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如何穿越你(穿越时空)————睿煜

叫我如何穿越你1

贺晓寿
8.2日,这是个特殊的日子──本大爷诞生16个年头的大日子。我刚出去买菜回到家,一进门就被喷雪来了个彻底的改头换面。
"晓寿,生日快乐!~"最麻吉的死党一手圈住我的脖子,左手还拿著喷雪摇阿摇的,一脸的欠扁。
我低头不动声色的抹了脸上的不知用什麽化学物质做成的"雪",皮笑肉不笑的硬是从嘴里挤出一句:"呵呵~同乐同乐啊~"
"啪"一声把手里的"雪"一掌拍在他笑的龇牙咧嘴的脸上。在他"呸呸呸"的时候很识相的冲向了我妈:"妈,我来帮你!"
背後传来死党的怒吼:"贺晓寿!!"
同学陆陆续续的都来了,我很爽的这里打一拳,那里拍一掌,任他们怒目横对敢怒不甘言──哈哈~生日寿星大,管你是什麽东西,先过来给大爷打一顿再说!
等人来齐後,妈妈从厨房端出了那个5磅的大蛋糕。
大家对著画著大大的羊头的蛋糕指手画脚,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但是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人,其他人顿时被过滤......
"恬静!"带著些许不安与期待的心情拨开人群向她走去。
她在四处飘荡的眼神固定在了我身上,然後,她......她她居然漏出了些许羞涩的微笑──这是不是说明那件事......
"晓寿,你前些天给我的那封信,我看了......"她低下头许久,然後象鼓起了勇气般说了一句:"其实,我也一样......"
"成功!"
我一手抓过她的手,紧紧的,一句话也没说,牵著她走到已经插好蜡烛的蛋糕前。妈妈把灯关上了,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她低下头不好意思的催促到:"快点许愿吧你。"
我闭上眼,身边的嘈杂声渐渐低了下去,到最後居然到了寂静无声。
"哎哎~这群家夥,老班在都没有这麽静的说。呵呵......真是......不对!"我猛的睁开眼,身边居然是一片漆黑:"不可能静到连呼吸都没有的。"
人呢?怎麽一个都没有?
心里逐渐扩大的不安与恐惧让我害怕的声音都抖起来:"别玩了,开灯出来吧!恬静?妈妈?"
"不玩了啦。快给我滚出来!"
我四处环视,大声的喊:"出来啊```我生气了!"
"快点啊......"
"喂......"
..............................
喊到最後,力气已经渐渐散失,我躺在地上,周围没有边际的黑暗即将被另一种黑暗所替代──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不可控制地向下垂下......

不记得过了多久,眼前一片微红,恩,象是阳光照在眼皮上的感觉。
阳光?
我猛的睁开眼,自己正躺在一片草地上,而眼前可不就是笑容可掬的太阳公公麽?
回来了麽?这是哪?街心公园?
正准备撑起疲惫的身体来看看自己身处的地理位置,耳边传来一声尖叫,我扭头一看,果然是人。啊,不对!他身上穿的衣服......难道自己被人拐卖到了云南的少数民族地区?
不对......我怎麽觉得我现在的际遇很象那些生物所说的哪个什麽来著?
男孩尖叫了半天,似乎是累了。喘了一会气,正准备溜水。临跑前瞄我一眼,我跟著他的目光也看向我身後,居然有一把剑?
我正准备拔剑瞧瞧,他象是被我拿剑的气势吓坏了,身子一震,拔腿正要跑。
我嘿嘿冷笑两声,别说是拿著一把真家夥。我以前拿著扫把也把几个混混打的四处乱窜呢。我死党说我也就好在生在那改革开放的年代了,要是我生在了武林,郭靖杨过还不得回家耕田去了。
我拿下剑鞘,倒下正准备把剑抖下来炫炫,嘴角还带著一丝冷笑。
抖抖,没有。再抖抖,还没有。
??
我拿起剑鞘一看,空的?
那小P孩不跑了,手往身後一伸,出来就多了一把半臂长的剑。他一手提著剑,剑光还象电视剧里似的正照著我眼睛,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
不公平!怎麽我没有他有?!
最後,他一剑挨上了我脖子,冷冷的剑气让我打了个冷战。
"说!你是何方妖孽?!"

啊......我想起了!这不就是那个什麽穿越嘛。
什麽?穿越?!我吗?!还是回古代?还是武侠?!太烂俗了吧?!

叫我如何穿越你2

程霖栎
今日难得清闲,趁著大好的天气,正是出去游逛的好时候。脱下当朝繁厚的官服,换上一身轻便的薄衫,配上一把轻剑,正准备踏青去。
怎知我刚一开门一个小小身影便直直的扑进我怀里。
"霖星,又到哪胡闹去了?怎麽弄的一身这个模样?"
霖星惶惶张张的,一身泥污,眼珠子一转,转身探头向外张望之後鬼鬼祟祟的关上了门。
"哥,你听我说。"霖星把我拖到椅子上按下,象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麽了?有事但说无妨。" 我轻笑一声,好玩地看著他。
"今天庄元带我去郊外玩,居......居然让我们碰上了冷斐燃。"
我脊背一僵,脸色变了又变:"冷斐然?哪个冷斐燃?"
霖星声音低低的还在抖:"就......是你想的那个人。"
冷斐燃本是凌雪门子弟,後来因偷炼妖功性情大变,却也功力大涨,成了半人半妖的怪物。从此杀人与否只看他高兴......的那个家夥......他杀的人太多,得罪的门派自然也多,杀的官员也不在少数。简直全世界都在通缉这个家夥......
"霖星,你没事?"遇到冷斐燃而全身而退的人屈指可数,霖星那贻笑大方的三脚猫功夫根本不可能从冷斐燃手下活著下来,更别说全身而退。
霖星摇摇头,脸色苍白心有余戚:"我们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是血奄奄一息了,但是庄元把他认出来了。然後......他们打了起来。速度很快,我跑的远远的,也看不真切。不一会儿庄元飞了出去。只看到後来冷斐燃吐了一口黑血,冷笑了一声,我看他样子象是中了毒。他拔出剑自刎了。庄元挣扎著爬向他,捡起他的剑朝著他又捅了几下......"霖星紧紧的咬著下唇。
"庄元怎麽了?"我著急道。
"他体力不支晕了过去......这时我才慢慢接近他们,想把庄元搀著扶回来......"
我松一口气笑笑:"没事就好。冷斐燃的尸首不用管他。自有人想要取他首级。霖星不用害怕,喝些热汤压压惊吧。另外把金大夫叫去给庄元取些药......"
"哥!不是!"霖星很急的打断我的话:"在我准备走的时候,冷斐燃醒了!他醒了!"
"什麽?!"我一下站起身:"这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剑上还沾著他温热的血呢。可是他身上的伤口都消失了......他朝著我冷笑一声就伸手拔剑,我吓的掉头就跑。"
难道他的妖功有起死回生之效?我大惊,如果是这样,庄元铁定凶多吉少。
"庄元他......"我一时竟不知怎麽问出这个问题。
霖星摇摇头:"可是他醒来後,完全变了一个人。"
"此话怎说?"
"他拿著个空的剑鞘向我挥舞,一时停下沈思,一时口中念念有词。我斗胆走过去拿起剑对著他的脖子,他......他他居然......"霖星脸上的表情这时满是难以控制的感觉。
"他只说了一句话。"霖星深呼吸一口,学出当时冷斐燃的表情,用手轻抚锋利的剑口,一脸的兴奋:"哇撒,真货耶,超帅!"
这时的我也不知道我的脸色有多麽的难看──这冷斐燃莫不是疯了?
霖星的表情更恐怖的补了一句:"小弟弟,我一看你就知道是家里穷的要出来打猎为生的小孩。啧啧啧,这头发长成这样,没钱剪麽?没关系。把这剑给哥哥,哥哥给你钱好不好。"
霖星挠挠脑袋接著说:"我正以为他疯了。他却说了句正常话,我饿的快挂了,先给我点吃的。只有窝窝头也没干,什麽?你们这不吃窝窝头?得啦,反正没差啦,有吃的就行了。他的语言奇怪,语调更是不似冷斐然。我心下称奇,用绳子绑了他手脚便带回来了......"
我闷声道:"霖星,这事不是那麽轻易可以解决的。他是祸根,还是没人斩的了的祸根。先不论他是否真疯。倘若他一下正常了,我们这就会被他夷为平地了。"
霖星一脸害怕:"这可怎麽是好?!"
我叹口气,看来这踏青是去不成了。
"且让我看看著冷斐燃是何等人物。"

叫我如何穿越你3

贺晓寿
我居然被那个少数民族的穷小孩绑到牢狱中来了?!
混蛋,敢情他年纪小小就干起了拐卖人口这种不法勾当?不行,等我再见到他的时候要亲切的握住他的小手,笑容可掬的问他:"你是不是心理有什麽委屈,就跟知心哥哥我唠唠,你呀,就是在心里闷久了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性格720度麻花大扭曲。"
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在他的剑过脑袋时说完这句话......唉,现在的小孩。
但是我始终觉得有点不妥,是什麽呢?
穿越到古代,然後当一代大侠锄强扶弱劫富济贫路见不平就用沙埋......
不是这个问题。
那麽是......对了。我是怎麽穿越的?
一想到这里马上解腰带露出肚子,恩,很白很滑也没赘肉......不对!不是这件事!
对了!我的六块腹肌呢?还有我的肤色明明是健康的小麦色!
难道我是......借尸还魂?!
一阵寒意顿起......我跌跌爬爬的趴到铁栏边,第一次对面无表情的狱卒大哥说话:"你好~能借面镜子给我吗?"
狱卒轻轻看我一眼并不答话,一脸的轻视。
我耐住性子,再接再厉:"给面镜子给我好吧,狱卒大哥?"语气含有隐隐怒气。
狱卒这次正眼看我了,一看眼神就禁不住滑下我的腰际,定在了稍稍散乱的腰带上。
我忽然醒悟,下意识的双手交叉护胸。几乎同时,不苟言笑的狱卒大哥丢盔弃甲的捂住鼻子向外面奔去。
咦?这个身体虽然没有我原来的那个那麽MAN,可是似乎还是很有魅力的耶。那麽如果我在他们面前裸奔他们会不会全部把钥匙都扔掉然後冲到外面去血流成河呢?恩,这个问题以後可以试试看......
还没等我想好怎麽实践这个方案的时候。门外就传来的大批人的脚步声,我连忙低头绑腰带──虽然我是现代人虽然这身体不是我的,但是我还没有开放到可以接受要对著他们展示我的人体艺术的程度。
门外传来对话声──
"拜......拜见大人。"是狱卒大哥的声音
"恩,免礼。"这个声音没听过,沈沈的又很透彻,很轻泠的感觉,不知是谁。感觉上象是他们的老大。
"咦?你怎麽了?流好多血!"是那个臭小孩......
"没......没有。谢少爷关心。"狱卒大哥狼狈的要命。
"霖星带来的那个犯人怎麽样?"是那个好听的声音。
"一直很安分。除了吃量惊人之外并无任何不妥。属下斗胆说一句,依属下与他相处的情况看来他象是良民,并不象是品质恶劣之人。"
"恩。"男声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我不禁大翻白眼──你什麽时候和我说过话啊,还"相处的情况"咧,我们这样也叫相处啊,那我家的马桶都跟我是死党了,生饺子你浮水面──装熟哪你。
脚步声越来越近,小P孩一下窜到我面前,指著我就吼:"就是他就是他。"
我再翻白眼,P话,这里除了本大爷还有别人麽。
再一个人转进来,我不禁一愣。这个人身著轻盈的白衫,一双剑眉不怒自威,大概就是所谓的"容貌甚伟"的境界了吧。但身材并不粗壮,反而清秀高挑,倒也不会和脸不协调。
"喂,你的津液都要掉下来了!"小P孩大吼。
我下意识的抹抹嘴角发现被耍,横眉冷对。古人就是古人,口水就口水呗。还津什麽啊,恶心死人了。
"你就是冷斐燃?"男人淡淡的开口,无视我刚刚的蠢举。
"不,我是贺晓寿。"话一出口我就後悔了。这事我自个儿我弄不明白何况是这些年龄超过辛追的古人?我立即改口:"对!我叫冷斐燃,字贺晓寿。"
汗``我知道这两名字没任何干系。天晓得天下间有没有人象我这麽字的。我呵呵干笑两声补充道:"我自创的。"
男人仍旧无视我的蠢话:"你可知道,天下都在找你。你出现在这里,可是给了我们一个大难题。放你出去......让天下人继续追杀你,我们也会被朝廷责怪没有抓住你;留你下来吧,怕是我们有心也无力,对吧?冷斐燃。"
"我不会武功。"我摊手实说。
"呵呵,这话说得真是有趣的紧。你不会武功居然能在奄奄一息的时候把御前一品侍卫打的晕死过去?"男人声音渐渐阴沈下来,眼里闪的骇人的精光。
等等,这麽说来,我岂不是成了所谓的通缉犯?原来这冷斐燃就是古代版马加爵?而且听他语气还象是树敌无数的样子?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我已经没有了以前冷斐燃的盖世武功!!

叫我如何穿越你4
程霖栎
没想到冷斐然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谓的杀人如麻,所谓的嗜血如命,根本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与之有关的痕迹。
白玉般雕凿的人儿,配著一双不耐烦又恶狠狠的眼睛。我们进去的时候,他还在自个儿不知想著什麽,露出了孩子般的模样,翻著白眼瘪瘪嘴,一脸不屑的模样。一身稍显破旧的长袍尤其的显出了他不高的身材,只有背後那把传说中的斩魂剑剑鞘让我意识到这就是冷斐然。
我淡然谨慎的问他话,他倒是象在魂游四海,前言不搭後语。
心下疑惑,这冷斐然倘若是能装成这模样,那武林必定大劫将至。
他自己也仿佛认不清现在的状况,还如身在梦境般浑浑噩噩,不断的自言自语。
我示意狱卒开锁,霖星连忙阻道:"哥......"
我点点头示意我自有分寸,狱卒这才去开了锁。
"霖星,你们先出去。"我挥挥手。
"可是......"霖星欲言又止,最後还是转身出去。
我慢步走进去,他竟然下意识的向後退。我一愣,再向前走,他再後退。
这难道是诱敌之术?
我沈声道:"冷斐然,你可知道你现在身处何地?"
"不知道。"他几分茫然的答道,下一秒身体又警惕的向後退几分。
"你正在被天下人追捕。只要我们这里狼烟一放,四面八方都会有各路人马来取你首级。"
"我有朋友吗?象是什麽豪侠之类的。"冷斐然眨眨眼突然冒出一句。
我心下奇怪,你有无朋友为何要问我。
只好硬著头皮由消息说来:"未有听说。只是其实现在天下豪杰大多都是你的仇人,即使不是,也是希望借由杀你而出名的。"
"那麽,我是皇宫贵族麽?是因为什麽被人追杀?勾人老婆?"冷斐然一本正经的模样。
"你乃一介草民。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蝼蚁,因树敌太多而被......"
我突然停下,眼神一凛:"这你的事莫不是你自个儿更清楚?为何要问旁人?难道,你不是冷斐然?"
冷斐然一愣,顷刻大叫:"当然是了。如假包换,恩......只要你们找的回他......"声调渐渐低下,一下又中气十足的吼道:"只是现在好象得了那个什麽什麽......失忆,对,失忆而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