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番外——紫流殇

文案:

在被绑架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就开始崩坏,

我们的相遇就是一种罪恶的开始,而这样的错误究竟谁应该承担责任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不伦之恋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辰逸,顾曦 ┃ 配角:魏可馨等 ┃ 其它:

1、绑架

迷迷糊糊间只觉的头痛欲裂,勉强睁开眼睛,却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天花板,白的有些吓人,挣扎地想爬起来,却发现四肢

无力,过了几分钟才突然想起来,我不是在学校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又是哪里。

好不容易挣扎地坐了起来,眼前的一切确是完全陌生,身下柔软的床,精致的桌子,阳台玻璃门边被吹起的白色窗帘,半

圆状的藤椅,但是奇怪的是,整间房间只有白色一个色调,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门突然被人推开,我警惕地看着走进来的人,进来的人年纪似乎已经过了六十,但仍然穿着正装,突然让我想起了英式管

家。我眯着眼睛看着他,而他只是将手里拿的托盘放在床头柜上。

“这里是哪里,你是谁?”看着他放下东西就想走的样子,我连忙问道。

那人看了我一眼道:“想您差不多该醒了,所以送了点食物给您,我想药效还没有退,您哪里也去不了,少爷晚上会回来

,他会给您解释的。”说完就离开了。

虽然他的话听上去很恭敬,但是总是带着冷冰冰的感觉,还有,药效没退是什么意思,头痛的难以忍受,看着眼前的一切

更加烦躁,但是,连握紧拳头的力气都没有,有些丧气地闭上眼睛,却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惧。我的世界大概就是从这一刻开始

崩坏了。

我就这么靠着床等到了晚上,那个像管家一样的老头进来送过一次饭,依旧一言不发,直到深夜,那个被称为少爷的人才

回来。

“他醒了吧。”门口传来一个男声。

“是的,现在正在里面等您。”是那个管家的声音,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一个面无表情穿着西装的男子向我走来。

男子似乎是混血儿,五官相对来说比较立体,年纪比想象中的年轻,似乎还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他慢慢向我走来,皮鞋踩

在地上发出的声音让我觉的恐惧,本能地想退后,却发现无路可退。

他在床边坐下,突然用力地捏着我的下巴,迫使我抬头看着他,看着他的脸,我突然觉的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但是一点印

象也没有。

看了一会他放开我,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食物冷声道:“你还是不要太反抗的好,反正你已经不可能离开了。”说完便站了

起来。

“等等。”我连忙叫住他,“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不能离开是什么意思。”

对于我的问题他似乎有些不满,微微地皱起眉头道:“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从今天开始,这里是你住的

地方。”

我还想问他问题,而他却完全无视我地离开了,我挣扎地想从床上爬起来,因为体力还没恢复,从床上掉了下来,同时听

见了关门的声音。

挣扎地爬回床上,却整整一个晚上没有睡着,现在的状况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没有人给我一个解释。

早晨依旧是那个管家送来饭菜,对于没有动的食物他连眉毛都没有动,原封不动地拿走了。看着送来的东西肚子好不争气

地叫了,好吧,昨天什么都没吃,现在也到极限了。拿起牛奶闻了闻,不会又下药了吧,不过既然我都被抓来了,应该没这个

必要了吧。

刚喝了两口牛奶就有人走了进来,一个穿着火辣的女人,化着浓艳的妆,却意外的适合。这个女人突然冷笑了一声,我才

发现自己竟然看她看呆了。

“魏辰逸根本不需要担心吧,居然还叫我过来。”女子说完走到我面前,在床边坐下,用手指挑着我的下巴凑近我。

从小到大都没有一个女人离我这么近过,而且还是一个美女,好吧,我承认我没出息,我能感觉到整张脸都烧了起来,耳

朵格外的烫。眼前的女人却笑了出来。

“真是有意思呢,魏辰逸找了个这样的小鬼回来,他准备怎么样。”说着她露出妖艳的笑容,“小弟弟,你成年没有啊。

“ 我……我当然成年了,都已经十九了。”

美女突然笑着靠近我,我感觉到了某个柔软的东西碰到了我的前胸,我连忙想往后退,美女却先一步离开了。

“不过还真有些像呢。”美女自言自语道,“小鬼,被抓到这里来你一点都不害怕吗?”

“怎么可能不害怕,而且还是被下药什么的。”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这该不会是绑架吧。”

美女突然笑了起来,“你真有意思,连我都开始对你有兴趣了。”

“我家没钱,绑架我也没什么用,而且看这里的样子,你们也不会缺钱吧,我应该也没做什么坏事。”我不知道是说给她

听的还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是没做过什么坏事,要怪就怪老天爷吧,把你生成这样,还让你碰上他。”女子说这句话的表情很冷淡。

看着她变脸这么快,让我有些害怕,还有,生成这个样是什么意思。

“不要想着逃了,你这辈子就只能呆在这里,当然也有意外,比如说他烦了或者他死了。”女人讥讽地说道,“不过你还

算懂事,乖乖地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女人说完站起来,原本以为她要走,却发现她只是盯着我看,我也只能盯着她看,而

她却转移了目光,口中喃喃道:“真是个笨蛋。”说完快步离开。

呃……我什么都没做吧,为什么莫名其妙地被人骂笨蛋了,刚想到这里,门口就传来刚才那个美女的声音,“魏少爷这是

紧张吗,还在这等着,放心,死不了……”后面说的话我听不清楚,好像是离开了。那个魏少爷就是这里的主人吗,为什么要

抓我,我应该和他没见过吧。

吃了东西感觉身上似乎不会那么乏力了,我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阳台,看到外面的景色让我震惊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阳台正对着的似乎是一个花园,后面就是山,也看不到大门在哪里。

“起来了?”一个冰冷冷的声音在后面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连忙转身,是昨天被那个管家称为少爷的人。

“那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要抓我来。”

他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直直地盯着我,被他这样盯着,让我心里开始发毛,“那什么,我还要回去上课,如果不是特

别重要的事能不能先放我回去啊。”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是他似乎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姑且还是试一下好了。

男子突然笑了出来,他慢慢凑近我道:“如果真这么容易就会放了你,你觉的我为什么要用药来绑架你。”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不一样的表情,但是说的话却突然让我害怕,因为没有实感,而且和电视剧上所演的绑架也不同,我

就以为这一切不过像是一个玩笑,直到他开口说了这句话。

“你家在哪里,父母做什么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要想着逃跑,你逃不出去的。”男子继续开口说着,而我却只能愣在

那里,这个时候男子突然用手指轻轻刮着我的脸,我连忙退了一步,他似乎也愣了一下,随后转身离开。

他最后的那个动作真的让我惊到了,虽然知道这个世上有那个世界的人,但是我完全不是那个世界的啊,他该不会是想对

我做什么吧,越来越觉的这里果然是个很诡异的地方。

虽然一直很害怕那个男人对我做出什么,但是接下来的三天却意外的平静,严格地说,在那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他,偶尔

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我的人似乎也没有要拦着我的意思,管家和女仆看见我都会鞠躬,但是却总是和我保持着距离。

从房间走出来之后才发现这个房子果然很大,我住的那个房间正对着后面的花园,前面大门有门卫守着,怪不得说我逃不

出去。

因为没有人拦我,我几乎把整个房子都逛了一遍,也没有再见到那个女人,她似乎对这个家很了解的样子,竟然不是这里

的人么。

这三天来,我是深刻了解到自己是被囚禁在这里了,他们不允许我接触任何能与外界联系的东西,不能碰电脑,不能碰电

话,最多就只能看电视,还必须在住的那个房间联通的一个小客厅,虽然允许我在房子里随意走动,却不允许我在除了住的那

个房间意外的地方久留。家里的管家也好,女仆也好,保安也好,除了必要,不会和我说一句话,即使我再如何套话,他们也

能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我现在终于能理解那些被囚禁之后就要自杀的人了,这根本没法忍吧。

坐在沙发上随意地换着电视台,发现没一个想看的,被抓来也快一个星期了,不知道学校那边怎么样了,会不会通知爸妈

啊,如果他们发现我失踪了会怎么样,应该会报警吧,但是警察会找到这种地方来么,他完全没有绑架我的理由吧,果然还是

靠自己逃出去比较靠谱一点。

2、逃跑

因为没有地方去,三天也把这房子里里外外都逛完了,又没人和我说话,我只能呆在房间里面无聊地看着电视,房门却被

人推开了。

管家恭谨地站在门口道:“少爷请您去楼下餐厅用餐。”

让我去用餐,总感觉那人有些让人觉的害怕,我没有答应管家,只是看着他,他似乎也不着急,只是很恭敬地站在那里不

出声,僵持了一会,最终我只能认输,跟着他一起去餐厅了。

“你们少爷为什么突然叫我一起吃饭。”也没想过他会回答我,只是忍不住想问出来。

“少爷原本就准备和您一起用餐的,只是这几天比较忙,没什么时间罢了。”管家道。

我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居然回答我的问题了,那前两天我找他说话,他完全无视我是为什么啊,嘴角不禁想抽搐。

“请您从这边走。”管家突然停下来侧过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身为成长在社会主义的大好青年,真心有点受不了这样的

架势。

我看了他一会慢慢走了进去,管家也跟在我后面,“少爷,顾少爷到了。”

第一次被人叫少爷,总觉的有种恶寒感,我是不是只有过穷日子的命啊。

那个被叫做少爷的人只是嗯了一声,拿着倒了红酒的杯子看着我,这种眼神总让我想到动物世界,呸,我才不是被捕杀的

动物。

“坐吧。”他开口道。

因为桌子是欧式长型桌,我坐到离他最远的对面,他似乎也没什么感觉,然后就让人上菜了。

看着眼前的牛排和红酒突然之间就没有胃口了,果然我就只能这么土下去。

“不喜欢?”大概看我没有动刀叉他反问道。

“我不是很喜欢西式料理。”

他眼睛慢慢眯起来,我大概是说错什么话了吧,他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算了,反正吃什么都是吃,我又不挑食。我拿起

打叉再看向他时,他表情似乎缓和了不少,真是个怪人,难道是因为刚才我浪费食物,不至于吧,难怪别人说越有钱的人越小

气啊。

吃饭期间我一直偷看他,而他只是慢条斯理地吃东西,似乎也没打算和我说话的样子,那把我叫过来干嘛,真把我当客人

看的话就不会囚禁我了。

“那个你真的是混血吧,连吃饭都喜欢西餐啊。”好吧,我承认我没话找话说。

他微微抬头看了我一眼,“我祖母是英国人。”说完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好吧,这种情况下吃东西都不敢吃啊,生怕发

出什么奇怪的声音然后直接被他灭了。

“对了对了,我叫顾曦,你叫什么?”一说出来我就后悔了,对面那个是绑架你的人欸,你为什么觉的他会告诉你他的名

字。

“魏辰逸。”

呃……他好像说了,等等,很普通的名字,还以为会想龙傲天那样酷炫狂拽吊炸天的名字呢。

“你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我。

“呃……没什么,觉的你居然会告诉我名字,有点惊讶。”

“你接下来都要住在这里,早晚也会知道我名字。”他淡定地看着我说道。

好吧,我不淡定了,“喂,总得给个理由吧,我们又不认识,你又不打算勒索钱财,绑架我有个妈蛋用啊。”

他皱着眉头道:“不要说脏话。”

我嘴角抽了一下,他继续道:“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说脏话,你会后悔的。”

虽然很想顶他一句,但是看到他的眼睛总让我觉的有点毛毛的,他站起来慢慢走向我,盯着我的眼睛道:“我让你做的事

你就去做,不让你做的事你最好想都不要想,不要故意想着惹怒我。”

他这赤裸裸的威胁让我觉的很讨厌,刚想反驳他,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真心感觉到可怕,他将我家庭地址,父母,学校,

朋友所有一切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如果不想连累他们,就乖一点。”说完这句话他就离开了。

直到他的脚步声消失,我才发现全身起了一身冷汗。

“顾少爷,需要让人扶您回房间么。”才发现管家已经走到我身旁,我摇摇头自己站了起来走了回去。

直到泡在浴缸里我的脑子才清醒,这里果然不能呆着,呆着越久越感觉会出事,那个魏什么好像经常要出去的样子,只要

他出去了,逃出去还是有希望的,只要等到门卫换班的时候,但是他们都不和我说话,我怎么能知道门卫什么时候换班啊,好

吧,没人帮我,靠自己了。想到这里我从浴缸里出来,穿上衣服后偷偷溜了出去,躲在一个小假山后面观察门卫。

守了一夜也没发现门卫有换班的迹象,正准备睡觉,那个管家又来了,说是让我和他们少爷吃早餐。

一夜没睡本来就没什么胃口,看着眼前的面包沙拉牛奶就更觉的反胃,对面还坐这个面无表情的绑架犯。

他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吃了饭就出门了,一直到晚上都没回来,看来又要几天不回来了,这不正是逃跑的机会么。

白天睡够了,我半夜偷偷溜出来,幸好乱七八糟的摆设比较多,让我躲了好几次。一直很顺利地溜到门卫那里,好吧,我

一直很想吐槽,为什么普通的房子会有门卫这个奇怪的存在啊,又不是部门机关。

正想着怎么躲过他,突然看见他似乎接起电话,然后站起来走开了,等等,不会这么巧吧,我运气有这么好么,还是陷阱

,算了,先逃再说。

翻墙这种技能,你要是没有的话都不好意思说你读过大学,经常被宿舍的人拽去网吧的人,怎么可能不会翻墙。我得意地

笑了两声,翻过了铁门,似乎也没有被人发现,好,就这样回学校报警。

但是走了大概十分钟我就绝望了,这到底是哪里啊,有钱人都是什么品位啊,居然喜欢在山上盖房子,而且路还这么多,

我怎么知道要往哪里走啊。

乱撞了大概半个小时,依旧没有看见别的建筑物,我真的觉的有点绝望了,站在路边发呆的时候突然听到什么声音,不一

会就有灯直直地照着我,然后我睁不开眼睛,我挡着光线,模糊间好像看见一辆车向我冲了过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