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总想睡仙君完本[修真甜文]—— by:商行意

大梦追惊局完本[奇幻强强]: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大梦追惊局》作者:七声号角文案:连鸣·精英大少攻 X 苏穆煜·斯文败类受连鸣 与 苏穆煜 的大名在古玩圈儿里可是响当当的他俩对彼此的认知,也无非就是——据说那家伙钱多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神兽总想睡仙君》作者:商行意
文案:
禁欲傲娇仙君攻X死缠烂打流氓神兽受
仙君做人的时候属性:脑子傻的貌美少年攻X风流少爷受
仙君历劫,姻缘错牵,终造人背弃;重归天界,旧人重逢,咦,这个黏糊糊的神兽是什么玩意儿?
主攻,1V1,感情线受追攻→互宠,主要还是谈恋爱;
攻历劫期间被受渣了,一颗真心喂了狗(并不);
排雷:受以前花花公子,喜欢漂亮妹子~
攻是小可爱我们要爱护他~但是一不小心就被受这个虎视眈眈的神兽叼走了
攻还是比较温油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浮安(太微) ┃ 配角:陆椴 ┃ 其它:受宠攻;主攻;受追攻;互宠;痴汉受
第1章 第 1 章
层云之上,九重仙宫,凤环于庭,高鸣不歇。天宫水色氤氲,紫烟袅袅,一时热闹无比,尽是祥瑞之兆。
天门高高伫立,一派威严。守门的天将见这光景,情不自禁探过头小声讨论着:“最近有新来的大人物吗?”
另一天将不动声色地摇头,“没听说过,咱们且守好这门,到时一看究竟。”
天宫玉桥之上,红裙女子头戴金冠,璎珞为饰,青丝如瀑。眼含秋水,娇俏可爱,只是面上有几分焦急之色。她裙上坠着银色镂空铃铛,在风中响起煞是好听。见月老门前小童打着瞌睡,忍了又忍还是一脚踹开了月老大门。
“你怎么还在睡!”红裙女子上前掀起醉酒不醒月老,一手拽住他乱糟糟的头发,狠狠一扯——“啊!痛痛痛!”
月老有着一张年轻俊秀的脸,却又留着一把长髯。据说他活着时,民间以长须为美,是为美髯公。
“红鸾你做什么,好端端的梦全被你扰了!”
红鸾见他还是一副迷蒙样子,冷笑一声:“仙君归位了。”
“什么?!”月老一个激灵踹倒了脚边的酒壶,一声碎响后,这才完全清醒,不可置信道:“当日星君历劫我曾算过,这一世理应顺遂,满百而去。断不会提前如此之久!”
红鸾长长的叹了声气,犹豫着要不要说,最后还是慢吞吞的说道:“先前我算过,星君的姻缘好像不大对。”
月老皱着眉,慢慢捋着手里的红绳,猛地站起身来,“星君红线那边的人变了,而且现在已断,”月老稍顿,不可思议的看向红鸾,“是星君亲手所断。”
红鸾睁大一双美眸,磕磕巴巴的问道:“为什么会牵错人?”
“我不知道,我这没有一点异象,”月老抬眼看着红鸾,一手撑在桌上,“我想下去查一下。”
红鸾点头附和,“我随你一起。”因月老与红鸾均属姻缘星君,两人多是形影不离,互相扶持,一同下届倒是常态。
“我们先去天门外迎一下星君吧,”红鸾神色雀跃,拉了月老掐个法术向天门掠去。
月老见她天真无邪的样子,只能压下心头一股不好的预感,只道是自己多想。
瑶池内的锦鲤晃晃尾巴,一个大泡泡自口内吐出,玩的不亦乐乎。忽的小锦鲤一呆,不可思议的望着天门的方向,那里有星君的味道!
眨眼间小锦鲤跃上地面,摇身一变成了个垂髫童子,粉雕玉琢的模样万里挑一,很是可爱。而后他迈开自己小短腿,努力朝着天门跑去。
天门外的飞仙台碧玉而砌,玉台表面被一层蓝光轻笼,白光随之流动。倏然间五彩光四起,扶摇直上。守门天将互相对视,均在对方眼里见到了不可置信。
“这应该是,仙君归位吧...”
飞仙台上光影渐弱,一道人影却逐渐清晰,只见那人长袍宽袖,面如冠玉,丰神俊朗。甫一睁眼,周遭只觉一股神压气势汹涌,不敢与之对视。
两位天将见状匆忙竖起兵器单膝行礼,口呼“太微仙君。”
太微站在天门下,遥望远处,此番历劫虽有波澜,最终也算得圆满功德。如今他归位,心中自是已无牵挂,前尘尽亡。
太微一转头看见红鸾红着眼看他,一边是愣愣的月老,太微紧绷的面色这才稍有放松,而后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我回来了。”
红鸾正欲上前,忽见身侧一道小小的影子急速窜去,猝不及防太微怀里冲进一个小小孩童,撞得他稍一后退,正是之前那条小锦鲤。
“仙君!阿鲤能化形了!”小鲤鱼朝着太微睁大眼,满脸写着乖巧等表扬。
太微笑着敲了他的头,这小鲤鱼本是百年前他无趣所养,不料在他历劫时竟化了形,想必也是受了不少苦。
“好久不见,天界可有变化?你们可有不同?”
“没有变化,一如您离开前。”月老恭敬的行了一礼,“不知仙君此行可还顺利?”
“尚可。”
月老心里挂着红线的事情,几次话到口边,硬是被他吞了回去,反复数次后月老还是犹豫的问道:“仙君,您的姻缘线...”
太微一怔,这才发现红鸾和月老的神色都有些不对,只是一想便知瞒不过这二人,身上挂着的小锦鲤有些不解的咬着手指,眨着眼在这三人身上来回扫视。太微略一思索,回道:“先离开这里。”
太微掐顺手捏了一道术法,顷刻间消失在众人眼前,红鸾、月老见此紧随其后。唯独剩那小锦鲤,猝不及防被太微抛下,呆呆的坐在地上,好不容易爬起来还得迈着小短腿去追,一面跑一面哭着喊欺负鱼。
太微回到久违的房间,与他离开时并无不同,也不曾积灰,想必是有人时常打扫。
只是终究不是一成不变的,所变之处,无可言说。
“说说吧,你们怎么发现的。”
月老在仙君的气势下习惯性后退一步,把自己藏在了红鸾身后。没有及时发现红线牵错人,若是仙君追究,他怕是得掉一把长须。
红鸾恨恨的一脚后迈,踩在月老鞋上,使劲一碾,这才稍微解气。
“奴家平日虽主女子婚姻,但多少也会算一些常人的姻缘,那日奴想着不知仙君何时归位,捎带掐算一番,不料姻缘算不出来,每每强行去看,总会被反噬。”
月老跟着点头,附和着红鸾的说法,补充道:“我是看到仙君红线牵错了人,后来断了。”月老瞅了瞅太微的脸色,看他并未计较松口气,“是仙君自己断的?”
太微没有回答他,只是一甩袖子,一面青铜雕花铜镜悬空在众人面前。“你们想看的都在这。”
镜面一阵波动后,逐渐幻化出现人像,故事也开始清晰。
在人间寒冬腊月之际,城墙角落窝着一个毫不起眼的人,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身下是干枯的荒草。寒风侵袭,那人往墙角缩了缩,把自己抱得更紧一些。
忽的一阵马蹄声,惊了那乞儿,小乞丐艰难的睁开眼,向着声音处看去。与自身落魄的情况不同,乞儿有一双明亮璀璨的眸子,但若是仔细看,会发现那双眼里满是呆板,毫无灵性。
扬鞭跨马的少女在乞儿前停住,想是动了恻隐之心,未加思索便解开自己的钱袋,一个轻跃跳下马,走到乞儿面前将银袋扔在他怀里。
乞儿迷茫的抬眼与少女对视,那少女被他看的有些脸红,强压下心内的感觉,故意大声道:“天太冷,你拿这钱去买件厚衣服,喝碗热汤吧!”
乞儿呆愣愣的握着银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少女见他木讷的样子也有些不知所措。忽而身后一阵轻浮的笑声惊了她,那笑声满是不怀好意。
“没想到堂堂礼部尚书之女竟然对一乞丐动心,真是有趣。”
一架马车停在少女身后不远处,一人懒懒的掀开车帘,似笑非笑。
少女怒而直指,“我尚骑马而行,你一个男子乘车真不害臊,老将军知道怕是要气死!”
马车内的男子不慌不忙的探身而出,仆人弯着腰跪趴在地,男子拍拍身上,踏着仆人的背踩到地面,双手抱着手炉取暖,身侧仆人急忙为他披上狐裘,一举一动尽是贵公子的奢靡。
男子不慌不忙的走到少女跟前,狭长的凤眼微眯,嘴角含笑,风流多情的模样不知误了多少女子。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