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祝》玄幻仙侠 完本[主攻生子]—— by:甲子亥

《大家都来万花谷》完结[综: 宫九自从捡回了宋寻花,吃饭香了,走路有劲了,因为他发现这孩子虽然脑子不好长相一般,但是心神强大啊! 之前他逛花楼捡回了个欲拒还迎的沙曼,不过那手法差劲了不说,那态度也是让他烦的紧,哪像是小花那

    “好,就这样。”说着招了辆出租,离开了。
    回到出租房,宴昭整个人就像没了力气一样呆坐在沙发上,今天的遭遇就像放电影是的在自己眼前一一闪过。宴恒抚了抚自己的额头,没想到自己三年来努力的一切,一夕之间化为乌有,宴昭不由的捏起拳头往茶几上砸去,手背上流血了也不知道。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铃声响起。宴昭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无意识的点开:“喂”
    “昭子啊!我是妈啊!你不舒服吗?”
    宴昭一听见是自己妈妈的声音,顿时打起精神来:“额,没事儿,就是有点累而已,家里怎么样。”
    “哦,那就好,家里挺好的,你要注意身体。”
    “恩,那个,妈,我这段时间有空,想回去看看。”宴昭莫名的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
    “回来啊!好,好,好,你都多久没回来了,我们都怪想你的。”听见宴昭要回去,宴妈不由的心中喜悦。
    “那好,就这样。挂了。”宴昭丢开手机,回去也好。
    宴昭回去到底并没有通知于成龙和刘雨两人 ,买票,进站,上火车,看着眼前快速闪过的风景,宴昭心中不由安稳下来,总有一个地方是自己的港湾。
    “宴二叔,谢谢您送我回来。”宴昭笑着对着拖拉机上的中年男子说道。
    “小事儿,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快回家去吧!”被宴昭称作二叔的中年男子挥了挥手,启动了拖拉机。
    宴昭看着拖拉机“轰隆轰隆”的远去,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绿茵环绕的小渔村,心中有一块地方不由的软了下来,拖着拉杆箱,宴昭走向村落西北角自己将近七年没有回来的家。
    宴家村坐落在江省,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小渔村,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宴家村绝大部分人家都是宴姓族人,宴家村正中央现在还屹立着宗祠。相比于其他一些渔村大力发展旅游资源,宴家村在这一方面显然要落后得多。倒不是村里的人不愿意,实在是宴家村地处偏僻,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公路还是十几年前修建的,现在也已经是坑坑洼洼。伴随着近海渔业资源的枯竭,捕捞量的下降,宴家村大部分的壮年劳动力纷纷外出打工,现在村子里能见到都是些老人家。
    富人越富,穷人越穷,后一句话在宴家村体现的淋漓尽致。宴昭是村子里少数考上大学的人,宴家村的人秉信只有读书才有未来,当年宴昭上大学几乎是花光了家里的储蓄,为此,就连自己哥哥结婚的时候,房子都没有翻修,连累的自家大嫂嫁过来之后受尽娘家人的嘲讽。
    宴昭这一出去就是将近七年,家里人仅能负担自己的学费,宴昭只得在学习之余拼命的做兼职,这才能勉强供应自己上完大学。大学一毕业,宴昭倒是找了个让人羡慕的工作,现在不仅自己家里现在翻了新,宴昭身边也有了将近小二十万的存款,这也是宴昭这次能安然回来的原因。
    “哟,昭子回来了啊!”邻居宴三爷爷看家宴昭,停下手中织渔网的活,说道。
    “三爷爷,你还在忙呢?来抽根烟。”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递给老人。就着打火机点燃。
    “恩,这烟不错,比我那老旱烟好。”宴三爷爷深深吸了一口,吐了口烟圈。“行了,回去吧,你爸妈在家呢?”
    “那好,这包烟就留给三爷爷您抽。”说着将手中的烟盒递给老人。
    “那我可就收下了。真不错,昭子这是有出息了。”三爷爷笑着说道。
    宴昭不由的笑了笑,递包烟就算是有出息了?不管是不是老人家的称赞,反正宴昭是受着了。
    推开自家的大门:“爸妈,我回来了。”
    “回来了啊,回来就好。”宴妈妈赵燕连忙从屋子里走出来。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就要接过宴昭手里的行李。
    宴昭连忙拒绝“我自己来,自己来,我提得动。”
    “那行,现在壮实了。你可不知道,小时候你那叫一个瘦……”宴昭一边整理行李,一边听着自家妈妈的唠叨。将自己从还是买回来的东西一一分出来,给爸爸和哥哥买的手表,给妈妈和嫂子买的项链。
    “你买这么些东西,多花钱啊!”宴妈妈虽然话里带着嫌弃,语气中确是高兴的。
    “这点儿东西算什么么,毕竟这么久才回来一趟。”
    “你爸和你哥去海边了,正打算捞点东西等你回来吃,没想到你就想回来了。”
    “嫂子呢?“宴恒问道。
    “亲家母身体不好,把她叫回去了。”提到这里赵燕不由的变了语气。
    宴昭倒也能明白自家母亲的心情。自己的哥哥宴昊和嫂子于秋是是自由恋爱,当时于秋的娘家本来是已经打定主意要把她嫁给同村的一个瘸子,然后收取一大笔聘礼给她小弟结婚建房用,可是于秋她死不答应,最后直接偷了家里的户口本,跑到宴昭家里来,逼着自家的木头大哥扯了证,这才让她娘家人死心。不过即便是这样,她娘家人一直记恨于秋的所作所为,嫂子的母亲身体向来不好,只要一生病,就要把嫂子叫回去伺候她,两个儿子和他们的媳妇什么都不做,大事小事都要嫂子动手,嫂子哪一次回来都不得瘦上四五斤。也难怪自家妈妈心里不高兴,毕竟自己的儿媳自己不心疼,谁心疼。
    “昭子,这是回来了啊!”只听见门外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宴昭一听就知道是自家大哥。
    “大哥”正说着,宴昭一把被自己大哥搂在怀里,背部被狠狠的拍了几下。
    “行了,没见着昭子不舒服吗?用那么大力。”放下手中的大桶。宴爸爸说道。
    宴爸爸名叫宴程远,七年没有回来,自家爸爸额头上已经多了几条皱纹,看着这个样子,宴昭的眼眶不由的红了。“爸,我回来了。”
    “恩,回来就好。”看着眼前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儿子,宴程远不由的心有安慰。将儿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长的比以前壮实多了。行了,进屋吧!”
    厨房里传来一阵阵香味,勾的宴昭馋虫都快出来了,丰盛的饭菜摆上桌,海边最不缺少的就是海产,蒜蓉粉丝蒸扇贝,爆炒鱿鱼,海虾煮豆腐,红烧带鱼,还有清蒸螃蟹等等,摆满了一桌子。
    宴程远提着一瓶老酒出来:“来,咱爷三走一个。”
    “行”宴昭自然是满心答应。
    酒足饭饱之后,宴程远抿着小酒问道:“昭子,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在海市出什么事了。”
    “恩”听见宴程远的话,宴昭答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和尤晓颜分手了,还有不想在原来的公司干了。宴昭含糊的说道。没打算让自己家里人知道具体情况,免得让他们也难受。
    “分了啊,分了就分了,正好回来找个好的。”宴妈妈看着宴昭脸色不对,连忙说道。
    “恩,也好,那你还回海市吗?”宴程远接着问道。
    “暂时不打算回去,先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吧!”宴昭夹了点菜,塞进嘴里。
    “也行,那就先休息一会。对了,你的银行卡还在我这儿呢,要拿走吗?”
    “不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身上放不了那东西,我要是放在身上保不定不出三天就没了。”宴昭说道。“等我要用什么了,直接问你要钱就是了。”
    “那行,好不容易回来,你明天记得去龙王庙拜拜,知道吗?”
    “好。”
   
    第三章  龙王庙得传承
   
    宴昭一大早就提着香烛往山上去,从宴家村到西山上的龙王庙,差不多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晏家村三面环山,西山是三座大山中最高的一座,龙王庙建在西山的最顶部。,从西山上远远看去,一片郁郁葱葱。宴家村尽收眼底。
    通向龙王庙的石头小路也早就已经遍满落叶。杂草一点点侵蚀着小径,斜生的枝条时刻阻碍着宴昭的步伐,宴昭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山。
    这座龙王庙比以前更加的荒芜了。七年前,宴昭高中毕业的时候,龙王庙前方的空地上依稀还有村里人中的蔬果,这些都是来打扫龙王庙的老人们中的,过了七年,年轻力壮的要么走了出去,要么已经不大信奉这些,要么直接将小型的龙王神像供奉在家里,谁还会来这么偏远的地方。就连村里面每年一度的祭龙王都是直接从宗祠中请龙王。
    乾隆年间,宴家祖先迁居于此地,只是当时,宴家人出海捕鱼时常遭遇海难,宴家祖先为此特意找了位大师,在大师的指点下在西山这里修建了这座龙王庙,供奉的便是东海显仁龙王,后就几经修葺,变成了今天这座龙王庙。自此受宴家族人供奉,香火繁荣。
    十年动荡,破除这些封建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龙王庙虽然在宴家族人的坚持下没有被彻底摧毁,但也是破坏的差不多了。后来,宴家族人在老人的坚持下再次勉强修葺了一次,却也不复当年荣光。
    这座龙王庙其实并不大,实际上占地只有一亩左右,进门之处经过小片空地便为主殿,后面还有三间厢房,两间是当年庙祝住的地方,一间用以香客留宿。主殿里已然是破落了,四处散布着蜘蛛网。龙王的塑像依旧屹立在殿中央。宴昭从篮子里拿出祭品香烛,一一摆好。对着殿中央的塑像严严实实的磕了三响头。
    有一年宴昭三天两头发高烧,走了好几家大医院也没检查个什么所以然来。宴爷爷相对迷信一些,认定了宴昭是沾上了邪祟不顾宴爸宴妈的阻止,带着宴昭就住进了龙王庙,说来也是奇怪,自那以后将近三个月,宴昭再也没有发病,回到家里之后也是,连带着宴昭一家子都对龙王爷深信不疑。所以至此只要宴昭回家总要到龙王庙拜拜。
    插上香烛,宴昭起身看了看四周,从角落里捡出一个破盆子和扫帚,约莫是以前来打扫龙王庙的老人家遗留下来的。
    主殿后面有一口井,宴昭提起略有些破烂的塑料桶从井里打起一桶水来,水井下面是一条地下水的支脉,即便是长时间没用过的水井,现在也是能够直接饮用的。
    宴昭捧起一捧水边往嘴里送,和往日一样的甘甜可口,透彻心扉。宴昭用扫帚近主殿严严实实的清理了一遍,末了,浸湿抹布开始擦起了殿里的石柱和神像,等到宴昭爬上供台开始擦着神像下方的坐台时,抹布被坐台里处的一处棱角一划,棱角直接扎进了宴昭的拇指里面。
    宴昭急忙扔开抹布,小心的拔出拇指上的石屑。鲜血直涌而出,宴昭躬下身子,看向刚才那处棱角,用抹布仔细的擦了擦,只看见那里明显的有一处缝隙,宴昭下意识的用手敲了敲,果然听见一阵中空的声音传来。
    这里面肯定有东西,怀着这样的心情,宴昭探手往缝隙处摸去,把住一处间隙,往外一拔,果然一块均匀完整的石块被宴昭拔了出来。接着伸手往里面一末,宴昭的眼睛顿时一亮,往外一带,果然摸出来一个包裹。颠了颠,不重。
    回到供台下方的空地上,宴昭打开包裹一看,只见包裹里摆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罗盘,一个软布包,还有一封厚厚的书信。
    宴昭扒开软布包一看,却原来是一副玉针,这玉针也有些奇怪,针尖部分都是碧绿的玉石,而针头部分确是木制,宴昭捻起一根针仔细一瞧,两者可谓是衔接的天衣无缝,若不是颜色不一样,绝对不会以为它们是有不同的材料衔接制成的。
《我和狐妖同居的日子》完:直到熟悉的语气再出,捧着自己的脸,吧唧吻了一脸:“嗯,是我,火儿~老娘回来了,快来伺候本宫,小铭子…”   方铭听见后破涕为笑,“小妮子,看我怎么“报复你”,你要好好补偿我”说着拦腰抱起火儿进了卧室,他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