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Ⅰ》——冬向

第一章

在嘉义县的小镇上,一所嘉佳幼儿园里。
两个看起来不像乡下孩子的小男生,在“小熊大班”的教室里相邻而坐。
一个可爱又有些高傲的小男生,认真地画着他的图画。
另一个发色略带金黄又自然卷,有绅士味道的混血儿小男生,他傻傻的看可爱的小男生画图,看了两节

课。
可爱的小男生叫小斳,他几乎是在幼儿园里长大的,因为幼儿园是他的阿姨戈敏知开办的。
小斳的妈妈生下他时,因为失血过多去世,所以他只能在照片里认识他妈妈。
他爸爸无法照顾他,也不愿看到跟过世的老婆长得极像的小斳,逃避现实地把他托附给小姨子戈敏知照

顾。
因为家庭因素让小斳比一般小孩还要早熟,虽然是在幼儿园里长大的,但小斳孤僻的个性使得他不跟其

它小朋友玩,一度让戈敏知怀疑他是不是得了自闭症?她多次观察之后才了解,他喜欢孤独甚至享受孤

独。
上课下课不分的他,总是独自一人做着他喜欢的事。
因为住家跟幼儿园在一起,所以放学时他会默默的一个人荡着秋千,静静地看着大家一一被父母亲接回

去,或坐上娃娃车回家。
戈敏知有时会觉得心有戚戚焉,为小斳感到委屈,虽然有爸爸却像个孤儿的小斳,其实是想要“回家”


***
混血儿小男生叫小羽,是一个月前从美国来暂读的。
他的父亲杰生是美国人,母亲夏采俪是台湾人,七年前他父亲来台出差时认识了他母亲,彼此相知相恋

,夏采俪是无父无母的孤女,婚后自然而然地随夫婿定居美国。
睦人是夏采俪为夫婿取的中文名字,意思是他是个和顺的人,杰生是个脾气好、温柔的人,所以她才会

没有忌讳他是外国人,而下嫁于他。
儿子好象也遗传到父亲的好个性,是个贴心乖巧的孩子,她为儿子取名睦羽,因他像白天鹅的羽毛一样

纯洁柔美。
小羽平时在家跟父母用双语交谈,国语讲得差强人意,可以用简单的日常用语和别人沟通。
夏采俪就趁先生杰生再度来台出差时,她顺便带小羽回来,一来为了让有一半中国血统的小羽,学习更

多的中文,二来自己也可一解思乡之愁。
正好戈敏知是她的高中同学,又开设幼儿园,夏采俪不多加考虑就让小羽就读嘉佳幼儿园,因跟小朋友

混在一起学中文,效果最快。
初来时,小羽在陌生的环境显得怯生生的很害羞,又因他是从美国来的,每天穿著在乡下孩子眼里,是

过年才会穿的整齐干净的衣服,不像他们脏兮兮的还打赤脚,外表上的模样就有差异,让他没办法融入

同学之间。
戈敏知虽身为园长但兼任导师,刻意安排小羽坐在小斳的旁边,同学的儿子当然要好好关照,顺便让小

斳看愿不愿意结交这个外来的朋友。
“小羽,你坐在小斳的旁边。”戈敏知和善的抚摸小羽的头,要他不要害怕,安顿好他,她转身严厉的

告诫小斳:“小斳!你要好好照顾他。”
脾气有点拗又个性孤僻的小斳,在幼儿园里除了戈敏知没有人管得动他。
“为什么我要照顾他?”小斳不高兴的跟戈敏知抗议。
戈敏知也不高兴的回答:“因为你是小主人,所以你要负责照顾他。”
哼!小斳不服气地嘟着小嘴,觉得莫名其妙,人长得比他高,为什么还要他照顾他?
***
下课时,小斳一个人在教室座位上,心不在焉的画画,心里挂念阿姨要他照顾的人。他拒绝带他去厕所

,他竟然去那么久还不回来。
怎么这么笨!连上厕所都可以上那么久,是不是掉进马桶里了!
他再也忍不住走出教室去找人。
小斳踏出教室就看见一群小孩,围着抱头痛哭的小羽,小孩们还骂他是“怪物”有些还动手打他。
“你们在干什么?”小斳一副小主人的模样。
看见凶悍的小斳挺身而出,小羽赶紧怯懦的躲在他的身后。
“他、他是怪物!”一个小孩惧怕小斳畏缩的回答。
“你们才是脏鬼!”小斳拿起小石子K他们,一群小孩成鸟兽散。
等那群小孩走远后,小斳双手扠腰像在教训小狗,“你真没用!长得比人家高大,却被人欺负。”
“他们好凶!”小羽觉得很委屈,长得比他们高有什么用,他们人多又凶。
“别人欺负你,你就要打回去,他们以后就不敢欺负你。”
小斳趾高气扬地道:“哼!我就是用这种方式对付他们。”
“我不敢……妈妈说不可以打人。”
“大笨蛋!你被打死好了,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
小斳不理会他转身走回教室,嘴里还骂他胆小鬼。
“你不要不理我……”如果连小斳也不理他,他会很难过,为了小斳他很勉强的说:“我、我会试试看

!”
小羽摸摸被打痛的头,害怕着紧跟在小斳的身后。
小羽一面走一面还在想,他怎么会是怪物?他们取笑他头发黄、鼻子高,他觉得他跟他们差不多呀!难

道他长得像ET?
他的长相是跟他们不同,可是他又不是外星人,他们也没必要如此地讨厌他,他怎么想都不明白,不过

还好,他喜欢的小斳不会叫他“怪物”。
或许要长得像小斳一样漂亮,才不会被叫怪物!
在小羽的心里,小斳是个会动的漂亮娃娃,在他眼里小斳才是最特别的!
***
自从上次小斳救了小羽以后,他就把小个子的小斳当成英雄。
小斳好比是他英勇的小王子,他则是他的随从。
现在小羽一到幼儿园,就形影不离地跟在小斳的后面,这样就不怕被人欺负,也不需要去打人,真是两

全其美的好方法。
他去哪就跟到哪,他做什么就跟着做,甚至连动作都模仿他。
小斳吃东西前,有一个可爱的小动作,他会用鼻子先闻一闻菜香。
这时小羽也会学他,然后说:“好香!”
小斳会怒瞪着他,嘴里嘀咕着,“干嘛学人!”
这时,小斳会趁生气骂人的时候,不让戈敏知看到,迅速夹一些自己不喜欢吃的菜扔到他的餐盘里。
小斳丢给他的菜,小羽会毫不考虑的全部吃掉,因为没有吃完会被戈敏知处罚,小斳就经常没吃完餐盘

里的饭菜,而被戈敏知处罚。
为了不想看到他被处罚,他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帮他吃他不喜欢吃的东西。
他吃得好高兴,因为这样小斳就免于受罚。
***
“大家回自己的座位上,安静坐好!”戈敏知脚未踏入教室,就已经先出声吓阻小孩子。
十来个小孩子惊慌的逃回座位上,害怕得异口同声嚷着:“老师来了!”
小孩子精力旺盛地在教室内东奔西跑,唯独两个例外,安静的坐在座位上。
“大家坐好!不要再讲话了……”戈敏知拍拍桌面,要大家安静,等到小孩子安静下来后继续说:“再

过两个星期,我们幼儿园要举行园庆,每个班级都要表演节目,老师想……我们班上有一位美国来的﹃

王子﹄!”
她看向小羽,“所以我们来演﹃白雪公主﹄,你们说好不好?”
“好!”十几张嘴巴抢着说好,老师说的哪能说不好。
戈敏知忧心地看着小羽,真是糟糕!同学的儿子是不是被小斳传染,不喜欢跟其它的人玩,整天黏着小

斳;而且更糟糕的是他眼里只有小斳,她讲什么他都没反应!
唉!一切只能顺其自然,还能怎么样!
小斳依然画着图,心里暗自想着,阿姨又要搞无聊的游戏了,前年人数不够他勉强演了一棵树,去年演

一只青蛙,今年不会要他演七个小矮人其中的一个吧!他可不要!
另一个人──
小羽还傻傻地看着小斳,根本不知道戈敏知在讲些什么?
“那王子就由小羽来演,好不好?”这是戈敏知早就预定好的。
小羽听到自己的名字才回过神来看戈敏知,戈敏知用鼓励的眼神看他,他才会意的露出笑容。
王子!他要演王子?小羽心里好高兴。
小羽看向好象无动于衷的小斳,他也希望小斳会为他高兴。
“好!”小羽高兴的答应。
“那白雪公主谁要演?”
没有选择题可选,小孩子傻笑的我看你,你看我。
小羽此时真想举手,要小斳演白雪公主,可是他不敢,他只能看着戈敏知,希望她指定小斳演白雪公主


这时某个小孩子说:“让小斳演白雪公主,他的皮肤最白。”
戈敏知看一下小斳,的确没错!乡下孩子个个晒得像木炭,唯独小斳就是晒不黑。可是,他是男生。
无所谓!年纪小看不出是男是女,况且,小斳长得满像白雪公主的。
“好!那我们就让小斳演白雪公主,接下来我们来决定谁演七个小矮人……”
“为什么我要演‘白雪公主’?”小斳大声抗议。
小斳一听到自己要演白雪公主,就生气地抗议,自己是男生为什么要演白雪公主,阿姨是不是脑筋秀逗

啦!他心里极度不满,而且还是跟小羽演,因为他知道结局是王子亲吻公主,恶心!他才不要。
“小斳!”这个不听话的孩子意见特别多,应该把他送回去给姐夫管教,免得烦心,“全班你的皮肤最

白,当然由你演最适合。”她试图跟他讲道理。
“我是男生耶!我才不要!”
“不能不要!”他就是这么不听话,教她怎么管教其它的小孩子。
小斳看向正因为他要演白雪公主而高兴的小羽,“小羽的皮肤也很白!”
“小羽要演王子!”戈敏知快失去耐心,咬牙切齿的忍着。“小斳!你不要再吵了,谁演什么由老师决

定!”
小斳抗议无效,生气的看着傻笑的小羽,一时火大起来便拿起彩色笔在他脸上乱画。
“啊!”戈敏知急忙抢下小斳手中的彩色笔,打他的手骂道:“坏孩子!坏孩子!”
红了眼眶的小羽,拉住戈敏知,“老师!你不要打他,他不要演白雪公主,那我演,让小斳演王子。”

小斳在他心里本来就是他的王子。
小羽的话一说完,马上又换来两道彩色笔痕。
笨蛋小羽!那还不是一样,小斳怒瞪着他心里充满恨意!
结果,戈敏知花了一个钟头的时间,才把小羽脸上的彩色笔痕迹清除干净,小斳免不了挨她的处罚,打

三下手心,还有因为他不乖给他最大的惩罚──演白雪公主!
***
小羽小心翼翼,因害怕会被打不安的问:“小斳!你长得好漂亮哦!我长大了可不可以跟你结婚,你当

我的新娘好不好?”
“笨蛋!我是男生,谁要跟你结婚?”在表演白雪公主时,被他吻还没找他算帐,他还敢提结婚!
在舞台上,白雪公主不是被吻醒而是被吓醒的,小斳没有想到小羽会真的吻他。
自从演过白雪公主后,小羽像中邪似的,一直嚷着要跟他结婚。
因为扮成白雪公主穿著长裙的小斳好漂亮,小羽的妈妈有来看他们表演,也直说他漂亮,所以他更加的

喜欢他。
“为什么男生跟男生不能结婚?”
“你很烦!我怎么知道?”真想打他,可是又不能打他,因会被戈敏知处罚。
“下个月我们要回美国,你也一起去好不好?”他实在不愿意跟小斳分开,一想到要跟小斳分离心里就

难过起来。
“我才不要……”小斳把他推开跑掉,谁要跟他去美国,他最好赶快走,免得害他经常被戈敏知处罚。
“那你要不要跟我结婚?”小羽追逐在后。
“神经病……你是笨瓜听不懂呀?我是男生!”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
十年后 台北
初冬的天气还带着秋末的清爽,凉风徐徐吹来,睦羽拉上深蓝色的运动夹克拉炼,轻哼着歌曲踩着轻快

的脚步,不疾不徐地步入“蔚林高中”的停车处。
第二次月考刚过,他的成绩很好,明天又逢放假日,今晚要跟“名义女友”丁纬芹约会,一个人在台湾

的日子,一切顺心如意、心情愉快,他目前心中只有一件遗憾的事。
去年,他对他的妈妈夏采俪提议要来台湾就读高中,夏采俪还吓了一跳,大家在积极往美国留学时,他

却要到台湾读高中!
他给她的理由是想学好中文,这是真的!而最大的目的是,要去找一个人──小斳。
虽然他妈妈跟小斳的阿姨是同学,可是久未联系,他阿姨的幼儿园没开了,人也搬家了,顿时失去联络


经睦羽一提,夏采俪也好想见见老同学,还有长得漂亮的小斳,不知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不过她不放

心他一个人来台湾。
睦羽再三地跟他妈妈保证会好好照顾自己,高中学业结束就回美国读大学,他妈妈才依依不舍地让他独

自前来台湾就读。
在陌生又有亲切感的台湾,他很快就适应这里的环境。
睦羽在还没找到小斳之前,竟也结交了许多朋友,跟大家相处融洽。
他会进入蔚林高中就读,是因为父亲的台湾朋友就在附近,基于有人照应所以就选择这所学校。
他父亲的本意是要他住台湾朋友的家里,虽然他爱结交朋友,不过他也希望能有私人空间,也有不想被

打扰的时候,更加不想打扰别人,所以他选举独自居住,偶尔才到他父亲的台湾朋友家去吃饭。
在这所蔚林高中里,不因为他是美国来的就对他有所排斥,反而很受欢迎!让他大伤脑筋,为了省去经

常要应付被告白的麻烦,就找了一个固定女友。
丁纬芹是同年级会计科的同学,他跟她交往半年,只因为她的名字有一个“芹”,可能是他多年来的遗

憾而产生的移情作用吧!
睦羽一直对名字有“斳”字发音的人,特别敏感,因为要找的人叫“小斳”,虽然找了一年半也没找到


在他心里丁纬芹只是“装饰品”,表面上告诉大家他有女朋友,不要再来烦他,所以偶尔要跟她约会一

下,表示他们还有在交往。
***
睦羽轻哼着歌曲蹲下来准备解开机车大锁,这时他身边来了一个瘦瘦高高的人,他很自然的抬头看看是

谁。
不看还好,一看……不得了!他傻愣住!
那人把运动夹克的拉炼拉至领端,使得领子立起顶至下巴,跟他相同的深蓝色制服把他白皙的脸衬托得

更加雪白。
他有着秀气的薄唇,挺直的鼻子,鼻梁上戴着很有格调的淡紫色眼镜,额前茶色的头发,在寒风中飘动

更增加他超然的美。
真奇怪!他是不是转学生?在蔚林高中读了一年多都不曾见过这么炫的人,睦羽已经被他的灵性美吸引

住了,虽然──他是男的。
睦羽因看他看得太专注,像电影停格一样停止一切动作,直到他牵着两段变速的捷安特,还因跟别人的

车卡住,他用那修长的腿踹别人的车一脚,看起来漂亮的人,却很粗鲁地骑上车,快速的离开。
哇!好有个性哦!
他手抬在半空中还来不及跟他打招呼,他已快速地把脚踏车骑走,完全把他当成隐形人一般视而不见,

连正眼也没瞧他一眼。
睦羽是混血儿在台湾被人注视惯了,第一次碰到对他没有好奇心的人,反而让他对他产生好奇心,想知

道他是谁!
睦羽赞叹着,看着人骑到了大老远看不见的地方,才恢复意识,心里责怪着自己,怎么愣住了?没有当

场上前自我介绍,而让他走掉?
在蔚林高中认识这么多的朋友中,为什么独缺他?他好想认识这个漂亮又有个性的同学!


 
 
第二章

睦羽忍受周休两日的煎熬,星期一下课钟声一响就快速地冲到校园停车处报到,因为怕去晚了,会遇不

发表评论