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攻心机深[穿游戏]完本[年下快穿]—— BY:假面夫子

每天都被老攻追杀怎么办[快:本书总字数为:1368696个好书尽在 《每天都被老攻追杀怎么办[快穿]》作者:云远天长文案:其实文名应该叫《每天都被老攻宠爱怎么办》,因为宠爱的篇幅占了绝大比例,超级甜的~不甜咬我!舒星弥
1 页, 《老攻心机深(穿游戏)》作者:假面夫子
好书尽在
文案
苏幕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一直暗恋他的天才常葛研发了一个可以延长时间的系统,为苏幕能够找到合适的心脏拖延了一段时间。
主要就是穿进游戏里之后,师徒二人一边打怪一边虐心的生活(全都是天才攻根据现实yy出来的)。
内容标签: 年下 系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幕遮(苏幕),苏故遥(常葛) ┃ 配角:花想容,王清平等一系列助攻 ┃ 其它:非网游,非高科技,师徒年下
第1章 故乡遥兮(一)
苏幕,从小就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做剧烈运动,医生说他甚至不能娶妻生子,他每年花的医药费都不是比小数目,好在他投胎时挺会选,父亲在帝都商界小有名气,家中还算富庶,母亲是中文系教授,所以他的名字源自词牌苏幕遮,听起来还挺有诗意。
拉开窗帘,正午的阳光从落地窗射进来,苏幕在医生的叮嘱下吃完药,就打开手机游戏,葱白般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灵活的敲击滑动,游戏里一番激烈的厮杀,他战胜了河伯,顺利升到第二十八级,他放松的靠在椅子上,病态的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他玩的游戏叫“晓梦迷蝶”,是个角色扮演与生存厮杀结合的游戏,你选择不同的角色,游戏方法也不同,不同的角色总会给你不同的惊喜。
一提到这个游戏,就不得不提一个人,一个他活了多少年让他堵了多少年气的冤家。
他叫常葛,没错,他的名字就是这么随意,他爸姓常,他妈姓葛,所以他叫常葛。
苏常两家是世交,在那个性别鉴定可公布的年代,医生说苏妈妈怀的是女儿,常妈妈怀的儿子,两闺蜜就提过将来要做亲家!苏妈妈没想到自己生下来的竟是个男孩,两闺蜜吐槽完做B超的医生后,就寄希望于常妈妈,结果小常葛就出生了。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两家大人的关系,两人自是在一起上学,那么问题来了——别人家的孩子。
“儿子,你看看你的荣誉墙,再看看人家常葛的。”
别人家的孩子系列导致苏幕对常葛有种阴影,这种孩子就该远离。
苏幕今年二十三岁,大学刚刚毕业,自己开发的游戏上市,就在全民游戏论坛里得到一众网友的好评,可是不久以后,热评就被另一款游戏给占领了——晓梦迷蝶。






一开始苏幕也没怎么在意,同行业恶性竞争很普遍,不搭理就是了,可当晚就接到常葛的电话,他的语气一贯骄傲,“你的游戏我通关了,来玩玩我的游戏如何?”
苏幕盯着网游下载排行榜第一的晓梦迷蝶,握紧拳头,让我来看看你的游戏有多难,画面有多高清,服饰有多美,剧情有多触动人心……
苏幕下了游戏,几乎每日沉迷其中,成长的五级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小case,接下来虽然有些吃力也不算什么难事,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个游戏里的角色清一色的男生,好不容易有几个女侠客居然还是使大刀的,重点是没胸没屁股,几个有点姿色又是系统下达的除杀任务,弄得苏幕都舍不得下手。
就在刚才苏幕在大鱼直播平台直播了他杀掉河伯升到了二十八级的全过程,轿车游轮一片飞。
最近这病越来越严重了,苏幕总觉得自己浑身乏力,经常嗜睡,于是他顺手关了直播,打算休息一会儿。
叮当!
系统提示:亲爱的苏幕遮玩家,恭喜您已成功升至第二十八级,成为全游第一位升至此级的玩家,请问您要升至第二十九级么?
苏幕半睁着眼打开消息,为这问题感到幼稚,点了确认。
系统提示:升至第二十九级终极任务——取河伯之心,请问苏幕遮玩家确定要取么?
废话!
不过河伯已死,单单取他的心就可以升一级么?之前每一级可是下了n多副本打了好几个怪兽才升的,以常葛的性格会让你这么容易过关?苏幕疑虑还是点了确认。
系统提示:取河伯之心就是要您离开目前所在世界,真正进入游戏世界,刀剑无眼,对您的肉体可能有损,请苏幕遮玩家再次确认。
苏幕瞪着眼睛又看了一遍,什么鬼?
不过他什么也没想,一心就想打败常葛。
不知哪来的一双手遏制住他即将点确认的手,苏幕回过头,他带着耳机,压根没意识到有人进来。
“你来干什么?”苏幕没好气的摘下耳机。
“我妈让我来看看你。”低沉的嗓音苏幕听起来觉得他的胸腔都在震动。
常葛站在落地窗前,高大的身影遮住了打在苏幕身上的光,不偏心的来说,苏幕觉得像常葛那样才是真正的男生,挺直的背脊,胸腔手臂发达的肌肉,有一种属于男人的阳光和健康,不像自己,带着先天性心脏病,常年不运动,消瘦不说,长不高不说,脸色还苍白如鬼。
不得不承认,他唯一赢得过别人家的孩子的地方,恐怕就是自己老娘给起的不是很随意的名字了。
二人无话,苏幕背对着他坐在阴影里,他从影子里看到常葛抬起来手移向自己的头,他抬的很慢,很轻。
苏幕警惕的转过旋转椅,“你要干什么?”
常葛的手就顿在半空中,许久才放下,他的脸逆着光看不清楚。
“我只是好心来提醒你,三十级才是通关呢!你可别在二十九级就挂了。”常葛轻蔑的笑了笑,末了还加一句,“小幕。”
苏幕对这突如其来的昵称打了个冷颤,依然没好气的说:“谢谢常少的好意。”
他看着常葛走出去,不以为然的按下了确认,一片白光晃的他头晕目炫。
腿上胳膊上和胸口处不断流血,一阵剧痛提醒着苏幕还活着。
他打量周围,茂密的小树林,墨蓝色的月夜,想了一会才想起来这不是刷副本时於山的场景么?
他又低头看自己,一件刚制来的新衣就这么被刀划破了,此次任务应该是在攻略山鬼,自己是高级别可还是新人,装备不行,被山鬼那个boss打得落花流水。
叮当!
“亲爱的苏幕遮玩家,您的血液已不足,请尽快回城加血。”
“你是谁?”意识到自己刚从山鬼手下逃出来,任何声音对他而言都如惊弓之鸟。
“你好!我是系统。”冰冷的电子音。
什什什么鬼?
真人cosplay?
传说中的穿书?
不,穿……游?
“不是去取河伯之心么?不应该在燕水旁边么?”
“请苏幕遮玩家仔细阅读升级任务,玩家进入游戏世界,从第一次受伤的地点开始,直至取得河伯之心。”
“你怎么不早说!”
靠!落地成盒!
苏幕说完无力的躺在了地上,不是他认命,而是他自知,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心脏配型,自己的生命最多还能维持一年,不如堵一把,不止为了打败常葛,而是打败世界,打败任何阻碍自己活下去的病痛妖魔。
如果他没记错,这个时候该有一个人救了他。
他痛苦的粗喘着,等待着,那孩子提剑而来,准确的来说,是提棍而来,随手捡的。
他迷迷糊糊先看到那孩子随风摆动的破裤脚,纤细的小腿,视线上移,最后到营养不良而消瘦的面目,苏幕吓得哗啦一下坐起来。
犹是他家教良好,也不禁说了一句脏话,“艹!常葛?!”
“喂!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流里流气的眼神犹如看着一只垂死的蚂蚁。
“我……我叫苏幕遮。”
苏幕回答道,想着这小鬼是自己通过山鬼这个副本的关键人物,苏幕忍着痛,尽量让自己笑的没那么龇牙咧嘴,心中却不忍暗骂,常葛你大爷,连炮灰小屁孩都用他自己小时候的脸,是嫌本少爷心脏病不够严重么!
系统:并不是,亲爱的苏幕遮玩家,您所用的白面书生,他的脸原型就是一个病秧子的脸。
第2章 故乡遥兮(二)
迷迷糊糊中,阵痛从四肢传入大脑,想来是刚刚与於山那山鬼打斗之时被割破的皮肉在作祟。
苏幕默默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由于级数升的太快而装备却无法匹配,遇到高级别的boss自然会受伤,这要是拿着手机,没蓝了回城待上几秒就恢复了,可如今,就是真/枪实弹。
他连根手指都懒得动,隐隐约约觉得远处飘来浓浓的药香……额……好吧!其实久病的他最烦这种中药的味道了,然而这味道却好像越来越近了,而且就放在他的头顶。
来人用温热的小手掌在他额上探了探,拧干一条毛巾搭在上面(当然了,他醒来之后发现那就是一块破布,还是小崽子从他衣服上撕下的)。
他动作粗鲁,却目标明确,干净利落的将那些研磨好的草药涂抹在苏幕的身上,从他苍白的手臂到修长的双腿,最后到胸口。
一开始火辣辣的痛感过去之后便是一丝丝的凉意,苏幕闻着那股草药味他更加迷糊了,渐渐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地恢复了意识,等到眼睛适应了昏暗的烛光后,他才彻底的认清了自己,黄草搭建的房顶,坚硬的板床,粗布制成的棉被,他现在是苏幕遮。
躺的太久浑身发酸,他坚硬的扭过头,就看到床边睡着的小人。
哦!对!那个孩子,连拖带拽把他带回家的孩子,日后打败山鬼最关键的武器——肉盾。
苏幕仔细的打量他,许久不打理的头发掉落在额前,小脸也蹭的和小花猫似的,看模样也就十岁。
肉盾,想想觉得自己还挺残忍,随即苏幕又摇了摇头,残忍的是常葛,开发的游戏连剧情都那么混蛋。
你大爷的!
骂了常葛一句,顿觉心里痛快了,苏幕他微微的抻了个懒腰,胡乱用被子抹了一把流出来的口水。
“你醒了?”小孩因他的动作而醒,抬起头眨巴他那双无辜的大眼睛。
他轻轻的嗯了一声,以示回应,又假装不知道他是孤儿,模仿自家老娘像模像样的问:“你是谁家的孩子?为何会独自一人在那山中?”
再添油加醋,借此展现自己假情假意的父爱,以此衬托孤儿的可怜,以求快点收了这个徒弟,“山中多危险啊!你家大人不管你么?”
“哥哥,我救了你,你怎么不跟我道谢?”
……
“哈哈!”
苏幕干笑了两声。
常葛!你大爷的!
“你瞧瞧,哥哥受伤了记性不好了,都忘了跟你道谢了。”苏幕耐着性子。
“我看哥哥也不像那没礼貌的人。”
好像听到这一句感谢,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似的,小孩很雀跃,翘起二郎腿,整个人流里流气的更明显了。
这时苏幕方想起来,剧情里这炮灰孩崽子无父无母,从小为了混口饭吃便懂得用体力换些什么,比如帮李大娘插个秧什么的,大人自然知道小屁孩的想法,可这落后的小村子有文化的不多,也就给两个红薯,哪里还会说谢谢。俗话说没妈的孩子像棵草,包括对不起,对于他来说也是一样奢侈的,他人机灵倒也不愁吃,于是他的心中,格外向往正常孩子的生活,喜欢听谢谢,对不起这样的字眼。
苏幕大老爷们小心思一转,假装伸手揉揉眼睛,却在放下的时候怼到了他的脸。
“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的。
果然,那孩子眼里的雀跃毫不掩饰,亮晶晶的仿佛天上的星星。
“没关系。”
其实也不怪常葛设计一个孩子当炮灰,常年知道交换利益的孩崽子心胸极其狭隘,苏幕知道他救他就是有所求的——想学本事。
说来说去又绕到了赶紧收徒弟上。
“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沮丧,很快便被他掩盖过去,貌似毫不在意,道:“脏猴儿。”
苏幕知道他极其敏感,说他名字好听,傻子都知道是敷衍,索性一语否定,“这个名字不好听。”并且非常自信的看着他。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孩子被激起了兴趣,“哦?那你说我该叫什么?”
想着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什么时候能回家,于是苏幕道:“故乡遥,何日去?不如你就叫故遥吧!故遥。”
“故遥?那我姓gu么?哪个gu啊?”
“你知道你父亲的名字吗?”
他摇了摇头,还是那种看起来毫不在意的态度。
“姓什么呢?哎?你救了我,我也无以为报,我便教你一些不外传的武功,怎么样?”苏幕望着小大人般的面庞,七拐八拐终于领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因为不外传,所以你得拜我为师,叫我一声师父。我叫苏幕遮,你就跟着我姓苏吧!”
“苏故遥?苏故遥,苏故遥……”孩子反复念叨,生怕自己记不住,亦或是这名字长了腿自己跑了,眼角里有极力掩盖的兴奋,“听起来好像是比王二婶的儿子王清平好听多了。”
小崽子很兴奋,于是又开始眨巴他的大眼睛,道:“我看你好像会使剑,喂!你把剑藏哪了?”于是他试探着继续道,“你就教我套剑法吧。”那语气仿佛在说,切,你不教我也没有关系,有什么大不了的。
苏幕听着他稚嫩的嗓音,心中一清二楚,这小崽子一直都是无利不起早,每一次帮你都是有目的的,都要换取些什么,他不讲什么情义,索性直接忽视师父这一说法也是情理之中。
苏幕面上仍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压着嗓子说:“不急。练剑要从基本功做起,基本功可是很苦的。”
“我不怕吃苦!”苏故遥立刻仰起头,忽而又觉得自己太上赶着了些,8又收敛了表情,但话语间略有几分骄傲,“练好剑法,我要进京考武状元,或者做个大侠,让那些欺负我的人都跪在我脚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