[XXX]:[漠南]黑金团长,27w工资你居然黑的心安理得!
【世界】[XX]:[漠南]黑金团长,27w工资你居然黑的心安理得!
【世界】[XXX]:[漠南]黑金团长,27w工资你居然黑的心安理得!
方祁打趣的跟舍友说:“挺热闹啊?”
舍友说:“你又不打pve凑什么热闹。”
“好歹每天日常本我得刷吧,打日常也叫pve,正好咱俩一T一奶,2=3随便来啊。”
“免谈!我连日常本有几个都不知道什么随便来。”舍友一甩扇子,转身把空调温度又调低两度。
方祁笑着耸耸肩:“不打就不打呗。”他看一眼世界频道,被黑金的团员们还在不遗余力的刷屏,方祁把聊天框关闭之后准备先去做个阵营任务,可是刚要切地图,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在冒红字伤害,一跳一跳的血条迅速往下降。
方祁穿的是pve装备,血薄不禁打,回手又慢了半拍,很自然的被对方拍死了。他又打开聊天框,在近聊频道打字说:“谁杀的?”
【近聊】[XXXXXX]:你是刚才黑金团长的小号还是他媳妇
【近聊】[漠北]:不认识
【近聊】[XXXXXX]:你俩号名字就差一个字怎么可能没关系
【近聊】[漠北]:我id总共就两个字,有一个字撞上了能说明个鬼啊
想了想,方祁又添上一句。
【近聊】[漠北]:我今天刚转服过来。
方祁的这个ID是他从舍友那儿偷来的,刚开始玩游戏的时候起名字就想了好久,想半天也想不出,他甚至拿出教科书随便翻一页决定把第十行的前三个字当做ID用,结果那本书第十页前三个字是如下图,就算方祁再怎么没有品味,也不会起这么个奇葩ID的。
所以他灵机一动,偷瞄一眼室友宽阔的背影,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室友是文学院的高材生,经常以漠北为笔名给杂志社供稿,方祁自己起不出满意的还懒得继续琢磨,所以干脆偷了室友的笔名,在ID栏填上了漠北这两个字。
没想到转服之后,这个ID还惹出点事儿。
方祁躺了一会儿,看那人没有要走的意思,就点了原地复活,趁着无敌buff换好自己一身pvp装备原地打坐,两人目标都是彼此,互相凝视了一会儿之后,那人说:“别让我在野外遇见你们”,之后读条切地图就走了。
“主城仇杀怕被npc打就直说,搞得像放我一马似的算怎么回事儿。”方祁嘀咕道。
舍友正在写新的稿子,下笔飞快:“要打也打不过你啊。”
“别夸我,怪不好意思的。”
“谁夸你,职业压制懂不懂他打不过你正常!”
“你站我这边还是站他那边啊!?”
“你这边你这边。”
方祁无缘无故被杀了一次,还被当成黑金团长的小号(媳妇这项他自动忽略了),觉得有点窝的慌,所以顺手把刚刚对他开仇杀的那人和黑金团长的ID都加了仇杀,并在心中默默咬牙切齿:“这俩人见一次杀一次”。
加了黑金团长的仇杀之后方祁发现团长和自己职业一样,点开细小选项连装备分都一样,不过对方不在线没办法继续看更详细数据,只知道对方阵营和自己不同ID只差一个字。舍友总结说这样子难怪人家把你当黑金团长小号,太像了,方祁转身拍了一下舍友后背:“像个鬼!”
楚鸣航黑着脸面对自己黑屏并且无法重启的电脑,十分懊恼。
他刚开了个团本,正好电脑在打完分工资的时候坏掉了,他几乎已经能想象到游戏里把他刷成什么熊样了,搞不好晚上就能看见贴吧新帖:那个黑了27w金的团长,收完工资秒下线你为哪般?
偏偏这次常跟自己一起开团的帮会朋友也不在,连个能给团员解释的人都没有,宿舍里也没有人跟自己玩同一款游戏,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决定还是先去修电脑,一切等修完回来再说。
拿去学校的修理店之后小工检查一番告诉他明天来取电脑,楚鸣航走出店铺转个弯直接走进食堂打算吃个饭。
现在正是下午第一堂大课时间,食堂里人格外少,楚鸣航优哉游哉的买了碗冷面坐在角落里兹拉兹拉的吃了起来。吃到一半,打食堂门口走进来一胖一瘦两个男生,瘦一点的那个张牙舞爪的比比划划在跟胖一点的讲什么东西,胖一点的那个边听边点头还偶尔插两句嘴。
因为人很少,所以两个男生的声音很清晰的传了过来,楚鸣航不得已听了个大概意思好像是那男生被人无缘无故的怨恨了balabalabala。
“你说谁给他的自信觉得他的猜测就是真的呢?”方祁还在跟罗堂(舍友的名字)发泄,主要是越想越生气不说,那个蠢货好像看自己加了他仇杀不服气,又叫上了其他几个人都加了方祁仇杀。
“计较这个做什么,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反正你也专职pvp就杀着玩呗,不然闲着多无聊只能去战场撸人头。”罗堂慢条斯理的说。
“也是,杀服了就知道了。”方祁觉得这个很能说服自己,“转服第一天就这么多事儿。”
“不要怕,我这个大奶随时站在你身后。”罗堂玩一个妖号,游戏里是个细高挑的成女还买了白发和整套外观,不过他玩的很低调,没什么人知道这号其实是个男生在玩。
“诶对了,一会儿没事儿打竞技场去?”
“不去,下午学生会有活动,吃完饭我得去院办了。”
“你这一天天生活真充实……”
罗堂得意的一挺胸:“哥可是现充。”
“嗯,还是学霸。”
“就是还是条单身狗。”
方祁感慨道:“你要是也脱团了我可就真孤家寡人一个了,爱卿你一定要陪朕到最后啊!”
罗堂哭道:“皇上,恕臣冒昧,其实最近我有了心上人,如若得手恐无法陪君到尽头啊!”
方祁一咧嘴:“啧,叛徒。”想了想又问,“你们院的?文学院女孩子都是软妹子啊。”
“啊对,就我们班的。”罗堂胖脸一红,“八字还没一撇呢。”
方祁拍拍罗堂的肩膀:“兄弟,哥挺你。”然后又补充道:“到时候可别瞎秀恩爱就行,分得快。”
楚鸣航拿回自己的电脑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下了选修课之后把电脑带回宿舍开机进入游戏界面,果然密聊频道被满满的骂声淹没了。最后他只能一个一个的密回去,先是道歉解释说自己电脑昨天出了毛病拿去修了,然后说我把工资给你们邮寄过去了,记得查收。
楚鸣航正在信使旁边挨个团员寄工资,突然就看从远处轻功飞过来一个跟自己同职业的玩家,落地之后二话不说对自己施了一个眩晕技能还打断了他邮寄的工作。
对方打得很紧凑,一看就是pvp好手,楚鸣航知道这种情况下解释没什么用,先打一架再说。因为被对方占了先手,楚鸣航以极其微弱的差距先被杀死,他躺在地上看了看红名玩家,心说这人肯定不是昨天一起打本的玩家,无缘无故杀过来是为了什么?
【近聊】[漠南]:?
【近聊】[漠北]:黑金团长杀的就是你
【近聊】[漠南]:你不是昨天的团员。
【近聊】[漠南]:而且我已经挨个密聊了昨天的团员解释过了,现在正在给他们邮寄工资。
【近聊】[漠南]:我昨天电脑坏了,刚修好。
【近聊】[漠北]:我因为ID跟你相似被当成你小号,从昨天到今天总共被好几拨人堵了,然后你跟我说这个?
【近聊】[漠南]:抱歉,我跟他们解释。
【近聊】[漠北]:不用了,都被我杀服帖了
楚鸣航扶额,估计对方也不是什么善茬,八成也是天天野外地图巡山,战场坑人头,竞技场充分的pvp玩家。在pvp世界里有个看似很霸道实际上大部分人都在遵守的守则:胜者为王,谁打赢了谁说了算。
楚鸣航原地复活打坐回血,刚回满对方立刻又冲了上来依旧是先手击倒打一套技能之后挂个持续掉血的debuff就猥琐的远离。
“有够猥琐。”楚鸣航左手推推眼镜,嘴角噙起一丝微笑:同门内战,他最喜欢了。

第二章

非要说起来,楚鸣航不算一个pve玩家,至少从前不是。他玩游戏玩的早,还没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玩了,刚玩的时候几乎天天在野外混人头,不论大小号甚至没满级就错手入阵营的小号他都杀,当时天天有玻璃心小号地图刷他。后来开竞技场他又搭了几个朋友没日没夜的充分,这样过了好几个赛季终于有一天他像灵魂出窍了一样一拍鼠标大吼一声:我要去打pve了!
——然后他就一门心思跑去打pve,差点连阵营都退了。
虽然说很久没有打pvp,但是手感还在,两个人打得上天入地难解难分直到旁边一个守卫npc可能是看不过去了(……),一个箭步冲过来把两个在主城开仇杀的蠢货拍成了两具尸体。
【近聊】[漠南]:……
【近聊】[漠北]:日什么破守卫坏我性致。
【近聊】[路过并围观的玩家甲]:你的性致。
【近聊】[路过并围观的玩家乙]:你的性致。
【近聊】[路过并围观的玩家丙]:你的性致。
【近聊】[漠南]:你的性致。
方祁愤怒的点了回复活点复活。
等方祁再回到原来的地方时,发现那个漠南已经和旁边围观的路人们聊起来了,景象一片祥和,他骑着他的小黑马颠颠的跑过去站在打坐的漠南旁边沉默了一会儿。
【近聊】[漠南]:性致君你回来了啊。
【近聊】[漠北]:到野外去打
【近聊】[漠南]:可是我要去上晚自习了。
【近聊】[漠北]:你是小学生嘛还上晚自习
【近聊】[漠南]:没关系加个好友,等我回来满足你。
然后漠南潇洒的下线了,留下漠北孤零零的站在人群中间,他看一眼四周仿佛带着古怪微笑的围观群众们,也迅速的选择了下线避难。
“靠啊,那个黑金团长肯定不是什么好饼!”方祁猛得合上笔记本,开始前后摇晃开始新一轮憋稿的罗堂,“他羞辱我!”
“嗯嗯嗯。”
“我不就打错一个字儿,还说团长都是文盲呢他能比我好哪里去!”
“对对对。”
“日呦丢死人了,复制党一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没错没错没错。”
“我说你写什么哪?”方祁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罗堂的电脑屏幕,“《你是我爱的篇章》……?什么鬼东西?!”
罗堂叹气道:“学姐说要写一篇‘有深度有朦胧的爱情有清新的忧伤’这样的文章,我说能不能写仰望天空45°啊,她说不行,要比那深奥。”
“诶不就是萝莉类爱情小说嘛,你写的还少了?”方祁随手从罗堂书桌上抽出一本封面花花绿绿的杂志,熟练的翻到其中一页朗声念到,“‘我看了一眼学长带着些许胡须的下巴,想着要是用脸颊轻轻贴上去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秀爷霸气侧漏》[ 系统 ]:作为一个没有什么不良嗜好,顶多在游戏里玩玩人妖号的正直人士,一觉醒来穿成一颗蛋, 斐亚然表示压力很大。 总之,这是一个自带变异剑三系统的秀爷,在金大腿的保驾护航下,一路霸气侧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