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狐妖同居的日子》完本[短篇]—— by:一言苍穹

《庙祝》玄幻仙侠 完本[主: 不过,他们俩大概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爸爸了。孩子什么时候来的不知道,生的时候也不知情。不过这些不算什么,宴昭搂着陆远行,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小孩拿着奶瓶喂奶。 你看,现在这样就好—— “宴昭


☆、第一章 神秘“匣子”

方铭,25岁,是一个毕业两年的大学生,某重本美术学院的高材生,现在留校当实习老师。
身高178,体重65,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父亲40多岁时车祸意外死亡,留下一个古董拍卖公司,少说保守估计价值一千万,虽然是单亲家庭,但有父亲留下的公司和家里不少的存款,即使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全职母亲,也够他和母亲富足的过一辈子。
方铭毕业后一直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出租房,母亲则是住在郊区的别墅里,同一个城市,却有着十几里的路程。前几天方铭位于市中心的祖屋拆迁,母亲便打电话要他去处理祖屋的东西。
本来祖屋里面什么东西早就搬空了,早就被父亲年轻时拍卖掉,成为发家致富的资本。方辰推脱了两次借口说自己学校忙,课程安排满,但在母亲第三次坚决的要求下,无奈只能去次祖屋,处理善后问题。
方铭在学校这段时间其实并不忙,因为马上放暑假了,大学生们都是以自习为主,偶尔学校派一两个实习老师上课、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方铭虽然家境富裕,但从小说的上是“知书达理,谦谦君子”,不吸烟,不喝酒,不赌不嫖,再加上本人长相阳光俊朗,很多女孩喜欢他,甚至在如此网络化的21世纪,收到的情书还是不下与几十封。
不过他却从来没看过,不是因为他不喜欢女生,更不是因为性冷淡,而是他总觉得所遇、所见到的女生都缺少一种吸引他的东西,并非相貌,家庭条件…是心底的那份悸动吧?方铭这么想。
所以,是的,某人至今处男一枚。即使母亲安排过他近十次的相亲,但他每次看过一眼后,就没再多看对方姑娘一眼,还的以为不少姑娘和对方家里人以为方铭是“装大牌…有女友了?…男人那方面功能有问题
,不举?…不会是喜欢男人吧,顺应时代的潮流趋势,搞基?”
方铭母亲知道自己儿子从小性格淡漠,不爱说话,只爱画画,只是笑着对别人解释说“铭儿他有自己喜欢的女孩了,呵呵…”其实心里暗叹着“随他吧,老大不小了,爱怎么折腾随他,老了,管不着了…”
“轰隆隆…”一阵烟尘随着一大片砖瓦倒下而卷起一片灰尘,方铭站在祖屋外面看到挖掘机退房的现场,顿时不想进去了,不是他有洁癖,而是夏天的灰尘格外起眼。
无奈捂着鼻子,眯着眼睛进入现场,祖屋已经倒了三分之一,左侧已经被烟尘代替。本来是没有房屋主人签字是不能动的,这明显是强拆呀?至于法律权益在官员代表的”房改政策“面前显得是如此不堪一击。
进入祖屋大厅,迅速看了一眼,没有东西落下,然后再跑去右边房屋,一圈后也没丁点东西,除了一些走路的石板,不过在经过石板的时候,方铭似乎被什么绊了一跤,差点摔倒,本想仔细查看下,不听到外面“夸夸,隆隆”的挖掘机恐怖声,“还是小命要紧”心里说一声,便不再操心这小事。
不过在经过打听祠堂的时候,方铭还是做了三个辑,拜上三拜后,匆匆走出租屋,却没看到背后的祠堂墙壁似乎抖动了几下…
坐出祖屋,赶着“签字画押”后早点回去的方铭,却听到开发商律师路上堵车的消息,无奈只能在拆迁现场的不远处等待着,就这样,在树荫下陪着知了“唱了2个小时的歌曲”后,负责人迟迟来到了。
“明明评估了说是585万,怎么合同上只写了385万,什么意思…”方铭不满的看着眼前一脸淡定的眼镜斯文律师,忍住想打人的冲动。
“呵呵,方先生,之前的确说是585万,但你知道,我们和上面处理关系,税收,跑腿之类的费用,可是花了不少钱,如果你想知道详情费用花费的话可以申请律师查明…”四眼律师嬉笑着说,却让方铭有种想“作呕”的感觉。
(人性真的就是这样,小说一点也不夸张,世界就这样,同意的举手收藏,和我做闺蜜…)
懒得和这种人扯淡,方辰狠狠地“哼”了一眼这个斯文律师,手上拿着笔正准备签字的时候,突然从前方传来一个男生“方铭先生,方铭先生,我们刚才在挖掘你祖屋祠堂的时候,拆掘工人发现一个东西,你看下…”
看到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手里拿着一个黑漆的东西,方辰接过手中,“嗯?长约半米,宽10厘米的木盒。”再凑近鼻子嗅嗅,明显感觉到一股木色清香传进耳鼻口,让刚才愤懑的心情顿时一扫而去,状态都明显好很多,“从废土里拿出来竟然一点灰尘也没有,难道是祖传宝贝?”
方铭想着的同时,四眼律师更是直勾勾的盯着方铭眼中的盒子,“一定,一…定是千年以上的金丝楠木,那清香隔几米都闻得到,如果把这这子搞到手,开发商至少多给自己一百万,那可是十年额工资啊…”
回过神来的方铭早就发现,“斯文狐狸”的律师,拿着合同草草的签了自己的大名,然后“腼腆的笑着”说“刚才签的字,谢谢…”,一把把合同塞到还沉醉美梦的律师手中,然后潇洒的转身走人,留下反应过来的斯文人。
不过上交东西的汉子、也看到方铭和律师之间的那点事,早在方铭走的同时溜脚底“跑路了”,让这眼镜律师发泄对象都没有,原地跺了几下脚才生气“冷哼”的走开了。
(精彩在后面…)


☆、第二章 打不开?滴血认主?

回到自己的出租房内,脑海中飘过那斯文律师“受气”的情景,方铭解气一笑,然后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中的长方形木盒。
由于正是夏季的上午11点,阳光充足,方铭仔细看着木盒,突然发现木盒上方还贴着一道符。“符篆?难道是里面封着什么不好的东西?常听说古代有着很多恐怖的未解之谜,没这么巧吧?”
方铭盯着着符纸下的盒子,外面还刻印着虽看不懂、但很有道韵的幽美精致条纹,虽然是白天阳光可能强烈了点,但凭直觉感觉得到这“花纹”的刻印不简单。
几分钟后,抛却那些神神鬼鬼的胡思乱想,方铭细心地撕下紧贴木盒的符纸,却没想到刚掀起一个角,符纸轻松地完整撕了下来,这可让方铭一阵欣喜,完整的“古董神话级符纸”觉得价值不菲!
然而就在方辰高兴着想顺便打开木盒时,却是怎么也打不开。用力试了几分钟,看着连锁都没有的木盒,方铭心想“不会撞鬼了吧?这么邪乎…”
“里面会不会有内锁呢?或者是有暗器?”方铭开始YY。
半个时辰后,方铭精疲力尽的坐下身,“还是打不开,算了,快中午了,先吃饭,下午还要去看看学生,晚上在拿家伙试试…”,于是起身拿好钥匙背包转身出门,只是关门的瞬间,桌上的木盒上方闪过一阵微弱的红色光芒…
等方辰再次回到出租房时,已经晚上七点了。进屋后的方铭便是凑到“神秘”木盒前打量,四四方方全部试了试,还是打不开,下一秒,手中拿了一把水果刀,刀身在灯光反射着寒光,足见其锋利,当半个时辰后…
“我靠,什么物质?外星人?刀子的弄不出一点痕迹,转身回到杂货室,再回来时手中多了一把斧头,二话不说,斧头应声劈下,却是“嗡…”的一声力道返回过来,震的手生疼。
“好吧,未知物质构成,邪门的木盒,就像玄幻小说中的法宝一样…”刚自言自语到这里,方铭一个机灵,拍腿站起身来,“对呀,滴血认主,管他靠不靠谱…”。
用刀割破指尖,挤出几滴血,“啪嗒”滴在木盒上,还把,没反应,再继续加大量,几分钟后方辰“哎”的叹了一口气,“我真傻,想到哪儿去了?还法宝,呵呵…”自嘲一声,没在动木盒,回到卧室拿着睡衣,走进浴室洗澡去了。
“啪”的关门声,就听见方铭在澡堂段段续续的话,“冷静如我,却也被一个木盒迷惑心智了,真是神奇…不过没改怎么打开呢?用水银浇灌?火烧?…”
浴室的方铭自言自语不死心的想着办法打开木盒,另一边的木盒却是发生着在夜晚显得很是恐怖的变化。
满天星斗的天空,月亮肯定是凑这热闹也出来,一轮清冷的圆月。只见月亮被什么吸引似得,竟然莫名产生一种“月流”慢慢传递到地球,接收者正是方铭放在阳台砍劈的神秘木盒。
只见木盒上撒发着红色光芒,在月亮的照射下,红光越来越明显,方铭滴在上面的血也渐渐被木盒“吸收”不见,然后月光下的木盒红光愈是“鲜艳如血”。
只听“咔”一声,方铭从浴室裹着浴巾走出来,同一时间,木盒也是“咔哒”发出一声声响,下了方铭一大跳,身体本能的抖了一下,随后抄起厨房的水果刀,朝着发生声音的地方走去…
当方铭慢慢的走到发车“咔哒”声的阳台上时,发现除了让自己“受气”的木盒外,空无一物,“不会真撞鬼了吧?”方铭心里默念一声“阿弥陀佛”,低腰想拿起木盒离开阳台,却是手拿到木盒的上半身时,木盒“咔”的打开了…
下一秒方铭哈哈大笑几声,“不想打开你去却自己打开,让我看看是什么宝贝?”方铭蹲下,掏出里面的东西捧在手中。
“一幅画?”看到手中卷着的纸,让方铭有种无语的感觉,之前一直打不开还以为里面有玉玺…夜明珠宝石类的古董,却只是一幅画现在?不过想着想着又发现不对劲,纸怎么可能保存这么完整,就像新的一样,完全没有腐朽的痕迹…方铭摸着这画卷,手指认真触摸感觉着。
“想那么多干嘛?先看看是什么再说,搞不好是唐伯虎的话,那可就…”。没有往下想,方铭再次小心翼翼的解开系绳,慢慢展开了、画卷,等全部展开后方铭惊呆着身形不稳的坐在了地上。
为什么一幅画这么让方铭惊讶呢?原来画卷中画着的是“一颗红红的的枫树下,一个白衣胜雪的俊秀男子,身后背着书生样儿的木篓,正蹲坐在枫树下沐浴着枫叶浴,脑袋微低眼光望着下方。
方辰顺眼往下看去,一只皮毛红若枫叶的狐狸正满眼依赖不舍的含着泪光回望着那清秀书生…,而方辰也再次顺眼看向书生,不看还好,再次看去,吓得方辰连画都扔在地上,手撑着倒退几步,神情茫然,嘴里木讷着“那个书生…是我?”…
(未完待续,喜欢就加□□群,一起活在幻想的美好世界中…)

☆、第三章 月下,狐现

却说方铭呆了几秒后,神情恢复了正常,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笨,画中的人肯定是自己的祖先,那么自己长得和他相似也是正常的”站起身来,自嘲的傻笑几声,“怕什么,难道还能蹦出个妖怪鬼神出来”,于是走向前,弯腰伸手打算捡起扔出去的画卷。
然而在盒子打开的时候,月光下的画中却是发生着方铭不知道的变化…
………分割线
“我是谁?恩…这是哪儿?怎么这么黑,什么都看不见。”过了不久再次听到那声音自语道。
“我~我的名字叫火狐,一只因无意沾染仙墨气息而修炼成灵狐的“小仙”?嗯,没错,我是一只狐狸,那我为什么在这,漆黑一片,好安静,好孤独,没人陪我说话吗?人呢,大家都去哪了,你又去哪了?”
“为什么说大家?你又是指谁?头好痛,想不起来了…”声音再次沉静,不知过了多久,“我想起来了,呜呜…我想起来了,方辰哥哥,你为什么把我装进盒子里面?你说过不久就放我出来,带我去天涯海角,为什么这么久,你一直没出现?”
“难道你忘了火儿吗?你答应过和火儿在一起不分开的…火儿好可怜,等了你好久,好空虚,比死掉还难受…光,出现白光了,白光后面是什么东西?是你吗,方辰?嗅嗅…这气息,很熟悉,对,是你,就是你,方辰哥哥,我来找你了,方辰哥哥,我们一起实现诺言…”
………我是分割线
2015年7月份,某小区某楼层的阳台上惊现一片红光,不少人看到还以为房屋起火了,不过只是几秒钟红光便消退了,所以人们没有继续关注,普遍认为是哪家小孩在玩手电筒。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